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望

    哈利觉得这次自己很难赞同老校长的话——哪怕真相大白了,也改变不了他父母因朋友背叛而死的事实。

    “我不明白,先生。”小巫师低声道。

    齐木不由回想今天的经历——他见识了飞路旅行,魔法小镇还有魔法学校,这一切都很神奇,比文字描述更让他印象深刻。

    但齐木从老校长那里听到了“劲敌”这个说法,自然能从那些陈年旧事里看出点什么。

    邓布利多取出冥想盆,邀请齐木看了当年的那个预言,并讲述了伏地魔听到前半部分后的行为。

    他向齐木转述了马人费伦泽的话。

    “我做了一些调查,”老校长朝齐木眨眼,见少年没有get到“黑历史”被人知道了也不多言,继续道,“然后去了一趟魔法部的神秘事务司。” WWw.8Yue.ORG

    “那里有个大厅,魔法界所有真正的预言都在其中被严密保存,我一个人偷偷潜入——哦,希望他们原谅一个老人不得已的违法行为——然后发现,储存那个预言的预言球碎了。”

    “要知道,一个预言球只有它记录的预言涉及到的人才能碰触,而那两人显然都没有像我一样造访过。”

    “冥冥中有什么我不了解的力量造成了这个事实。”邓布利多看向齐木——

    “就像你的到来一样,我的孩子。”

    齐木沉思片刻,认真地问:[我能做些什么?]

    “你已经在做了,比如照顾哈利、听我谈论这些与你无关的事。”

    “我总以为,人们不应该太把预言当回事——并不是它不值得相信,而是真正使它有意义的永远是人们的选择。”

    邓布利多见齐木一副不明所以的表情(难为他能看出来),继续道:“马人的预言里提到了你会改变魔法界的未来,但这并不意味着你就必须这么去做。”

    “是你自己选择了成为哈利的‘表哥’,选择了为原本不相干的人自找麻烦。”

    【“自找麻烦”?】

    齐木反思了一下,震惊地发现自己竟然无法反驳这个形容。

    【这不可能,我不是圣父。】

    少年“有理有据”地反驳:[也许我只是好奇心旺盛想听个故事,并不打算去“改变”。] 完全忘了之前还在问“能做什么”。

    邓布利多指了指被重新装到袋子里的彼得:“我猜想这个已经是一个很大的改变了。你会提醒我不是出于对哈利的担心吗?”

    【不,那个只是为了揶揄你。】▼_▼

    但齐木也不得不承认,自己现在的确没办法对“表弟”袖手旁观。

    【这只是由于能力的原因。】少年给自己找到了合理的解释,【因为要“实现愿望”,“异世界”的事也不是“与我无关”。】

    于是齐木向邓布利多仔细描述起了他要找的那张卡片——和刚才听到的沉重话题相比,“楠雄A梦”的尴尬实在不算什么了。

    “这么说,你认为是那张卡片的原因?”

    邓布利多一下就想通了少年的小心思,不觉莞尔,却顺着他的话应和道:“一个愿望吗?那还真希望你的卡片选择了我。”

    齐木若有所感:[你翻过自己的抽屉了吗?]

    邓布利多表示之前还没来的及。

    两人就在校长室中找了起来。

    邓布利多先是用了飞来咒,无果,然后又一挥魔杖打开了书桌抽屉——当然也没有,要是真的在这些严密保护的抽屉中,念写出来的画面恐怕就是完全漆黑一片了。

    直到打开书架上的一个抽屉,齐木才看到了那张卡片。

    依旧是纯白色的长方形,上面有着黑色的“Ψ你的愿望将被实现Ψ”字样——与之前的黝黑小哥描述的一般无二。

    邓布利多伸手将它拿了出来。

    齐木正拿不准对方能不能看懂上面的字,老校长已经呢喃出声:“Your wish willachieved……”

    【看来上面的文字跟心灵感应能力一样。】

    “哦嗬嗬,真的什么愿望都能实现吗?”

    邓布利多笑眯眯地说道:“蜂蜜公爵每月限量提供的飞贼巧克力球怎么样?我总是没时间去抢……”

    【。。。】

    [你可以许愿试试。]▼_▼#

    然后老校长就全程顶着齐木的死鱼眼,“激活”了卡片,说出了愿望——

    请齐木一年之内提供必要的帮助。

    [……这样真的可以吗?]齐木惊讶。

    邓布利多的愿望完全没有提到什么“消灭伏地魔”,还有“必要的”岂不是代表只要他不认可,完全可以什么也不干待满一年就走人,甚至随便“帮助”一下直接走人。

    这张卡片他虽然不能完全控制,但到底是他的能力——起码得说清楚些才有可能约束到他吧。

    老校长却十分肯定地点头:“足够了,我的孩子。”

    “从伏地魔开始大规模地行动,到他被哈利阻止一共经历了十年。期间有无数优秀的巫师想要打败他,却始终无功而返甚至丢了性命。”

    “我到今天还是不能确定,他是依靠哪种手段逃脱了死亡,也就不知道要花上多久才能彻底战胜他。”

    “难道我要让你被留上十年?看着‘表弟’成家生子吗?”邓布利多打趣道。

    接着他又乐观地表示:“再微小的改变都能够导向完全不同的结果,一年足够我们做很多事情啦。甚至也许根本用不了那么久。”

    “楠雄A梦”最终接受了他的“愿望”。

    然后十分敬业地,立刻进入了许愿机的角色,准备用“丰富的从业经验”找一找伏地魔的所在地。

    在邓布利多提供了目标的全名和“近照”后,齐木开始了念写。

    他已经做好了发动时间x2的准备,但没想到那远远不够。

    他的能力好像正在一层层地穿透着什么——就好像平日里的透视一样——迟迟无法触达目标。

    好在齐木现在对于集中精神已经得心应手了很多,也没有外在打扰——老校长施展隔音咒把画像和福克斯都罩在了外面。

    【终于成功了。】

    只是图像的中心,并不是老校长给他看的那团黑烟,而是、一只老鼠?

    -_-|||

    他刚才并没有走神乱想,那么……

    [这是伏地魔的“阿尼玛格斯”?]齐木问邓布利多。【所以食死徒是有统一规定吗?】

    “哦,当然不,我的孩子。”老校长接过图片仔细打量,“虽然我不知道他的动物形态是什么,但是没有肉体显然是不能变形的。”

    “这应该是附身。”

    [附在老鼠身上?]齐木表示对“史上最危险的黑巫师”的这波操作感到十分不解。

    邓布利多点头:“我想有两种可能,一是伏地魔现在十分虚弱,只能控制一些小型动物,二是他行动受限,遇不到更好的选择——又或二者皆有。”

    齐木深感意外,这样岂不是他们现在赶过去,就能万事大吉了?【认真的?一年?】

    就算不知道确切地点,他也可以带着老校长瞬移。

    邓布利多却道:“不,实际上我能猜到这是哪里。”

    “之前我探查阿尔巴尼亚的森林时,就发现了一些异样,现在看来那里的确有伏地魔早就布置下的手段,所以他才在每次被削弱后回到那个地方。”

    “但在确定他‘不死’的原因之前,贸然行动没有意义。”

    [蹲守“刷新点”也不行吗?]

    理解了这个新名词后,老校长失笑,摇头道:“且不说这么做会不会有效,光是‘瞬移’过去就不可行。”

    邓布利多表示自己很有可能会被针对巫师的手段拦下,而他绝不能放任齐木独自冒险。

    “孩子,我知道你很强大,但你并不了解巫师的战斗方式。”

    齐木点头表示认可,他并不是个鲁莽心急的人。

    只是既然不能行动,他们现在还能做些什么?

    “不用着急,我想我们很快就会有一个抓住对方马脚的机会。”

    齐木明白过来,邓布利多指的是多比。[去找那个小精灵吗?]

    老校长再次否决。

    “潜入一个古老的巫师家族也许比直面现在的伏地魔还要危险。”

    “而且多比所言是‘在霍格沃茨会发生恐怖事件’,无论是人还是物,总是要借着开学这个契机潜入——现在可能根本还没展开,只凭借一个受约束的家养小精灵,来指证什么或者调查什么都不太现实。”

    随后两人商定了齐木在魔法界今后的安排——身份依旧是“外国巫师表哥”,开学后作为留学生继续跟在哈利身边。

    至于开学前的这段时间,老校长表示欢迎他“来霍格沃茨参观”,与他“聊聊天”,在图书馆看看书。

    “当然,我想你也需要逛一逛魔法界,我这里可是有一位合适的向导。”

    齐木瞬间想到:[斯内普教授?]

    虽然那位男巫看上去就不像是个热情好客的、一般意义上的好向导。▼_▼

    “哦,看来西弗勒斯给你留下了很深的印象。”邓布利多笑眯眯地说道,“不错,他就是我说的人,我想你也猜到是为什么了吧?”

    [因为他也会那种可以屏蔽心灵感应的法术?]

    邓布利多颔首:“是的——大脑封闭术,西弗勒斯是当之无愧的大师,同时也是个谨慎的人。但我并没有告诉他你的小秘密,甚至还拜托他替我观察你的能力——希望你不要介意——我想他对我们都是合适的人选。”

    是的,老校长认为斯内普“合适”。

    大脑封闭术是“主动技能”,哪怕被教授练到了如同被动技能的程度,但也比不上齐木的“真·被动技能”,平日里不设防的心声还是会传达出去;但斯内普的“特殊职业生涯”又使他在想到真正隐秘的事情时,大脑不会不设防——哪怕周围没有人。

    这显然会使超能力少年更有安全感、同时更自在。

    齐木虽然不是完全清楚里面的弯弯绕,但也大概明白了邓布利多的意思。

    老校长需要更了解他的能力,但也想向他表明这不是出于防备。

    于是一方面找个人继续观察自己,一方面又没有告诉这个人自己最该防备的能力。

    对于邓布利多这种把阴谋变阳谋的行为——

    齐木表示自己不但不介意,甚至十分同情斯内普。▼_▼

    只是他觉得邓布利多对他未免也太放心了。

    面对突然出现、能力不明的他,就算是有预言在前,也不该在许愿时都不好好利用吧?

    就连那个马人都说了“要警惕”不是吗?

    听到他的疑问,老校长又笑了:

    “我不是因为相信预言才相信你。”

    “我是用自己的眼睛看到了你,然后才选择去相信预言。”

    <li style="font-size: 12px; color: #009900;"><hr size="1" />作者有话要说:  嗯,这下彻底没存稿啦~

    开始周更,写多少更多少,希望不会连一章都码不完……

    宝宝们下周五见^3^~

    齐木感到不可思议。

    [预言中的未来是不可更改的吗?]他自己也有“预知”的能力,可以帮他预防灾难的发生——这跟刚刚听到的可不太一样。

    老校长先是点头:“魔法界的预言总是这么狡诈,它出现的目的永远不是为了带给人们警示,反而往往将人引入其中——当伏地魔选择按照它的诱导行动,它就成了必将实现的未来。”

    “所以我也必须在十多年前就做好选择,让一个孩子去送死,又或者训练他最终成为一个、凶手”老巫师喃喃道,“——我其实别无选择。”

    “但是,”邓布利多将情绪从往事中抽离,“就在几天前我得到了一个新预言。”

    将小猫头鹰交到罗恩手里后,老校长又转头看向心情低落的哈利。

    “哈利,还记得我之前说过的吧?这并不算坏事,甚至可以说是一件好事。”

    邓布利多首先向韦斯莱父子开口解释“一个食死徒在韦斯莱家躲了十多年”这件事宣扬出去不好,而“我们的部长先生有些‘交游广阔’”。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魔法部长和斯内普教授走后,校长室的气氛略微轻松了些,却也没好太多,毕竟大家刚刚都经受了一番冲击。

    他接着道:“我想你的第一个疑问就是伏地魔为什么要去杀哈利,是吗?”

    齐木点头。

    巫师界的大众只知道神秘人在试图杀害哈利时不知为何失败了,几乎没有人知道那天晚上伏地魔的目标一开始就是哈利。

    但他知道老校长真正想问的不是这些,而是“伏地魔”和哈利的事情。

    他的确打探到了一些众所周知的往事,刚刚还听了些秘辛——却更加迷惑。

    ————————————————

    “齐木,我的孩子,你对对魔法界的了解怎样了。”邓布利多让麦格送走哈利3人,单独留下了齐木。

    对此邓布利多表示理解:“我想你知道的已经比很多巫师都多了——就比如说人们现在还以为伏地魔已经彻底消失了。”

    父子俩完全没意识到这点,更没察觉到邓布利多之前的用心,此刻听了老校长的解释恍然大悟,感激之余保证以后绝不多言。

    接着邓布利多拿出了一只鸟笼:“不管怎样,罗恩,我害你失去了你的宠物。也许你愿意收下这个作为补偿?”

    “因为小天狼星布莱克——是你的教父。”

阅读[综]楠雄A梦,拜托了!最新章节 请关注 八月小说网(www.8yue.org)

推荐阅读:《乌云遇皎月》《青叶灵异事务所》《帝师》《上品寒士》《超级兵王》《重生之大涅磐》《我真的只是一颗许愿树》《妹妹养成计划

本文网址://www.8yue.org/yue/335/335268/679442.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8yue.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