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前奏(二)

    “墨老说笑了,我们来看望墨老前辈也是希望前辈身体健康。”苏青山慢慢的走到了墨老的面前,身后众人也是跟随其后。

    “看来现在的仙督非你莫属了。”墨老坐在椅子上纹丝未动。

    “墨老头儿,我们就是来找你儿子,你现在赶我们走是不是你把儿子藏起来了!”陈一平竟然跨向前一步,喝住墨战。

    几人御剑走了。

    在空中,陈一平立马说出了刚刚一瞬间的经过。

    “墨老这么多年来的信誉不是白说的。”薛莲璧也认同吴道子的观点,墨战是他从做弟子时就接触的,对薛莲璧来说真的是像爷爷一样关爱着每一个仙门的弟子。

    不多时,天色就黑了,墨翎抓着今天的战利品风风光光的回到了屋子。

    “爷爷,我抓了一条大鱼,这鱼起码有四斤重呢!”墨翎将鱼仍在屋子外面,进屋却没有见到爷爷。

    “奇怪,爷爷呢?”墨翎又看看卧室,爷爷是不是在睡觉,也没有。

    “爷爷说不定去砍柴了,我们先把鱼杀了吧。”熊壮看着在地上疯狂得蹦着身子的鱼,有些口馋。

    “怎么,抓了一条什么大鱼啊!”此刻,却从屋子不远处传来了爷爷的声音。

    “哎,被你说中了耶,爷爷真的去砍柴了。”墨翎跑过去帮爷爷卸了柴火,又开始杀鱼。

    “哎哟,还真是条大鱼啊,泓湖里面捉的啊?”爷爷也来帮忙杀鱼,总共三条鱼,他们一人抓了一条。

    “是啊,我们还是第一次在泓湖里面抓到这么大的鱼。”炎啸已经把鱼杀掉,架在火上烤了。

    “等一下,这鱼不能吃,这鱼的眼白发黑了。”墨战注意到鱼的眼睛,随后从屋里拿了根银针出来,扎在鱼的身上,银针并未发黑,“保险起见,我们还是吃我们杀的兔子吧。” WWw.8Yue.ORG

    “啊,多可惜啊,好不容易见到这么大的鱼。”墨翎可惜的将鱼放在了一旁。

    “说不定有毒,泓湖里面从来没有出现过这么大的鱼,今天突然就被你们发现还被你们抓到,哪有这么巧的事情,不吃为好。”墨战心想不会是苏青山他们在湖里下毒了吧,不会吧,他们不知道我还有一个孙子和两个徒弟啊,总之还是不吃的好。

    炎啸只能扒拉着眼睛把都已经烤的快好的鱼从架子上弄下来,拿出兔子驾到了火堆上。

    第二天,爷爷说要去趟夜丘,拜托楼熙缘做一件事情,至于什么事情,爷爷没有说,墨翎就和炎啸他们又下水了,去找寻陨石的那个洞口。

    夜丘,是魔尊楼熙缘的老巢,那是座山,山里有个谷,人称浪花谷,一道春天就有好多外面没有的花四处绽放,煞是好看。几乎所有的魔道中人都在那边,楼熙缘身为魔尊,却不住在山里,她叫人在山脚下的一块平地建了一所府邸,称为魔府。她还在里面建了一个花园,因为魔府的建筑,那花园就像是来自地狱。

    里面只住了楼熙缘一个人,没有婢女没有守卫,谁都能进来。当年某仙门的一个心术不正的淫徒见色起意、色胆包天,偷偷的进了魔府,结果连楼熙缘的手都没碰到,直接被楼熙缘一剑送到了十八层地狱。

    墨战进了魔府就直奔花园过去了,因为一般楼熙缘喜欢在花园里赏花。

    果不其然,楼熙缘确实花园,不过不是在赏花,而是在浇花。

    “好几天没回来,它们有些缺水了。”楼熙缘在墨战一只脚踏进魔府的时候就知道他来了。

    “熙缘,我想请你办件事情。”

    “我可以帮你,但是我有件事你必须答应我。”

    “行,你说。”

    “你永远不要出山,更不要掺和这件事情。”楼熙缘坚定的看着他,他不希望自己的挚友甚至可以说是哥哥,因为这件事情而送了性命。

    “我答应你。”

    “我要你去查鬼门的地牢。”

    众所周知,清灵派有降灵塔,苍穹派有锁灵殿,仙门都有自家的困住妖、怪、魔、鬼的地方,而困修仙者,有特制的地牢,被关进去后无法使用法力,和普通人无异。

    “我怀疑鬼门和苏家合伙了。”

    “你有什么证据吗?”

    “直觉。”

    “行吧,那你等我消息。”

    墨翎这几天快把陨石上的青苔全部都刮掉了,还剩下最后的一点,不过可以肯定估计就算把那一点青苔都刮了,那剑的洞口也不能在哪。不过不刮完总不知道结果,墨翎还是把那点青苔刮掉了,结果就是肯定没有在哪。

    “奇怪啊?爷爷说剑就插在这陨石上面后来次进入陨石内部的啊。泓湖也是因为这个陨石才有的,说明这个陨石至今没人动过才对。”

    “会不会长年累月的积土,原本露出的陨石被埋下去一些。”炎啸猜想,毕竟这么多年了,总会有些改变的。他和熊壮不就从之前的野兽,变成了妖兽嘛。

    “也有可能哟,等爷爷回来问问爷爷吧,昨天没吃成大鱼,今天抓几个小鱼回去吃应该没事吧。来,抓鱼!”墨翎咕咚一声就钻进了水了。

    这明朗的夜晚,阵阵凉风,袭面而来,村里的老农都搬出了摇椅,拿把扇子,舒舒服服的晒月亮,聊聊天,等夜深。

    “我飞过去,眼看快到了,突然那老家伙转身给了我一掌,快到我连眨眼的机会都没有,就被击飞了。你们看见他转身了吗?”陈一平问众人。

    其他人都摇摇头,表示没看见。

    “我倒是看见了那一瞬间,你就庆幸吧,墨老只是用了一小成的法力教训教训你。你若是没有冒犯他,也不至于挨着一掌。”苏青山竟然看见了,陈一平有些惊讶,那一掌的力也是他帮助陈一平卸的,看来苏青山的身手也深不可测啊。

    “墨无痕肯定是被他藏起来了,不然怎么反应这么大。”陈一平还是气不过,他认为自己想的是对的。

    “墨老是不会说谎的。”吴道子插了一嘴。

    “不好意思,让墨老久等了。”苏青山御剑慢慢下去,却还是做了一个拜见的手势,苏青山什么身份,仙门第二的苏氏宗主,可是他见到墨战都要礼让三分,那些在苏青山身后的晚辈宗主也是纷纷作揖。

    “仙门五大家都到齐了,来慰问我这个老不死的啊。”墨战把旁边的拐杖撑到了身前,双手叠在上面。

    吴道子看着渐渐靠近的后山,心里有一丝怪异的感觉,说不上来哪里怪,他转头向苏青山看去,苏青山脸上还是那副波澜不惊的模样,似乎不管发生什么事情,他永远都是这副模样,就连启明珠碎的时候他也是这副模样。难道这世界上没有什么事能让他稍微改变下他的表情吗?

    “终究是躲不过啊。”爷爷拿出了拐杖,端了把椅子,坐在了屋子外面静候,他似乎已经知道有人会来找他了。而墨翎和他的两兄弟正在水里玩的不亦乐乎。

    “我就猜你肯定是藏凶了,我定要进去看看!”陈一平一跺脚,人就往墨战飞去。

    只是飞到一半,突然就好像被什么东西打了一下,直接飞了回去。还好苏青山及时接住他卸了力。

    “墨老说没有那肯定没有,既然这样,我们就先回去了,打扰您了。”苏青山扶着受伤的陈一平,依旧不忘作揖。

    “我墨战一生光明磊落,怎可能藏凶!”墨战没有转身,只是稍微瞥了一下头,继续走着。

    “怎么,你没藏凶,敢不敢让我们搜一搜这屋子。”陈一平觉得自己说的在理,占了上风。

    “哎,仙督是众人推选的,哪有说是谁就是谁的,仙督呢,之前还是您儿子,不过现在你儿子出了点事,仙督暂时由我来当,待处理完您儿子的事情,再选举仙督又何妨呢?”苏青山这一句话真是说的恰到好处,一来他否决了墨老说的话,二来呢却又承认了自己是仙督,只不过是因为你儿子出了事他才暂时做的仙督,一不得罪人,二又自圆其说。

    “这谁是仙督我不管,你们要找我儿子我也不管,你们自便。”说完,墨老就起身往屋子里走去。

    “我说没有就是没有,你还想搜屋子?”墨战的意思很明白,人他没藏,屋子你也别想搜。

    到了,脚底下就是墨战隐居的小屋子,而墨战正坐在屋子外面,等候着他们。

    吴道子和苏青山倒是看着墨老提前等候没什么惊讶,其他几个宗主看了吃惊的看着坐在屋外的墨老,在想他怎么知道我们要来的。

    “当然是他,谁让你那儿子做出些禽兽不如的事情!”陈一平听着墨老那讽刺的语气,他那正义感就霸占了他整个脑壳儿。

阅读善妖最新章节 请关注 八月小说网(www.8yue.org)

推荐阅读:《试婚老公,要给力》《女帝直播攻略》《特拉福买家俱乐部》《位面之纨绔生涯》《神印王座》《天骄战纪》《兵临天下》《血界蛮荒

本文网址://www.8yue.org/yue/343/343701/696301.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8yue.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