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3

    可能是因为意在吐槽她一句与她开个玩笑,说到最后,他的语气多了三分笑意。

    如果是中学时代的唐榕,不,应该说如果是车祸以前的唐榕,听到他用这样的语气跟自己说话,都必然会非常高兴。

    “我没事,我就想一个人待会儿。”唐榕收回目光,并不看他。

    别想了,唐榕低声告诉自己,上天给你炸号重来的机会,不是为了让你重蹈覆辙的。

    事实上,唐榕也很快就没有了继续想这堆烂账的机会。

    唐榕坐下来,翻开草稿本,看到一堆密密麻麻的推导计算过程,只觉头晕眼花,可怕得很。

    然而更可怕的是,再过半小时,下午的数学摸底考试就要开始了……

    同班同学陆陆续续午休回来,三三两两聚在一起,谈的都是一会儿的考试。

    “我一个暑假都在玩!” WWw.8Yue.ORG

    “妈的,你以为我不是吗?”

    “我现在连函数公式都背不起来……”

    唐榕:“……”

    她没有参与话题,但前桌热烈议论的几个女生却忽然转过来叫了她一声,问她能不能透露一点。

    唐榕:“啊?”透露什么?

    “是啊,你不是早上就收了暑假作业送去数学老师办公室了嘛,有没有看到卷子?”离她最近的那个女生眨着眼问,“不用说具体什么题的,稍微划划重点公式,让我们临时背一背,抱抱佛脚也好啊!”

    对方声音尖语速快,几句话说下来,差点叫唐榕应接不暇。

    稍反应过来了一点后,唐榕终于记起来,她在高中期间,是班里的数学课代表。

    唐榕再度:“……”

    天哪,那她要是写不出来考砸,岂不是全班都要为之侧目?!

    而且数学老师肯定也不会轻易放过她。

    “我没看到卷子。”她听到自己艰难地回答那几个女生,“我也正为考试紧张呢。”

    “你?”先前开口打听的女生立刻瞪大了眼,“你数学那么好,怎么可能紧张!”

    “就是。”另一个开口表示赞同,“上学期期末你还考了满分呢。”

    唐榕一听,差点没当场晕过去。

    高一期末考满分,高二摸底……算了,她甚至想象不出来自己到底能考多少分。

    此时离下午的数学考试正式开始还有二十多分钟。

    唐榕想了想,从桌肚里找出一本数学课本,试图稍微看点公式进去。

    她其实也知道,就这么点时间,她根本不可能掌握这个年纪的唐榕本该熟悉至极的知识,不仅仅因为她毕业多年,还因为经历了高等数学的洗礼后,她的解题思维方式已经改变了,一时之间完全转换不过来。

    是的,唐榕虽然是个靠笔杆和厨艺吃饭的人,但她从来不是一个文科生。

    高中学理科,大学学工科,写美食测评和杂志专栏,本来只是她用来放松自己的爱好。

    换句话说,如果现在让她回头考一下数学分析之类的,她反而还没这么慌。

    慌了二十分钟,数学老师终于抱着卷子进了教室,宣布三分钟后考试开始,让他们赶紧把桌子上的东西清干净,只能留笔、尺和圆规在桌上。

    唐榕只能合上课本,把它重新塞回桌肚。

    三分钟后,教室里响起铃声,试卷和空白的草稿纸从最前排迅速往后传。

    唐榕拿到试卷,抱着人总有一死的心情,粗略扫了一眼,发现大概有百分之四十的题目,她可以试着答一答。

    至于其余的,倒也不是多难,就是多年不碰,完全忘了具体解题思路是什么样的。

    唐榕:“……”

    总不能只答那百分之四十吧?何况那百分之四十,她也不一定能全答对。

    咦,最后一道大题——

    她目光一顿,发现居然可以用高等数学知识来解。

    还是所有学过高数的人都很熟悉的一条定理,拉格朗日中值定理。

    可是才上高二的学生当然没学过这个,她要是用出来答了,前面却大片错多对少,怎么想都很奇怪。

    唐榕盯着最后一道大题看了很久,一直没有提笔。

    因为愁得太过入神,她甚至没注意到,原本站在讲台上的数学老师,已经下来走到了她边上。

    “怎么不写试卷?”数学老师忽然问。

    唐榕:“!”

    她吓了一跳,还没想好要怎么编理由,便听数学老师又开了口。

    数学老师问她:“我看你一直在看最后一题,难道是有什么思路?”

    “这次摸底考的卷子是我出的,最后这题的确比较难,要是有谁能解出来,就是意外之喜了。”

    “解不出来也没事,绝对不是你不够聪明。”

    唐榕听在耳里,忽然想到了一个混过这场数学考试的办法。

    她深吸一口气,抬眼看向数学老师,用尽量自信轻松的语气道:“我是觉得这张卷子前面都很简单,就最后一题值得解一解。”

    数学老师:“……”

    他惊讶极了:“最后一题,你有想法了?”

    唐榕拔了笔帽,刷刷刷低头开始答,没半分钟,就把论证过程写完了,然后推给数学老师看。

    数学老师扫了一眼,顿时比之前更惊讶:“谁教过你这个定理,还是你自学的?”

    唐榕:“呃……我看过高数书。”这是实话。

    数学老师连连慨叹,说你果然是这个班上最优秀的学生。

    唐榕看着他的脸色,感觉他这会儿心情应该很不错,又顺势强调一遍:“老师,这个我解出来了,前面的我就不做了吧。”

    “我今天中午没吃饭,这会儿人有点难受。”

    数学老师立刻表示没问题,她的成绩,摸不摸底他都清楚,还是身体要紧。

    唐榕内心大松一口气,面上却没有表现出来,只点点头,真心实意道:“谢谢老师。”

    “你没吃饭难受,是不是胃疼,要不要先去校医院看看?我叫个人陪你去?”

    “不不不,不用了。”唐榕哪有不舒服,“我回宿舍休息会儿应该就好了。”

    “行,那你先去休息。”数学老师一边应允,一边直接收走了她的试卷。

    <li style="font-size: 12px; color: #009900;"><hr size="1" />作者有话要说:  小唐:我写美食测评这么多年,装逼还是很擅长的

    她进了学校,在校门后的公告栏里,确认了现在究竟是哪一年。

    原来她回到了十年前,也就是她刚上高二的时候。

    唐榕循着记忆和学校里的标识,找到了高二的教学楼和自己的班级教室。

    令她庆幸的是,因为长得高,从初中开始,她就一直都是坐在教室最后一排的,所以找到教室后,从最后一排里找出自己具体的座位,不是什么很困难的事。

    映入眼帘的桌子上放着对她来说已经有些陌生的笔袋,笔袋下面压着一本草稿本,封面上龙飞凤舞两个大字,是她的笔迹没错。

    在她短暂地沉浸于这份这份情绪中的时候,谢航宸追了上来。

    “急得饭都不吃,还以为你有什么急事,结果就是站着发呆?”

    闷热的风送来无尽热浪,她抬手拨了拨自己耳后的头发,跟上人群穿过斑马线,行到记忆中的校门口。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唐榕出了面馆,走到马路边的时候,对面的指示灯刚好跳绿。

    然后她想起来,其实他们俩的关系,本来就是靠她主动来维持的,至于他对她的态度,从来阴晴不定,全凭心意。

    愿意时逗上一逗,不愿意时直接挥手。

    可叹她身陷其中,还自欺欺人地觉得,不管怎样,她对他来说总归是有点不一样的。

    谢航宸向来骄傲,听到她这后半句,也敛了笑意,只当她是又闹起了脾气,扔下一句那你待着吧,就大步走进了校门。

    唐榕一抬眼,就能看到他的背影。

    当然,道理总是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尤其是过去这些年里,她几乎一直对他抱有期待。

    所以她觉得,当务之急应该是尽量减少跟他的接触。

    清瘦颀长,和她曾经看过的无数次一模一样。

    当初高中毕业后,她不止一次回来过,亲眼见证了这道门的拆迁和重建,还因此生出过一些物与人皆非的慨叹来。

    如今重回中学时代,看到它还是记忆里最初的模样,她的心情亦十分微妙。

    可惜历经生死,有些事,她已看得很明白,有些错误,她也不想再犯第二遍。

阅读男神的白月光[重生]最新章节 请关注 八月小说网(www.8yue.org)

推荐阅读:《小世界其乐无穷》《大王饶命》《大医凌然》《漫威里的德鲁伊》《纣临》《牧神记》《原来我是妖二代》《以罪之铭

本文网址://www.8yue.org/yue/335/335229/679349.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8yue.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