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血洗一样的人

    葛荆今天放肆一回,好好的洗了一个澡。

    他清楚,追踪刀胡子他极有可能有去无回,甚至战死当场。

    这一刻的葛荆无思无念,仿佛与湖水融为一体。

    逐渐的,刀胡子成为了荒原北域最顶尖的二十七霸主之一。

    就在刀胡子野心勃勃的想要扩张,想要继续向上攀登时,骤变突生。

    一个整编旗是完整的五十八人。

    旗主一人,副旗主两人,旗长五人,实力彪悍。

    人人都以为,敢惹刀胡子的人必然不得好死,却不承想,这旗队伍行过五十里沙漠,在一处绿洲遇到这人,竟然被这人屠戮一空,连一个活口都没留下。

    紧接着,在消息还未传将出去的时候,这人悄然摸上一旗又一旗。

    来去奔行三百里,单人独骑一夜之间屠杀刀胡子整整三旗,一百七十多人。

    这个消息,仿佛一道龙卷风般在流沙荒漠掀起一场轩然大波。

    到了这个时候,刀胡子无论想还是不想,愿意还是不愿意,都只能与这人势不两立,也唯有用这个人的鲜血方能洗刷这份耻辱。

    而经此一役,谁都知道这个独狼战力彪悍,人少了就是在送人头。

    没看到吗,一旗五十八人都被他屠戮一空,根本就不是他的对手。

    于是,战报传到刀枭胡勒手中,胡勒直接喝令三旗为一营,结伴而行,左右呼应,打草惊蛇般向这人围杀过去。

    往时刀胡子也曾经动用过这种模式,那都是针对某个大势力而为,三旗齐出针对个人这还是第一回。这个人无论是谁,能将刀胡子逼迫到这种地步,已然是在江湖上扬名立万了。

    只是,从这人出现到现在,至始至终,除了知道他头独狼外,任何消息都不知。

    不知道他是男是女,是老是少,是初出江湖的侠少,还是误入沙漠的过江猛龙。

    现在他已经扬名立万,声明远播了,该亮出名号了吧。

    却不想,接连数日过去,刀胡子的三旗出动,跑遍半个流沙荒漠,这个人竟然一言不发,仿佛消失了一般。

    他,去那里了,知道刀胡子大发雷霆,誓要斩杀他不可,胆怯了吗?

    产生这种思维的,都是普通人,葛荆不是。

    葛荆是狼群中长大的孩子,是人却有着狼一样的思维。

    群居时,凶狠、残暴,彪悍的敢斗虎、猎豹。

    独处是却谨慎、小心、目标明确,还耐力十足。

    而且他最大的特点,或是狼的最大特点是,绝不冲动,会用他敏锐的观察力和锲而不舍的耐心等待时机,谋而后动。

    独狼从来不缺乏耐心和毅力,因为它知道离开狼群后孤单的它只有一个,没有后援,也没有帮手。

    它不能受伤,因为一旦受伤就代表着死亡即将来临。

    狼的耐力本来就极强,独狼的耐心则更强。

    所以,独狼遇到猎物时会去观察,会去分辨。

    猎物如果是弱小者,它会立刻,凶狠的扑过去,将其咬死,因为机不可失失不再来。

    如果猎物十分强大,它则会潜匿在一旁,静静等待。

    不论多久,直到机会出现,它就会马上扑过去,狠狠的咬上一口,让猎物筋断骨折,丧失还手能力。

    葛荆现在就是那只离群了的独狼,刀胡子就是被他盯上的猎物。

    他从来没有期盼能一击毙命,他在等待他们烦躁,然后懈怠。

    他从未想过想看到刀胡子就直接扑上去,以卵击石,他要做的是将刀胡子分而食之,是一口一口把他们蚕食掉,不留一个活口。

    所以,当第一股风波过去之后,葛荆绕到了三旗背后,寻到一个机会再度奔行百里屠杀三旗。

    这一次葛荆发现刀胡子团队一个模式,那就是三旗联动。

    只要发现一旗人马,在他的左右必然会有另外两旗护卫左右。

    许是作为行动旗的一个后手,也许三期联动是他们最强的攻伐手段。

    不过,三旗联动从来不轻易出现,这就给葛荆一个各个击破,分而食之的机会。

    一个三旗,两个三旗。

    前前后后六旗三百多人灭在他的手里,已经超过刀胡子十分之一的力量。

    十分之一的力量,放在任何势力身上都会感觉很痛,更何况是刀胡子这种人手比较少的势力。

    消息当日传出,刀胡子所有人马立刻发生了变化。

    单独行动瞬间消失,所有三旗全部化为营,联动起来。

    此时,不仅是刀胡子,流沙荒漠多有势力所有人都知道,这头孤狼跟刀胡子刚上了,不死不休,是绝对不会放手的。

    “查,马上给我查,这头独狼到底是何方神圣,到底有多大的能耐。” WWw.8Yue.ORG

    几乎整个北域荒原全都是一个声音。

    灭杀三旗可以说是血拼的结果,可没等几天他就再度灭杀三旗。

    这说明什么?

    说明这头独狼几乎是无损灭杀三旗的,最起码没有受到重创,就算有,也是无碍,要不然他也不能马上再度没杀三旗。

    刀胡子的三旗,即使只有五十多人,也是能轻易屠掉一方小势力的存在。

    而独狼呢,只有一个人。

    这个结论不是刀胡子自己说的,而是多少个势力赶在刀胡子之前,偷偷勘查现场得出的结论。

    就在葛荆灭杀刀胡子第二个三旗联动之后,刀胡子二十多旗人马直接编成八个营,将整个流沙荒漠切割成八块,集体出动,必杀独狼。

    这番威势,浩浩荡荡,惊骇的流沙荒漠所有势力纷纷退避三舍,将整个流沙荒漠让给刀胡子与独狼。

    “他还能活吗?”

    有人看着刀胡子嚣张气焰忍不住叹息一声。

    “不管这头独狼能不能活,最少那荆棘岭快要开心死了。”

    有人笑了。

    “为什么?”

    有人奇怪。

    “据说刀胡子正集结兵力,准备与荆棘岭开战呢。荆棘岭也十分恐慌,却不想出来这么一位搅局者,他们怎能不开心。”

    有人解释。

    “要与荆棘岭开战,难道刀胡子称霸流沙荒漠还不满足,还想占据黑沙荒野?”

    有人不信。

    “切,刀胡子是要想再霸黑沙荒野吗,他是要称霸北域荒原。”

    有人冷漠的看着流沙荒漠。

    “就他们还想称霸北域荒原,这头独狼都不知道吃得消吃不消。”

    有人忿恨的看着前方。

    “是啊,两千刀胡子齐齐出动,要是拿不下一头独狼,可就让人笑掉大牙了。”

    这人正说着,陡然就见流沙荒漠里狼烟四起。

    “上树,上树,这里看不清楚。”

    “上什么树,去那峭壁陡峰上看。”

    前方显然大战开启,平地除了冲天狼烟外,什么都看不清。

    一个个武林豪杰,江湖豪侠们纷纷展开身形往高处飞纵。

    站在高处,正好看到前方,有无尽的烟尘从四面八方赶来,那都是骆驼扬蹄飞驰中带起的沙漠烟尘,冲向天空,冲向云霄。

    烟尘遮天蔽日,挡住了天空流云,挡住了烈日阳光,同样也挡住了高处豪侠们的视线。

    大战从烈日当空一直杀到斜阳西坠,又从月明星稀杀到旭日东升。

    大漠里狼烟弥漫,厮杀声、喊叫声一直没有停歇,高峰处这些豪杰也一刻不眨的观看着。

    虽然他们距离太远,只能看到蚂蚁般的人流动来动去的,却还是能数得出,前前后后共有八道狼烟卷入战场之中。

    八道狼烟就意味着刀胡子八营人马,一共两千多人全部投入战场。

    可是,直到最后。

    他们眼睁睁的看着,一个步履蹒跚的,浑身上下如同被鲜血浸透了的人,驻着一支木杖从战场上走出来,走过去,消失掉,也没看到一个刀胡子从地上爬起。

    一个人,幽灵般的出现,像独狼一样的盯上了他们,死死的咬住,紧紧不放。

    突变是从流沙荒漠一处绿洲开始的。

    在哪里,刀胡子一个小队二十个人葬送在哪里。

    本来这是件小事,却因为这件小事导致他们一次本来应该十拿九稳的目标,因为人手不足的原因,围剿不利从而走脱。

    这让他们的首领刀枭胡勒大发雷霆,一个整编旗迅速领命杀向绿洲,誓杀此人不可。

    有人说过,沙漠里的人一辈子只洗三次澡,出生洗一次,结婚洗一次,去世洗一次。

    可想而知水是多么宝贵的东西。

    有粮有水可够的吃,天下最美好的事莫过于此。

    大漠绿洲,碧波倒映,在横尸遍野的猩红血迹下,葛荆静静的嚼着干粮。

    可就这四十旗组成的盗团,人人皆为玄士,人人驾驭着骆驼和骏马,配合上军队一般的战阵,杀伐果断,不畏生死,彷如狼群一般,任何人惹到绝对不死不休。

    凭借这股凶气,刀胡子硬生生在荒原北域占住了脚,无人敢惹。

    并且他们的名气越来越响,地盘也越来越大。

    他享受着一生中从来没有过的安静,未来也许再不会有了。

    太过遥远的无法得知,至少最近一段时间,的确像葛荆所想的那样,他奔波在旅途之中,行走于杀戮之中。

    今天这一次洗澡,洗的就是去世那一次。

    他虔诚的把自己浸入碧波荡漾的湖水之中,在烈日高高的沙漠里,涤荡着清澈见底的湖水,揉搓着,擦洗着,把自己洗的干干净净。

    刀胡子人不算多,只有两千多人,而这两千多人还分成四十旗分布在整个瀚海沙漠,算起来一旗不过五十人。

    至少,在葛荆的记忆从来没有过。

    他不只是吃饱喝饱还难得的洗了一个澡。

    那样的话,去世的那次澡就洗不成了。

阅读我的骨头有点硬最新章节 请关注 八月小说网(www.8yue.org)

推荐阅读:《杨小落的便宜奶爸》《汉乡》《我的女友是恶女》《这个明星来自地球》《蛊真人》《一品修仙》《牧神记》《重生DNF之全职哥布林

本文网址://www.8yue.org/yue/343/343681/696254.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8yue.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