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

    秋诗:“徐梦菲,芳龄二十,江南旗袍世家,徐家四房的嫡三女,

    这徐家一共有四房,如今当家的是二房,有实权的也只有二房跟四房

    静曦一听就知道又是家族纷争惹得

    静曦突然顿了一下,对秋诗说道:“联系一下国外,给陆建勋安排一个职位,把他送国外去……” WWw.8Yue.ORG

    秋诗问:“主子,您确定了吗?……”

    静曦眼神中带着些许忧伤:“他也应该会替我开心的吧……”

    秋诗急忙的说着:“会的,一定会的,主子,

    您为了张显宗做的已经够多了,您为张家做的也够多了,又对他后人陆建勋百般照顾,

    够了,已经够了,张显宗一定也希望主子您能放下那一段情从新开始的……”

    静曦放下手中毛笔,坐在书桌前看着不远处窗外的风景,喃喃自语着:“嗯……是啊……够多了……”

    秋诗看着自家主子这样,很是心疼,不过,如今主子能走出来,身边也有了陪伴的人,她还是很替主子开心的

    几百年的付出也够了

    ……………………

    一个丫鬟走了进来:“主子,刚刚收到消息,二爷夫人吐血,二爷已经知道药在张启山手里,准备带着他夫人前去讨药……”

    静曦问:“陈皮呢?……”

    丫鬟:“陈皮去跑码头了,这几日回不来……”

    “陈皮一回来,叫我们的人把陈皮给我绑了,还有,通知秋词,让她三天之内赶回来,疯了这么久也够了……”

    静曦对着丫鬟吩咐着…………

    十来分钟后…………

    静曦来到张府,二月红还没来,

    她发现,张启山,新月,副官,自己哥哥跟九爷都在,好像约好了一般

    静曦打趣着:“今日这是怎么了?这么热闹?……”

    “妹妹,我们刚说着让人去请你呢,你就来了……”

    齐铁嘴来到静曦身边拉着静曦坐在一旁

    静曦带着些笑意:“看来,你们的消息也很灵通嘛……”

    “轰隆……”倾盆大雨伴着雷声而下

    静曦随意的坐靠着沙发,该吃吃,该喝喝,跟紧张的气氛有些格格不入

    这时……

    “踢嗒,踢嗒……”脚步声传来

    进来一个亲兵:“佛爷,二爷带着夫人前来求见……”

    张启山看了一眼静曦

    静曦点了点头

    张启山对亲兵说道:“请二爷跟夫人进来……”

    亲兵:“是……”出去了

    二月红身穿红白相间的长衫,抱着身穿淡青色旗袍的丫头进来,一脸的担心与焦急

    轻柔的把丫头放在沙发上,不顾自己身上的湿透,细心温柔的帮丫头脸上的雨水擦了干净

    二月红看着张启山带着些祈求的语气开口说道:“求佛爷赐药……”

    静曦声音极淡,带着冰冷的气息:“鹿活草对她没用,治不了……”

    众人都看齐静曦……

    丫头有些慌张了,她完全不知道齐静曦为什么会在这里

    她害怕齐静曦会说点什么出来

    静曦冷漠的看着丫头:“是你自己解释,还是要我把你所有的事情都抖出来……”

    丫头害怕的摇了摇头,更是慌张了

    二月红见不得自己的妻子被为难,语气很是不好:“静曦,你想让我的妻子说什么……”

    静曦很是平静:“当然是她自己做过的事了……”

    “咳咳咳咳……”丫头一阵咳嗽

    让她脸色更加苍白,很是脱力

    二月红为丫头顺了气,语气更是冷了几分:“齐静曦,你想如何……”

    静曦笑了:呵呵……”

    “我想如何?你应该问问你的好妻子想如何,

    二月红,你可知道,我为什么不愿意出手医治她吗?因为她不配……”

    静曦冷眼的看着眼神闪躲的丫头,讽刺道:“既然你自己不愿意说,那我来替你说吧……”

    “她为了让二爷心里有她,故意把自己身体搞垮,

    五年前,丫头嫁给二爷不久后便怀孕了,但是,她非但没有照顾自己的身体,还让其流产,二爷,这就是你的妻子,

    你可曾知道,你的妻子流产的事?……”

    “那个孩子可是你妻子故意让她自己生病才能流产的……”

    静曦嘲笑的看着二月红跟丫头

    二月红不相信这是真的,怀疑的看着脸色苍白的妻子

    丫头爆红着双眼,紧紧的抓这二月红的衣服,颤抖的说着:

    “不……不是的,不是那样的,我不是故意的,

    我那时候不知道自己怀孕,身上连续发着高烧好几天,退烧了之后我想去梨园找二爷,

    没想到,去的半路,腹痛不止,去医馆才知道自己流产了,

    我不敢让二爷知道,我怕二爷怪我,怪我没保护好我们的孩子……”

    豆大的泪水从眼眶中流浪,心中像断了线的珍珠洒落一地

    让在场的人看的都有些心酸

    静曦在此开口:“医学界中,我也算有些人脉,三年前,

    我便让“化千道”前往红府,给丫头调理身体,可是,她却把药用在了花草树木上……”

    静曦讽刺的问道:“二爷,我想问一下,红府的花草树木如今长的可好?……”

    静曦不理会二月红的震惊,继续:“一年前,陈皮从黑市中买了一支刚刚出土的发簪,不慎打断,

    丫头听别人说,墓里的东西有阴气,女子碰了身体会虚弱,她便故意触碰了那断了的发簪,

    没想到会虚弱的如此之快吧,因为,那发簪有毒,你身体并不是虚弱,而是中毒……”

    丫头此时整个脑袋都嗡嗡作响,爆红的双眼,眼泪不止,一直摇头,甚是绝望的样子

    静曦平静的看着二月红:“这就是,为什么不救她的原因,

    她一直在作茧自缚,

    我也想过要救她,是她自己不愿意……”

    丫头充满恨意的看着静曦,撕心裂肺的嘶吼:“齐静曦,我恨你,如果不是你,我怎会如此,

    我爱着二爷,二爷就是我唯一的依靠,我把他当做作我的一切,

    可是,就是因为你,二爷爱的只有你,甚至好几次,他在睡梦中都叫你的名字,

    只有在我生病的时候

    他才会真正的关心我,呵护我,我不敢让自己的身体好起来

    我不敢啊,我害怕,害怕身子好了,二爷心中又没有我的存在了……”

    整个客厅充满了哀伤的气息

    众人听了丫头的话更是心头一震,原来,原来这其中是如此

    副官猛的看向静曦,紧张的不行

    静曦平静的就更什么也没听到一般

    “咳咳咳……”

    “噗……”丫头一阵咳嗽之后吐了一口鲜血

    “丫头……”二月红担心的抱着她

    在她耳边轻轻的说着“我不怪你,傻丫头,我关心你,呵护你,都是因为心里有你……”

    丫头无力的靠在二月红怀中,幸福的笑着:“二爷,我们回家吧……”

    二月红充满哀伤的看着静曦:“有办法吗?……”

    静曦摇头:“毒已经进入肺腑,无药可救……”

    忧伤,肆无忌惮地钻入二月红肌肤的毛孔中,像藤蔓一样伸展,入心入肺地缠绕,让他窒息,让他疼痛,让他麻木

    “二爷,我们回家吧,好不好……”丫头面色苍白的没有一丝血色。

    时而眉头微蹙,时而重重地吐纳,

    细细的汗珠从她的额头渗出

    二月红抱着妻子红了眼眶,

    点了点头,声音有些哽咽:“嗯……好……回家……”

    客厅瞬间无比安静……

    最终还是新月打破了宁静:“丫头也没什么错,她只是太爱二爷了……”

    静曦听新月如此说,无奈的摇了摇头,有些话她没说,还是给丫头留了面子,

    “你会因为爱张启山,为了得到他的关心跟呵护而践踏自己的身体吗?……”

    新月听静曦如此问,使得她连忙摇头:

    “当然不会,启山忙着处理公务都来不及,我怎么能给启山增添烦恼……”

    张启山听了很是感动,心中更是一片柔软

    静曦满意新月的回答,对张启山说道:“好了,事情已经解决了,

    你手中的那封信等丫头去世后在转交给二月红吧,

    陈皮那里我会找个催眠师,把关于丫头的记忆从陈皮脑海中剥离……”

    静曦此话一出,更是让张启山等人觉得她深不可测

    九爷更是佩服静曦,一件事如此便摆平了,如此一来,二爷跟佛爷便不存在怨恨,

    恰恰相反,二爷还会感谢佛爷在新月饭店竞拍药材的情谊

    静曦又一次重复:“矿山,你们最好不要去……”

    张启山皱眉,这已经是齐静曦第三次重复了,他越来越好奇,里面到底有什么,能让她如此忌怠

    副官此时平静了下来,刚刚丫头说二月红爱着他的曦儿时,他紧张的心脏都快停止跳动了

    微微叹气着,他的曦儿如此优秀,真是一件让人头痛的事

    外面的雨还在继续,静曦等人只能在张启山家里等待雨停在回去,

    男的们去了书房

    静曦跟新月坐在客厅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

    ………………

    ………………

    ………………

    “呵呵……”静曦笑了出来:“既然选择了日山,那便够了……”

    又开口说道:“跟国外的人打声招呼,照顾他一下……”

    “主子,您早该如此了……”秋诗看了一眼静曦有些小心翼翼的说道

    静曦嘲笑了一下:“是啊,早该如此了,不过,现在也不晚,不是吗?……”

    秋诗没说话,点了点头

    秋诗在一旁汇报着:“主子,影子已经查到关于徐小姐的事情了……”

    “嗯……继续……”静曦抄着佛经说道

    时间匆匆,三日后……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静曦点了点头,接下来的日子便可以接触一下,看看她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女孩儿

    “平常多注意些她,看看她为人到底如何……”

    秋诗答应着:“是……”

    “可查到,她为人如何?……”静曦问

    秋诗继续述说:“四房的夫人是个饱读诗书的大家闺秀,徐小姐幼时都由她母亲教导,

    因被大房四女所嫉妒,才被设计,落入人贩子手中,火车途中停在长沙火车站,被她逃出,

    这才逃到长沙城,无意间晕倒在我们府外……”

    十岁便被送入了学院,直到去年才毕业,是个温文尔雅,钟灵毓秀的佳人,性格也单纯善良……”

    这日,很是闷热,天空也显得特别阴沉,应该是有一场大雨

    静曦在书房用毛笔抄写着佛经,这也是她多年来的一个习惯,

    徐家四房有两儿一女,唯一一个女儿最小,家中都很是疼爱

阅读[老九门同人]凤凰花开最新章节 请关注 八月小说网(www.8yue.org)

推荐阅读:《亵渎》《万域之王》《重生之我变成了男神》《至尊神位》《锦衣春秋》《孤王寡女》《高手在校园》《弑灵

本文网址://www.8yue.org/yue/335/335177/679289.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8yue.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