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里又见他

    那个大学时她偷偷恋了好一阵而未果的人。

    那个人又高又帅,一边嘴角总是噙着点似笑非笑,走路时两手愿意抄在裤子口袋里,看起来有点拽拽的,同时也很有味道。

    昨晚她在梦中和他完美再现了电影里那个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的长吻。虽然隔着梦的朦胧感,她还是感受到了心跳和刺激。他们的脸贴得那么近,鼻息纠缠唇齿相依……然后他突然开始拉着她漫山遍野的奔跑,奔跑……

    敲敲脑袋,敲掉残梦余影,她掀被子下床。脚套进鞋里、膝盖刚一用力打算站起来,可不知怎么脚下一软,她又坐回到床上。

    楚千淼:“……” WWw.8Yue.ORG

    发小兼室友谷妙语正直不愣腾戳在她房门口。

    她这个发小差不多和她穿同一件衣服裤子秋衣秋裤鞋子内裤长大。谷妙语大学是在外地读的,专业学的室内设计,毕业以后就被她叫来北京俩人一起成双成对展开北漂生涯,现在丫正处于在京城各个装饰公司之间频繁跳槽阶段。这孩子从小热爱鸡汤,因而内心强大,是一只打不死的母小强。

    此刻母小强同学看到她打开房门,立刻笑得跟朵施肥过度的怒放鲜花似的,两手端着样东西猛地往前一送。

    楚千淼定睛一看,眼皮又是一跳。

    谷妙语手里捧着个盘子,盘子上趴着个大白馒头,白馒头正中间插着根蜡烛。

    楚千淼:“……”

    楚千淼搓搓脸,问谷妙语:“这是要干嘛?上坟啊?”

    谷妙语立刻豆崩似的喷出一溜“呸”。

    “呸呸呸呸呸!长张嘴你就知道胡说八道,真晦气,重来!”

    说完她重新笑得跟朵花似的,再次把手里插着蜡烛的大白馒头往楚千淼面前一送:“Happybirthday!三千水,祝你第一百多个八岁生日快乐!”

    楚千淼一愣,随即想起来,原来今天是自己生日。

    她就说么,感觉今天冥冥中有点和往常不太一样,冥冥中好像要发生点什么似的。

    她咧着嘴一笑,对端着馒头的谷妙语说:“小稻谷,我生日你就拿个破馒头糊弄我啊?”

    谷妙语立刻一本正经嘘了一声:“你别这么说人馒头,人插着蜡烛呢,意义不一样,从此就不再是个普通的馒头,你尊重人家一下!”

    楚千淼受教地端过馒头,端得一脸尊重和虔诚:“得嘞!听我们小稻谷的!”

    谷妙语搓搓手,咕哝一声:“水水,我那个什么,我新到这个公司还没发工资呢,我现在花的钱都是你借我的,我用你借我的钱给你买蛋糕这也不是那么回事啊……所以就先用馒头给你对付一下,等我发了工资我立刻搬回个奶油蛋糕给你补上!”

    楚千淼用肩膀顶顶谷妙语:“得嘞,等我们小稻谷发工资了!”

    谷妙语笑起来,用准备好的打火机把馒头上的蜡烛点着了。

    “来,许个愿!”

    楚千淼毫不犹豫:“愿老天爷给我天降横财让我家财万贯!”

    “停停停!”谷妙语有点痛心疾首,“一年就这么一次的许大愿机会请你不要做白日梦好吗?珍惜一点,许个务实点的愿!”

    楚千淼眼角嘴角一齐往下一耷拉,做出一副滑稽的痴呆样:“哈?”

    “算了算了,我来替你重新许愿!”谷妙语十根手指互相一插编在一起,对着燃烧着蜡烛的大白馒头开始认真嘀咕,“馒头啊馒头,你别听她的,她没谱儿!你听我的,你祝她今年能遇到个实体男性做男朋友,别让她老寄情于春.梦上,太伤身!”

    楚千淼:“……”

    她真想对古妙语说:这明明比天降横财的白日梦还白日梦啊!

    ******

    许过愿之后,楚千淼和谷妙语俩人把蜡烛一拔把大白馒头一掰两瓣当早餐吃了。嘴里还噎着最后一口馒头的时候两个人双双呈战斗状态冲进地铁各自上班。她们被夹在地铁早高峰的人与人与人……与人中,被别人夹着的同时也夹着别人。

    这是她们从大学毕业后一年以来每一个工作日的状态。辛苦,但也有奔头。

    到了律所,刚在办公位前坐下,一个更早到的同事就过来拍拍楚千淼肩膀,告诉她:“张律找你呢。”

    楚千淼赶紧起身。

    张律全名张腾,算是她的师父,她从一进鑫丰律所就是张腾在带她做项目。在鑫丰这种业务项目繁多、人际关系复杂的律所,新人没个厉害人物带是站不下脚的。

    张腾算是鑫丰北京所非诉类业务的厉害人物,三十岁出头,浓眉大眼英挺阳刚,已经升为鑫丰合伙人。不过还不是权益合伙人,目前只是薪酬合伙人,主要负责对接证券市场上的项目,包括IPO、并购重组、再融资等等。

    往张腾办公室走的路上,楚千淼有点无厘头地想着:他一大早就叫我过去,可别是也要在馒头上插根蜡烛祝我生日快乐吧。

    等敲了门进了屋,楚千淼一愣。

    ……张腾还真的在举着个白馒头。

    那边刚举起白馒头还没来得及送到嘴边的张腾,看到楚千淼直勾勾地盯着自己手里的食物,心一抽,忍痛割爱地问了句:“你也没吃早饭?”

    楚千淼赶紧把跑走的神儿抓回来,使劲点头:“吃了吃了!”原来是她想多了,那是人家早饭,“张律您请用、请用!”

    张腾松口气,终于放心地咬了口馒头。

    “张律您瞧您这么大身份早餐就吃这个啊?多噎得慌!我去楼下庆丰给你买俩带馅带褶一咬窜汁儿的去吧!”楚千淼狗腿兮兮地作势要去开门。

    “你等会!站那,别贫!”张腾把手里的半个馒头向外一转,里面的豆沙馅和楚千淼见了面,“我这有馅儿!”

    张腾把豆沙馒头三两口解决掉,腾出手翻翻桌面上的文件,再一抬头,对楚千淼说:“我叫你来是想告诉你,我看了一下,你到现在挂证已经满一年了,赶紧去把律师执业证弄了,之后做项目你也就能做经办律师往文件上签字了。”说到这他抬手指了指楚千淼,“你这孩子也是不长心,自己的事还得我给你盯着!”

    楚千淼抬手就往脑门上一拍。她就说觉得今天冥冥中要发生点什么。原来除了过生日,她还可以从律师助理变成律师了!

    ***

    楚千淼从张腾办公室里出来的时候,一转身她就碰到了隔壁办公室的合伙人乔志新。

    鑫丰北京所负责资本市场业务的合伙人有三位,除了张腾,乔志新是其中之一。还有一位合伙人叫何伟。楚千淼平时和这二位的接触都不算太多。

    三位合伙人年纪都差不多,三十来岁。但很明显,勤于保养的乔志新比另二位看起来更光彩焕发一些。

    乔志新看到楚千淼从张腾办公室出来,一挑眉毛,脸上浮出一副要笑不笑的样子。

    他总是做这么一副表情。楚千淼知道一些女同事和一些女合作方很吃乔志新这个做派,觉得他这样特有滋味。

    乔志新先开了口:“哟,小楚,怎么一大早就一脸喜气洋洋的?”

    楚千淼:“……?”

    她昨晚没睡好,自我感觉只有麻木不仁,这个“喜气洋洋”可真不知道乔大律师他是从她哪个五官中提炼出来的……

    她有点干地笑了两声,叫了声“乔律早”。

    乔志新继续接着自己刚才的话往下说:“这么喜气洋洋的,这是知道你们张律又拿到个IPO的项目吧?知道自己年终奖有着落了高兴呢吧!”

    楚千淼怔了下。脑子转了转,她明白了。

    怪不得张腾一大早就让她赶紧去弄执业证,还说什么之后做项目她可以做经办律师往文件上签字。

    原来是这样,原来张腾又拿到一个IPO项目做,而且看样子还是要带着她一起做。

    这回她是真的喜气洋洋了。

    “承您吉言了乔律!”她对乔志新一笑。

    乔志新一挑眉说:“瞧瞧小楚这一笑,这屋里外头的花都要开了!”

    ……楚千淼差点给这土味赞颂弄哆嗦了。

    ***

    回到座位,楚千淼还是觉得有点不对劲。虽然一早上历经了过生日、挂证满一年、能够上IPO项目三件事的发生,可她心里那股“冥冥中”的感觉依然没有消散。

    她找到律师执业登记表,一边填着,一边觉得,冥冥中似乎还会有什么事再发生。

    只是不知道是不是天降横财的好事。

    快到吃午饭的时候,张腾打电话给她。

    “小楚,赶紧下楼,大厦门口集合。”

    楚千淼急急忙忙赶到大厦门口。

    张腾见到她也急急忙忙地说:“走,我带你去国贸吃午饭,咱们一边走一边说。”

    他还说国贸那边不好停车,所以两人还是打车走的好,他就不开车了。

    坐上出租车之后张腾告诉楚千淼这顿饭的由来原委:“有家做家纺的公司,叫瀚海家纺,打算上市,券商和会计师都定了,现在还差律师。之前我一朋友帮我牵了线,咱们拿下这项目挺有希望的。企业和券商、会计师中午有饭局,我那朋友帮我说了话让我也能参加。我现在带你去这饭局晃荡一下,咱们争取利用这顿饭把这项目实打实地给拿下。”

    楚千淼想,这八成就是乔志新嘴里说的那个IPO项目了。原来这项目还并没有落实下来,可就被乔志新拿来打趣她了。也不知道他到底是什么心态。

    楚千淼问张腾:“张律,这项目的券商是哪一家啊?”如果券商给力,IPO项目做起来他们律师可要省心不少。

    张腾告诉她:“是力通证券。你来鑫丰这一年我们整个所还都没有和力通证券合作的项目,不过你应该知道,力通是大券商,实力雄厚。等会机灵点,多捡别人爱听的话说,我们争取在这顿饭把这个项目敲死,顺便也争取以后能和力通的团队建立长期合作,他们那项目多。这样咱们团队的绩效就有保障了。你是不知道,乔志新可一直在咱们背后虎视眈眈呢!”

    楚千淼郑重一点头:“得嘞,您瞧好吧!”随后她好奇地又问了句,“券商那边的项目负责人是谁啊?”

    张腾回答她:“这人我还不认识,好像是个挺年轻的保代。”顿了顿,张腾又说,“不过据说是个顶厉害的人物。”

    <li style="font-size: 12px; color: #009900;"><hr size="1" />作者有话要说:  大家,久等鸟!九哥想念你们,九哥我又回来鸟!话不多说,开文大庆祝,本章超过10个字的2分评都发红包!么么哒!

    楚千淼毕业一年,目前23岁。任炎28岁。

    小小说明一下:故事大纲完整捋下来,根据情节走向,任炎的人物性格可能会和《撩表心意》里面展现的有一点点不太一样,请大家以这篇文的人物设定为主(等写完这篇我再回头去把上一篇任炎的设定修改完善一下)

    小tip:司法考过之后到律所挂证一年能拿到律师执业证,成为正式的律师。这个级别的律师有时候叫助理律师(挂证期间是律师助理)。从律师到合伙人大概需要七到九年时间左右,合伙人也分薪酬合伙人和权益合伙人。薪酬合伙人不参与分红,不承担律所的经营分险,但可以参与律所的部分决策事项;权益合伙人参与利润分配,承担律所经营风险,有点像公司的股东了。

    各个律所的等级都不太一样,鑫丰的设定是律师助理(挂证期间)-(助理)律师-薪酬合伙人-权益合伙人

    律所的业务分诉讼业务和非诉业务。诉讼类就是打官司,分民事诉讼、刑事诉讼和行政诉讼。非诉业务包括很多方面,一罗列得一大堆,就不一一说了。文中楚千淼参与的是和资本市场证券事务有关的部分,上市啊并购重组啊再融资啊这些。

    Ps:律师生涯只是三千水小姐姐职场生涯的一部分,她后面要跳槽到券商/投行哒~

    资本市场业务中,起主导作用的是券商(作为保荐机构/承销机构/财务顾问),律师、会计师、评估师辅助配合,也都很重要。

    陪大家过完这个冬天,么么哒!明晚19:00继续约~

    她发誓以后在睡觉前再也不看任何有奔跑情节的电影电视剧!

    右面眼皮突然跳了一下。

    楚千淼蓦的有种感觉。她隐隐觉得这个被春.梦唤醒的一天,冥冥中似乎注定将是不太一样的一天。

    揉揉右眼,她再次起身,伸着懒腰打着哈欠往门口走。

    房门一拉开,她吓了一跳。

    楚千淼端着平板的手一抖,心说完了,晚上准得做梦。

    也不知她是从哪年起练就了一个匪夷所思的特异功能——但凡晚上临睡前看点什么男女主角互动异常激烈、让人春心大动的片儿,睡着之后她一准得做春.梦。梦里她会把这番男女之间异常激烈的互动重演一遍,她把女主角赋予自己,把男主角的脸通通刻画成那个人。

    楚千淼没睡好,她做了一晚上春.梦。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服不服》第一章:梦里又见他

    ***

    楚千淼从床上坐起来,扶着脑袋清醒了一下。她叹口气,无奈于昨晚自己又给了那人一次做男主觉的机会。舔舔嘴唇,无意识地抹抹嘴角后,她生气了。

    ……昨晚居然还特么淌了哈喇子!她就那么饥渴吗……

    一直跑了一宿。

    在还原剧情方面,她从来严苛,一点不放过自己。

    此后这么几年他们也没再见过面。有时候她觉得自己都快想不起这个人了,可一到了看过春.情大剧的晚上,他准会出现在她的春.梦里。她也纳闷过为什么最佳男主角总是他。后来她想,可能是因为这几年来她身边出现过的男人,论容貌和骨架子还没有比他更英俊销魂的吧。

    说起来最近两年广.电管得严,春心大动的剧情越来越少了,他出现的频率也就跟着大幅度降低。这么一算昨晚倒是一场久别重逢了。

    于是当她睁开眼睛时,觉得这一宿觉睡得可真是累死人,脑袋像被谁用拖布闷过一样的难受。

    昨晚临睡前她手贱,点开了一部电影,一部背景色调暗沉的艺术片。她是想用这种暗沉的艺术色调给自己催催眠的,结果一个不小心艺术说升华就升华,上一秒明明还在喁喁交谈的男女主角,下一秒毫无征兆就拥吻在了一起。

    导演用一个长镜头三百六十度无死角地展现这个吻。这个吻结束以后,男主角突然拉起女主角就开始漫山遍野的奔跑、奔跑……

    他比她高几届,她大一时他研三,她大二时他出国了。她记得他临走前嘴角噙着一抹淡淡的笑对她说:“加油,再见”。那之后,他就开始活在她的春.梦里了。

阅读服不服最新章节 请关注 八月小说网(www.8yue.org)

推荐阅读:《史上最强赘婿》《重生商纣王》《蛊真人》《大龙挂了》《明日传奇》《大道争锋》《太初》《六迹之万宗朝天录

本文网址://www.8yue.org/yue/343/343738/696365.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8yue.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