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鸡缸杯

    “今天拍品种类多样,书画、瓷器、钱币、玉石……多数已公布在拍卖手册上,少数几件尚未公布的,我们一起去揭盖头。” WWw.8Yue.ORG

    拍卖台右边的中间位置,羌近酒背靠座椅手支着下巴,外人看来,是三分疏离七分沉思,而实际上他在犯困。

    听闻这话,成铭眼睛瞪得老大,敢情对方坐中间位置是为了打瞌睡!真是玄幻了,他瞟一眼身侧的人,压下心中好奇点头应是。

    场中氛围极好,祝好凭着一双识人断物的眼,一张能说会道的嘴,槌起槌落间尽是利落潇洒少有流拍。

    “第八件拍品,辽代双鱼玉佩。”祝好适时停顿,转而一笑,“当然是仿品,但也是清代的仿品,用的和田玉……起拍价一千八百万。”

    这回也不用陆淼举牌了,坐在旁边的陆炎见妹妹看上了玉佩,哪有不全力以赴的道理,“六千万!”

    一直闭目眼神的羌近酒听见这个出价,嘴角挑起一个弧度,一点即燃,陆炎真是个沉不住气的败家子。

    在羌近酒看来,仿品就是仿品,用料再好也不值这个价,如果不蹭辽代双鱼玉佩的名气,他倒还会高看一眼,但蹭了名头就是跌份。

    无人再举牌加价,陆炎神气十足,如愿以偿给宝贝妹妹拿下了双鱼玉佩。

    时间流逝,多数拍品重新找到了归宿,紧接着几件未对外公布的压轴戏也一一登场,羌近酒依然还在“沉思”。

    越是如此众人越是纳闷,陆家都出手了,羌家依然不动如山,这后头的拍品得是多大来头啊。

    “今日最后一件拍品,是——”拍卖台上的祝好,眼波一转扫向全场,路过羌近酒时略微停顿,他当然知道羌近酒的癖好,“明成化斗彩鸡缸杯。”

    台下一阵唏嘘,不曾料到压轴的拍品是宫廷御用之物。

    “此杯大有来头,为明代成化皇帝饮酒器物,精细如玉的胎质,活灵活现的斗彩绘画,薄轻莹润,釉面迎光泛出肉红色……起拍价——”祝好忽然笑得神秘:“一千万!”

    台下的唏嘘声变成了大笑声,这是“皇帝的女儿不愁嫁”,保留价当然随便定,在座的各位又不是不识货,怎么可能放任哪个人低价拍得鸡缸杯。

    很快有人举牌,而且一个两个,加价节奏很稳定,似乎无形之中达成一种默契:让这场竞拍持续的时间长一些。

    陆炎才没心思跟他们玩,想到此行目的,他快速举牌大声道:“一个亿!”

    众人的默契瞬间被打碎在地,真正有实力角逐的人这才上场厮杀,成铭看向羌近酒,见他还是半眯着眼,看来还真是要自己上,不超过预算但也要尽量省钱为宜。

    想到此,成铭举牌。

    祝好不疾不徐的声音适时响起:“72号,一亿一千万。”

    众人不可置信地看了过来,这真的是羌家手笔吗?竟然按照拍卖师的加价幅度来,而不是像陆家那样,喊出一个更高的价格。

    有人心底荡起一阵笑,紧随成铭之后举牌。

    陆炎面上闪过一道恼意,正要开口将价格直接提升到两个亿,陆淼拉住了他,并几不可见地摇头。

    懂了她的意思,陆炎耐着性子,只是举牌不再提升加价幅度。

    几个回合,价格拍到两个亿的时候,场面终于变成了羌陆两家之争。成铭再次举牌之后,推了推羌近酒,声音极低:“羌总,我尽力了,陆少紧跟不放,价格即将抵达预设。”

    羌近酒眼皮未抬,轻声道,“嗯,报预设价。”

    随后,在场众人听到了今日拍卖会上羌家第一次报价,参与竞拍的依然是成铭:“两亿五千万。”

    陆炎转头看向妹妹,无声询问。

    凤眸微转,陆淼往左后方看去,她举牌丹唇轻启:“两亿八千万。”

    羌近酒眉头轻皱,旋即又舒展开来,他不言不语。

    这时候,大家都抱着看热闹的心思静观两家竞争,成化鸡缸杯的确是难得的宝物,如今两虎相争,最后无论鹿死谁手肯定都是天价。

    两亿八千万,已经是有史以来的最高价了。

    台上的祝好也紧紧盯着羌近酒,“两亿八千万,一次……”他一字一句铿锵有力,就等着视线里的人举牌打断自己的话。

    辽代双鱼玉佩的名头如雷贯耳,即使是仿品,用的好玉又上了年头,依然引得多人争相举牌竞争,价格飙到三千万时,你争我夺的势头才有所和缓。

    “有君子如玉,有美人如玉,这块清代的双鱼玉佩,寓意阴阳和谐年年有余,搁在家里,代代相传再好不过,目前三千万,还有人——”

    祝好忽然停顿,手臂抬起遥遥一指:“66号,出价三千两百万。”

    陆淼举牌加价,众人望了过来,见是一直不曾有动静的陆家忽然出手,他们自知再无竞争的可能。第一次相中的拍品,就算是顾及脸面,陆家也绝对势在必得。

    有人不甘心,手中的牌举过头顶同时高声喊出:“四千一百万。”

    他轻拢衣袖,历经岁月洗礼的国字脸敦厚从容:“女士们先生们,又见面了,开场前还是那句老话,投资有道举牌无悔,祝好!”

    换来底下一阵笑,无论过去多久,有多少新锐拍卖师涌上来,祝好总是让人印象深刻的,因为撇开经验不谈,他的名字就已自带祝福。

    眼尖的人早已发现,凰城四大家族来了两家,想必待会的拍品定有看头。

    名流名车,西装礼服,结伴而行的男女虽轻声细语,但置身其中依然能感受到今日物博拍卖中心的热闹。

    进场后,陆炎本是想去跟羌近酒打个招呼的,可腿上隐约的疼让他慢了几步,随后又有陆淼的阻拦,于是两家不仅没有交流寒暄,甚至还一左一右,颇有分庭抗礼之势。

    陆淼的位置比较靠前,她微微往左后方侧头,就能看见那个气定神闲的男人,他正半眯着眼,一副稳操胜券的姿态。

    她知道羌近酒有杯子收藏癖。今日的拍卖会,陆家已经得知消息,尚未公布的拍品其中有一件是明朝成化年间的杯子,这杯子她势在必得。

    羌近酒当然知道成铭心中的疑惑,但是他懒得解释,也不好解释,总不可能说昨晚收拾房间到两点,然后躺在床上无故失眠到四点吧。

    温赳即使不在,杀伤力也挺强的,他眯着眼睛如是想。

    “你留意,我睡一会。杯子开拍你记得举牌,超过预设价格再来询问我。”羌近忽然侧身,低声嘱咐。

    他实在想眯一会,今天的拍卖会中尚未对外公布的拍品,羌近酒心中基本有数,反正也不差这几单投资,今日拿下相中的杯子就好。

    此次拍卖会,凰城四大家族,除了羌家还有坐在拍卖台左侧的陆家,来的不是别人,正是陆炎和陆淼。

    上午十点,拍卖会正式开始,物博大厦三楼多功能展示厅座无虚席。

    资深拍卖师祝好,一袭青色长衫,双手背在身后不急不缓走向拍卖台,颇有一副老夫子走上讲台的味道。

    坐在他身旁的成铭心中疑惑:羌总今天为什么要坐中间的位置,惯例不是前排吗?

阅读穿成炮灰后我控场了最新章节 请关注 八月小说网(www.8yue.org)

推荐阅读:《杨小落的便宜奶爸》《深夜书屋》《我从凡间来》《覆汉》《未来天王》《开天录》《红楼之庶子风流》《六迹之万宗朝天录

本文网址://www.8yue.org/yue/335/335231/679368.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8yue.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