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倪茜茜便托着下巴看他闹。

    夜还未深的时候有人来敲门,倪茜茜晃了下脑袋,看到了窗户外的梁子邺。

    倪茜茜感觉眼前这个男生简直就像个天使:“有热水已经够不错了,真是非常感谢你。”工厂里平时都直接喝冷水的,烧开的水一般只是用来泡面吃,毕竟火系异能有限,得节约使用。

    倪茜茜如鲠在喉。

    她站到窗旁,推开窗露出半张脸来,一脸警惕地看着他:“大晚上的有事吗?” WWw.8Yue.ORG

    倪茜茜双手合十,一脸认真地看向他:“你的好意我心领了,但是我真的真的不用你操心。”

    夏姓男:“……你什么都不懂。”他深深地看了她一眼,双眼黑黑沉沉的,像是凝聚了一场袭城卷地的暴风雨。

    他张开口,像是想说什么,隔了良久,对上了倪茜茜的眸子后,最终还是什么都没说便闭上了嘴巴。

    随后留下了一个缓慢离开的背影,消沉得像个失意诗人。

    秋风萧瑟,寒月凄清。倪茜茜收回视线,垂头丧气地抖了抖脑袋,很想把自己掐一掐。

    不过很快,她的注意力便被陶哈哈吸引了去。这会儿已经是后半夜了,前半夜还乖乖自娱自乐自言自语的陶哈哈在梁子邺离开后没多久就开始犯馋。

    他表达馋意的方式很简单,拽拽倪茜茜的衣角,然后四脚朝天躺床上伸手拍拍自己的小肚子,基本就能让倪茜茜明白自己的想法了。

    倪茜茜皱眉一脸冷若冰霜地拒绝他:“不可以。”

    小宝宝无辜仰脸,大眼眨啊眨,蝶翼般的眼睫扑闪扑闪。

    倪茜茜给他比手势,在空中花了个大叉后一字一顿地道:“不,可,以!”

    小宝宝撅起嘴巴,漂亮的黑瞳里出现了清晰的泪水。

    泪水一点点凝聚,而后汇作豆般大,悬挂在眼眶下。

    倪茜茜长叹一声,举白旗投降,非常儿奴地抱着陶哈哈出了门卫室,她轻车熟路地来到工厂后墙隐蔽处,刚准备翻墙,便听到了些不好的声音。

    挣扎声,咒骂声,尖叫声,还有衣服布料的摩擦声。

    她的心脏咯噔了一下。

    顺着声音源头望了过去,看见两颗粗壮的树之间正纠缠着两个人影。

    男的衣衫整齐。

    女的却衣衫凌乱,她躺在地上,上半身的衣服被扯了个稀巴烂,胸前大片白皙的皮肤裸露在了空气中。大概是因为挣扎得够剧烈,下身的衣服还幸存。

    她哭得凄惨,声音哽哽咽咽,却没有放弃抵抗。可能是因为求生意志太强,在男女力气的悬殊下也没有显得太弱势,拼死扭着身体,不停用手推搡着身上的男人。

    这男子很显然是第一次干这种事,动作并不娴熟,间或还要扭头看看周围,像是生怕会被人看见。

    他伸手,开始扒女生的裤子。

    女生瞪大眼睛,眼里因为恐惧而快速分泌泪水,她一边哭喊一边摇头往后移。伸手摸了块坚硬的石头,想也不想便往男子身上砸,准头不太好没有砸到脑袋,只擦过了男子的头发。

    那男子却因此被激怒了,他朝地上重重呸了口,伸手快速而狠厉地甩了地上女子一巴掌。

    女生被这一巴掌抽得耳鸣目眩。

    男子站起身来,她偏头望过去,恰好见到他弯腰搬了块足有两个成年人手掌那么大的石块回到了自己眼前。

    “喜欢砸是吧?本来还想跟你玩点有趣的,既然这样就别怪我不客气了。”他舔了舔唇,身体微躬,双手托着石头举过头脑,眼里露出了残忍而下流的笑意,刚扯长了唇线准备将石头砸下去,身体便……

    受到了重重的一击。

    是一根尖锐的利器,将他的身体捅了个对穿,而这一整个过程,几乎没有半秒钟的犹豫。

    男子低头,看见了自己胸前的武器尖端,清楚地感受到身体处冰凉的触感。

    倪茜茜松开手,后退了两步,身体有些脱力。

    在梁子邺倒下地那一瞬间,她看了一眼陶织雅头上的数据框。感激值:100。

    电子音:“恭喜女主人获得陶织雅的精神体一枚,恭喜女主人的异能提升到B级,新精神体携带者即将出现。”

    她来不及去试异能,因为躺在地上的那个年轻大男孩此刻已经吸收了她全部的注意力。

    就在刚刚,他被她杀了。就在刚刚,他一脸疯狂地欺辱着一个柔弱姑娘。

    就在不久前,他递给了她一杯热水。就在不久前,他曾躲在漆黑的楼道里偷偷哭泣。

    倪茜茜无论如何都没有想到,出现在这个地方,做出这种事的人,会是这个温柔善良的大男孩。

    陶织雅怔怔望着她,几秒钟后突然放声大哭。

    倪茜茜将自己身上的大衣解下来披到她身上。陶织雅伸手抱住她,将头埋到她怀里。

    她的身子剧烈地颤抖着,哭到最后似乎是连声音都要发不出,只大口大口喘着气,好似一条缺了水的鱼。

    倪茜茜只得柔声安慰她:“乖……没事了,不要怕。”

    陶织雅的脸上全是泪水,小巧的脸蛋上全是劫后余生的后怕:“他……他给我喝了一杯水,等我醒来后就在这里了,倪姐姐……我好怕。”

    陶哈哈在倪茜茜怀里抬头好奇地看着哭泣的女生,看了会儿后笑容灿烂地将脸蛋凑上去,张口开始啃陶织雅脸上的泪水。

    倪茜茜变出来的那把剑还在梁子邺胸口插着。

    她扶着陶织雅站起身,路过梁子邺的时候连看都没看他一眼,便跨过他离开了。

    梁子邺还剩下一口气,见状掀开沉重的眼皮,哑声道:“你就没什么想说的吗,你以为这样就算杀了我吗?等我能起来……”

    他的声音被风吹散。

    回到门卫室,倪茜茜柔声哄了好久才将陶织雅的心情安抚下来。但是等她想抽身离开的时候,却发现她死死攥着她的衣角,不让她离开。

    陶织雅本来就是个软性格姑娘,经了这一遭后便变得更软了,眼里满满的都是惧怕,像极了受惊的兔子。

    倪茜茜忍不住摸了摸她的发顶:“乖,不要怕了,我在这里陪着你呢。”想了想,她又道,“不过我得先把麻烦处理掉,你在这里等我,我马上就回来好吗?”

    她将陶哈哈留在房间里陪陶织雅,出门前仔细将门锁好,才回到了后墙。

    梁子邺已经自己挪到树旁靠着了,月色下不难看出,地上树上全是他留下来的血。

    如他所说,她刚刚根本没有捅到他的致命处,按照流传着的那种“异能者恢复能力极强”的说法来看,他完全可以在一定时间里自愈。

    但是脑袋热过了,仇也结下了,倪茜茜怎么可能让他活着度过这个夜晚呢。

    见她回来,梁子邺闭上眼睛,露出了抹嘲讽的笑容。

    “我知道你想问什么,可是我什么都不会告诉你。”

    倪茜茜看了眼他,从地上捡起块树枝来:“我想问什么?”

    梁子邺笑了,笑着笑着咳出口血来:“为什么要欺负陶织雅,为什么要骗人,为什么要装好人。你想问的,无非是这些罢了。”他睁眼,唇角微微上扬,“可惜我这辈子都不会告诉你。”

    倪茜茜摇头:“你想太多了,我回来不是问你问题的,是来杀人的。”

    “杀人?别开玩笑了,你以为你杀了我别人不会发现吗,你要敢杀刚刚就该杀了,何必等到现在。”

    倪茜茜越看他越觉得心底发凉。

    “你在想什么,我一点也不好奇,然而我到底敢不敢杀你,你恐怕到死才能知道吧。”

    树枝在她手中缓慢变形,她催动了一会儿,便感觉到此刻自己体内的异能充沛到惊人。倪茜茜眼里闪过一抹讶异,在梁子邺直勾勾的注视下将手里的树枝扔掉。

    梁子邺的笑容大了点:“看吧,你就……”

    话未说完,面前虚空突地出现了一根锃亮冰凉的针。

    风驰电掣,带起的劲风似要将空气割破,几乎没等他反应,细针便穿过了他的喉咙,从他后颈处射出,进入空气后很快便消失在了月色里。

    针是消失了,它存在过的痕迹却怎么也擦不去。

    细血喷泉般从喉咙处喷出,而血的主人早在前一秒便没了呼吸。

    倪茜茜完全没有杀了人的自觉,她松了口气,费力将尸体扔出去,丢到了丧尸群中。还有余温的尸体很快便被丧尸们分咬了。

    她没去处理现场。树上、地上的血迹太多,压根洗不净。更重要的是,末世里人命比土还贱。

    第二日里工厂便忙着收拾东西离开了,在场这么多人,甚至没有一个人注意到有一个人消失了。

    只有陶织雅忘不了,她一直跟在倪茜茜身边,脸上仍残留着昨日留下来的惶恐。

    最后的道别仪式很简单,众人挤在大厅里,随便说了几句告别话,便可以各奔东西了。

    却没想到,到这里并没有结束。

    道别仪式进行到了一半,大厅前方突然传来了一声凄惨的尖叫!

    有人喊道:“她变丧尸了!”

    变丧尸的是个文弱的女人,也是外来者之一,她不知是什么时候被丧尸咬了,竟然到这时候突然尸化,飞身扑向了离她最近的一个男人。

    大厅前方闹哄哄的,而倪茜茜的注意力却不在前面。

    她一瞥眼,无意中瞥到了夏姓男二,他正站在角落里死死盯着她。

    再低头,倪茜茜便发现怀里的宝宝正在挣扎。

    他的情况很不对劲,倪茜茜能感受到他体内能量的疯狂波动。下一瞬,为了挣脱出去,他的身体倏地一下出现在了几米外。

    他竟在众目睽睽下用了空间跳跃。

    <li style="font-size: 12px; color: #009900;"><hr size="1" />作者有话要说:  呜呜呜我要哭了,除了加油撒花按爪第一第二第三催更以外,你们一定还可以让我看到其他的评论的对不对对不对!

    夏姓男望着她,情不自禁朝窗边靠近了几步:“我白天说的话,都是认真的。”

    倪茜茜:“??”

    夏姓男:“我说让你跟我走,是认真的,没有开玩笑,虽然当时的确有赌气成分在,可是我……是认真想要照顾你的。”

    倪茜茜点头:“好吧,谢谢了,不过我自己能照顾好自己。”

    夏姓男有些着急了:“你在开什么玩笑,你不知道现在有多危险,你还……”他的声音哽了一下,视线飘向窗内,隔了两秒钟后继续道,“你还带着个孩子。”

    更何况,这群人只是在这里休整一夜,第二日便会离开,没必要顾虑太多。

    夜里,倪茜茜照旧去了门卫室里守夜,陶哈哈一到了夜里便又开始激/情爬床,从床头爬到床位,爬累了朝她傻笑两下再扭过屁股继续由床尾爬到床头。

    不过这人倒真的挺听话,她不让靠近他当真便站在原地没有跟上来。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第十二章

    这一回是白天那个悲剧男二夏姓男,他满腹心事地站在窗外,却没出声也没敲门,只直勾勾地对房里面看着。

    倪茜茜看到他的时候差点没吓出声来。

    见她受了惊吓,夏姓男更无措了,他慌乱地后退两步,一脸的自责,却固执地站在门外没有离开。

    梁子邺送完热水后便离开了,倪茜茜将杯子放回桌上。

    今天夜里陶哈哈没有特别馋,她决定断了他这日的食物,不过什么东西,进食太过都不会是好事。

    倪茜茜受宠若惊地接过杯子,热乎乎的杯子很快便将她的手心烫暖。

    梁子邺有些遗憾地道:“火是找向寄南借呢,可惜翻遍了那些办公室也没找到茶叶,不然就可以让你喝热茶暖暖身子了。”

    也幸好她这夜没乱跑,梁子邺走后没多久,便来了另外一个人。

    倪茜茜心虚极了:她担心这个身体曾欠过风流。拐弯时便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见他孤零零站在远处,失落地站着,像极了个伤心的孩子,忙硬掐了一把自己的手心。

    斩不断,理还乱,不能心软不能心软。

    开门后梁子邺递了个冒着热气的杯子来,笑得腼腆:“给你的。”

阅读我在末世带球跑最新章节 请关注 八月小说网(www.8yue.org)

推荐阅读:《史上最强赘婿》《尘骨》《还看今朝》《覆汉》《未来天王》《一品修仙》《赘婿》《开天录

本文网址://www.8yue.org/yue/335/335257/679414.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8yue.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