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 章

    他跟其他人一样和程以宽来往,爬山、撸串、打球、泡网吧。起初他做这些很自然,等后来他发现自己喜欢上了程以宽,他便又去学着其他人的样子,努力装着自然。

    许是他演技不错,一直到毕业都没有人知道他的秘密。

    江彦还沉浸在自己的羞愤中,半晌“啊”了一声,抬头看了他一眼。

    “那你最近怎么样?工作忙不忙?” WWw.8Yue.ORG

    “还行。”江彦道,“偶尔会加班。”

    “挺好的。”程以宽不紧不慢道,“哦对了,还没告诉你,我要结婚了。”

    江彦怔住,这才想起刚刚进门时,程以宽说某某是他小舅子。

    他赶紧恭喜了两句,又问了婚期。毕竟暗恋了程以宽这么多年,江彦的愿望一直是希望男神生活幸福美满,现在得知喜讯,他是打心底里为对方高兴。

    江彦放松了不少,又暗下定决心,要给男神包个大红包。

    俩人又聊了几句别的,程以宽仍低头去玩手机。江彦则收起心思专心点菜。

    他打定主意要自己请,又想起程以宽不爱吃牛羊肉,于是把寿喜锅去掉,只挑着几样贵的刺身来了一遍,又要了这边的特色寿司拼盘。等翻到最后的酒水页面,江彦才犹豫了一下。

    这家的清酒很不错,酒精度虽高,但入口醇厚,还带着果香。他很想喝,可思忖了一下现在的情形,又觉得似乎不是很合适。

    毕竟是他们是偶然情况下的重遇,一方要结婚,另一方在约会。缘分大的话,俩人以后当亲戚,江彦还得喊程以宽姐夫。

    若缘分不大,大约面都不会再见了。

    江彦心里默默叹了口气,不舍地把菜单合上,叫来了服务员。

    等他点完下单,程以宽刚好从手机前抬起了脸。

    江彦不太擅长主动找话题,尤其是面对一位要结婚的男士,总觉得平时的买买买和玩玩玩的话题,有些过于幼稚。他左思右想,只能围着结婚的话题打转转。

    好在张远帆也是要结婚的人士,平时经常找江彦倒苦水。江彦干脆有样学样,认认真真地问程以宽,你们什么时候订的婚啊,婚房买了没,两边家长感觉如何,礼金陪嫁有没有矛盾……越问越觉得自己像是个热衷八卦的居委会主任。

    好在程以宽脾气一如既往的好,有问必答,去年订的婚,婚房买了,男女各一套。两边家长都满意,礼金不多一百来万,陪嫁他不要,女方一定要给,带了一套商业街。

    江彦:“……”

    程以宽又笑:“婚礼定了几十桌,几乎都是两边家长的同事和朋友,我俩同学反而很少。她那边朋友大多在国外,还好说一点。我这边一桌都凑不齐,就不太好看了。”

    江彦没想到他还会有这种苦恼,咦了一声:“你同学都来不了吗?”

    “关系近的离得远,离得近的关系又不到,所以请帖都不好意思发。”程以宽笑了笑,“现在只能这样了。”

    江彦琢磨了一会儿,心想这压根儿就没请人啊?别人都不知道怎么过来撑面子?

    他觉得这其中应该另有隐情,只是俩人关系不到,程以宽不想告诉自己而已。

    江彦笑笑,只得顺着安慰了两句。

    刺身很快被端了上来。服务员不知道他这出了岔子,送了两个心形的甜点,又搁下了一个烛形的桌灯和一个bose的迷你音响。

    这一套是这家日料店的特色,因为隔音做的好,所以约会的人会在包厢里放放小曲听听歌。

    不过现在约会对象又没来,江彦趁程以宽不注意赶紧把烛灯灭了,将音响挪去一边,低头给那个小gay发微信。

    此鸟已废:【别送啦!】

    咕咕:【怎么了?这些都是你的理想型安排的,一会儿还有束玫瑰花呢。】

    此鸟已废:【??理想型没来,这是他姐夫。】

    咕咕:【……正主呢?】

    此鸟已废:【不知道。】

    此鸟已废:【可能有事。】

    此鸟已废:【也可能后悔了。】

    玫瑰花好歹没再往这送。

    食物铺了一满桌,江彦跟程以宽边吃边聊,终于慢慢又熟络起来。

    当然这个主要归功于程以宽,他始终把控着话题的走向和气氛,还会照顾别人的心情和隐私。

    当年江彦第一次见他的时候,也是这样的场景。那年省里组织了一次初中生的竞赛活动,难度很高,各学校推荐报名。

    江彦他们学校在市里才排中段,那次为了博出位,干脆不要脸的采取了人海战术。别的学校一个年级去两个人,他们学校恨不得一个班去两个。于是在赛前的动员会上,初二初三几十个学生挤在办公室里,听带队老师讲注意事项和集合时间。

    十几岁的学生都坐不住,带队老师又絮叨,念念叨叨没个重点。于是整个动员会全靠程以宽在后面时不时的插话提醒,这才没有跑太偏。

    那是江彦第一次见到传说中的校代表,眉眼干净,唇红齿白,叫人挪不开眼。他带着满腔的崇拜和敬仰注视着对方。并确定程以宽察觉到了他的视线。江彦鼓足勇气,想象着下一秒,这位受人尊敬的学长转过头,或惊讶或鼓励地冲自己微笑。

    然而程以宽并没有,他在江彦期待的眼神中,挪了挪屁股,把背转了过去。

    人的崇拜是盲目的。一个小动作都会被解读成个性。江彦总忍不住想,假如当时程以宽回头了,微笑了,会不会后面的事情就会不一样了。

    可是他没法穿越重来,也不能控制当年好胜又害羞的自己,臊得脸烫。

    这顿晚餐一直吃到八点结束,俩人要走的时候,程以宽的手机响了起来。

    江彦趁机去前台买单,又要了一瓶清酒,打算晚上回去自己喝。

    服务员把酒盒递过来,却对他道:“刚刚已经有人结过账了。”

    江彦愣了下:“什么时候?”

    程以宽的钱包一直在桌子上,他没看见这人出来买单。

    服务员笑着朝他身后指了指:“刚刚您出来前,那位女士买的。”

    江彦回头一看,果然,程以宽正在跟一个女孩字说话。

    女孩个头不高,穿着一件蓝色针织裙,弯眉细眼的特别招人喜欢,见江彦往那边看,笑着朝他挥了挥手。

    江彦忙走出去跟人打招呼。

    女孩是程以宽的未婚妻,叫王嫣。

    “你长的也太好看了……”王嫣道,“真人比照片还好看,难怪天奇下午要出去做造型……完了完了,他肯定要后悔死了。”

    “他自己不来的,后悔什么。”程以宽咳了一声,看了眼时间,催促道,“你不是要回家吗,走吧。”

    他说完朝江彦点点头,转身朝停车场走去。

    王嫣“啊”了一声,却站在原地没动。

    “那个,我想起来了,我得先去给我弟送手机。”王嫣眨眨眼,对程以宽喊,“你不是要回你爸妈那吗,快走吧,马上要堵车了。”

    她说完又朝江彦笑笑,像是自言自语:“我自己去打个车就行,在路口等等,肯定能打到。”

    江彦觉得自己可能会错意了,可是这情形……又觉得对方暗示的有些明显。

    “姐不介意的话,坐我的车?”江彦问,“正好顺路,可以捎过去。”

    “是吗?”王嫣惊讶道,“这多不好意思。”

    嘴上这么说,人却立刻朝他走了过来。

    江彦一愣,回过神后忍不住笑了笑。

    俩人朝另一边走,才出去两步,就听后面程以宽又追了过来。

    “你自己开车行不行,”程以宽拦在前面,把车钥匙扔给王嫣,“车给你开。”

    “不用不用,”王嫣摆手拒绝,“我跟江彦一块走就行。”

    “不用,我搭我学弟的车,”程以宽蹙眉看着她,“我们正好也顺路。”

    江彦:“……”

    他跟程以宽的方向是相反的。

    江彦抬了抬手,刚要提醒他,突然又明白了过来——程以宽估计是不想让未婚妻坐别人的车。

    他看了看正在争执的两个人,摸了摸鼻子,干脆避嫌,往远处走了几步。

    果然没一会儿,那边俩人达成了一致,王嫣跟他打了个招呼,和程以宽一块走了。

    江彦看俩人走远,默默开车回家,把那瓶清酒拿了出来。

    这酒是适合冰着喝的,然而家里没有冰块,下午他出去的时候又没收拾,屋子到处乱糟糟,看着也心烦。

    今天是个诸事不宜的日子。

    江彦心想,工作受阻,约会不成,男神要结婚,自己当面吃狗粮。

    不喝点酒也太对不起自己了。

    他叹了口气,开了酒瓶拎着去了阳台上,找到放那的懒人沙发,盘腿窝了上去。

    酒精的感觉逐渐上来,江彦觉得今天自己醉的有点快,竟然没几口就开始迷糊了。

    天气越来越冷,耳边又有人嘀嘀咕咕地一直在说话。

    江彦缩了缩身子,想要小憩一会儿,又突然一个激灵醒了过来。

    他自己在家,哪来的人说话?!

    江彦心里咯噔一声,猛得睁开了眼。

    眼前是一片漂亮的白色羽毛。

    而不远处的客厅里,晚上才见过面的,程以宽的未婚妻正拿着一个蓝色小裙子朝他走了过来。

    “宝宝醒啦?来试试舅舅给你买的小裙子……”

    江彦:“???”

    握草?

    <li style=”font-size: 12px; color: #009900;”><hr size=”1” />作者有话要说:  呆毛忘说了,每天00点左右更新。

    鞠躬么么哒~

    “今天不用吗?”程以宽问,“如果加班的话我们就随便吃点。”

    江彦有些尴尬,他不想说自己被撵回家了,含糊道:“有点事,请假了。”

    “明白。”程以宽笑了笑,“天奇人不错,追他的人也挺多。”

    江彦就怕他提这一茬,脸哄的一下就热了。

    “我不是为了约会请的假,”江彦有点招架不住,硬着头皮解释道,“我俩是张远帆介绍认识的……我们才头一回见。”

    程以宽并不知道他是弯的。

    在俩人从认识到熟识的十来年里,江彦一直很小心地保护着自己的这个秘密。

    没想到江彦有点积极,比他早到了一步。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大王来巡山”下午去程以宽那送东西,走的时候拿错了手机。俩人发现的时候已经很晚了,大王同学来不及去程以宽家,于是拜托姐夫到这边来等着,他早点过来换。

    江彦的确不知道,他俩加了好友后除了定时间见面就没聊过别的。但他不清楚王天奇怎么跟程以宽讲的,只得“嗯”了一声,低头去看菜单。

    程以宽笑了笑:“多点一些。我们有些日子没见了吧。”

    江彦点头:“两年多。”

    程以宽把菜单推了过来:“天奇有事来不了了,让我们先吃。”

    “天奇?”江彦问。

    江彦低下头,看了看自己露锁骨的白衬衫……又看了看自己薄而骚的直腿裤……那感觉就像在班主任面前跳脱衣舞一样,太羞耻了。

    “想吃点什么?”程以宽倒是十分自然,玩了会手机突然问他,“喜欢刺身还是寿喜锅?”

    “嗯,就是我小舅子,”程以宽似乎很诧异,“你不知道?”

    包厢是改良过的榻榻米,不用跪坐。程以宽仍回去等人,坐下后长腿一伸就占了大半边。

    江彦简直如坐针毡。他稍一放松就会碰到程以宽的腿……虽然以前俩人同宿舍的时候他在这腿上躺过无数次,但现在跟男人约会被撞见,他说什么不敢了。

    哪想到今天会在这碰上。

阅读家里有鹅最新章节 请关注 八月小说网(www.8yue.org)

推荐阅读:《民国谍影》《超神机械师》《修真聊天群》《白银霸主》《恶魔就在身边》《原来我是妖二代》《六迹之梦魇宫》《涅槃2008

本文网址://www.8yue.org/yue/343/343813/696516.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8yue.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