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龙二气愤不已,“呸”了一声,道:“算她走运!”接着伸手揉眼,揉了好久,那双眼似乎才慢慢缓过来。

    这时候杜骁转过身,站在安若刚才所立的位置上,目力所及,忍不住心生赞叹:“你道她为什么要这么着急下山?”

    杜骁答得简短:“海面上飘来了一只箱子。” WWw.8Yue.ORG

    她从中先拿出了一副轻便的甲胄,也不细看,只管往自己身上一套,立时便有些热辣辣的眼光遗憾地转开——风景再也看不到了;接着她取出几件麻布衣物,都是些清浅的素色,看起来多是贴身穿着的;最后她从油布团里取出几样小物件:一柄嵌宝镶金的小匕首,刃身只有三寸长,除此之外,还有一柄嵌着松绿石的火镰,一块火石,外加一小团火绒。

    杜骁在一旁冷眼看着,忽然心里一动,双眼微微一眯,心知这根本不是什么随意漂来的箱子。这个箱子,分明是女郎早就准备好的,所以她才驾轻就熟,毫不奇怪这箱子里盛着什么,而箱子里盛着的甲胄与衣物,才会适合这女郎的身材。

    安若突然开口。

    小伍万万没想到安若竟能记得他——他何尝做过什么?不就是今儿早些时候一惊一乍地来报过一声,说是没有火绒,点不了驱蛇的药材。他听见安若那娇柔的声音唤了他的名字,一时迷迷瞪瞪的,踏上一步,“啊”了一声。

    “你有引火的物事么?”

    小伍不解,只管盯着安若。他的年纪是这岛上最小的,只有十四,看起来比眼前的女郎可能还要小一两岁。安若也未责怪他无礼,轻声补了一句:“我有火镰火石,也有干燥的火绒。你若没有火种,我便分一点给你。”

    小伍一个激灵,马上大声答道:“有!”转身撒腿往储存晒干的灌木与柴草那里奔去,转眼捧了两扎柴火过来。那女郎便拿出火镰,用力在火石上砸了数下。她手中那只火镰很新,火绒又是全干的,很快便有溅出的火星点燃了火绒。女郎将这点燃的火绒扯下来,扔在晒了半日的柴草上,很快便引着了火。

    小伍登时笑了,道:“谢谢娘子!”

    他从怀里掏出一只番蕉,递给安若,又指着拎来的另一札柴火:“娘子有火没柴,这个是给你的!”

    “那感情好,多谢你了!”安若抬眼望着小伍,展颜一笑。这笑容如异花生晕,明艳不可方物。小伍没有任何准备,登时便看呆了。

    “小伍,你这厮真不厚道!拿大家伙儿一起拾的柴火给美人儿做人情!”登时有人抗议起来,这也是半开玩笑,毕竟在一个女人面前,吝啬一捆柴火未免显得太不厚道。这话登时引起一片哄笑。小伍却充耳不闻,只管木愣愣地盯着安若。

    安若却并不在意,她果断起身,将自己的物事都盛在那只箱子里,一手提起,另一只手提起那捆柴,仿佛完全不费力的样子。她赤着双足,沿着海滩一侧缓缓行走,往男人们聚居的密林的相反方向走去。

    此间杜骁与龙二已经见识过安若的手段彪悍,余人则大多见识过安若面对蛇的时候冷静自持,却还没有人见识安若竟有这么大的手劲。一时此间十余人一起“噫”了一声,多半是惊异,也有少数赞叹的。

    小伍则在安若身后大声说:“娘子,敢问高姓大名,怎么称呼?”

    安若一个迟疑,脚下顿了顿。

    小伍继续说:“娘子,我叫伍良,兄弟们当中排行第三十四,我已经告诉你我的名字和排行了,请你,请你……”他说了一半没了底气,到底将后半句求恳的话收了回去。

    安若一手提着柴火,慢慢转头,盯着底气不足的小伍,缓缓道:“我叫,安若。”

    杜骁听见,突然踏上一步,拱手执礼,大声说:“安乃是当今国姓,安娘子,幸会了!”

    当今国号为“周”,今上姓安。

    安若双肩微微一震,却冷然道:“然而我并不姓安,另有他姓,不愿提起。各位也不必‘娘子’、‘娘子’地称呼我,直接叫我的名字便可。”

    她说着,转身径直离去。

    杜骁刚才出言,只是试探。早先他见安若气度不凡,料来应是有些来历,才用“国姓”做借口,以此试探。岂料对方矢口否认。

    “杜大哥,‘安若’这个名字,的确应该是另有姓氏才对,否则岂不就正与二百年前开国时的长平昭公主重名了?”小伍扭头望向杜骁。

    杜骁点点头,他是明知故问。当年的长平昭公主姓安,单名一个“若”字,天下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但凡后世女子,就算想取“安若”这个名字,也应掂量掂量。

    杜骁立时便猜安若未必是在风暴中遇上船难的牺牲者。她也许和他们一样,是从官船上逃出来的。杜骁甚至能想象这个女郎在海上风急浪高的夜里,将盛了几件必需品的箱子从她乘坐的船上抛出来,然后纵身一跃,跃入水中。也许是这能浮在水面上的箱子帮她保留了不少体力,也许是岛屿附近的海流将她和箱子一起带到这里。这箱子才会与女郎前后脚,隔了几个时辰分别抵达。

    这样一想,就全想得通了。

    一时安若将箱子取空,岛上冷眼旁观的十几个大男人有些意兴阑珊。有人盼着杜骁能说上两句话,将这女人与岛上众人的关系再拉近些。然而杜骁始终抱着双臂,一言不发。

    地位仅次于杜骁的龙二,此刻脸色阴沉,立在杜骁身后,也不说什么。敏感的人立即看见龙二脸上有一两处伤痕——难道大当家与二当家打了一场不成?

    “小伍是哪一位?”

    龙二大约这辈子也没想过会被人这样拼了命地反击,再加上他原本就是偷袭,心里登时怯了,脚下一乱,登时被安若伸手一戳,龙二双眼登时一阵发绿。他怕自己双眼要盲,赶紧一手护在面前乱舞,一手去揉双眼。身边登时一阵风也似地过去,是安若从龙二身边擦身而过。杜骁在巨岩上看得清楚,安若已经飞一样地沿山路下山去了。

    “龙二,早先不肯用驱蛇的药物,你是故意的吧!”杜骁立在巨岩上,居高临下地问。他一向冷静自持,很少率先动手,每每后发制人。

    下一刻,杜骁便听见安若低低的一声闷哼,接着是龙二在小声咒骂:“臭小娘,恁地毒辣!”听起来,像是安若下岩的时候被龙二偷袭,但是安若手段厉害,反击之下,龙二也吃了点亏。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杜骁上岩的时候,安若连头都未回。她正手搭凉棚,用以遮蔽雨过天晴之后炽烈的阳光。杜骁清了清嗓子,正想开口,安若低呼了一声,像是发现了什么,随即一转身,飞快从杜骁身边掠过,顺两人的来路滑下巨岩,迅速消失在杜骁的视野里。

    龙二在他身旁,眼见着安若在海浪中缓缓划出一条轨迹,眼看就与那只小黑点一般的箱子相遇。龙二一掉头,在杜骁耳边桀桀地笑了一声:“杜老大,我也不过就是这么一说,可从来没有生过反对你的心思。我只是可惜,这么好的肉却放着不吃,怕你早晚有一天要后悔!”

    说着龙二从巨岩上一跃而下,跟着便是杜骁。他们即便无法阻住女郎夺取那只箱子,可是总是好奇的。眼下他们对那女郎一无所知,总要下山去看看,瞧瞧那只箱子里盛着什么。

    待他们奔到山脚,安若已经拖着箱子游回岸边。她身上的衣衫照例又湿透了,那副身形照旧叫人耳热心跳。安若却丝毫不在意旁人火辣的眼光,只管自己将那箱子打开,把里面用一大团油布包着的物事取了出来。

    杜骁与龙二立在巨岩之上,眼见着安若一路烟尘滚滚地疾奔下山,不顾海边其他人目瞪口呆,径直奔进海中,一个猛子扎进浪里。

    此刻他们两人虽然居高临下看得清楚,但是因为离得过远,即便是向山下喊话,山下的兄弟们也听不到。所以没人能阻住她。只要这女郎水性够好,耐力够好,那只漂浮在水面上的箱子迟早会是她的。

    “你自己来看!”杜骁立在巨岩上,语气里对龙二并没有多少同情。龙二哼哼唧唧地攀上巨岩,立在杜骁身边,远远望见湛蓝的海面上,竟有个小小的黑点。

    龙二骂骂咧咧的,他适才险些安若伤到,此刻兀自视物模糊,不由问:“那是什么?”

    “龙二,你拒给蛇药在先,偷袭此女在后。你安的那些心思,别以为我不知道。”杜骁冷冷地提点龙二。

    他一个箭步,来到巨岩的另一端,果然见到安若正在与龙二近身搏斗,打得极为激烈。杜骁抱着双臂冷眼旁观,心里拿定主意:若是这女郎处于下风,他可能会考虑下场,直接出手制服她,将她从龙二手中夺过来;若是龙二处于下风么……他尚且不信这娇俏美艳的女郎能斗得过老奸巨猾的龙二。

    可是杜骁立在巨岩上只观望了片刻,就晓得龙二要糟,只见安若出手狠、稳、准,尽是些他从来没有见过的招数。这些招式极其狠辣,简洁而高效,倒让杜骁忆起曾在军中见过的拳脚。两人斗到激烈处,安若出手几乎全是不要命的招式,卡喉插眼撩阴无所不用其极,安若下手毫不容情,杜骁也看得叹为观止。

    龙二没好气:“为什么?”

阅读荒岛求妻日常最新章节 请关注 八月小说网(www.8yue.org)

推荐阅读:《秦吏》《天道图书馆》《这里有妖气》《全球高武》《装甲咆哮》《太初》《六迹之万宗朝天录》《重生DNF之全职哥布林

本文网址://www.8yue.org/yue/344/344028/696947.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8yue.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