妩媚练字!

    “不能换,但能安插人啊!”妩媚再次幽幽的叹了一口气,“如果不是机缘难得,本宫怕是要后悔成了这大魏的嫡长公主了。” WWw.8Yue.ORG

    魂魄完全融合了躯体,这一世成了凡人,她也心甘情愿!

    妩媚转念一想,倒觉得这是一个机会,一个能提前与‘恩公’相遇的机会。

    水宸并不知道转瞬之间,妩媚那比比干还多了一窍的玲珑心已经转过了无数的念头。他听到妩媚说让他教她写字,那是眼睛亮闪闪地接连表示:“孤的字迹风格偏大气,很适合小妹学。小妹就此放心,哥哥定会手把手的教你写字。”

    妩媚眼睛同样闪亮亮的回道:“媚娘相信太子哥哥。”

    妩媚学写字、识字不过是一个引子,好引出自己本来就会写字的事。也是巧合,妩媚字迹和李大家的相似,只是行云流水间看起来更加潇洒惬意。

    藏书阁收藏的李大家所有字帖被打包送来后,妩媚一边临摹,一边熟练的抄写佛经。待佛经抄写完毕后,妩媚也从耗子情报大军的口中得到贾赦被‘撵’出荣国府暂时住到大佛寺的确切时间。

    妩媚带着骄傲的神色将自己抄写的佛经捧给水宸看在,只把水宸看得眼泪汪汪。

    “抄写了这么多,手一定很疼吧。”

    水宸赶紧抓住妩媚的小手,给她揉揉。末了还吐槽文帝道:“咱们父皇就是事儿精,明明你跟着哥哥识字、写字就成,还多此一举让你临摹李大家的字帖,孤承认李大家的字帖很有风骨,但小妹你又要临摹又要抄写佛经,实在是太受累了。小妹啊,就算你字迹写得宛如螃蟹爬,想来母后也不会嫌弃的。”

    要不是知道水宸没别的心思,只是心疼她多写了那么多的字,准会啐他一口。什么叫字迹写得宛如螃蟹爬,已过世的元后可能是不会嫌弃,但她嫌弃好不好…

    妩媚隐晦地翻了一记白眼,转而提醒水宸道:“太子哥哥,听说京郊的大佛教香火鼎盛,太子哥哥和父皇都说过母后生前信佛,媚娘仔细想想,不如咱们去大佛寺走一遭,亲手在佛前为母后焚经祈求来世福源如何?”

    “媚娘真是有心。”

    水宸可不知道妩媚之所以会这样说话,主要是为了卯足劲儿和她的恩公来一出唯美的初遇,因此那叫一个眼泪汪汪。当然即使水宸喜欢对妩媚的一举一动进行脑补,但对于文帝这个父皇,说话还是不怎么客气的。只听水宸感动后道:“媚娘说得不错,咱们的确该亲自去佛前为母后焚经祈福,免得每逢母后祭日,孤伤心感怀之余还要面对父皇那张不得劲儿的老脸……”

    厉害了我的哥,真是无时无刻都在挤兑着父皇…

    在心中对文帝很是幸灾乐祸一番,妩媚建议道:“哥哥,咱们出宫只是为了聊表孝心,不好大张旗鼓,不若换上便服,装成富家公子姐儿如何。如此想来也不会有那趋炎附势之辈,趁机上来谄媚。”

    水宸仔细想了一下,觉得妩媚说得是这个理,便同意了妩媚改换便服、做富家哥儿姐儿打扮的建议。

    妩媚达到目的后,自是挽着水宸的胳膊,兴致勃勃的说起两人穿什么样的便服不出众又好看。贾赦这边,却颇有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的萧瑟感!

    还未及冠、却越长越俊秀,男颜堪比古之潘安的贾赦静静地站在庭院中,很是深沉的来了一句:“最近咱们院里打杂下人懒了啊,看看野草都这么深了,居然还不打整,留着给大爷我体会芳草萋萋感啊!”

    金砖在一旁呆若木鸡,一点也没有回答贾赦的欲望。银锭、铜钱互相对视一眼,都有点无奈外加小心翼翼地道:“大爷,这不是大爷你叫粗扫婆子不整理的吗。”

    贾赦心一哽,也是想起了是自己事先这么吩咐的,不免有些恼羞成怒的道:“你俩还学会嚼舌了啊,看来大爷我去大佛寺当和尚,留你们守着东大院,是一件很正确的事。”

    银锭、铜钱连忙告罪。

    银锭道:“大爷,小的知错了,别把小的和铜钱丢下啊,出门在外,大爷身边总要留一个人伺候吧。小的比铜钱能说会道,也比铜钱勤快,带上小的准没错。”

    铜钱瞪了一眼银锭这专卖自己人的坑货,转而也道:“大爷留下银锭和小的也是好的,只是大爷出门在外不带着咱们三的其中一个,少不得夫人那边又会起了送娇俏丫头伺候大爷的心思……”

    贾赦点点头,却是没开腔附和,反而问金砖:“金砖,你怎么看。”

    金砖回答道:“大爷此次前往大佛寺,怎么也得住满一个月。带上银锭、铜钱其中一人胜过带上婆子丫鬟。”

    <li style="font-size: 12px; color: #009900;"><hr size="1" />作者有话要说:  更新o(* ̄︶ ̄*)o

    水宸抱着妩媚手把手教她写字后,不过几日的功夫,便传遍了整个皇宫。文帝听闻后,有些吃醋的表示,朕字写得更加霸气,媚娘该跟着朕学写字才对!

    媚娘坐在高高的凳子上,晃荡着两只腿儿,故意笑得娇俏的道:“父皇,媚娘是女儿家,字迹该娟秀柔美,怎么能霸气呢。霸气只能父皇有。”

    妩媚的这句马屁可让文帝整颗心都痒痒得,简直高兴、得意得不得了。

    “媚娘说得对,朕记得藏书阁收藏有李大家的字帖,她的字迹最是娟秀却又带着一股不同于寻常女子的潇洒惬意,媚娘你照着李大家的字迹临摹,是最合适不过。”

    妩媚点点头,柔声道:“父皇真好,多谢父皇。”

    妩媚任由小耗子吱吱地说一大长串儿后,才幽幽的道:“只有贾政的院子里换了下人?恩公的院子里的人没换?”

    “听老姑婆说,东大院所有仆人的卖身契都捏在殿下恩公的手上,所以贾母未能成功的将东大院里的下人给换了。”另一只灰毛耗子赶紧回答道。

    “贾二的所住的院子,除了几个内定的姨娘人选外,几乎都被换了个遍。”一只毛色灰白的耗子吱吱地说,将妩媚成了嫡长公主后,荣国贾府所发生的大小事儿全吐露出来。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不提擅长坑爹的水宸在朝堂之上是怎么和文帝争锋相对。只说水宸离开之后,妩媚便打着好看书的名义,将贴身伺候她的春语赶去书房外屋做针线,自己则躲在内室里和前来报告荣国公贾府情报的几只耗子说话。

    “太子哥哥年年为母后抄写佛经,真是孝心可嘉。媚娘也想学太子哥哥一样聊表孝心,只是人小、手无力,写的字难看不说还不怎么识字…”

    妩媚将小脸皱成一团儿,委委屈屈的道:“太子哥哥教媚娘写字吧。媚娘好歹是公主,不识字的公主也太丢太子哥哥的脸面了。”

    嫡长公主本身因为缺了魂魄,先天是个痴傻的,吃喝拉撒睡都靠人只能,又怎么可能认字、写字,妩媚本身虽说认字也写得一手好字,但她成了嫡长公主后,只能变得‘不认字、不会写字’。

    妩媚狐狸眼一眯,那脸窝上的两汪梨涡无一不说明了她的高兴。她笑得格外畅快的道,“太子哥哥十年母孝也快到了,也是时候去大佛寺走一走,本尊去给母后上几炷香,诵几段佛经,也算了了这段浅薄的母女缘分……”

    妩媚就此打定了主意,要择贾赦被‘撵’出荣国府为贾老太君打沾吃斋那一天出宫,与她心心念、决心好好宠爱这一辈子的恩公来个始于颜值的一见钟情定终身。

    依着贾母恨不得偏心到胳肢窝的差别对待,居然如此说话,而且态度听小耗子们说还挺和颜悦色的,妩媚不用脑子猜,就能猜到了贾母绝逼不怀好意,绝逼在暗搓搓的计算着什么阴谋诡计…

    不过…

    妩媚为寻找恩公游历多个世界,早就习惯了谋定而后动,要做什么事都先定下章程,找出可以造成改变的细节加以完善。因此就算打定了主意,在没有得到确定贾赦被‘撵’出荣国府的确切时间,妩媚依然云淡风轻。只除了水宸在时,偶尔不留痕迹的引导水宸对元后早逝的惆怅和怀念。

    妩媚木然了一下,“贾二是谁?不会是那假正经吧。”

    小耗子显然听过贾赦私下里嘀咕过贾政是个假正经,因此妩媚这么称呼贾政时,小耗子只是呆愣片刻,便猛地点头,吱吱的说。“就是他,就是他,贾二刻不就是一个假正经嘛,明明是他龟儿将书房摆设砸了个遍,偏偏怪起了下人毛手毛脚……”

    “殿下且放宽心,荣国府有我等盯着,万万不会让有恩于殿下的恩公出丝毫的差错。”最先开口的那只小耗子吱吱地说着,“贾母昨儿竟然和颜悦色的对殿下之恩公说话,说什么已去世的贾老太君最是疼爱他这个孙儿,让殿下之恩公最好能够在抄写佛经之余去一次京郊外久负盛名的寺庙为贾老太君吃斋祈福。俺们几个顺着下水道跑进皇宫之时,瞧着荣国公很是意动,想来殿下之恩公是无法避免出府前往京郊寺院打沾吃斋……”

阅读[红楼]恩公的画风不对!最新章节 请关注 八月小说网(www.8yue.org)

推荐阅读:《十恶临城》《我的1979》《超神机械师》《我从凡间来》《全球高武》《装甲咆哮》《太初》《绝代名师

本文网址://www.8yue.org/yue/335/335243/679385.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8yue.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