第 1 章

    因她动作,本已停下的喜轿顿时晃了晃,而外头也应景的响起一阵起哄大笑。

    更有人道:“周林鸿,你那么大劲干什么,仔细吓到你嫂子!”

    怎么回事?

    难不成是有人要抢亲?

    黑色皮靴的主人,是晏城周家的二少爷周林鸿,他飞快看了眼顶着红盖头的冯润润,转向一侧同父异母的大哥周奇文时,脸上露出了关切之色:“大哥,你怎么出来了?你不是不舒……” WWw.8Yue.ORG

    冯润润就想了,难不成是兄弟二人争一美吗?

    不管是不是吧,她要想知道是什么情况,眼下都得先顺利的把这亲给成了!

    好端端地,死了的人,怎么又活了?

    她是暂时进了这健康的身体吗?还是……冯润润不敢多想,那想法太不道德了。

    左侧扶着她的手松开了,紧跟着是一只冰凉的大手拉住了她,且在她被那手上的凉意冻得忍不住哆嗦了下时,那大手五指张开,竟跟她十指紧扣,微欠了身几乎把全身重量都压了过来。

    冯润润:“……”

    她可以说脏话吗?

    通过刚刚听到的,她的确知道这男人身体不大好,可再不好,也不至于刚刚还能独立站稳,现在就得全靠她撑着了吧?

    这分明是在欺负她!

    当她冯润润是好欺负的人吗?

    嗯……她是人的时候有心脏病,父母若是不在身边,的确很好欺负。但现在可不一样了,她确定自己已经死过一次了,现在的她就算不是鬼,那也是借尸还魂拥有好身体的人!既然如此,那她就没什么好怕的。冷冷勾了下唇,她用力地撑住压在身上的男人,算着时间等男人大概放松警惕了,猛地一下卸了力,向外侧挪了一步。

    然而她失算了,她挪步时,男人也跟着挪了。

    重量还压在她身上,而她却已经腰都直不起了。

    冯润润气的简直要吐血,这男人难道和他的新娘子有仇吗?

    好在还是有长眼睛的人,听声音是方才这男人的二弟:“大哥,要不我扶着你吧?”

    赶紧扶走!

    冯润润都做好松手的准备了,结果身侧的男人慢悠悠开口道:“二弟,你不用这么怜香惜玉,你大嫂力气大着呢,能扶得动我。再说,她心甘情愿这么扶我。是不是啊,润润?”

    这后一句话就是对冯润润说的了。

    二弟对大嫂,怜香惜玉是这么用的?

    体育老师都不敢这么教!

    冯润润不客气道:“当然不是,我已经扶不动了!”

    话落停脚,虽没甩开男人,但态度已经很明显了。

    “哦?”周奇文还压在冯润润身上,脸色苍白,眼底冰凉。

    怎么就吵上了?

    周林鸿心高高提着,焦急万分,但身为弟弟此时却不好对大嫂说什么。

    好在府里的蔡管家因新人久不进去迎了出来,老远就道:“二少爷您还愣着干什么,赶紧的,老爷太太都还等着呢,别误了吉时啊!”话都说完了才看见周奇文,惊得他立刻赶了过来,“大少爷,您怎么亲自出来了?来我扶您进去,这秋老虎还厉害着,您一身喜服在外头身体可吃不消啊!”

    老管家行动力超强,过来扶了周奇文就走,还不忘招呼冯润润:“大少奶奶您也跟上,都等着您呢!”

    这就是大少奶奶了?

    她还是个姑娘家呢,一个心里已经有了人的姑娘家。

    想起临死前偷偷喜欢上的假男友,冯润润有些迈不动脚,现在是什么情况啊?

    真要这么糊里糊涂的嫁人?

    “你可千万别犯糊涂!都到了这会儿了,想反悔也是不能了。你好好帮我这一回,我答应你,你想要的都给你!”有人来到她身边,低声快速说道。

    冯润润对这个声音已经熟了,这是她要嫁的男人二弟的声音,好像是叫——周林鸿?

    原来不是两兄弟争一美,而是这位二弟要做什么。

    还是需要她帮忙的……不是什么好事吧?

    可她想要的都给她。

    原主想要什么?

    冯润润一点也不知道,但是她怕这对原主很重要,也不知道此刻是什么情况,她只能先点了头。虽然暂时她似乎变成了这个姑娘,可若是她还要离开,那就不能坏了人家的事。

    看着冯润润的肩膀一瞬间松了下来,周林鸿长长出了口气,还好一切圆满。

    这女人蠢是蠢了些,但有时候蠢女人更好用。

    冯润润被小丫鬟扶着一路进了正房,拜天地拜父母夫妻对拜,然后又被送入了洞房。只进了洞房才刚坐下,喜娘都还没出声呢,她的红盖头就被男人一下子掀开了。

    冯润润听见喜娘和丫鬟倒抽气的声音。

    她倒是无所谓,这男人的过分她之前已经领教了,眼下这种不尊重人的做法在她意料之中。好在原主也是别有所图才嫁给他的,平手了。

    “哎哟,新郎官这是迫不及待要看新娘子呢!”喜娘回神,一面说喜庆话一面端来放了酒的托盘,“来来来,新郎官新娘子赶紧来喝这交杯酒,喝了这交杯酒啊,恩恩爱爱幸福到白头!”

    冯润润没动,坐在她身侧的男人也没动。

    “周大少爷?”喜娘只得叫人。

    周奇文看了眼那酒,淡淡道:“我身体不好,不能饮酒。”

    喜娘劝:“不用真喝,就沾沾嘴皮子,意思一下沾沾喜气就行。”

    周奇文不为所动:“我滴酒不沾。”

    喜娘:“……”无奈之下,她只能求救般看向冯润润:“大少奶奶,您……”

    冯润润转头笑看过去:“不好意思,我也滴酒不……王奇文?!”

    <li style="font-size: 12px; color: #009900;"><hr size="1" />作者有话要说:  我!勤奋的阿花!提前十一天!开!文!了!

    天啊噜,我真是个勤奋的小作者,求收藏求表扬!

    “再是不舒服,娶妻这样的大事,也得我亲自来啊。”传说中周家那位病弱的大少爷周奇文开口,声音依然带着凉意,虽是对周林鸿说话,但目光却把冯润润从上到下打量了回,只是微敛了眼睛,没人看得见他眼底一瞬间涌起的浓重杀意。

    冯润润倒是突然周身一凉,感觉到了危险的气息,只可惜她的视线被遮挡了,一时间倒是无法判断这凉意是不是来自面前这位大哥。

    周林鸿有些尴尬,担心地看了冯润润一眼,道:“大哥说的有道理,那我……”

    “二弟不用管了,我再是没用,也会撑到入洞房的。”周奇文再次打断周林鸿。

    这话可就带着点暧昧了,方才被他闹得安静的宾客顿时被逗笑,三三两两嬉笑着打趣,一时间倒是又热闹了起来。周林鸿脸上也挂了笑,但却没笑出声,也心虚的没敢接这话。

    她已经死了,身为新鬼,即便没多大本事,但控制身体应该是没问题的吧?这样想着,睁了眼,她没去管眼前刺目的红,第一时间就伸手摸向了心口,果然,她的心脏一点儿也不疼了!

    冯润润死于心脏病,虽说死得早了点儿,可死的却没什么遗憾,甚至临死前还找了个假男友恩恩爱爱让父母也放了心,可以说不枉人间走一遭了。而现在活动自如了,心脏也不疼了,她竟然觉得死了也没什么不好的。这样想着她脸上便露了笑,也注意到了眼前的红,伸手一撩,大红的盖头被掀开,面前是喜轿的大红轿帘。她正一脸纳闷呢,一只脚就突然从轿帘外踢了进来,黑色的大皮靴来势汹汹,惊得她猛地往后一仰避了开。

    锣鼓喧天,鞭炮齐鸣,听着就是一派欢天喜地景象。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第1章

    “慢着。”在一片热闹的氛围中突然响起一道清冷的声音,那声音不大,可一出口却像是三九天又来一阵凉意,冰得现场热闹氛围顿时一静。

    冯润润被红盖头挡了视线,虽然没法看见这人,但低着头却看到本站在面前不远处的黑皮靴移向了一边。随即,一双黑色布鞋落在了正前方。

    什么情况?

    她——借尸还魂了?

    轿帘突然被撩开,一个头上戴了朵大红花的胖妇人朝里面露出笑脸,然而看见冯润润的红盖头被掀开后,那笑脸瞬间就收了。“哎哟,冯二小姐哎,您急什么哟!”她一面说一面扑进喜轿,赶紧帮冯润润把红盖头给盖好。

    这是什么情况?

    冯润润看着那脚收回去后轻轻飘荡的大红轿帘,再低头看自己身上的大红嫁衣,又伸手去瞧手背,原本遍布针孔痕迹的手背此刻干干净净什么都没有。原本瘦的犹如皮包骨的手腕这会儿也白嫩细滑,手指纤长指甲圆润还带着健康的粉,这是妙龄女郎的手,然而却压根不是她的手!

    冯润润已经完全懵了,一左一右的手都被人扶住后,她不得不起身欲先跟着下轿。

    冯润润头有些发沉,但挡不住她在心里吐槽,这谁家真是倒霉,竟晦气的在她死的这一天娶媳妇。这样一想忽然又觉得不对,她可是在乡下老家,八十年代的农村,娶媳妇向来都是提个包袱从娘家到婆家罢了,谁家能有钱摆这么大的排场啊?

    眼皮子有些重,她深吸一口气,卯足了劲儿睁了眼。

    “可不是么,瞧把新娘子给吓的,这以后啊,定然是对你大哥百依百顺的!”

阅读穿成凶残大佬的原配最新章节 请关注 八月小说网(www.8yue.org)

推荐阅读:《秦吏》《黎明之剑》《儒道至圣》《篮坛第一外挂》《装甲咆哮》《大道争锋》《赘婿》《六迹之万宗朝天录

本文网址://www.8yue.org/yue/335/335156/679201.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8yue.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