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9 章

    只是马上,她又想起了昨天晚上吃到的晚饭,那几小片燕麦饼,公用的杯子,天哪,希望早上的饭可以好一点!

    饭厅是一个大房间,天花板很低,虽然外面的光线亮,但是里面的光线很暗,屋里是两张长桌子,上面放着几盆装满食物的东西。彭斯走到跟前的时候,就知道不好,因为这几盆吃食散发出来的味道,居然一点也没有饭菜的香气。

    “不是冷的,也不热,为什么不迟一些开始煮饭!” WWw.8Yue.ORG

    终于吃完了早饭,感谢了上帝,又唱了一首赞美诗,大家才纷纷离开饭厅到教室去。彭斯觉得这好像回到了自己上大学军训的时候,吃饭之后唱歌,“团结就是力量,这力量是铁,这力量是钢,比铁还硬,比钢还强!”

    来到了教室,这时候还不是上课的时间,彭斯总算感受到了一点热闹的氛围,终于不像在寝室时那样,一个个都不说话的死气沉沉的样子了,大家也开始叽叽喳喳的说话。

    几十个大大小小的姑娘分坐在屋子两边的长凳上,身子笔直,一动也不动的,头发都是从前面梳到后面,一丝不苟的,一条卷发都不见。穿的都是褐色衣服,领子很高,脖子上围着一个窄窄的领子,应该是能拆卸的。

    罩衣前胸都系着一个亚麻布做的口袋,不知道是干嘛用的,所有的人都穿着羊毛长袜和鞋子,这身打扮都是怪怪的。但是这周围的一切,在彭斯眼里看起来都很怪了,包括外国人的长相,所以她也没有在意,只当这个世纪的英国人都是这么穿的,入乡随俗嘛!

    彭斯又用余光,小心的打量了一下前面坐着的几个老师,一个呢,胖胖的,眉毛吊着,看上去有些满脸横肉不太好惹的样子。一个啊,就是刚才喝粥时候的那个老太太,一丝不苟,嘴下撇着,看上去苛刻而板直。

    至于米勒小姐,虽然她是里面最年轻的,但是却有些憔悴的样子,显然是他们中最累的最操心的那个。

    彭斯的目光小心的从一张张脸上飘过,突然全体学生都从椅子上站起来了,她都没经过脑子想,就连忙跟着大家一块站起来了,然后所有人又同时坐下了。

    这是怎么回事?彭斯纳闷,难道这就是上课前说老师好的节奏?可是为什么大家都不说话呀,也没人喊起立,郁闷。

    接着,所有人都把眼睛转向其中一点,彭斯的目光也跟过去,就看到了第一天晚上接待她的那个人。

    她站在屋子顶端的壁炉边上,房子的两头壁炉都生了火,这人一声不吭,表情严肃的审视着两排姑娘。米勒小姐走到她跟前,好像问了个问题,彭斯离得远也没听见是什么。

    就见米勒小姐得到回答后,又回到原来的地方,大声说道:“第一班班长,去把作业册拿过来。”

    这个命令正在被执行的时候,那个下命令的中年女人慢慢的从房间的一头走过来,昨晚上天色太暗,彭斯没有看清楚她的长相,这会儿大白天的,天色大亮了,她才看清楚。

    这个中年女人看上去高挑个子,皮肤白皙,身材匀称,头发是成暗棕色的,仔仔细细一丝不苟的梳在后面,束成圆圆的发髻。昨天和今天的印象加起来,彭斯觉得这应该是个严肃认真的人。

    “按班级集合!”米勒小姐的一声大喊引起了一阵骚动,她看到这幅情景反复叫,“不要作声!遵守秩序!安静!”

    渐渐的,喧闹声平息下来,彭斯看到她们排成了四个半圆形,站在四把椅子前面,坐下,四把椅子分别放在四张桌子旁边。每人手里都拿着有一本圣经模样的大书,放在空椅子跟前的每张桌子上。

    几秒钟肃静之后,四周响起了模糊的嗡声,米勒小姐从这一个班转到另一个班,四处转,把这种模糊的喧杂声渐渐压了下去。远处传来了叮叮咚咚的铃声,又有三个小姐进了房间,分别走向一张桌子,并在椅子上就坐。

    米勒小姐坐在了靠门最近的第四把空椅子上,椅子周围是一群年龄最小的孩子,彭斯被叫到了这个班,安排在了最后一位坐着,然后今天的功课就开始了。

    先是反复祷告,接着读经文,最后慢声朗读圣经的章节,这个过程用了大概有一个小时。彭斯什么也不知道,她也没背过也不记得,就跟着旁边的人嗡嗡的在读,看着她的嘴巴张开,其实声音放得很小,甚至不出声,她把自己小学时上语文早自习课的功力,给拿到这上面来练了。

    早课结束后,天色已经大亮了,钟声再一次响起,每个班整好队伍,彭斯还是站在低级班的最后,跟着前面的人,大步走进另一个房间去吃早饭。因为昨晚上吃的少,早上又一大早读了这么久的书,彭斯这个时候早已经饥肠辘辘了,肚子咕噜咕噜的叫,想着有早饭吃,高兴极了。

    只是马上,她又想起了昨天晚上吃到的晚饭,那几小片燕麦饼,公用的杯子,天哪,希望早上的饭可以好一点!

    饭厅是一个大房间,天花板很低,虽然外面的光线亮,但是里面的光线很暗,屋里是两张长桌子,上面放着几盆装满食物的东西。彭斯走到跟前的时候,就知道不好,因为这几盆吃食散发出来的味道,居然一点也没有饭菜的香气。

    当然,她知道,这里是西方,不像东方那样有粥有面,但是这毕竟是食物,好歹应该散发些香气吧。

    彭斯纳闷,她小心的往四周看看,然后发现大家看到了食物,全部都不满意,队伍的最前面第一班的年纪最大的,个子高高的姑娘们,叽叽喳喳的议论起来。

    “怎么又是冷的!”

    “不是冷的,也不热,为什么不迟一些开始煮饭!”

    “就是,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真烦,现在天气这么冷,谁不想吃点热乎的。”

    “安静!”一个声音叫道,说话的不是米勒小姐,而是一个身材矮小,皮肤黝黑的女人,衣服穿得倒是很漂亮,但是脸色有些阴沉。她坐在桌子的上手,米勒小姐坐在那张桌子的下手,一位看上去像个很古怪的老太太,坐在另一张桌子的下手。

    这些人大概都是来自各个地方的吧,长相都是西方人的长相,但又各不相同,彭斯实在是认不出来,她对西方人一向有些脸盲。

    坐在椅子上之后,还是不能吃饭,彭斯跟着大家一起做了一个很长的祷告,又唱了一首赞美诗。然后,一个仆人,穿着围裙应该是仆人,给坐在前面的几位教师,端来了茶点,早饭才开始。

    过了这么久,彭斯已经饿极了,饿的浑身没力气,拿着勺子就开始吃自己的那份粥。味道还行,她也认不出里面煮的是什么,像大麦麦粒,但是更粗糙,应该是这个时代应该特有的。

    味道还行,但毕竟不太热了,这么冷的天,她们刚才冻了这么久,肯定都想吃热的,她小心的用余光扫着四周的人,看见其他人也都是把粥咽下去吃完了。

    终于吃完了早饭,感谢了上帝,又唱了一首赞美诗,大家才纷纷离开饭厅到教室去。彭斯觉得这好像回到了自己上大学军训的时候,吃饭之后唱歌,“团结就是力量,这力量是铁,这力量是钢,比铁还硬,比钢还强!”

    来到了教室,这时候还不是上课的时间,彭斯总算感受到了一点热闹的氛围,终于不像在寝室时那样,一个个都不说话的死气沉沉的样子了,大家也开始叽叽喳喳的说话。

    彭斯站在那里,没人搭理她,她就听着别人说话,大都是在抱怨今天太冷了,今天的伙食好难吃等等。

    这种感觉就好像回到了上辈子,上学时候一样,大家做完课间操回来的抱怨,彭斯终于有了熟悉的感觉。

    钟敲到了九点,米勒小姐从外面走进来,站在房间的正中间,叫道:“安静!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去。”

    很快她的命令起到了作用,混乱的人群渐渐的开始秩序井然,大家纷纷走回到固定的位置上去,高级教师们也纷纷走进来就位了。不过,所有人都没有开口说话,也没有做什么动作,好像都在等待着什么一样。

    彭斯不敢瞎动弹,以免让自己成为焦点,只老老实实的坐在最末尾的位置上,但即便这样,她还是能让自己的眼睛看上去,既像是没有焦距一样,又小心的打量着周围的人。

    几十个大大小小的姑娘分坐在屋子两边的长凳上,身子笔直,一动也不动的,头发都是从前面梳到后面,一丝不苟的,一条卷发都不见。穿的都是褐色衣服,领子很高,脖子上围着一个窄窄的领子,应该是能拆卸的。

    罩衣前胸都系着一个亚麻布做的口袋,不知道是干嘛用的,所有的人都穿着羊毛长袜和鞋子,这身打扮都是怪怪的。但是这周围的一切,在彭斯眼里看起来都很怪了,包括外国人的长相,所以她也没有在意,只当这个世纪的英国人都是这么穿的,入乡随俗嘛!

    彭斯又用余光,小心的打量了一下前面坐着的几个老师,一个呢,胖胖的,眉毛吊着,看上去有些满脸横肉不太好惹的样子。一个啊,就是刚才喝粥时候的那个老太太,一丝不苟,嘴下撇着,看上去苛刻而板直。

    至于米勒小姐,虽然她是里面最年轻的,但是却有些憔悴的样子,显然是他们中最累的最操心的那个。

    彭斯的目光小心的从一张张脸上飘过,突然全体学生都从椅子上站起来了,她都没经过脑子想,就连忙跟着大家一块站起来了,然后所有人又同时坐下了。

    这是怎么回事?彭斯纳闷,难道这就是上课前说老师好的节奏?可是为什么大家都不说话呀,也没人喊起立,郁闷。

    接着,所有人都把眼睛转向其中一点,彭斯的目光也跟过去,就看到了第一天晚上接待她的那个人。

    她站在屋子顶端的壁炉边上,房子的两头壁炉都生了火,这人一声不吭,表情严肃的审视着两排姑娘。米勒小姐走到她跟前,好像问了个问题,彭斯离得远也没听见是什么。

    就见米勒小姐得到回答后,又回到原来的地方,大声说道:“第一班班长,去把作业册拿过来。”

    这个命令正在被执行的时候,那个下命令的中年女人慢慢的从房间的一头走过来,昨晚上天色太暗,彭斯没有看清楚她的长相,这会儿大白天的,天色大亮了,她才看清楚。

    这个中年女人看上去高挑个子,皮肤白皙,身材匀称,头发是成暗棕色的,仔仔细细一丝不苟的梳在后面,束成圆圆的发髻。昨天和今天的印象加起来,彭斯觉得这应该是个严肃认真的人。

    彭斯站在那里,没人搭理她,她就听着别人说话,大都是在抱怨今天太冷了,今天的伙食好难吃等等。

    这种感觉就好像回到了上辈子,上学时候一样,大家做完课间操回来的抱怨,彭斯终于有了熟悉的感觉。

    钟敲到了九点,米勒小姐从外面走进来,站在房间的正中间,叫道:“安静!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去。”

    很快她的命令起到了作用,混乱的人群渐渐的开始秩序井然,大家纷纷走回到固定的位置上去,高级教师们也纷纷走进来就位了。不过,所有人都没有开口说话,也没有做什么动作,好像都在等待着什么一样。

    彭斯不敢瞎动弹,以免让自己成为焦点,只老老实实的坐在最末尾的位置上,但即便这样,她还是能让自己的眼睛看上去,既像是没有焦距一样,又小心的打量着周围的人。

    先是反复祷告,接着读经文,最后慢声朗读圣经的章节,这个过程用了大概有一个小时。彭斯什么也不知道,她也没背过也不记得,就跟着旁边的人嗡嗡的在读,看着她的嘴巴张开,其实声音放得很小,甚至不出声,她把自己小学时上语文早自习课的功力,给拿到这上面来练了。

    早课结束后,天色已经大亮了,钟声再一次响起,每个班整好队伍,彭斯还是站在低级班的最后,跟着前面的人,大步走进另一个房间去吃早饭。因为昨晚上吃的少,早上又一大早读了这么久的书,彭斯这个时候早已经饥肠辘辘了,肚子咕噜咕噜的叫,想着有早饭吃,高兴极了。

    渐渐的,喧闹声平息下来,彭斯看到她们排成了四个半圆形,站在四把椅子前面,坐下,四把椅子分别放在四张桌子旁边。每人手里都拿着有一本圣经模样的大书,放在空椅子跟前的每张桌子上。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按班级集合!”米勒小姐的一声大喊引起了一阵骚动,她看到这幅情景反复叫,“不要作声!遵守秩序!安静!”

    坐在椅子上之后,还是不能吃饭,彭斯跟着大家一起做了一个很长的祷告,又唱了一首赞美诗。然后,一个仆人,穿着围裙应该是仆人,给坐在前面的几位教师,端来了茶点,早饭才开始。

    过了这么久,彭斯已经饿极了,饿的浑身没力气,拿着勺子就开始吃自己的那份粥。味道还行,她也认不出里面煮的是什么,像大麦麦粒,但是更粗糙,应该是这个时代应该特有的。

    味道还行,但毕竟不太热了,这么冷的天,她们刚才冻了这么久,肯定都想吃热的,她小心的用余光扫着四周的人,看见其他人也都是把粥咽下去吃完了。

    “就是,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真烦,现在天气这么冷,谁不想吃点热乎的。”

    “安静!”一个声音叫道,说话的不是米勒小姐,而是一个身材矮小,皮肤黝黑的女人,衣服穿得倒是很漂亮,但是脸色有些阴沉。她坐在桌子的上手,米勒小姐坐在那张桌子的下手,一位看上去像个很古怪的老太太,坐在另一张桌子的下手。

    彭斯纳闷,她小心的往四周看看,然后发现大家看到了食物,全部都不满意,队伍的最前面第一班的年纪最大的,个子高高的姑娘们,叽叽喳喳的议论起来。

    “怎么又是冷的!”

    这些人大概都是来自各个地方的吧,长相都是西方人的长相,但又各不相同,彭斯实在是认不出来,她对西方人一向有些脸盲。

    几秒钟肃静之后,四周响起了模糊的嗡声,米勒小姐从这一个班转到另一个班,四处转,把这种模糊的喧杂声渐渐压了下去。远处传来了叮叮咚咚的铃声,又有三个小姐进了房间,分别走向一张桌子,并在椅子上就坐。

    米勒小姐坐在了靠门最近的第四把空椅子上,椅子周围是一群年龄最小的孩子,彭斯被叫到了这个班,安排在了最后一位坐着,然后今天的功课就开始了。

    当然,她知道,这里是西方,不像东方那样有粥有面,但是这毕竟是食物,好歹应该散发些香气吧。

阅读[简·爱]彭斯小姐的日常最新章节 请关注 八月小说网(www.8yue.org)

推荐阅读:《莽荒纪》《医统江山》《庆余年》《网游之大盗贼》《弃舟国度》《万古武帝》《武道狂徒》《重生之竞技天才

本文网址://www.8yue.org/yue/344/344003/696903.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8yue.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