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不好说

    “一定很疼吧?”陈悠然对她的心思一无所知,心疼的问道。

    “还好,都习惯了。”蓝姗微笑。

    蓝姗连忙伸手拽了一把,把人给拉了回来。

    有了蓝姗的加入,两天就将房前屋后的地都翻出来了,花种也按片区播种下去。虽然目前还没有长出来,但陈悠然出来进去,心里的感觉已经不一样了。

    店里的生意不错,新进来的文具都卖得不错。陈悠然为此特意在店里辟了一个文具区,尽量将花样繁多的文具都摆出来给学生们挑选。

    很难想象,这样的家长能让陈悠然问出“是不是天下真的无不是的父母”这种话。

    可见这世上,很多事都不能只看表面。

    转眼就进入了六月。西南本来就有“天无三日晴,地无三尺平”的称誉,梅雨季节,几乎没有一天是晴朗的。连绵的阴雨,让人的情绪似乎都跟着低落起来。

    虽然还是有学生冒雨前来购物,但数量显然少了许多,店里的生意一下子冷清起来。

    陈悠然对此倒是很不在意,现在店里的流水基本上稳定了,一个月也有几百块入账,完全足够。至于她自己,之前两次眼光快很准的上新,手里已经有了两千多快,再加上从陈伯平那里拿的,勉强凑了个五千整。

    即使是陈悠然这样的家境,手里也没有拿过这么多钱。对她的计划来说已经差不多了,所以陈悠然之前冒出来的那点儿斗志,又慢慢消磨在了连绵的阴雨天里。

    总为了赚钱奔波劳碌也没意思,适当地停下来享受一番,才不枉之前的辛苦。

    可惜雨太大,陈悠然去接蓝姗时,也不方便上山了。而且山上的野果说过季就过季,她最喜欢的红萢儿早已没有了踪迹,其他的野果,大部分陈悠然都不怎么感兴趣。不过话说回来,雨天蹲在灶门口,守着暖暖的灶火一边吃烤洋芋一边看雨,也不失为一种有趣的体验。

    现在就连青山寨的村民们都已经习惯了陈悠然每天都来接蓝姗。一开始只是跟蓝姗一起在镇上上学的孩子们知道,很快就传到了家长们耳中。不过人家两个姑娘玩得好,也是羡慕不来的。

    也不是没有人打过陈悠然的车的主意,虽说是两人座的摩托车,但挤一挤就能坐下三个人。陈悠然每周接送蓝姗,自然有人想蹭个车。

    可惜陈悠然面对其他人时,虽然脸上还是带着客气的笑,但那种出身良好养出的骄矜之气,就让人不怎么敢开这个口。对蓝姗说吧,她总是笑吟吟的,“车不是我的,我做不了主。” WWw.8Yue.ORG

    只是这话好对别人讲,对自家人却是不好说的。

    事情还要从上周陈悠然送蓝姗回来时说起。

    青山寨是个小寨子,人口不多,规模不大,虽然也有个小学,但老师是村里刚初中毕业不久的一个姑娘,挂了个临时教师的编制就去上课。因为她只有一个人,所以学校也只有一二年级,两个年级的语文数学都由她一个人来教。

    蓝姗小时候也是在这里上的学。因为是复式班,也就是两个年级挤在一个教室,所以上课也是一年级一节,二年级一节,一个年级上课的时候,另一个年级的学生就自习。又因为是农村,不能像镇上和城里那样全日制,所以每天上课的时间是从中午十二点开始上课到下午五点。这样孩子们早晚可以留在家里帮忙做些杂事。

    这样的师资力量,这样的教学方式,教学质量可想而知。

    但即便如此,学校也只有两个年级。三年级以上的学生,便只能到镇上去读小学。好在从三年级到六年级,加起来也有七八个孩子,每天约着一起出门,大的照看小的,倒也勉强混过来了。

    蓝姗的弟弟蓝木林,目前就在雾镇小学上五年级。

    因为中学和小学放假的时间不同,所以陈悠然接送蓝姗那么久,还没有跟这些小学生碰过面。上周头一回遇到,但她跟蓝木林也只见过一面,根本没辨认出那七八个孩子里还有他,就这么直接从他们身边疾驰而过,甚至因为雨后的路面上有些微积水,还溅了一点泥点子出去。

    她把蓝姗送回家之后也没有停留,直接回城,却不料那几个小学生没有急着赶路,反倒是不知从哪儿搬了不少尖锐的石头堵在路上。陈悠然的车才买没多久,宝贝得很,哪舍得就这么过去,只能停下来把石头搬开,结果那几个学生就站在一边哄笑,甚至还有人往摩托车上扔黄泥。

    这天晚上,蓝木林当着父母的面告状,说骑着摩托车经过都不跟他打招呼,他走回来累死了。

    于是蓝姗就被指责身为姐姐却不知道照顾弟弟。既然路上遇到了,车上有还有空,明明可以再带一个人,当然应该带上木林。就算车上坐不下,也应该是她这个做姐姐的让着弟弟。木林年纪小,身体也不怎么好,她这个结界照顾一下自然是应当的。

    如果只是指责,蓝姗也已经习惯了。

    家里的肉和鸡蛋只能给弟弟吃,过年杀了鸡两个鸡腿都是弟弟的,身为结界要照顾弟弟,明明只大三岁的她,七八岁时出门就被要求背着弟弟走路……小时候不懂,还会反抗哭闹,但是现在,她都习惯了。

    可是紧接着,他们又提出了新的要求,“你去跟你那个朋友说一下,以后星期五回来的时候,顺便捎上你弟弟。”

    这个时候,他们脸上没有陈悠然见到的那种木讷与局促,全都是身为家长的“威严”和占了便宜的“理所当然”。

    所以课间时,时常能够看到中学生们呼朋引伴地过来看东西。他们之中大部分人未必会买,或者看半天只买一两样,但店里的人气却显著地提升了。就连其他东西,也跟着火爆了一阵。

    陈悠然抽空把这个月的电表抄了,之后日子就变得悠闲起来。

    答应了“过两天回一趟家”的陈伯平,直到下一周才匆匆回来,但也只在家里待了一晚上。

    他回来的时候,三人正在吃饭。这是蓝姗第一次见到陈悠然的父亲,他生得高大英俊,人也不严肃,因为是做生意的,脸上常年带笑,眼尾有着非常明显的笑纹。无论是对陈家姐妹俩还是对她,态度都可称得上和颜悦色。

    相较于姐妹俩的别扭,陈伯平的态度就自然了许多。他在火炉边坐下来,跟他们一起吃了一顿饭,还喝了一杯酒。得知一桌子的菜竟然都是出自蓝姗之手,不免夸赞了几句,真心实意邀请她多来家里玩儿,跟自家两个孩子作伴。

    看陈悠然家的房子,就能猜到她从小是生活在什么样的环境里。贫穷与困苦,她可能从来都没有接触过,更无法想象。可真的看到了,她却能坦然接受,只看到好的方面,不去计较坏的部分。

    这样一个人,仿佛一道光照进了蓝姗的世界里,让她对“外面的世界”有了一个具体而清晰的印象,从而照见自身,明确自己以后应该要走什么样的路,过什么样的生活。

    但蓝姗抬起头来,却发现陈悠然的眼里只有纯粹的心疼与怜惜,并没有半分嫌恶。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可是当被人如此珍视和心疼时,蓝姗心里,又确确实实地冒出了一点隐约的委屈。

    原来她觉得理所当然的事,在别人那里并非如此。

    ……

    陈悠然的脸更红了,“那什么陈嫣然好像煮好饭了我过去看看时间不早好像也应该吃晚饭了!”她简直可以说得上语无伦次,一口气标点都不打地说完这句话,就跟被踩了尾巴似的蹦着跑走了。

    留下蓝姗自己站在原地,愣了一会儿,才无奈地摇摇头,继续翻地。

    热热的气息扑在手背上,蓝姗终于没忍住,用力把手收了回来。

    陈悠然反应过来自己干了什么,立刻涨红了脸,几乎是从地上跳起来。她蹲的时间不短,双腿有些麻,而且这个姿势也不太方便,加上起得又快又急,一下子没有站稳,踉跄着往前扑了两步,差点儿栽进地里。

    但是挖了两锄头,她又忍不住停下来,将手掌摊开在眼前翻看了一下。其实要说以前吃了多少苦,也太矫情了。村子里过的就是这样的日子,一代代人都是这么成长起来的,并没有谁薄待了她。

    这个人好像就是这样,当时看到她家的屋子,了解她的家庭条件时,也没有露出半点异色。好像一切本来就是这样,理所当然。

    可是蓝姗当然知道不是。

    陈悠然对这个答案充耳不闻,又说了一遍,“一定很疼了。”这回她还换上了肯定句,并且低下头,对着蓝姗的手轻轻吹了一口气,仿佛这样就能够将那些疼痛都消弭了。

阅读悠然见南山(GL)最新章节 请关注 八月小说网(www.8yue.org)

推荐阅读:《诸界末日在线》《奇迹的召唤师》《诡秘之主》《我的女友是恶女》《异界召唤之千古群雄》《牧神记》《赘婿》《全职武神逛诸天

本文网址://www.8yue.org/yue/335/335232/679369.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8yue.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