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提到时遇的时候,白清明的眼神就会变得不一样,韩格隐隐的觉得,他跟以前不一样了,整个人似乎变得柔软了许多,没了原先那股子戾气。

    韩格突然想起来什么,冲白清明阴测测一笑,“虽然我没查到什么关键信息,但我查到了一点好玩的事儿,你要不要听?”

    “不是玩玩就算了吗?你忘了当年你爸妈的事了?陆家的门可不好进,再说,就算你身上有婚约,那也是跟时家女儿的,可她早就死了,你身边这个不是正主。” WWw.8Yue.ORG

    “不说这个了,”白清明显然不想再继续这个话题了,伸手把一脑袋湿头发拨到脑后,伸手招呼韩格,“酒呢,给我来点儿。”

    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举手投足还是他那股子少爷劲儿,还真搞不懂他是怎么在那个小弄堂里窝的那么踏实的。

    “你知道我说的是什么,以你的能力,能让白家比现在强上数倍。”

    “韩格,人不能太贪心,如果什么都想要,是会受到惩罚的,”白清明笑了一下,“你知道陆清和的外号叫什么吗?”

    韩格想了一下,“阎王?”

    韩格跟陆清和来往并不多,但是圈子里关于这个男人的手段倒是道听途说了不少,出手果断狠辣,不留情面。

    当年白清明的父母出事以后陆家老爷子陆西城一病不起,外界各种言论传的满城风雨,股价暴跌,整个陆氏都进入了寒冬。

    陆清和上位以后,这位年轻的掌门人以超越他父亲的凌厉手段将陆家从危局中拯救出来,短短的两个月,陆清和这个名字就成了一座令人生畏的丰碑。

    对于这个回答,白清明没肯定也没否定,韩格对他的性格多少还是了解一些的,这只能说明他刚刚的回答不全对,韩格突然想到了什么,犹豫道:“妹控?”

    早些年白清明的母亲陆知渔还活着的时候,人人都知道陆家有个小丫头不能惹,陆家老爷子对这个女儿格外的溺爱,掌上明珠一样的养着。

    陆清和就更不用说了,明明是那么铁血手腕的一个人,却几乎要把这个妹妹宠上了天,只是事情过去了太多年,韩格一时竟没想起来。

    可谁知这娇生娇养的公主后来竟然看上了一个不算特别优秀的年轻人,也就是白清明的父亲白钦,还不顾父亲跟哥哥的反对跟他私奔了。

    白清明十岁那年,一场车祸夺走了这对苦命鸳鸯的性命,陆家跟白家的梁子也就从此结下了。

    “恩,你知道的,我母亲的死始终是陆家心里的一根刺,以陆清和的性格,他本该荡平白家,这对于他来说甚至不用费什么力气。”

    “我回到了陆家,跟白家划清界限,所以他不动白家,这是他对我做出的让步。”

    暮色西沉,余晖映在这个男人的脸上,让他看起来无比的清醒,白清明端起酒杯,把满室的清辉打碎,“白家现在由我姑姑打理着,她是个聪明的女人,我只希望我爷爷能够安享晚年,至于其他的,不是我能勉强的。”

    白清明站起来,把空掉的杯子还给韩格,摆了摆手告别:“走了,我还要去接时小遇下班。”

    韩格接过杯子,看着他走上楼去取他的旧衣服,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说点什么,纵然他跟白清明是十多年的朋友了,但很多时候,他也看不透这个男人。

    白清明一身背心裤衩摇晃着回到店里,他脑子想着时遇,想着韩格跟他说的话,他发现他终于也遇到了想不明白的事情,十丈红尘困尽芸芸众生,情之一字,不知所起,不知所终,这世上最难把握的,也就是这人心了。

    摊儿上还没有什么人,解九正在张罗着把桌椅板凳摆出来,正是饭点儿,各家各户的烟囱里都往外冒着点点青烟,天色渐暗,烟火众生。

    解九抬头看见了白清明,往他身后看了几眼却发现他竟然一个人黑着一张脸回来了,不接受了:“哥,你怎么一个人回来了?我姐呢?”

    白清明被他这一声拉回了现实,愣了一下便恢复了平日里那副吊儿郎当的模样,“哟,新衣服?别说,还有那么点帅。”

    解九有点不好意思,腾出一只手挠了挠头,“我姐买的,哥,你怎么不去接她一个人回来了?”

    白清明双手抄兜,盯着解九上下打量了几眼,啧了一声,冲解九挥了挥手,转身朝巷子口走去,“店里交给你了,我去接你姐。”

    白清明到时遇公司楼下的时候她已经在门口等他了,看起来似乎是等了有一会儿了,他温声唤她的名字,看见她像一只小鸟一样小跑向他。

    时遇有点儿委屈,“你怎么才来,下回不等你了。”

    两人刚认识那会儿,时遇可不会这样跟他撒娇,她独立,冷静,就算是跟陈明生分手也只是难过了那一次,等她想清楚了,想明白了,就彻底放下了。

    白清明笑着朝她伸手,时遇犹豫了一下,还是乖乖的握住了他的手,白清明眼里笑意更甚,伸手揉了揉她的头发,低头认错:“公主大人,我错了,是我不好来晚了,为表歉意,请您吃大餐可好?”

    “不要。”

    “哦?那你的意思是,肉偿?”

    时遇:“......”

    “我的意思是,今天我请客,我发工资啦。”时遇嘿嘿一笑,踮脚在他头上拍了一下,“先去把你这头发剪一剪,都遮眼了。”

    夜色里时遇一张小脸笑靥如花,白清明柔声道:“遵命,我的公主大人。”

    韩格瞥他一眼,凉凉道:“怎么跟人民警察说话呢?”

    白清明好笑,“怎么,我一不违法二不乱纪,我那小店各种证照都齐全,我可是根正苗红的社会主义好青年。”

    “得,你那一套还是留着回去哄你的小女朋友吧,你白清明是什么人我还能不清楚,切开都黑透了。”

    韩格倾身拿了杯酒递给他,砸吧了一下嘴,“白家那边,你就真的撒手不管了?”

    白清明端着酒杯晃了晃,轻描淡写道:“我管什么,我现在不过就是个麦烧烤的市井小民,哪有那心思跟本事。”

    这女人还真是不简单,韩格颇有点不甘心的捻了捻手指:“八岁以前的事,她真的一点儿都不记得了?”

    白清明摇头:“医生说她这是选择性失忆,她自己把这段经历给忘记了,但也说不好什么时候就突然记起来了。”

    白清明皱着眉头没说话,脑子里闪过一双琉璃一般的眼睛,残阳如血,密云低低的堆满了半边天,那双眸子的主人跪坐在天光里回头看他,苍白、纤细,那双眼睛呆滞又平静,肩胛骨上的赤色蝴蝶却栩栩如生,似乎下一秒就展翅欲飞。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韩格不打算瞒他,如实回答:“没有,查到到孤儿院线索就断了,她被送到孤儿院之前的经历仿佛被人刻意抹去了一样,一点儿痕迹都没留下。”

    “陆清和是什么样的人你比我清楚,这个世上能让他施以仁慈的人恐怕没有几个,当年你把陆家闹的腥风血雨,却能毫发无伤,这要是换做别人,早就不知道死了多少回了。”

    都是聪明人,韩格只需要点到为止,白清明垂了眼,把手里的毛巾扔到一边,全身松懈下来。

    韩格说的没错,陆清和是他舅舅,是一手把他栽培起来的人,没有人比他更了解这个男人到底有多可怕,其实当年若不是陆清和默许,他根本不会有机会全身而退,陆氏的股价因为他这一闹暴跌30%,陆清和却全程一言不发,也可以说,是陆清和在给他撒气的机会,陆家欠他的,他这么一闹,就互不相欠了。

    白清明心里乱糟糟的,说真的,刚刚那一瞬间,他真的动了心,他那时候太寂寞了,找不到方向,没有目标,时遇恰巧就在那时候出现了,她勾起了他的一些记忆,像沙漠里垂死的旅人嗅到了水源。

    于是他直白的靠近她,接近她,想借她的手消磨掉颓靡的空白,那时候他还是陆隼,不会怜香惜玉,不达目的誓不罢休,冷漠,自私,连他自己也没发现,如今他已经做不到抽身而退了。

    “你跟时家的女儿,有娃娃亲哦,说起来这婚约还是你爹定下的,当年......”

    韩格一通八卦噼里啪啦的说完,就发现白清明正用一种特别古怪的眼神看着他,韩格楞了一下,爆出一句:“你不是吧?你动了真格了?”

    这种偏离了轨道、失控的迹象甚至让他有了心慌的感觉。

    这是十六年前的白清明从鬼门关走了一遭以后醒来看见的第一幕,他像是预见了什么似的醒了一会儿,接着便又陷入了昏迷,等他后来意识清醒的时候,那木偶一样的小姑娘早就不知了去向。

    韩格的手不自觉的摸上了烟盒,余光瞥过白清明,终是作罢,白清明说过时遇不喜欢他身上有烟味。

    “什么事?”

阅读蜜糖情人最新章节 请关注 八月小说网(www.8yue.org)

推荐阅读:《某美漫的一方通行》《飞剑问道》《侯府小姐的娱乐圈生涯》《一世倾城:冷宫弃妃》《绣色可餐》《我的美女老师》《阳神》《女神的异能保镖

本文网址://www.8yue.org/yue/335/335228/679348.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8yue.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