楔子

    食指叩门,三声过后,门缓缓地开了。

    “嘎吱……”

    这间棺材店只在半夜开张,平时多数和鬼打交道,人要是想求帮忙,先敲门,门开了证明接你的生意,不过必须晚3刻钟才能进。

    那是一只青灰色的手印,指节细又长,比寻常人还要长上一些,像条蛇一样圈住了他的脚腕,指节交接处像是打了一个死结。

    不可能是人的手印,他没有在水中感觉到有人掐他,如果不用大力气,根本留不下这么深的痕迹,而且,他救人时恍惚看到了飘荡在水里的头发,很长。

    他来到这儿后看到眼前的一切,心里相信了这位大师可能是真有本事,只是到底是人是鬼,还未可知,毕竟,大半夜做生意…不是黑就是鬼。

    三刻钟过后,他拿起起手电筒,下面的纸钱倏的被风刮起!不是凌乱的飘散,而是一张一张的排着队飞向上空消失不见。

    他略僵硬的从地上站起来,眼睛小幅度左右看看,最后目光定在门口,拿起手电筒奓着胆子走了进去。

    脚踩在青灰色的地砖上,他下意识回头,月光和烛光都被拦截在外面,像是割断了什么。

    屋子内的陈设简单,没有他想象的阴森恐怖,入目便是右侧靠着墙边的两排乌漆麻黑的棺材,一样的款式,棺材头各摆着香炉,香炉里各燃着三根香,看样子刚点上,连一半都还没燃尽。

    给棺材上香?什么规矩?

    陈晓东觉得有点眼熟,一时没想起来,无意识转头,两颗通红的脸蛋填满了他的视线,再往下是俗气的血红的嘴……

    陈晓东倒吸了一口气,下意识往后退,直到后背倚靠在棺木上才停下,手电筒的光打过去,惨白的脸,红色的脸蛋和嘴,两种颜色堆积看着更渗人了。

    “…纸人,吓死我了。” WWw.8Yue.ORG

    松了口气,打量周围,发现还有几个纸人零散的放着,童男童女,纸马纸车,有的惟妙惟肖,有的光是看着就粗糙,就像他眼前的这个,还有点像上个世纪的手艺,而且,还是个半成品,并且好像不打算再完成它。

    腿上一阵烧灼感,陈晓东低头一看,原来是香炉倒了,两根香断在地上,另一根正扎在他的牛仔裤上,刚才没注意,连忙恭敬的扶起来,把唯一一根插在香炉中,拿着断掉的两根退开两步,有些犯难,也不知道老板一会儿看到会不会生气。

    “有人吗”

    没人回应。

    他回忆着同学慎重提到的名字,压低嗓子音小心翼翼的道:“帝休先生”

    “嘎吱…吱…\\\"

    陈晓东猛然回头,眼看着刚才被他撞了一下的棺材盖慢悠悠抬起一条缝隙,又像是无力支撑一样,突然落下,发出“哐”的动静!

    棺材前,孤零零的一根香,燃起的烟不再直线向上,乱糟糟的宛如他现在的心情。

    “是…是人吗?”

    回应他的又是“嘎吱嘎吱”的动静,这回出动静的是棺材的脚的位置,像是费力抬起又落下!

    是人早就出声求救了!这……这分明是听见他的声音里面的东西想出来!

    他僵硬的站着,脚底发麻,脑子却异常清醒。

    他突然想起了一件事,棺材前点香是在给里面的客人开饭,而棺材里装的,只可能是死人…!

    在眼看着棺材盖又要抬起,身体比脑子先一步冲向大门!“此地不能久留”和“我命休矣”交替在脑子里出现。

    “哐当!!!”

    大门擦着他的鼻尖重重合上!同时也把他的生门关上了。

    “有人吗!救命啊!”

    “啪/啪/啪”的拍门不管用,陈晓东使劲掰又用脚踹,门板纹丝未动,反倒身后的动静越来越急促。

    “哐!!”

    “嘭!!!”

    吓得他只敢后背紧贴门板,眼睛紧紧盯着棺材,然而这一看,他吓得腿软的跪坐下来。

    刚才那个半成品的纸人动作变了,从侧身变成了正对着他,就像是、就像是在看着他!

    陈晓东身体僵硬,冰凉的地板上涌的凉气渗透着他的身体,激的脑子略清醒,对了,还有手机!

    身体不敢动,连眼球也不敢转,背后手指胡乱的解锁拨号。

    早知道他就不该不看黄历就出门!

    快点接快点…心中焦急,但号码拨出去一会儿也没听见动静,他略微侧头余光看过去,显示的是正在拨号,但是怎么也不通。

    “嘎吱……吱……”

    就这么一会儿,陈晓东的心凉了一半,纸人的动作又变了,歪着脑袋,好像不知道自己的半个头已经从纸糊的脖子上裂开。

    旁边棺材的盖子已经开了半臂宽,像是张开了血盆大口,然而他还是不知道里面到底是什么!这让他心的另一半也僵了。

    眼看着棺材里的东西就要出来,陈晓东下意识捂住了自己的口鼻,紧紧的,他该感谢深厚的木板门够结实,没让他的颤抖奏起交响乐。

    他想降低自己的存在感,奈何心脏的负荷接近最大值,因为不能呼吸脸憋的通红,他怕,他怕的不只是眼前会动的,还有,那十几口毫无动静的漆黑匣子……

    早知道他宁愿给给水鬼淹死,好歹给他/妈留具全乎的尸体!

    就在他即将要把自己憋死时,棺木上方出现一只手,泛着润玉的光,五指修长,指缝摇曳着蛇一般的黑雾,轻飘飘的把棺材盖压了回去,一道白色身影逐渐显露。

    与此同时纸人倒地,发出轻微的动静,那半截脑袋倒在地上,最后也没能脱落。

    这轻微的动静让他猛然惊醒,松开手,赶在心脏炸裂之前解救了自己,大口大口的呼吸着空气,他看见那人扫过来目光。

    “你找我”

    <li style="font-size: 12px; color: #009900;"><hr size="1" />作者有话要说:  白丑:看文案,我应该是受。

    帝休:看文案,我是攻。

    陈晓东:……我是砖。

    受下一章出现。

    开文啦!久等久等,360°鞠躬!

    他在婉转的问过村里老人后,知道了那条河每年都会淹死人,从来没有哪一年中断过,而村里代代相传的关于那条河的故事都和水鬼有关。

    而且也只有水鬼会给他看中的替身留印记,等到时机已到,就会被它淹死当做替死鬼!

    想想被淹死的那人,他担心他是下一个,回到学校后他找过几个“大师”,然而除了一堆开光的物件和被骗的几千块钱,连鬼影子都没看到。

    之后他开始频频梦到自己溺水,每次都被水中一张肿烂的脸吓醒,那张脸有时像死去的同乡,有时又像他的同学,而最近…他发现那张脸开始像他自己!越来越清晰,连脸上的被鱼虫啃咬的洞都看的清清楚楚!

    日日做噩梦,人都憔悴了不少,在他这么折腾下,他同寝室的兄弟看不过去,给他介绍了一位高深莫测的,开棺材店的大师,为了怕他怠慢还说了一堆注意事项。

    ——“活人少进”

    ——“死人难出”

    子时一刻,在一群高高低低的建筑物中,一点昏黄的烛光亮起,极尽乍眼。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5,4,3,2,1……”

    不知是不是夜风太冷,陈晓东打了个寒颤,收回目光,低头看着自己的脚腕,黑色的印记覆盖住脚腕的皮肤,墨一般,烛光下,仿佛还会流动。

    如果有选择,他也不想在这儿担惊受怕。

    这印记是在一个月前出现在他脚上的,那天晚上有人喝多了,失足掉进他家附近的河里,他第一个发现马上救人,但捞上来后人已经死了,回到家后,他发现他的脚腕上,留下了一个手印。

    根据他同学的说法,亡人冢,夜半子时开,人让鬼三分。

    陈晓东环视周围,没有路灯,没有烧烤摊,没有喝醉的男男女女,没有遛狗的人,也没有电视和人说话的声音,僻静的仿佛一条荒街。

    陈晓东打了个冷颤,退到一边坐下,从兜里掏出一把纸钱,叠的整整齐齐放在地上,把打开的手电筒倒扣在上面,只看见光圈露在边沿。

    他在等。

    月色刚好,不明不暗,槐柳被风刮蹭的噼啪作响,角落里阴影绰绰,仿佛流窜的鬼影在暗中窥伺着他。

    蜡烛被白纸糊的灯笼罩住高挂在房檐,夜风涌动,昏黄的灯火摇曳,照亮了眼前的方寸之地。

    老红木的牌匾悬空而挂,上雕三个大字——“亡人冢”,漆黑的颜色沉重阴森。狭窄的,门两旁各贴着红纸黑字的对联。

    大开的房门无声的邀请着他,黑洞洞的,看不清里面,也听不到声音,不像有人,门内门外仿佛是两个世界。

阅读亡人冢最新章节 请关注 八月小说网(www.8yue.org)

推荐阅读:《烽皇》《重生完美时代》《斩龙》《女总裁的贴身兵王》《摄政大明》《修真世界》《超级高手在校园》《都市之神级败家子

本文网址://www.8yue.org/yue/335/335172/679233.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8yue.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