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1 章

    沈京不满,又从河边拉回了正洗衣的阿姐,义正言辞表达自己的愤慨。

    沈慈低着头,静静听完了弟弟的指责,勉强挤出了一个微笑:“母亲说得没错,这是大人的事情,你是小孩子你不懂,母亲是有苦衷的。”

    沈京感到不能理解。

    沈慈走到沈京房门之外,左右踱了两步,终是停在了正门口,轻轻敲了两声房门。

    嘹亮的朗诵声默了一默,不过片刻,又响了起来,比之刚才更加高亢,足可见里面这人是如何的不满与生气,直到现在还是较着劲。

    生平第一次,沈慈认识到,弟弟不是那个跟在自己身后寻求保护的孩子了。他敢于表达自己的意见,甚至比自己更懂事更勇敢,更像……父亲的孩子。

    她沮丧地低下了头,掩盖住对自己的失望之情,一直站到天际透白,屋内的灯烛熄灭,主人起身伸懒腰,接着躺到床上歇息,她才又静静地回到房内。

    ……

    再次醒来后,天已大亮,旁边的被窝一片凉意,仿佛从未有人睡在此处,母亲早已起身。

    沈慈起床后,帮着母亲洗菜做饭,母女二人仍旧互相沉默着,连片刻眼神交汇也无。

    吃完饭后,母亲回房小憩,沈慈站在房门口看了看,接着神色平静地出了大门。

    她的目的地是几条街外的天瑞书馆。

    就在昨夜,她趁着失眠的劲儿,仔细理会了自己的心绪。许尤于她,有救命之恩,宽容之义,她在他身上看见了自己原本应当拥有的生活,故而向往,生出了亲近的心情。这是人之常情,如果她放平心绪,不久后这种情绪定会渐渐消散。而对于身份泄露的担忧,其实最危险的地方反而是最安全的地方,若为恶人所知,定然引发风波,可许尤必不是这样的人,哪怕知道,也定会隐瞒,他救了她,她还恶意揣测他,实属不该。

    隔壁街就是天瑞书馆所在地了,沈慈一路疾行,只盼着今日书馆有课,可以第一时间见到许尤,为前些日子的不恭与怠慢道歉。

    正要转过街角之时,她借着余光似乎瞧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她快行两步,很快绕过街角,又迅速折回,正与匆匆而行的沈京撞上。

    沈京嘿嘿讪笑了两声,摸了摸脑袋,双眼放光:“阿姐,我就知道,你一定不会让我失望的!”

    沈慈轻轻叹了口气,将碗筷放在门口,转身离开了。

    ……

    深夜,沈慈从睡梦中醒来,侧身听着母亲的鼻息,沉稳而舒缓,她等了片刻,见她着实睡得安稳后,才轻手轻脚地起身,披上外衣,走到了门外。

    少女的长发在凉月下乌黑发亮,柔顺如瀑。背影看上去显得静谧而安然,走到近前才会发现她的眼中略有忧色,薄唇轻轻抿起,有些无助,又有些懊恼。

    沈慈看着门口依旧如原样摆设的碗筷,竟是一口都没动,才知道弟弟果真不曾踏出大门半步。而深夜中,这间屋子的灯烛依旧亮着,虽然听不见白日曾有的朗朗的读书之声,却依稀可以瞥见灯烛前晃动的背影,偶尔灯烛摇曳,还可听见轻轻的书页翻动之声,在这静夜的空中,划拉出一条口子,直透透地击入她的内心。

    这是沈家人无比骄傲的事情,沈京自小听得耳生茧,只觉得父亲的胆量与他清俊秀雅的外表颇不相似,一时间更是佩服得五体投地。因此,即使是身陷他乡,生活艰难,沈京也从未放弃过读书,更是身体力行地做善事,比如时常帮助邻家大婶挑水,以图向父亲看齐。

    故沈京那日知道了母亲和阿姐将许尤拒之门外之后,震惊不已,仿佛往日父母的训导被推翻得一干二净!他忿忿不平地找了母亲,说明如此对待救命恩人绝不是沈家人所为,不想一向慈眉善目的母亲却沉了脸色,一言不发,最后将他赶了出去,让他别过问大人的事情。

    这一点,多亏了孙氏与沈慈担起了重责,无微不至地照顾着他,尽可能不让他吃一丁点苦。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沈京跟着母亲和姐姐流落到这桥林县时,还不到六岁,对于过往,只存有模模糊糊的记忆,就连逃难过程中的艰难险阻,他也记不得几分,仿佛一夕之间就这么到了桥林,紧接着,就安置了下来。

    秦大勇夫妇不知背后发生了何事,第一次见沈家母女如此严肃,眼神中有些忧愁又有些愧疚,一时间连劝慰都不知如何开口,加之自觉嘴笨,更是不敢多说话,最后只能挑了饭菜出来,要给闷在屋里的沈京送去。

    沈慈放下碗筷说道:“我去吧。” WWw.8Yue.ORG

    秦大勇忙将饭菜递给她。

    “我对你们太失望了!”

    他怒气冲冲地说完这句话,转身进了房门,“砰”地一声,似是在发泄心中的不满。他将自己关在房内,埋头苦读,竟连饭也不出来吃。

    沈京左磨右缠,总算从沈慈口中得知冷淡对待许尤的缘由——竟是怕与官家人走得太近,泄露了身份,为父亲、为自己招来祸事,一时间更是不满至极。

    他还认为是什么事,竟是这事!若说起来,他之前还曾动过念头,想从许尤口中得到些益阳侯那边的情况,尤其是父亲如今的状况,他们平头小百姓不清楚,许尤总能有几分了解,没想到母亲和姐姐竟然如此胆小。

    这顿晚饭,吃得无比沉默,空气骤然凝固,母女二人各怀心事。

    对于过去的记忆虽不算多,但不该忘记的,沈京却记得无比牢固,比如他本叫沈景佑,父亲叫沈玉汝,当年分别的时候还是益阳侯麾下的一员大将,再比如,沈家家风谨素,对于子孙教养极严,在父亲发迹之前,虽家世清贫,但宗族之内,子弟好学,乐善好施,是乡里称羡的人家。

    就说父亲沈玉汝的发迹,也正与他的正直与善良有关。那年,益阳侯也只是个血气方刚的年轻小伙,行军到了承德郡的小县城里。他的伯父是庶子,在老益阳侯死后,一直对爵位虎视眈眈,趁小县城人少地偏,安排了人手,想要一击结束侄儿的性命,夺了爵位!益阳侯身负重伤,幸得沈玉汝冒着生命危险相救及藏匿,才有了喘息之机。之后益阳侯派人送来玉帛致谢,再邀了他父亲前往清平城,沈家这才走上了发达的道路。

    沈京不解:“对就是对,错就是错,人家对我们有恩,我们反倒对人黑脸,如此冷冰冰对待恩人,就算有苦衷,也不过是托词而已。阿姐,母亲年纪大了,凡事求稳,怎么连你也跟着一起糊涂?”

阅读重生世家贵妻最新章节 请关注 八月小说网(www.8yue.org)

推荐阅读:《三寸人间》《我真不是神仙》《美食供应商》《杨小落的便宜奶爸》《重生似水青春》《灵气逼人》《大道朝天》《以罪之铭

本文网址://www.8yue.org/yue/335/335264/679437.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8yue.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