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常山赵子龙

    就在这时,皇甫嵩也从外面走了进来,缓解了场中尴尬的气氛。

    随着宾客越来越多,木易也借着酒宴认识了很多人。

    这段时间,木易抄袭的《临江仙》已经传遍了整个洛阳,很多卖唱的都唱着这一首歌。

    ……

    醉香楼

    见惯了男人的阿谀奉承,她以为自己提出邀请,木易肯定会非常高兴的成为她的入幕之宾。

    可谁曾想木易看她的眼神中没有一丝的占有欲,很是坦荡的拒绝了她。

    思来想去好几天,她终于想明白,纵然自己长的再漂亮,也只不过是一个风尘女子。稍微有一点成就的男人根本就瞧不起她,比如木易那种男人,她自己赶上去倒贴,人家也只是一笑了之。

    当然了,这只是她的想法。其实那天主要是有皇甫嵩,否则的话木易肯定会答应下来。爱美之心人皆有之,何况是木易。就连孔夫子也说:食色性也!

    所以这两天,少女终于下定决心自己给自己赎身,利用她这些年攒下来的大部分积蓄赎回了那一张卖身契。

    出了醉香楼,少女一直没有回头。因为在她心里已经下定决心,无论以后过得多困难,她也不会再走这一条回头路。

    仰望着蓝天白云,看着街道上来来往往的人群,少女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终于离开了那种纸醉金迷之所,以后再也没有醉香楼的花魁云姬,只有普通的民妇柳如雪。这么多年了,如果不是离开了风尘之所,都快忘记自己叫什么名字!” WWw.8Yue.ORG

    “小娘,咱们现在该去哪里呢?”跟在身后的小丫鬟看了一眼繁华的街道,有些担心起自己不知该去哪里了。

    其实也不怪她,从小就在醉香楼长大,突然离开,确实不知道该何去何从。

    柳如雪微微一笑:“天大地大何处去不得?咱们在洛阳城找一个铺面,开一家小酒馆照样可以安稳的过日子,说不定哪一天遇到一个不嫌弃出身的男人,说不定奴就嫁给他了!”

    两人走遍洛阳,终于找了一个小铺面租了下来,开始了自己新的人生。

    ……

    时间如白驹过隙,日子就这样一天天的过去,转眼间就到了清明节。

    在这期间,木易每天除了上朝就是去军营中处理公务,表面上看起来平静如水,其实私下他已经笼络了不少人。

    比如说军中士兵谁的家里揭不开锅了,他会毫不犹豫地施予援手。又或者哪一个士兵家人生病了,他也会拿出钱来去请郎中。

    总之只要是能帮的,木易都会毫不犹豫的帮助,渐渐的赢得了不少人的好感。

    清明节这天木易并没有去上朝,而是请了一天假陪着苗小蝶去祭拜她的爹娘。

    陪着佳人在城外闲逛了大半天,上坟祭拜完后天空中下起了蒙蒙细雨,无奈下两人也只能是赶回了城中。

    雨水轻轻的拍打在脸颊上,望着街道上来来往往的行人,木易突然间想起了一首诗,不由得吟诵道:“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借问酒家何处有,牧童遥指杏花村。”

    苗小蝶眨巴眨巴眼,微笑着赞道:“好一首七言诗,诗好,意境更好!阿郎学习认字才半年,就能够赋诗,当真是难得的天才。只不过这诗并不应景,前两句还行,可是后两句就有点问题了,阿郎也没有问任何人,怎么就说借问酒家何处有?还有,这里也没有牧童啊!至于杏花村又是什么?”

    木易彻底无语了,自己咋就这么嘴贱呢?本来是有感而发,怎么就忘了这一点了。汾阳杏花村酒大概出现在南北朝时期,而《清明》一诗也是出自唐朝。现在可是东汉末年啊,哪里来的杏花村酒?

    “呃……作诗只要合辙押韵就行,嘴上没有问,可是在心里已经找人问了呀?至于杏花村,那是一种酒的名字,貌似洛阳并没有此酒。”

    苗小蝶也不去和他争这些,只是微微一笑,指了指远处的一个小酒馆:“杏花村倒是没有,不过前方却是有个小酒馆,阿郎要不要去喝一壶浊酒?”

    木易有些无奈的揉了揉鼻子:“既然说起了,那就去吧?反正今日闲来无事,就陪你好好逛逛。”

    小酒馆很是冷清,里面没有几个客人,只有靠窗的地方跪坐着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自顾自的吃着食物。

    木易走进小酒馆,随意的找了个地方坐下,伸手一边帮着苗小蝶擦着脸上的雨水,一边说道:“掌柜的,烫一壶酒,有什么好吃的来两份,转了大半天,肚子还真有些饿了。”

    身后传来一个女子的声音:“好嘞!贵客稍等,酒菜马上就来……”

    大约过去了一刻钟左右,女掌柜端着一个托盘,盘中摆放着一壶酒两盘熟肉来到了木易所坐的桌子跟前。

    将酒菜摆在桌上,女掌柜抬头时顿时怔住。

    “是你……”

    “是你……”

    木易和女掌柜两个人同时出声。

    “民女柳如雪见过将军!”柳如雪面带笑容的施了一礼,怎么也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木易。

    本以为上次一别,两人就不会再有机会相见,可是现在?还真应了那一句:一叶浮萍归大海,人生何处不相逢。

    “哦,原来是柳小娘,不知为何会在这里当起来掌柜?”

    “民女现在已经是自由之身,出来后无家可归,便在这开了一家小酒馆。真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将军,还真应了将军的那一句:一叶浮萍归大海,人生何处不相逢。”

    话匣子一打开,柳如雪话也就多了起来,小指轻轻地将一缕秀发勾到了耳朵后面,莞尔一笑说道:“民女还以为将军和皇甫嵩将军去西凉平叛了呢!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将军。”

    一旁的苗小蝶很是乖巧的望着两个人一问一答,从始至终都没有插一句话。她是一个聪明的丫头,知道什么时候该说话什么时候不该说。尤其是在这种公共场合,作为一个妇道人家,千万不能落了男人的面子,否则的话自己在对方心中的地位就会一落千丈。

    然而这边的说话声一字不落的听在了窗口的那个少年耳中。

    少年饮了一樽酒,心中有些黯然,人家年纪看起来和自己相仿就已经是一个将军,可是自己呢?到现在还是一事无成。

    就在这时,门外一个少年气喘吁吁的跑了进来,走到那个少年跟前说道:“子龙,打听到了!”

    木易刚喝进嘴里的一口酒水顿时喷了出来,心中不由的一突,扭头望向了坐在窗口的那个白衣少年,心中暗暗想道:“难道他就是常山赵子龙?这情节也太狗血了吧!”

    一个身材婀娜的女子洗净满身铅华,换上了一副农家妇人的打扮,带着一个小丫鬟走出来醉香楼。

    细看之下,此女子正是曾经唱过精忠报国的那个女子。

    少女只知道她以前的名字叫柳如雪,至于家是哪里的,却是一无所知了。四岁的时候就被卖到了青楼,十三岁就出来卖唱,因为人长得漂亮,嗓门也好,这几年倒是给醉香楼没少挣钱。

    多年以来,私下里也有不少客人打赏,她倒是积攒了不少的积蓄。

    本来在男人面前卖笑卖唱,她渴望着自己能够遇到一个喜欢的人为她赎身,哪怕就是做一个妾室也就心满意足了。

    木易这才恍然,蔡文姬的确叫蔡昭姬,只是后来为了避讳司马昭的昭字,才被改成蔡文姬的。

    木易挠挠头尴尬一笑:“呵呵呵……小娘勿怪,可能是某记错了!”

    蔡文姬莞尔一笑,走上前盈盈一礼:“这几日在坊间听到很多人都在传唱将军的两首词作,将军不但武艺高强,更是才华横溢,小女子佩服的紧,想不到今日在此见到将军实乃三生有幸。”

    木易想得入神,两只眼睛竟然在蔡文姬的身上紧盯着不放,在别人看来这已经是相当的失礼了。

    蔡文姬有些失望的撅了撅小嘴:“哦~原来是抄人家的?”

    不过仔细一想也是,哪有那么多文武双全的人呢?木易行军打仗有那么大的成就,肯定将所有的时间都用在了学习兵法上,以他现在的年龄,怎么可能有时间去学习诗词呢?

    每一个少女心中都有属于他自己的白马王子,而蔡琰心中所想的,就是那种能够纵横天下,而且是才高八斗,文武双全的男子。

    汉朝人吃饭并不像现在人一样所有人坐一桌,而是单独的每人一张桌子。

    坐在一旁另一张桌上的蔡文姬伸长了脖子小声询问道:“听说这首曲子是将军所作,是不是真的?”

    木易慢慢的饮着酒,心中暗暗说道:“嗯!回头咱也弄几个舞姬,否则以后来了客人,那岂不是太丢份了?”

    就在这时,一个颇有姿色的女子在大厅中间的一张矮桌上摆放了一张古琴,玉指在琴弦上不停地拨弄,一曲女生版的《临江仙》弹唱了出来。

    木易摇了摇头苦笑道:“不是,这首词是某抄来的。”

    木易这才回过神来:“文姬过誉了,某只不过是一粗鄙武夫耳!”

    蔡文姬皱了皱眉,旋即微微一笑:“将军可能搞错了,小女子单名一个:琰,字昭姬。并不叫文姬。”

    别看卢植刚从监狱出来,小日子倒是过的挺悠闲。客厅众宾客分坐两旁,几个舞姬献上了美妙的舞蹈。

阅读三国一小兵最新章节 请关注 八月小说网(www.8yue.org)

推荐阅读:《史上最强赘婿》《诡秘之主》《黄庭道主》《重生野性时代》《王者时刻》《我的1979》《恶魔就在身边》《史上最牛主神

本文网址://www.8yue.org/yue/343/343762/696432.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8yue.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