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 章

    “可是这和我根本没有关系啊!我都不认识你!不要这么理直气壮的给陌生人添这么大的麻烦啊!!!”一方通行忍不住扶额。

    他说的道理一点也没有错,其实叶月自己也明白的,一方通行这次的躺着也中枪真是十分的无辜。可是现在叫她改条件,她也是打死都不会松口的——叶月完全没有想过莱茵哈鲁特竟然会那么的强大。

    总之,死道友不死贫道!

    吹寄下意识觉得是那两个男人跳窗跑了,立刻又冲到窗口去四下张望,并飞快的掏出了手机,准备报警。

    然而,她什么都没有看到——许久没有人打理过的光秃秃的后花园里一览无余,根本没有什么可疑的人影。

    ——嗯,就是这个样子,最容易被斯托卡盯上了。吹寄叹了口气,退出了房间,等着叶月换衣服。

    叶月这个姑娘,总是很没自觉。她总觉得自己长得不是很漂亮,除了眼睛长得还算不错之外,其他地方都很普通,算是相貌平平,男生们应该都不会喜欢她这一款。可是根据吹寄多年保护小姑娘、同变态斗智斗勇的经验来看,越是这样看上去乖乖的普通女孩子,越是容易被变态盯上——因为看上去超好欺负。而且叶月还没个能保护她的男朋友,欺负起来更加肆无忌惮了。

    叶月换好衣服出来时,吹寄正在走廊上唉声叹气。心虚的叶月以为吹寄是因为没抓到变态而叹气,一个字都不敢提刚才的事,“我换好啦,制理酱!我们走吧!”她完全不知道,吹寄心里操心的全都是她的事——这位责任感爆棚的铁壁之女,已经完全进入了老妈子心态。

    被吹寄拉着一路狂奔,二人终于勉勉强强地赶上了公交车,叶月松了一口气,找了个位置坐下来后,筋疲力尽的她一时没忍住,打了个超大的呵欠。

    吹寄忍不住侧目,“不是吧你……昨天睡得那么早,竟然还没睡够?” WWw.8Yue.ORG

    “……嗯,啊,是,我还有点没睡醒……”叶月干笑着答道。事实上,她昨天半夜醒了之后,就再也没能睡着过——她和一方通行还有莱茵哈鲁特三人吵到了快四点,最终是莱因哈鲁特体贴地提出了让她再睡一会,她才得以从这毫无意义的争吵中脱身,躺回床上睡个回笼觉。

    可是,躺下之后她才发现,就算吵得精疲力尽,她却一点儿也睡不着——因为一方通行和莱茵哈鲁特都没有要退出房间的意思。

    大半夜的赖在少女的闺房里,是想要干嘛呀!!!有两个陌生的大男人在房间里,叶月是无论如何都不可能神经粗大到睡得着的。

    可是她又不敢抗议——毕竟这两位神仙愿意迁就一下她这个凡人她都要烧高香了,再得寸进尺什么的……叶月怕一方通行嫌她实在是太太太麻烦,真的甩手不管她了。就算打死她她都不想独自面对莱茵哈鲁特的追求。

    吹寄一点也没有怀疑她的糊弄,只是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你呀,真是太能睡了……你是猪吗!真是的,吃完晚饭就睡了,还不长肉,真是令人羡慕嫉妒恨……说起来,我昨天还想带你去澡堂的,没想到你怎么睡得那么早……”

    目送着叶月和吹寄离一路狂奔出去之后,一方通行才终于从屋顶上跳了下去。

    莱茵哈鲁特也寸步不离的跟着他,笑着在他的背后提议道:“一方通行君,既然你不想在这件事中过多参与,那么,我们趁早决出胜负吧?这样一来你也就可以从这件事中尽快退出了。”

    “说得轻松……你以为我不想吗。”一方通行烦躁地挠了挠头,完全不想理会莱茵哈鲁特。

    就日本的人口密度和莱茵哈鲁特的攻击范围来看,全日本都没有能让他们放开手脚战斗的地方——海上也不行,就他们二人的攻击强度和战斗方式来看,有很大可能会引起海啸,说不定被波及的范围比在陆地上战斗来得更大。

    除了这些考虑之外,一方通行本人也是不怎么愿意和莱茵哈鲁特战斗的。并不是因为打不赢莱茵哈鲁特而自尊心受挫什么的无聊理由,而是如果他因为打不赢被人质疑、学园都市最强的印象被动摇的话,必定会引来无数蠢货前仆后继飞蛾扑火一般不自量力地挑战他,那才是真的麻烦透顶。

    他想要甩掉莱茵哈鲁特,开启了能力在大楼间飞快的跳跃,然而莱茵哈鲁特却毫无压力地跟了上来。

    一方通行不禁觉得有些烦躁,“你干什么一直跟着我?”

    “如果被我跟烦了,你说不定会改变心意,想要和我战斗呢?”莱茵哈鲁特十分诚实的答道,全程还保持着礼貌的微笑。

    然而那笑容在一方通行看来,实在是欠揍极了。“你这家伙,不要说的好像你已经赢了似的啊!”

    为什么这个人这么有自信觉得自己一定能赢啊?一方通行十分的不解。虽然以前的一方通行也自视甚高,觉得自己没有赢不了的战斗,可是昨天和莱茵哈鲁特打过那一场之后,他不得不承认,这个世界上确实有能和自己势均力敌的存在,如果不拿出全部的实力来应战的话,只会像昨天一样,发展成毫无意义的千日手一般的局面——如果莱茵哈鲁特有脑子的话,理所应当也能推算出这个必然的局面,可是他却表现得异常的有信心。

    好吧,退一步说,就当他真的能赢——但是这个人没有意识到吗?最根本的问题是他的公主殿下根本不想理他啊!为什么这人还能天真地觉得战斗能解决问题啊……

    叶月紧张地干笑着,“制理酱……怎么突然进来了?”

    “我刚才好像听到了男人说话的声音……我还以为你的房间里进来了什么变态斯托卡。”吹寄老实的答道。此时的她还有些茫然,她觉得自己应该没有听错的,可是为什么屋子里没有别人?也没看到有人逃走……

    “诶?怎么可能?”叶月一边在心里抱怨着这房子的隔音性能真差,一边尽力的挤出了她那糟糕的演技,夸张又用力过猛地瞪着无辜的大眼睛,僵硬的笑着,“一定是听错了!怎么可能有男人嘛!!”

    如果换了其他人这么说,吹寄现在就该起疑了,可是就叶月这种有交际恐惧症又内向的女孩子,是绝对干不出来带男人回宿舍的这种事儿的。她点了点头,勉勉强强接受了这个说法:“或许真的是听错了吧……总之你快点换衣服去上学啦,这边比宿舍距离学校还要远不少,再不快点就要迟到了哦?”

    叶月连连点头,脸上写满了乖巧。

    “……”一方通行无语的皱了皱眉,“你……躲在我后面难道就能解决问题吗!而且我也没有说过会保护你吧!自己的问题自己去解决啊!”

    叶月立刻露出了一副可怜巴巴的模样,“可是他真的好恶心啊!”

    然而叶月却十分没脸没皮的又往他背后躲了半步。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一方通行自然是没兴趣当这个挡箭牌的,他毫不犹豫的挪开了半步。

    是的,她预料的一点儿也没错,屋里传出的叶月慌乱的叫喊:“好——我已经起床了!你们两个……给我出去啊!我要换衣服了!!!难道你们还要在这里看着吗!!!”

    ……等等,这内容怎么有点不对?接着房间里还隐约传来了男人说话的声音,似乎是压低了音量、害怕被站在门外的她听到似的……吹寄警觉的皱起了眉头,这是个什么情况?房间里还有别人?而且叶月说的是“你们两个”——难道是两个男人?在女生宿舍里?还想赖在房间里看叶月换衣服?吹寄心中顿时警铃大作,想也不想就立刻破门而入:“谁!谁在里边!”

    然而就在她冲进去之后,她才发现房间里只有叶月一个人——房间的窗子突兀地大开着,叶月还穿着皱巴巴的没有换下来的制服,站在床边,尴尬的冲她笑了笑。

    第二天早上,吹寄制理在和往常一样的时间点敲响了叶月的房间门。

    叶月一直是很贪睡的,虽然说开学还没几天,但是因为叶月赖床的毛病,她竟然有半数以上的日子都迟到了……责任心爆棚的她自然是做不到对此不闻不问的,她义无反顾地扛起了照顾叶月的责任——每天早上叫她起床。

    虽然说叶月也有自觉,给一方通行添了麻烦真的是挺过意不去的,但是……既然一方通行都已经被扯进来了!这塌下来的天,他这高个子已经扛住了!那叶月是万万不会主动表示要自己承担这份责任的。

    怂包叶月此时竟然表现出了前所未有的强硬——虽然说她在心里不停的对一方通行说了无数遍抱歉对不起,可是却咬紧了牙关撅着嘴,任凭一方通行说破嘴皮子也绝不松口。

    如果是和往常一样,那么这个时候,叶月应该会手忙脚乱地爬起来,大喊着自己马上就出来,然后就可以听到房间里响起的流水声,衣柜嘭的一声关上的声音,还有冰箱门和碗碟碰撞的声音——哦不对,这里既不带单独卫浴,又没有衣柜,也不会配备冰箱,所以那些声音应该都不会有,应该只有叶月慌乱的叫喊——

    他再次挪开了半步。

    叶月再次跟了上去。

    开什么玩笑,那个莱茵哈鲁特竟然强到一方通行都打不过他?那可是学园都市最强的Level 5一方通行诶!一方通行都无可奈何的对象,她一个弱女子,学园都市最底层的Level 0怎么可能应付得来呢?让她真改个条件、自己去直面莱茵哈鲁特——叶月光是想想都觉得害怕。她倒不是害怕莱茵哈鲁特对她用强什么的,但是如果莱茵哈鲁特真的能做到她提出的条件……她确信他绝对可以让她无法赖账。

阅读[综]我有两个龙傲天男朋友最新章节 请关注 八月小说网(www.8yue.org)

推荐阅读:《最强狂兵》《斗破苍穹》《法医狂妃》《庆余年》《疯巫妖的实验日志》《京门风月》《书呆子大战僵尸》《都市之王牌仙尊

本文网址://www.8yue.org/yue/335/335210/679312.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8yue.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