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哑女夭夭

    我舒缓一口气,心想不管外面的是人是鬼,只要不伤害我就行,要走赶紧走。

    突然,我眼前的玻璃外出现一张惨白色的女人脸,黑乎乎的长发披在脸颊两侧,一双血红色的眼睛闪着光,死死的盯着我!

    几秒后我浑身凝固的血液再次流淌,大叫一声跌倒在地,窗帘也盖住了她的脸,我拼命的挪动屁股向后退去,窗外的女鬼依然在敲打着窗户,那声音像葬曲一样萦绕在我的脑子里,摧残着我将近崩溃的精神。

    我以为女鬼是怕我手中的符,房檐上明晃晃灯光照耀下,仔细一看发现,在我面前的竟是一个披着破烂黑袍的小姑娘。

    她看起来十七八岁左右,头发散乱的披在脸颊两侧,骨肉消瘦,一双眼睛满是红血丝,惊恐的看着我,双手挥舞。

    我看看她,再看看院子里的棺材,还是村长和刘大仙走时的老样子,心里放松了些。

    深更半夜,这小姑娘跑我家来做什么?而且一看就不像是村里的人,我从没见过她。

    “你是来找人的?还是干嘛的?” WWw.8Yue.ORG

    哑巴小姑娘啃着手指做思考状,随后眼睛一亮,手指攥起在空中比划着,略显激动。

    “你要写字?”

    她又点点头。

    我不愿意在院子里多呆,说不定那棺材里的东西什么时候就会跑回来,于是打开门将小姑娘带进了屋子里,把灯打开后给她找来了纸和笔。

    小姑娘激动地接过笔蹲在炕边开始写字,我本想看看她写的什么,谁知道她身上竟然只穿了一件黑袍,领口很大,她这一弯腰,灯光下漏出圆滚滚、白花花的胸脯,我顿时感觉气血上涌。

    “啊,啊。”

    小姑娘拿起写好的纸递给我,我连忙把目光收回,却见她指着我,狠狠擦了擦她精巧的小鼻子。我皱眉摸上自己的鼻孔,发现手上全是血,顿时羞愧之心盖过了恐惧,连忙扯下墙上的毛巾擦拭鼻血。

    “不好意思。”

    小姑娘好像没听懂我的话,疑问的看着我。

    我当然不能跟她说是因为看到她的胸才喷鼻血的,连忙转移注意力看向手上的白纸,她的字很好看,清秀端庄,规规矩矩。

    上面写着:我来找我妹妹。

    “你妹妹在这个村?”

    她点点头。

    “叫什么?”

    她又接过白纸,写下:尹夙。

    “不认识。”

    小姑娘漏出了失望的表情,忧郁的眼神竟让我有点心疼。

    我说:“籍村有百户人家,我不太接触,所以熟悉的人不多,等明天村长来让他帮你找找行吗?”

    她点点头。

    “你叫什么?”

    她写:“尹夭夭。”

    ......

    我和她一个说一个写,整整聊了一夜,快天亮的时候她在我的被褥上蜷缩睡了,像一只受到惊吓的小猫咪。

    有她的陪伴我也从恐惧中逃了出来,通过对话得知,哑巴女孩儿叫夭夭,她和她妹妹走失了,听说是在我们村子里,于是便一个人从很远的“陵水村”走过来,见我家开门亮着灯,便想进来问问。

    我难以想象哑巴的夭夭怎样才走过这么远的路,给她盖好被子,靠在墙边静静的望着她。

    琢磨了一会儿,想到刘大仙给我的符,虽然夭夭很可怜,但深夜出现在我家里实在有些古怪,犹豫过后还是掏出一张符贴到了她的肩膀上。

    夭夭感受到我的举动,迷迷糊糊翻了个身,揉搓小眼睛看向我。

    我尴尬的笑了笑,“没事,快睡吧。”

    她打了个哈欠,又睡了过去,看样子是困极了。

    我将符纸摘下来,心想自己真是昏了头,她怎么可能是鬼嘛,哪有鬼这么可爱的!

    就这样,我等到了天亮,刘大仙说的鬼怪始终没有出现,公鸡打鸣后我离开了房子到村长家,却发现刘大仙和村长竟然都已经睡着了。

    我气不打一处来,满腔怒火的将他们推搡醒,骂道:“心咋这么大呢,我在家里招鬼驱神的,你们竟然在这边睡大觉。”

    刘大仙睁眼看到我,迷茫道:“你是谁?”

    “嘿,你还跟我装傻!我昨晚差点吓死你知不知道?”

    村长也醒了,见我还活着急忙问道:“抓到那怪物没?”

    “抓什么抓,根本就没有鬼怪出现,倒是我自己害怕了一宿,好不容易等到天亮来找你们,刘大仙还问我是谁!”

    村长看看身边的刘大仙,下炕将我拉到外屋,说:“三火啊,刘大仙好像记忆力不太好。”

    “什么?”

    “那天我去找他的时候明明已经跟他说过情况了,但他来了之后连谁去世都忘了,还是问你才知道孟大娘的死。昨晚我和他回家,他却非要让我叫他老伴过来烫酒,他老伴两年前就死了,我怀疑他可能是老年痴呆,脑子不清楚了。”

    我微微沉思,想起昨晚刘大仙刚让我进房子点灯,然后自己又跟了上来,的确有些奇怪。

    “那怎么办?”

    村长说:“现在主要是抓住棺材里的怪物,咱们村不能再死人了,我发现刘大仙虽然糊涂,但是抓鬼的事情却不含糊,还是问问他吧。”

    我叹了口气,“也只能这样了,昨晚村里没再出什么事吧?”

    “应该没有,不然我还能睡到现在?”

    “没出事就行,抓鬼的事就让刘大仙办吧,我可不玩命了。”说着我问道:“村长,我婆婆的事怎么办?”

    村长挤了挤困倦的眼睛,“差点给忘了,我一会儿召集村里人去你家出殡。”

    “他们能愿意去么?”

    “不去也得去!你三火昨晚讲义气,总不能让你婆婆连个葬礼都没有。”

    这算是唯一能让我高兴的事了,婆婆把我从小养到大,只要她能安心的走,昨晚的惊吓就没白受。

    等到上午的时候,村子里的人都被村长招呼到了我家,四个叔叔抬着婆婆的棺材前往村东头的墓地,剩下的人尾随着,我在人群中发现王老四的身影,不由得好奇,他儿子昨天才死在我家里,怎么还来参加我婆婆的葬礼?

    刘大仙在最前方,早上吃过饭后他的记忆力就恢复了些,古树棺材的事先没有管,他正好成了我婆婆出殡的阴阳先生。

    我披麻戴孝跟在刘大仙身后,不停地的扔着纸钱。

    刘大仙在前面捏着一枚铜钱,兀自喊道:“今日天晴云不见,正是入殓封棺时;孝子贤孙棺前走,纸钱留给亡人花;哟,听我老汉念一念,地府门开小鬼散。

    一念昊天玉皇上帝降隆恩,赐许家老妪上天做神仙,那文武星宿、四方门神让让路哎,生前善人受天眷。

    二念地府十殿阎王通人情,给许家老妪一碗孟婆汤,甚么悲喜苦乐、哀痛苦楚全不见哎,来世享受喜福源。

    三念世间亲人家属尽孝心,留许家老妪坟前几把泪,保佑家丁兴旺、富贵终生哎,香火不断延百代......”

    听着刘大仙凄冷的长啸声,我忍不住哭了出来,眼泪滴滴答答一路跟到了坟地前。

    墓坑已经有村民提前挖好,按照礼数,我亲自将棺材上的九钉砸死,跪在坟前磕了三个响头,大喊一声“婆婆,您看好了,要走西南大路啊!”

    棺材放进了墓坑内,我亲手填了第一把土后,剩余的交给了其他的村民。

    我跪在坟前,村民填土葬棺,刘大仙还在念着出殡的话语。

    这时,一个刺耳的声音从侧面传来。

    “搞这些有什么用,坟前烧纸土地黑,不知亡人得(dei)没得!”

    “你谁啊?”我小心翼翼的防范着。

    小姑娘舞动着双手,嘴巴张开却只能发出“啊巴、啊巴”的囫囵声音。

    她是个哑巴。

    “你说不出来话?”

    小姑娘拼命的点着头。

    敲门声没了,而房门外也没有看到人影。

    难道是走了?

    敲门声回荡在深夜漆黑的房间,院子里的灯光是亮着的,但因为害怕,我在村长和刘大仙走后还是忍不住恐惧,将窗帘紧紧拉死。

    “咚、咚、咚!”

    想到白天时小四的死状,我心里鼓起一股戾气,狠狠跺了跺发麻的双脚,攥着符咬牙走出房间到门口,一把将门拉开!

    “奶奶的!我跟你拼了!”

    我喊叫着冲出房门直奔窗户而去,窗边正在敲打的女鬼听到声音扭过头,看到我伸出白花花的手,胡乱的挥舞着,不停地的向后退。

    我颤抖的手从怀里掏出刘大仙交给我的保命符,手心里全是汗,扶着墙壁缓缓站起身,两条腿软如棉花,根本使不上力。

    人在面临极度的恐惧时,往往会选择殊死一搏。

    那女鬼伸出白色的手,边看着我边机械的敲打窗户“嘭、嘭、嘭!”,我和她脸贴着脸,就隔着一层薄薄的玻璃。

    “啊——”

    此刻的我就是这样,残缺的神经就像是随时有可能崩断的弓铉,如果我再没有动作,没等被女鬼杀死,自己就吓死了。

    摸着黑慢慢下炕,我的理智认为鬼怪是不会敲门的,所以外面很可能是某个村民或者赵守全回来了,村长说过赵守全临走留下话,他会在婆婆出殡时回来,天亮后就是出殡的日子。

    我悄悄的走到窗户边,鼓起勇气用手指撩开窗帘的缝隙,向外面瞧着。

    我张大嘴巴,惊悚的甚至发不出声音。

阅读三火阴师最新章节 请关注 八月小说网(www.8yue.org)

推荐阅读:《六零符医小军嫂》《唐骑》《希灵帝国》《快穿之炮灰有毒》《美人如玉》《海贼之最强佣兵》《美女请留步》《孤摄

本文网址://www.8yue.org/yue/343/343984/696861.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8yue.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