气运命格(十六)

    公子哥抽出几张银票,吩咐赌妓反着压。

    年轻人倏地抬起眼,笑道:“太小了,一百万,跟不跟?”

    何其相像。

    赌坊内满是世家公子的金红之气,加上随风飘动的纱帘,靡靡若仙境。

    洛男不知亡城恨——

    “去给东陵郡郡守府的萧二小姐,就说凌行韬没有遵守约定过意不去。” WWw.8Yue.ORG

    仆从跨上一旁的马,朝紧闭的城门而去。

    那钱自然不是给萧二小姐,是给大乐的,或者说是让萧二小姐用在大乐他们身上。林行韬确信萧二小姐会明白他的意思。

    他在王府里过了一夜,第二天一早就跟洛王说自己愿意去寻鼎,洛王高兴之下给了他一百万和一些零零碎碎的玩物。

    林行韬则顺便说出与萧二小姐违约的事情。城门已关,他凭自己是无法将东西送出城的,好在洛王爽快同意了。

    他和卜果子还有洛王派来的仆从走在街道上,只觉得格外寂清。

    “这城里百姓都去哪了?”

    仆从回道:“洛王殿下忧心百姓安危,安置百姓于城南林场,有多位法师看护。”

    这时林行韬正好停在了摘星楼——开论道大会的地方。

    “师兄我先去了。”卜果子深深看了林行韬一眼,暗中嘱咐,“洛王的军队能掌控就掌控,若不能——万事小心。”

    林行韬笑着告别,对左右说:“且去看看皇兄给我的军队是何等骁勇!”

    ......

    洛王给他的军队叫做虎豹军,听名字就很了不得的样子。

    他们并未待在营内,而是整队列在外边空地上。

    上百个血气方刚、平均身高大概有八尺的男人不发一言、目视前方,身上的盔甲如同他们的神情一样沉默。

    其不动如山,足以令小人噤声。

    还未靠近,就能感受到他们身上浓重的血气与煞气。

    就算这不是一支从尸山血海里踏出的军队,也是一支将要从尸山血海里踏出的军队。

    洛王居然将这样一支军队交给林行韬——他看来很自信这支军队不会背叛他。

    林行韬的目光注视在一个身材格外高大,近两米的男人身上。

    与其他士兵不同,他的手里握着一柄旗子,正在队列前观望。

    突然,他的头猛得偏转到林行韬的方向。

    目光似一柄重锤,直要压垮人的意志与身躯。

    身边的仆从还未上前通报,林行韬一捏法诀。

    那柄锋利无匹的天子剑仿剑瞬间呼啸而出。

    白色气流掀飞尘土,眨眼间就飞至男人的臂膀处。

    剑身还未靠近,就被一声大喝喝退。

    男人继而怒目圆睁,一双大手拔起插在土里的旗子,舞得虎虎生风,竟是将飞剑的攻击遮挡得一丝不漏。

    就在林行韬的攻击拿他没办法时,他暴喝一声,仰起了头,脖子上青筋蹦出。

    他举起了旗杆,两膝微曲,做出投掷的动作——

    手臂的肌肉在空中爆出啪啦啪啦的声响——

    也同样是极快的一瞬,林行韬的眼中出现了尖锐的、急速而来的一点。

    还有一个飞奔而来的健壮身影。

    尖啸的气流带起林行韬的鬓角发丝,下一刻,旗杆的下尖部就将带起他的脑袋。

    “咚!”

    宛如猛虎出山,一声声沉重的脚步声像是踩踏在人心上。

    在仆从惊恐的尖叫声中,男人飞奔而至,竟只比旗杆慢了半个身位。

    “咔啦啦——”是旗杆一节节爆开的声音。

    一只手牢牢握住了旗杆,使得尖部稳稳停在林行韬眉心两寸远之处。

    “末将还请殿下恕罪。”男人旋即半跪,请罪道。

    他的眼角忽然一动。

    另一只养尊处优、白皙细腻的手不知何时握住了旗杆的另一头。

    手的主人正含笑打量着他。

    林行韬抓住旗杆,对近在咫尺的刺痛感毫不在意。

    他在打量着这个虎豹军的领头人物。

    男人方脸浓眉厚唇,是一种比较木讷刚正的长相。

    他半跪着,但并不如何卑微,只有在看到林行韬自己挡住他的攻击时才稍稍露出惊讶的样子。

    但他很快又恢复了沉稳的态度。

    林行韬手一松,改作扶起他,也不说他无罪,而是问他:“你的本命星辰是什么?”

    “回殿下,末将乃武曲星应命。”他说,然后手腕一转,旗杆将林行韬身后吓得失声惊叫的仆从钉在地上。

    “还请殿下恕罪。”他重复道。

    仆从的尖叫戛然而止。气氛一时有些凝固。

    林行韬于是从他木讷而固执的脸上看出了无情的肃杀之气。

    “无事,是我想看看你的实力,你起来吧。”

    男人应声而起,立于一旁。

    “你下去治伤吧。”林行韬对那个倒霉的出气多进气少的仆从说,然后问男人,“你叫什么名字?”

    男人沉声答道:“末将王应,虎豹军昭武校尉!代虎豹军见过九殿下!”

    不远处的虎豹军轰然应诺,声震大地。

    林行韬收回了佩剑,他发现纵使刚刚发生了一场短促的战斗,虎豹军竟是没有一个离开原本的位置。

    令行禁止——他略微感受到了压力。

    他当然不是随随便便攻击王应的,他知道一支厉害军队总归是难以对软弱的领导者服气的——何况还是林行韬这种半路过来听都没听过的人物。

    所以林行韬要选取一种妥当的方式立威。

    在来的路上林行韬回想了一遍小说里的那些主角是怎么做的——他不会开演讲会鼓舞士气,所以他选择展示实力。

    他让这群士兵知道,自己并不是个软弱无能的皇子。

    效果看来还不不错,起码这个校尉王应有所震动。

    但要收服他们,太难了。

    他们人数虽然不多,但看样子,一个个都是精锐啊。这样的精锐,又岂会轻易易主。

    看了看日头,林行韬也不多说废话,他亮出洛王交给他的军符,走到队列前。

    “我乃大临九皇子凌行韬,洛王命我带领虎豹军巡视洛水河。军情紧急,速速出发!”

    话音刚落,刚刚还不动如松的士兵们顿时井然有序地到某个地方拿起自己的兵器。

    有刀,有矛,也有弓箭。

    王应则走到倒霉蛋身边拔出旗杆,带出一串血花和惨叫后,将旗杆交到了林行韬手中。

    手掌浸润了鲜血,滑滑的,还有些烫手。

    这时,远处忽然传出一阵钟声。

    林行韬与王应抬起头,看向天际。

    洛水城的北边天空,竟滚下滔滔江水。

    一条白色蛟龙从江水中扑出,蛟龙独角鱼须,腹下两爪。

    “请河伯——”有渺远又宏大的声音传遍四方。

    论道大会开始了。

    林行韬收回目光,正好看到旗帜上的图案。

    黑底银边,一只威风凛凛的大老虎做出扑食之状。

    虎豹军啊,如虎之威猛,如豹之迅捷。

    他手指一弹,将旗杆弹入王应怀中。

    呵,休想让本殿下帮你拿东西。

    <li style="font-size: 12px; color: #009900;"><hr size="1" />作者有话要说:  林行韬:我不做接旗侠。

    “够了,气运不可轻耗。”卜果子以为他不尽兴,提醒道。

    林行韬只玩了一把,不是怕别人看出一直赢的端倪,而是红气一旦消耗在这种事情上,便是再也生不出了。

    道士中也只有林行韬这样有青紫气打底的才敢拿气运去赌钱了。普通道士一是不会望气术,二是得不偿失。

    况且就算有红色吉气,赌钱也只是大概率会赢,所以林行韬只赌了一把。

    他从赢来的钱中抽出几张,递给一旁恭候的仆从。

    迷离的光线映着一位年轻人英俊的眉眼,再落入他嘴角似有若无的笑意里——

    一种残酷的煽动力渲染开来。

    然而再多的优雅,也只是为赌坊里贪婪诈取的人类半遮半掩地笼上一层仿若高级的纱——这群大战将至还在醉生梦死的家伙。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洛水城最为膏粱纨绔喜爱的赌坊内纱幔盈动,与寻常沸反盈天的小赌坊不同,这个赌坊无论布置还是玩法都要高雅上不止一个层次。

    卜果子再次看了眼林行韬的头顶,点点头。

    于是靠着望气术作弊,林行韬赢了两百万。

    在毫不留恋地走出赌坊时,林行韬回头开启了望气法。

    赌妓身着轻纱在林行韬面前晃来晃去,但林行韬眼里,只有钱。

    莫挨老子。

    于是林行韬“啪”得往桌子上盖上两根太史公的丁.丁——两个五十万合计一百万。

    这里虽然不是汉朝,但纨绔子弟随手扔出五十万、小乞儿买不起几文钱的包子与汉朝纨绔声色犬马、太史公付不起赎罪钱惨遭宫刑——

    他用刚刚学会的传音入密术问卜果子:“红气确定是往左吧,师兄你要是看错了,我们就没钱了。”

    一名身着轻纱,浑身只用一根带子系着的赌妓依偎在一名公子哥身边,为公子哥的每一次下注而惊呼,随即露出迷人美艳的笑容。但她身上最迷人的不是她的笑容,而是那些遮遮掩掩不想让男人看到又想让男人去看的地方。

    公子哥显然深谙此道,伸出两根手指轻拉她的衣带,手掌进去摸了一把,道:“去瞧瞧那边那位压了什么。”

    不愧是大临九皇子。公子哥微微吸一口气:“自然要跟,岂能辜负殿下美意?”

阅读全球复苏后我穿越了最新章节 请关注 八月小说网(www.8yue.org)

推荐阅读:《全职武神》《天道图书馆》《白银霸主》《大龙挂了》《太初》《斗战狂潮》《史上最牛主神》《全职武神逛诸天

本文网址://www.8yue.org/yue/343/343837/696581.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8yue.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