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好好学习13

    “可以么?”闵舒在向下攻去之前问了问。

    韩燚雪躺在床上微张红唇,黑亮眼眸勾缠着闵舒的目光,肩膀一动,纤细吊带滑落肩头。

    闵舒的理智早丢了,猛地把门打到最开,对着韩燚雪空空的床铺发了许久的呆,才相信韩燚雪真的已经走了。

    那个年代的小城市,路灯多半没开,自己也没长到现在这般的身高和体重。漆黑寒冷的冬夜里,一个瘦瘦小小的小女孩徒步了几公里来到另一个女孩家楼下的巷子口,傻等了半个小时,终于等到了自己“最好的朋友”。两人说说笑笑并肩而行地去了学校,只是被陪伴的那个小女孩并不知道因为她一句“上学路上好黑”的言语,另一女孩一个人走过了多少空无一人的街道,又忍受了多少刺骨的寒风,说话时掬出的笑脸又是多么用力才在被冻僵了的脸盘上摆出了表情。

    闵舒的记性并不差,之所以会把和濮妍妍的这段时光遗忘得干干净净,是因为闵舒故意想要忘掉。

    闵舒尽力调整好情绪,热情地接起了电话。杨老师可并未礼尚往来,刺耳的声音在电话那头炸开,“韩燚雪违反校规跟同学打架,麻烦你来一趟学校!” WWw.8Yue.ORG

    两个小时前,韩燚雪已经到了学校,路过女厕所时,韩燚雪听见里头传来几句恶狠狠的叫骂声。

    韩燚雪脚步一停,毫不犹豫就走了进去。想到自己要去行侠仗义,这几步路韩燚雪走得起风,仿佛电影里从一团白色干冰里出场的重要人物。韩燚雪生平最见不得欺凌弱小持强临弱的事,如今校园霸凌就发生在自己眼前,自己一定要抓住这个机会,好好踹那帮仗势欺人的混蛋东西几脚。

    然而,威风凛凛入厕的韩燚雪,看清被一众女生围殴的人是谁以后,立刻瘪了气势,一点不要面子地从两个叉着腰的女生中间挤到了她们的包围圈里,一下扑在地上,对着闭着眼睛蜷腿仰卧在地上、鼻子嘴角带血的樊星元大声啼哭起来,“星元!星元!你怎么了你!你醒醒!你醒醒!”

    樊星元痛苦地重重喘息了一声,眼睛微开,看着韩燚雪,想努力坐起来,但一动就龇牙咧嘴地捂住了胸口以下的位置。

    “是不是这帮贱女人把你打成这样的?!”韩燚雪大喊一声“啊”,当做战士准备和敌人拼刀拼枪前要喊的那一声“冲啊”,不等樊星元回答就倏地站起身,擒着自己的挎包肩带,把挎包当个流星锤一样的东西,抡起连续砸中二三个女生。

    就准度和力道来说,韩燚雪这一抡,十分满分也可以打个八分九分了。然而,就谋略来讲,却是毫无意义的一笔操作。这被砸的人虽然都倒地不起,战斗力大大削减,但个个都是小喽啰,这里头拥有领导地位的那位大姐大毫发无损,只要她再发号个施令,她们那一方依旧战斗力爆表。

    韩燚雪正要再抡出第二下的时候,一个女生凑到大姐大耳边小声说了些什么,韩燚雪那个位置,只能听见几个熟悉的名字——大高个的名字、班草的名字、班里体育特长生的名字。这几个男生都跟韩燚雪玩得不错,韩燚雪眼睛一转,估摸这人是在跟她大姐大讲述自己是谁谁,在学校里都有什么关系,以便于大姐大衡量清楚到底要不要教训自己这个冲出来砸他们场子的勇士。

    大姐大确实有些忌惮,没有报复韩燚雪,而是朝樊星元的方向啐了一口吐沫就准备带着自己的人离开。

    这不是当着自己的面侮辱自己朋友么?!这都能忍将来还有什么人愿意跟我韩燚雪做朋友。韩燚雪愤愤追上去,一把揪住大姐大的头发,向后一扯,威胁道,“给樊星元道歉,不然别怪你姑奶奶我对你们不客气!”

    那大姐大自然不是吃素的人,抬腿一勾,就把韩燚雪撂翻在地,韩燚雪摔了狗吃屎,一时站不起来,只得扑地上跟敌人打嘴仗,“你们凭什么欺负同学?!!好好的学校被你们这帮混混给搅和得乌烟瘴气!!!有本事你们就别在学校里横,去社会上横去!!!”

    大姐大敦实且压迫人的声音冒出,指着樊星元说道,“把学校搅和得乌烟瘴气的人是她。跟同性恋进一个厕所,我们不舒服。”

    韩燚雪被那三个字刺中要害,整个人忽然暴怒,刚才摔倒吃痛的点现在一处也不觉得疼了,一个人爬起来,以一对多,使出揪头发掐肉之类的招数,招招被敌人压过,没两分钟,头发也乱了,衣服扣子也掉了,鞋也印上好多脚印了,幸亏脸上无妆,不然,此时估计已经整脸流满睫毛膏和眼线笔混合出来的黑水……

    随着两人玩在一起的日子越来越多,闵舒慢慢愈发想护着濮妍妍,也愈发想独占她,两个人之间的矛盾和隔阂便从此刻产生了。

    在濮妍妍交了其他好朋友之后,闵舒终于忍受不了,笨笨拙拙羞得脸红脖子粗地跟濮妍妍说了一句“我喜欢你,你可不可以不要跟别人玩”。最终,濮妍妍的一句“你是不是跟别人学坏了”的话彻底终结了两个人的“友谊”。闵舒本就内向朋友少,和濮妍妍断了来往便一直游离在人群之外。

    年幼的闵舒在独自回想这件事时,总觉得是因为自己做错了事才导致了这一切的后果。自责感、内疚感折磨了闵舒整整一个学期加一个暑假,就快成为废人的闵舒在新学期到来之前找到了让自己振作一点的办法——逼着自己遗忘和改掉自己的错误。

    这份自我改正,闵舒做得相当不错。自濮妍妍之后至今天之前,闵舒再没有对同性生出过感情,以至于在闵舒的自我认知里,同性恋这个词汇从来没有出现过。当然,这二十几年里,闵舒也不曾爱上过哪个异性,与人疏离已经成了闵舒的习惯。

    这时,手机铃声忽然响起,把闵舒从二十多年前的回忆中拉回了现实,闵舒抹掉还挂在睫毛上的冷水,匆忙跑去接电话,来电的人闵舒专门备注过是韩燚雪的班主任杨老师。

    终于吻上了那枚红唇,闵舒起初只敢轻轻点吻,但美人近在咫尺,越是忍着只尝些边边角角心就越是痒得厉害,忍得喘气不止的时候,闵舒另一只手圈紧韩燚雪腰部,一翻身,将韩燚雪压在了身下。

    点吻变成了长吻,闵舒仍觉不够,舌尖向她唇缝勾去,一勾唇便开了,再往里伸,皓齿也开了,两舌一裹,各自湿滑完全交融。

    见闵舒醒了,韩燚雪笑得愈发灿烂,她眼下那点小痣也愈发勾人。手中捻着的发丝被她松开,发丝自然垂落,滑过了闵舒的脸颊。随后,韩燚雪把手也落在了闵舒身侧,两肘各撑在闵舒左右两侧,上半身正正悬在了闵舒上方。

    顺滑清香的几缕发丝在闵舒鼻尖扫来扫去,闵舒缓缓睁开眼睛,看到韩燚雪正半躺在自己身边,上半身被她用手肘撑了起来,好够过身用发丝细痒自己。

    太荒唐了,一切都太荒唐了。自己怎么会做这种梦?因为昨晚的电影?可是自己怎么可能会对同性……

    闵舒脑子里某根不知名的神经跳了一下,幡然想起一段自己已经遗忘了许久的往事。

    十二三岁上初中的时候,有一天雪下得也和今天差不多大,自己凌晨三点从被窝里爬出来,蹑手蹑脚走出门,生怕动静一大吵醒了家里另外三个人要招来一顿教训,更严重的是可能就没办法陪濮妍妍去上学了。

    闵舒暗自舒了口气,万幸自己今天睡过了时间,不然这一推开门,会有什么后果,自己都不敢想象。

    理智虽然恢复了,但闵舒浑身上下仍然热得如同站在火堆里被烧着一样。闵舒做了个有些出格的决定,走进浴室,脱了衣服,把混水阀转到最冷的一侧,打开开关,让冷水穿过暴露在冰天雪地之中的自来水管,哗啦一下把自己从头到脚浇了一遍。

    手中床单汗湿,闵舒这才真正醒了过来。墙上的圆形时钟啪嗒啪嗒走着,震得闵舒的心也蹬蹬蹬地强烈鼓动。刚才的不过是场一抓就空的春梦而已,闵舒心口无尽空虚,直想找到梦里的人把心里的窟窿填满,翻身下床,光着脚就跑去找韩燚雪。

    然而,韩燚雪卧室门半开着,一张粉红色的心形便签纸贴在门上显眼的位置,一行可爱的小字写在上面:我去上课喽,你多睡一会吧。

    冷水刚洒到头顶,闵舒就被激得心脏近乎骤停,但好歹体温降下去了。站在淋浴喷头下,闵舒不断地深呼吸,脑中韩燚雪满面潮红的迷离模样终于消失。闵舒关掉水龙头,瘫软地向背后的墙上靠去。

    韩燚雪慢慢俯身,直到两人鼻尖快碰上的时候才停下,卷翘的睫毛眨了几下,韩燚雪把手掌贴近闵舒脸颊,伸出食指抚在她脸上,轻柔滑动。红唇弹开,沙软的声音从口中流出,“你想要我么?”

    闵舒早已血脉喷张,五指大开从韩燚雪用来撩动自己心弦的秀发间穿过,包住她后脑,用力压向自己。

    闵舒痴邪一笑,咬着右下唇,狂风暴雨般占有了韩燚雪全部……

阅读易弯品,禁撩gl最新章节 请关注 八月小说网(www.8yue.org)

推荐阅读:《包租婆的爱情》《动漫世界的大阴阳师》《[综]肝败下风!》《海贼王之天赋重置系统》《穿成万人唾弃的金丝雀》《重生豪门:权少宠妻太凶猛》《都市之国术大宗师》《抗战之少年元帅

本文网址://www.8yue.org/yue/335/335248/679408.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8yue.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