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 章

    祝惜还未歇息片刻,门外有一道轻柔女音,她听着耳熟,打开门一看正是在正院里请他们去正堂的姑娘,她怀里抱着一床被子,祝惜愣了一下要从她手里接过来。

    “多谢姑娘。”

    “多谢佟姑娘关照。” WWw.8Yue.ORG

    她正发呆,一个小丫头端着托盘来了:“奴婢来给祝姑娘送饭。”

    “我就是。”

    小丫头走后,果然有厨房的仆妇抬着一桶热水送到房里,祝惜客客气气的送走她们,说好明日来将木桶搬走,而后将大门关上,而后用洗脸的木盘舀出来一盆清水洗了头发,再脱掉衣裳坐进浴桶里洗去一身的灰尘。

    幸好,她在客栈洗过澡,此时身上并不怎么脏。

    祝惜泡在热水里,思绪飞的很远,中心思想只有一个她穿越也忒苦逼了吧?比起这样的穿越,她宁愿被老妈扔去警察学院,宁肯被打的鼻青脸肿也要留在现代社会。

    可是,现在谁能告诉她还能不能回去?她低头把脸埋在水里,瘦弱的肩膀不停地抽动。

    ……

    佟兰向李冀昶禀报过祝惜的状况,他脑海里还残存祝惜那惨不忍睹的模样,同样在思考一个问题,就这样给司马颢送过去,他真的会要?

    “先……让她养几天,找两个嬷嬷去照顾她如何能变白,再多吃点应该就能恢复从前的容貌。”李冀昶无所谓道。

    佟兰心想王爷想的也太简单了点,可用来要诱饵的女人容貌又会差到哪里去呢?她笑笑:“殿下放心,奴婢明一早就去安排。”

    “嗯,你办事本王放心。”

    佟兰喜滋滋的,但见李冀昶神情疲惫,自知该退下,犹豫片刻问:“殿下可还有什么吩咐?”

    “下去吧。”

    她那喜意顿时消失无踪,躬身福礼后缓步离开。

    李冀昶一无所觉,扔掉外裳躺到床上,手里拿着一卷书,等到三更天,窗外响起声响,他慵懒的嗯一声,暗卫推开窗一跃而入,跪在床边低声禀报探听到的大事。

    “禀殿下,陛下纳了柳御史家的姑娘入宫,一同入宫的还有齐丞相的嫡女,惠远伯的嫡幼女。”

    李冀昶挑眉,嘲讽道:“嚯,陛下可真有魄力,这是铁了心和皇后过不去啊。”

    暗卫不敢言语,见他摆摆手,自动自觉地退下并将窗子关好,李冀昶扔掉书卷,吹灭灯烛翻身上床睡觉。

    ……

    祝惜这一夜睡的很踏实,既然已经在狼窝就不用自己吓自己,第二日一早听到什么声音,她坐起身仔细听了听,似乎是有人叫门。

    她衣服是穿好的,穿上鞋子去打开远门,佟兰正站在门外,一手掐腰一手拍门,猛地看见祝惜愣了一下,讶异道:“昨日天色暗,不曾看到祝姑娘的好相貌呢。”

    原主与祝怜都是美人儿,但风吹日晒这么多天,除了黑瘦之外还有祝惜自己画出来的瑕疵,昨夜洗干净后,姣好的面容自然而然得见天日。

    “佟姑娘过奖,姑娘来可是有什么吩咐?”

    佟兰拍拍身后小丫头捧着的衣衫,笑盈盈道:“姑娘似乎没有合体的衣裳,我这有一套没上身的衣裳,送来与姑娘凑合两天,还请祝姑娘不要嫌弃。”

    “不敢,佟姑娘体贴,祝惜感激不尽。”

    祝惜从小丫头手里接过衣裳,那杏眼尖下巴的小丫头眼里闪过嫌弃,特地避开她的手,将衣裳塞到她怀里。

    “姑娘快换衣裳吧,过会儿殿下可是要请姑娘过去回话的。”佟兰笑眯眯的说,仿佛没看到小丫头的动作。

    “多谢佟姑娘。”

    她们一行人又走了,祝惜抱着衣服回房,对她们的动作根本不关心,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只是这衣服……

    祝惜摸索半天才将衣服穿好,这粉色布料越衬得的肤色黑,她房内并没有铜镜,估计有铜镜也看不出好坏,就算丑也是丑到别人,她心安理得的坐在房内整理换下来的衣服,衣襟和衣服里面缝着银票,她犹豫是把衣服再套进来,还是放在房里,应当不会有人来偷的吧?

    今日来给她送饭的还是昨天的小丫头,瞧见她的衣服偷偷低头笑了起来。

    祝惜只当没听见,安心吃过早餐,院中又剩她一人,她静静坐在房里看着四周的景物发呆,直到日上三竿天气渐渐有了秋天的燥热,才有人来来请她去正院。

    一路低眉顺眼的走去正院,笨拙的给李冀昶行礼拜见。

    李冀昶原本在喝茶,骤然听到她的声音抬头,一口热茶差点呛在嗓子眼里,他硬生生咽下去,不动声色道:“祝姑娘免礼,来人,看茶。”

    佟兰很快送来一盏热茶放到祝惜面前,不温不热刚刚好,祝惜谢过李冀昶,踌躇着怎么开口才好。

    “祝姑娘昨晚歇息的可好?本王王府简陋,不比晋国繁华,让姑娘受委屈了。”

    祝惜垂眸:“多谢殿下招待,殿下叫我来,是要我写书信吗?”

    李冀昶约莫没想到她如此淡然,颔首道:“不错。”

    他话音一落就有人送纸笔上来,祝惜拿起毛笔,略一沉吟便按着原主的习惯写出一封信来,而后交到李冀昶面前。

    李冀昶粗略看过,将信纸放在一旁,站起身走到祝惜身边,清冷的声音自祝惜头顶响起:“祝姑娘,你应当明白,就算你写出这封信本王也不会立刻将你送回晋国皇城。”

    “明白。”

    “极好,本王喜欢同聪明人说话。”李冀昶阖上折扇,在掌心里敲来敲去。

    “接下来就请祝姑娘安心住在本王府中,待到时机合适,本王自会派人将姑娘送回。”

    祝惜躬身福礼:“多谢殿下。”

    “管家,派人过去照顾祝姑娘一应饮食起居,不得怠慢。”

    管家上前应道:“是。”

    祝惜走后,李冀昶又将管家叫到面前低声嘱咐,管家一一应是。

    佟兰站在廊下听不到里头的动静,余光瞥见祝惜走远的身影,轻蔑一笑。

    “佟姑娘?”管家从正堂迈步出来,低低唤了一声。

    佟兰连忙抬头,瞧见管家眼中的意味深长,连忙福礼,哀求的看向管家,管家瞪她一眼,到底没有多说什么。

    <li style="font-size: 12px; color: #009900;"><hr size="1" />作者有话要说:  拿着一顶有颜色的帽子跃跃欲试

    小丫头眼睛里明显闪过不相信,这也好意思说是姑娘?可她四处看看,这院中确实没有旁人,只能将信将疑把饭给她。

    送来的饭菜很简单,一盘清炒豆芽,一盘素炒豆腐干,一碗白粥两个馒头。

    祝惜很久没有吃过正常饭菜,有时候鼻子干的都要流鼻血,此时见到家常饭菜什么也顾不得,擦擦手拿起馒头就吃,她吃相并不难看,只是对女子来说仍是不够文雅,小丫头撇撇嘴看半天转身出去坐在台阶上等她吃完再将碗筷收走。

    然后,祝惜就还给她基本清干净的碗盘。

    小丫头端着托盘一脸惊吓的走了,祝惜根本不计较,反正她邋遢她怕谁?

    管家走后,祝惜一人坐在圈椅上发呆,一路浑浑噩噩走来,落得这个预想中的结果,她真的很累,现在只想安安稳稳睡个觉,要杀要剐都明天再说吧。

    “祝姑娘?”

    “多谢管家。”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管家带着祝惜走到后院女眷厢房,推开房门点燃蜡烛,里面空旷整洁,只是很久没有住过人,一股子霉味,他微笑道:“祝姑娘,这边请。”

    她仍旧笑笑,轻移莲步跨过高高的门槛,候在门外的两名小丫头跟在她身后一同离开。

    祝惜站在门外愣了一会儿,这附近很安静,她听不到半点声响,只有厢房那点昏黄烛光为伴,心里乱糟糟的什么滋味都有,最后走到石台边儿上,捧起清水洗脸,裂开的肌肤沾上火辣辣的疼,她忍住了,一盆水洗脏了,她寻个偏僻角落将脏水倒掉,又舀半盆清水接着洗。

    洗干净后,她到灯下看了看一双手,又黑又瘦和鸡爪子似的,这要是送到小说男主司马颢面前,人家能相信这是他心上人的模样?

    佟兰笑笑,带她去看院中水缸所在,就在大门后面有一只半人高的大水缸,上面放着木盖子,打开一看里面有满满的清水,她又拿来一只木盆,舀出来半盆水放到厢房门口的石台上。

    “这院中只有祝姑娘一人,姑娘不必拘束,我先告辞,殿下那边还需要我去伺候。”

    祝惜抿唇,继续道:“还未请教姑娘姓名。”

    “我姓,有冬字的那个佟,叫佟兰。”

    “佟姑娘慢走,多谢。”

    “祝姑娘客气,待会儿我让人送些晚饭来,姑娘用过晚饭尽早安歇,府内戒备森严,姑娘还是不要乱跑的好。”管家话中有深意。

    祝惜点头应是,她已经一脚踏到坑里,又怎会自寻死路,最多就是被送回晋国,与祝怜争个高低。

    佟兰一怔,避开她的手,跨进门婷婷袅袅走到内室,将被子放到床上,又将另外两盏灯点亮,朦胧灯光下的她看起来漂亮又温柔,她怕拍手笑道:“这床被子是新拆洗过的,很干净,祝姑娘放心铺盖,门口水缸里有水,我与姑娘打水洗漱吧,我刚才吩咐过厨房给姑娘烧洗澡水,等姑娘用过晚饭就会送来。”

阅读盛宠白月光(穿书)最新章节 请关注 八月小说网(www.8yue.org)

推荐阅读:《元龙》《快穿小妖精:腹黑男主,别过来!》《无疆》《重生之商业大亨》《超级怪兽工厂》《青帝》《这个电影我穿过》《帝宠

本文网址://www.8yue.org/yue/335/335269/679430.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8yue.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