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前夫的问候

    晚上,前妻穿着真丝睡袍走来走去。我走进卫生间,妈妈穿着肥大的棉布睡衣在刷牙,我伏在妈妈身边,说:“妈妈,我在网上给你买了一件真丝内衣。回家后,你就能收到。” WWw.8Yue.ORG

    “真丝衣服那么贵,不给自己买,居然给我这个老太婆买?”妈妈回。

    我和前妻那么套近乎,可不仅仅打造友好气氛,她儿子那句得意非凡的“是妈妈提出离婚”的话,实在让我好奇。妈妈为了结第二次婚,委曲求全,尊严尽失。当时我问妈妈为什么忍受这样的生活,妈妈说:“我已经结两次婚了,难道还要再离一次婚。那就是把你都连累了。”在这个城市的另一边,有个四十多岁的女人,居然主动离婚,离异后活得也很自在。

    我想,难怪她儿子一副自鸣得意的臭脸,爸爸既然邀请儿子出来度假,可是前妻为什么跟来一起度假呢。我不说清楚是爸爸邀请我们来的,好像是她和儿子度假,爸爸硬挤进来,然后妈妈和我又挤进来。嗯,这女人真是太自以为是了。

    在我上床睡觉前,继父的前妻还没有回来。等我醒来,她已经离开酒店了。

    我冷笑一声:“我去!”

    他用水冲了下剃刀,甩了甩,全然不管镜子上挂满水珠子,一把推开我,走进房:“记住,我们姓刘的男人最不喜欢的就是说粗话的女人。”

    我哈哈大笑,说:“小侏儒,个头还不到我腋下,居然自称男人,别给我爸爸丢脸。”臭小子居然挑衅我,X市天堂中学的女王,你真是活腻了。我心想着,必须找个法子治治你。

    没吃早餐,这小子就走出酒店,在沙滩上徘徊。我悄悄跟在他身后。海滩边,有个穿白衣服的女人在做瑜伽,姿势非常美。有人围过来,跟着一起做瑜伽。这小子根本不看边上的美女,继续缩着脖子溜达。我突然拦在他面前,说,“来冲绳没游泳,就跟到喜马拉雅山不爬山一样。喂,我们比下游泳。”

    他站在那里乐:“我来这里就是来潜水的,好呀,怎么比水性?”

    我说:“我扔这个酒瓶子,看谁有本事,下水捞得上。”

    他笑了:“游泳池里的把戏,你也好意思到大海里来玩。”

    “脱衣服,做准备。”我外套里面就是泳衣。

    他看看我手里的瓶子,脱得只剩条短裤。我上前,一拍他裤子:“看好了!”我扬手抛出瓶子。他果真奋力一跃,跳下水。我刚才在他身上一拍,准备好的别针已经钩上了他裤子。我手指缠着别针一头的线,猛一拉,刘稻洺湿淋淋的短裤就从水面浮了出来。太好了,一切如计划。

    他钻出水面,大叫:“喂,你干什么?你这个下流胚子。”

    我笑笑,“兵不厌诈,哈哈!你不是自称是男人嘛,让大家看看你的男人本色吧。”我抱起他的衣服就跑。“傻瓜,看你光着身子回酒店,还有什么好得瑟的!”

    等我跑回餐厅,这时候妈妈和爸爸已经坐在那里了。他们身后的窗户可以看到沙滩,正好看到他爬上来。不知道他从哪里找来一黑色塑料袋。他用这玩意遮住裆部。所有人都朝他看去。我看着他细瘦的身体,干瘪的屁股,刚才得意的嘴脸,现在一副想死的样子。他甚至没发现我们就坐在窗前。

    一等爸爸妈妈离开这窗,我就敲敲玻璃窗,他终于看到窗前的我,顿时暴跳如雷,像个猴子一样乱跳。此时,我举起了手机,“想招惹我,你死定了。”

    这时,爸爸和妈妈端着餐盘走来,我忙把窗帘拉上。他气得哇哇乱叫。酒店的隔音设施做得太好了,到底是日本货啊。爸爸妈妈根本没注意这一切。他们在我两边坐下。

    爸爸说:“昨天你们睡得怎么样?”

    我一嘟嘴:“我又不是同性恋,怎么会睡得好呢?爸爸,晚上我和你换房间,你一定会睡得好。”

    妈妈说:“说什么呢?没大没小没个正经。”

    我继续说:“罗阿姨人不错,她说原本是他们母子度假,是爸爸你要一起来。我马上纠正,这次度假是你出钱的,你想和妈妈一起度假,但是这不是不能和儿子一起了吗?是妈妈贤惠,请稻洺也来,是不是?妈妈。”

    继父脸色顿时不怎么好看。

    妈妈马上说:“稻洺和爸爸一起度假,这个当然了。爸爸舍不得扔下我们,把你都带上了,你还不感谢下,赶紧吃饭。今天我们是去恩纳村看鲸鱼呢。”

    这时候这小子走到另一面玻璃窗前,对我做出思想者的姿势,大卫的姿势。就他那薄如纸板箱的小身板,想表现出男人的气势,真是难为他了。突然,我乐得一口喷出嘴里的饭。

    “怎么了?”妈妈问。

    爸爸回头找餐巾纸,但是他只要一抬头就能看到窗外的儿子。我赶紧把可乐罐子一晃,拉环一拉,可乐水顿时飙得满桌都是。

    “啊——”不仅是爸爸,连邻桌也被溅到了。“对不起,对不起,”我忙起身,连连擦爸爸的头发,正好挡住爸爸的视线。大家顿时乱成一团。等我回头看,这小子不知道什么时候走了。

    这时候继父的前妻走进酒店,穿着一袭白衣,踏着露趾凉鞋。走进餐厅的刹那,我认出了她,就是在沙滩上做瑜伽,被无数人关注的那个女人。当她落座,身边还陪着一位男士,这位男士,估计是混血儿,不像细瘦的日本人,也不是毛孔粗黑的冲绳人,更不是白人,我不得不说也是我喜欢的那类型。

    他们走进餐厅,头发湿漉漉的爸爸也注意到前妻身边的男人了。他的眼神骗不了我,绝对妒忌恨。他可从来没有如此醋意地看妈妈过。

    这时候,妈妈低着头,缓慢地品尝着冲绳的美食,纳豆。一种帮助消化的发了酵的黄豆。

    妈妈对付这种事件,为什么总是选择隐忍呢?爱好运动的妈妈,为什么不去抢球一样去争取爸爸的关注呢?

    这时候,稻洺走过来,坐到了我们中间。

    “爸爸,你头发怎么那么湿,你也下海游泳了?”稻洺好像什么都没发生似的,胡噜胡噜喝起海带汤。

    建林好奇地看看儿子,“真没想到你会注意我的发型。”

    稻洺正要说什么,我突然大叫:“爸妈,我要送给你们一份礼物。”

    这是一对日本老头老太的人偶钥匙环。继父和妈妈打开包装后都乐了。

    我故意大声说道:“希望爸爸妈妈恩恩爱爱,白头到老。”

    “谢谢我的女儿。”妈妈激动得好像要流泪,她一定明白我这时候故意抢球的良苦用心。

    继父笑着收下礼物,“墨紫真是有心,谢谢了。”

    当着稻洺的面,继父如此克制地表示谢意,但我已经足够满意。

    我得意地瞥了下稻铭,站起身,夸张地展开双臂,抱住继父,说:“谢谢爸爸,给了我和妈妈那么大的礼物,请我们来冲绳度假。我希望每年都能和爸爸妈妈来一次家庭度假。”

    继父明显一愣。这时候,他的前妻也被我们吸引过来了。我兴奋地哇哇大叫,同时对妈妈,还有稻洺挤挤眼,坐下后,我举起橘子水,朝前妻致敬。她也朝我们举起了杯。

    这时候,我的手机响了,我看看来电显示,猛地掐掉;电话又响了,我掐掉,再响。

    继父看了我一眼,笑着说:“墨紫,接吧,不要担心电话费。”

    “没进大学之前,不可以谈恋爱。”妈妈马上补了一句。

    “我要是不上大学,就永远不能谈恋爱了?”

    继父说:“你还是学生,控制力还不够,谈恋爱容易影响学业。”

    “你要是学习成绩年年前三位,像铭稻那样,那么我肯定放心你去恋爱。再说你这种学校能遇到什么优秀的男生?谈也是白谈。”

    “我这种学校没有优秀男生,但是有优秀男老师。”我回道。

    妈妈立刻沉下脸。

    继父笑了:“谈恋爱这事情,需要你交往各种各样男生,才明白哪个更适合自己。所以,你得有足够的控制力,判断力。一谈恋爱就影响学习,说明你还搞不定这关系。”

    刘稻洺看看我,很懂我似得笑笑,端起盘子,离开桌子。

    “我可不想谈很多恋爱,交往很多男生。”我看着稻铭,故意大声说,“妈妈的初恋是爸爸你,过了十多年年,你还不是回来找了妈妈。”

    继父笑了。妈妈说:“我很幸运,不是每个人都那么幸运的。”

    “可为什么爸爸离婚是罗阿姨先提出来呢?”我追问。继父的脸再次僵住了。

    妈妈叫了:“墨紫,这是我们的事情,不需要向你解释。”

    “好吧,谈恋爱也是我的隐私,我也不需要向你们汇报。”我吹了声口哨,起身离座。

    餐厅里的人都转过头来看我。他的前妻也朝我们看来。我拿起自助餐桌上的柠檬汁,朝她敬了下,还也她身边的那个帅男人。

    前妻罗薇拉

    看着建林,即使离婚三年,内心还是会涌现一种微妙的感觉。这种感觉掺杂着共同生活过的岁月,还有一种复杂难言的东西。我不知道这里是否有残存的爱、恨,留念或者习惯。

    当我和瑜伽男站在酒店门口聊天,我不知道他这时候走过来想做什么,他显然毫不在意我目光中的疑惑,大声招呼,“嗨——”

    “你好,这是托马斯。”我向他介绍瑜伽男。“这是刘健林。”

    他笑着握握瑜伽男的手:“你好,我是她的前夫。”

    瑜伽男看看我们,礼貌地握住他的手,“很高兴认识你。”

    看到建林不想离开,瑜伽男向我挥手告别。

    “这是什么鬼?”建林问。

    “我刚认识的,在沙滩上,他和我一起做瑜伽。”

    “你来这里可不是找人一起做瑜伽的。听说你昨天晚上很晚才回来,这样做太危险了,在孩子面前你不能这样任性。”

    我笑了笑,“昨天晚上,你和儿子谈了吗?”

    他尴尬地摸了下鼻子。

    “昨天你们睡在一起,你没和他聊聊他选择日本留学的原因,还有他的职业规划,见鬼,你不是天天开会和员工谈愿景吗?这可是我们一起来日本的主要目的啊。”

    “别着急,听我说,我们虽然是同一个房间,他戴着耳机听音乐,根本不想和我说话。”

    “你平时和他在一起的时间太少了,这次住在同一个房间,正好是个机会。”

    “嗨——”他低下头,显现出从来没有的怯懦,“儿子大了,我开始有点怕他了……”

    “儿子在叛逆期是有点头疼。虽说是日本留学比不起欧洲留学花销大,但是这也是一笔大钱。”我说。

    他立刻挺起胸膛,说:“他喜欢高中留下就出去留学吧,我再奋斗几年,这笔学费没有任何问题。我那么辛苦还不就是为了他,我的财产不留给儿子留给谁呀。”

    我看看他,他表现得如此坚定,我的心里也流淌出一股暖流。

    他笑着看着我说:“我们分开也有三年了,儿子变了很多,你也变了,你更漂亮了。”他吞着舌头说出最后一句话。我知道他不善于恭维人,尤其夸我。

    我笑了,说:“你还是那么一个。”他拍拍肚子,说:“我胖了很多,我一回来,这个老婆就拼命喂我,不胖都不行。”

    “这很好啊。”我扭过脸,和建林谈论他现在的妻子,这让我很不习惯。我抬脚向酒店走去。没想到他继续跟在身后叨咕:“这次旅游带这个老婆和女儿来,我也是不得已,你千万别在意。她毕竟小十多岁,有时候说话不是很得体,毕竟只是个体育老师,没太多见识。”

    我只得得体地对他回道:“看在是你老婆的份上,这都没关系。”

    他继续低着头,嘀咕:“哎哎,你现在一个人多好,做个瑜伽,就有男人往前凑。我结婚才三年,这个老婆每次见面就催我让她再怀孕,体检检查出来,我的精子各个火龙活跳,哦,我真想偷偷结扎掉,让她彻底死了这心。”

    我忍不住笑了起来,他尴尬地看看我,最后看我乐得不行,他哀怨地说:“看到我结婚后活得那么不好,你那么开心了!当初可是你提出离婚的。”

    我还是笑个不停,他也乐了,“好吧,把我当个笑话笑一阵也好,都这个年纪了,我还有什么看不开的。你们后来怎么样了?”

    “谁?”

    他笑着拍拍我,“你提出离婚,肯定有人追你了,那个人后来和你怎么样了?”

    这时候他的小继女走了过来,看着我乐得不行的样子,眼神立马不对。不知道为什么,我看着她就会有犯罪感。

    稻铭也跑过来,说:“妈妈,导游在叫我们集合呢,你们有话到车上去说吧。”

    建林的那个老婆在远处向我们挥手。

    “稻洺,你爸爸等会有话要和你说。”我说。

    儿子看看我,看看他爸爸。

    在旅游大巴上,小继女看看我,建林的妻子也看看我,巴士车上谁都沉默无语。

    儿子不愿意和老爸坐一起,在我身边坐下。我拔掉他一个耳机,塞在自己耳朵里,拿儿子的手机,挑音乐。儿子扭着身体不愿意,按照以前的家庭习惯,我和他猜拳决定。没想到是我赢了,儿子撒赖了下,还是遵循规矩,把手机递给我。这时候建林转过身,看着我们这对母子,不知道为什么,我欢快地对他挤了下眼睛。这是以前我们在一起的习惯,用猜拳决定一切分歧,也是我们搞定儿子之后习惯彼此默契的一挤眼。建林突然笑了起来,他现在的妻子和女儿好奇地看看他,又回头看看我们。

    岁月呀,那些积淀下来的习惯,带着秘密的温暖,在生活的表面消失,但是会渗入地底,成为一汪怀旧的源泉。

    在参观纳恩村,建林就开始跟在儿子身后,稻铭举着手机四处拍。老刘说稻洺,给我拍一张。结果他给他爸爸拍了张削了头皮的大头照。

    “我给你拍几张吧。”他爸爸说。“不!”稻铭马上走开,拿出个自拍杆。“你这孩子,宁愿像个猴子一样自拍,也不让我给你来几张。”建林站在我旁边嘀咕。结果稻铭看看他爸爸,突然扔了一句:“爸爸,你干嘛不和你老婆待在一起!”

    他说得很响,不远处就站着他的现任妻子和她女儿。

    他爸爸尴尬一笑,挺着肚子环顾四周,“爸爸难得和你在一起,今天应该有个男人和男人的时间。”

    稻洺不再反驳,静静地走在前面。

    我笑道:“这脾气很像你呀。”

    他爸爸摇摇头说,“更像你吧。”

    这时候,继女墨紫跑过来,说:“爸爸,我给你和妈妈拍张合影。”

    我站在那里,看着他爸爸无奈地跟在小继女后面,离去。

    儿子也站在我边上,看着这一幕,他说:“妈妈,我预约了潜水,你也下到海里去看看,怎么样?”

    我说:“我在三亚已经潜水过了,这里就不玩潜水了。”

    有人向儿子招手。“他们也是去潜水?”我问。

    儿子拖着行李,看上去早就准备好了。

    “你来冲绳就是为潜水呀。”儿子不语,我继续追问:“到东京读书,难道也是为了潜水?”

    儿子说:“妈妈,你不去潜水,就玩水上摩托。”

    我说:“这主意不错,你向导游说下。”

    看着儿子走远,出门在外的他显然活跃多了,不知为什么,我有点茫然若失。

    在沙滩上,我租了个椅子,像其他人一样,躺着晒太阳。没多久,他爸爸穿了件泳裤走来,他对自己光着上身感到有点难堪。他躲进我的太阳伞下,向是对我解释:“她肚子有点不舒服,在酒店休息。”

    我笑了:“你怎么能做到一个人到海边溜达?”

    “你就放过我吧。”他说,“在机场我都快认不出你了。”

    “因为我戴了顶帽子。”

    “你看起来精神很好。你留长发了,还做了指甲,真好看。”

    我那天穿着白色素绉缎裙子,一双拖鞋,露出漂亮的十个脚趾甲。真难得,他居然看得那么仔细。

    这时候,导游过来通知预约的水上摩托来了。

    “你居然订了水上摩托,太好了。”他觉得非常有意思。

    “是你儿子帮我预约的。”

    “这个臭小子居然没想到帮他老爸预约下。”他跟着过来,围着水上摩托嘀嘀咕咕:“很漂亮的机身,你知道我一向就想有辆摩托。现在海上人那么少,你为什么不请我也到海上溜溜?”

    我撇撇头邀请他一起去。码头上正好有空闲的水上摩托。我们骑上水上摩托,在水面上驰骋,海面在脚下切成两片,激起的海浪,充满激情。虽然有点风浪,但是这让水上骑行更加有趣味。他很快就骑到远处。

    当我们全身湿透,被人搀扶着上了岸。他笑着回头说:“你儿子给你选的好,我这辆水上摩托油不够,开到半路就不行了,我靠风力转回来的。看看,我们为什么不再来一次?”

    我笑着拒绝了。两个人用着酒店毛巾擦干头发,再次走向沙滩。他问:“我们上一次骑摩托是什么时候?”

    “得是15年前了。”

    “那时候有辆摩托多拉风。我一直想有那么一辆,可我们做老师一个月才200元,吃点大排档都吃不起。想不到15年后我们还有机会再骑下摩托玩玩。多年夙愿居然实现,哦,虽然是水上摩托,你也应该坐在我后面,让我带着你骑上一次。”

    我哈哈大笑,“当时想有摩托也是想载美女拉风吧。”

    “是呀,我的第一辆自行车还是有了儿子后才买的。”

    “那也是为了送他去幼儿园不得不买的。”

    “是啊,那时候我们真穷。”

    “其实我很早就骑过摩托。我们援藏老师的大院里有一辆摩托,这是赤脚医生的,我们没事就玩他的摩托,我好像还载过男的。哈哈。”

    “没有高原反应?”

    “也许有吧,估计就跟酒驾一样,好的是我们都没出什么事情。”

    “那时候你们多时髦,报纸上称你是援藏老师里的女神。学生围着你签名。我也是优秀老师,坐在边上,根本没有学生搭理我。”

    “是呀,你当时可是省级优秀老师呢。”我说。

    这都是多遥远的事情,我们不禁笑了起来。

    经过一个自动售货机,他停下来,买了两罐饮料。我们边喝饮料,边眺望远处。

    沙滩上,人满为患,我们放眼寻找,终于看到在一条船上,有个黑色紧身衣的人在领着儿子和他的小继女上船。船上有人递过去氧气罐。他们要开船出去潜水。

    “我们的儿子在干什么?潜水?”

    “是的,他和羽灵一起学的潜水。”

    “潜水,这个不是太危险了吗?”

    “你的这个小继女黏上我们儿子后面,应该不会有事情吧。”我说。

    他笑:“这个小女孩比较泼辣,如果能把我们这个宅男儿子性子带出去,也是好事情。”

    我冷笑:“别带坏就好。你这个小继女太早熟了。”

    他捏着空罐头,四处寻找垃圾箱:“说说你吧,现在你可以告诉我,那个男的怎么没和你结婚,你们好了多久?”

    “2年。”我笑着看看他。

    他脸色一黑,马上哈哈笑起来:“啊,2年,那我真是个瞎子。”

    “2年还需要算上我失恋的时间。”

    “他怎么不敢和你结婚,说实在的你可是个顶呱呱的好女人。他肯定是个孬种。你没什么好伤心的。”

    我哈哈大笑,我们一起扔掉了空罐子,“谢谢,你还能这么安慰我。我真没想到。”

    “你居然恋爱加失恋需要2年,这段恋爱时间太长了。”

    “我们离婚都3年了,你现在怎么还吃醋。”我笑,“哦,为什么我们不再玩一次水上摩托?”

    “就是,为什么不再来一次,这一次我们用一辆摩托就可以了,这不是更好吗!”

    我哈哈大笑。

    他也笑了。

    我们朝着水上码头走去,他继续说:“做这个房地产副总,实在太累了。不是想为儿子再赚点,我真想辞职回去做老师。”

    “嗯,你是省级优秀老师。”

    他笑,“我和我们原来学校的校长聊过这事情。如果儿子留学日本之后不出幺蛾子,我真就辞职了。”

    我说:“你还是找时间多和儿子聊聊,儿子大了,你们可以像两个成年人一样谈谈。”

    风吹拂着我的长发,头发都快飘到他身上去了。真没想到我们还能这样聊天。仿佛结婚那么多年,我们都没那么坦诚又彼此尊重的交谈。

    他突然发愣似地望着前方,我突然意识到海面上那船孤零零地飘着,儿子和那群教练都不见了。他们现在都在这片大海深处。

    四周真安静。

    我和他不安地环顾四周。突然海面一阵波动,一个背氧气罐的黑衣人拖着一个人往岸边走去,接着海面像水下怪兽一般涌出一群人,跟着跑出来。接着听到有人在喊。岸边也有人跑了过来。

    “出什么事情了?”我紧张地问。

    我看看四周,海面上没有儿子的身影。突然听到一个女孩的尖叫。我猛地冲上前,同时建林跑到了我前面。

    “怎么回事?”当我冲进人群的时候,我听见他在大声问。

    在人群中,我很快看到儿子弯曲的身子,痛苦地打转。我抓住他的胳膊,有人从后面推了一把,这时候,儿子趴在了我背上。儿子嗷嗷地叫了一声。有人哇啦哇啦地叫:“日本的急救电话是多少?救护车!”是小继女墨紫在边上大叫。我对她一阵大嚷:“怎么回事?稻铭怎么回事?”

    突然我感觉儿子抓住了我的手:“什么鬼东西刺了我,疼死我了。”他的脚趾头又肿又红,但是看不出什么东西。

    “先去那霸的医院看下。”建林和教练抬着儿子往岸上走。这时候景区工作人员叫来了车子。大家坐进车子,往医院驶去。

    突然,墨紫尖叫一声,“哎呀,我们把妈妈丢下了。”她突然扑向司机。

    司机转头看看我们,建林大吼:“你不会给她电话叫她自己回宾馆。”

    墨紫说:“妈妈没带手机。”

    他吼:“你妈妈又不是小孩,她会自己回旅馆。”

    车子里一片沉默。

    墨紫突然拍着司机,大叫:“司机停下,我要下车。”

    司机惊愕地看着我们。

    建林一把抓住她:“开玩笑,这里下车,你叫不到出租车。这里不是中国,没那么多出租车。”

    墨紫一把甩掉他:“稻铭踩到毒珊瑚,这个不会有生命危险的。把妈妈一个人扔在这里,太危险了,我要回去找妈妈。”

    她不顾车子的行驶,强行要推车门。建林气愤地揪住她衣服,“你没看到我儿子的脚肿成什么样,难道你想让我儿子没有腿吗!”

    稻铭呻吟:“我没事情。”

    我说:“儿子你怎么样,你别吓妈妈啊。真的没事情吗?”

    建林大叫:“你们开什么玩笑,我妈是赤脚医生,我看到被毒蛇咬过的人是怎么死的。”

    稻铭歪着头嘟囔着:“我没问题。”

    司机将车停在路边,愣愣地看着我们。

    建林大叫:“我再重复一遍,去医院。病人比谁都重要。你要下车找你妈,现在就下去。”

    他把钱包里的日币一把塞进女孩手里,帮她打开车门。

    “司机,继续开。”

    车子一个转弯,很快就抛下了恩纳村青洞窟,往那霸市区开去。

    从后视镜上可以看到女孩呆滞地站在马路边,手里捧着那卷钱。

    我说:“没必要对她那么凶。”

    建林挥挥手:“不懂事的孩子,别理她。”

    儿子突然伸手抓住了我,我安慰:“儿子,你爸爸瞎担心,没那么严重。”

    我紧紧握住儿子的手,这时候,我发现建林紧紧握住儿子的另一只手。

    儿子的手慢慢变软,他脸色苍白,嘴唇发黑,眼神迷离,呼吸急促。天哪,他正在进入昏迷状态。我猛地俯身,用嘴吸住儿子的脚趾。

    建林大叫:“不要——”

    他疯一样将我拉开,我尖叫着:儿子,你千万别有事,妈妈宁愿自己死,也不能让你有事!

    “胡闹什么!就是死,也是我去死,不能让你们两个出事情。”建林在边上大叫。

    这时候,我抱着儿子,不知道是恐惧还是慌乱,我觉得此时建林紧紧抱住了我们俩。

    我一大早去爸爸房间,没看到继父,却看到刘稻洺一个人在卫生间里。继父和前妻双双不在酒店,这实在是个不妙的信号。

    我走进卫生间,这个小男孩居然在用酒店剃刀剃唇上软得不能再软的胡子。我忍不住笑了:“看看,身材那么瘦,对鸡眼,招风耳,居然开始长胡子了,太搞笑了。”

    刘稻洺继续优哉游哉地刮他看不到的胡子,说:“你不喜欢我这样子没关系,但是你妈妈喜欢我们刘氏家族的斗鸡眼,招风耳。也许不久的将来,你还会有个小斗鸡眼的妹妹或者弟弟。”

    我不屑:“胡说八道什么!”

    他转过身看着我说:“当然,你的妹妹和弟弟姓刘,我们刘氏家族的刘。”

    我说:“谢谢阿姨,我还是学生,学校不会让我们涂指甲。我妈妈的手指很长,到底是打篮球的,修饰下,会很漂亮。可是妈妈是老师,和我一样不能做指甲秀。”前妻笑笑,“你喜欢画什么图案?”她在我指甲上画了几朵花。

    我偷偷记下了她说的指甲店的电话。

    在整个度假中,妈妈和丈夫的前妻住在一起,虽然两个人都很客气,心里别提多尴尬。我知道妈妈是个直肚肠的人,说不来什么客套话应酬话,所以平时都是由我没话找话地和前妻闲聊。

    女儿齐墨紫

    她回头看看我,那双黑得发晕的眸子,像是什么都看开了。她知道我想听什么,笑笑说:“你的继父一直在外地工作,稻洺出生到现在,两个人在一起的时间加起来超不过一年。我们离婚后,他们父子就没怎么见面过。这次出来玩,也是因为稻洺明年要来日本读高中。”

    我说:“这三年爸爸和妈妈在一起时间也很少。这次年假,爸爸特意邀请妈妈出来玩,也算是补偿吧。爸爸又不放心我一个人在家,特别征求我的意见,好吧,我也出来玩玩。”

    她看看我,想说什么最终没说。

    前妻在镜子前卸妆涂护肤水的时候,我吱吱作声,夸她的睡前活精细。“阿姨,我这才知道什么叫女人。”

    她笑了:“我是下山时候最后一点阳光,给自己一点美的信心。”

    妈妈笑了:“你拿我给你的零花钱讨好我,有什么意思啊。人家可是儿子打工钱给妈妈买的。”

    我嘟了下嘴,白天她们两人肯定会谈自己孩子的学业,女人在一起不是谈老公就是谈孩子的成绩。“这有什么难的,我回去就找个零工,赚钱给你花。”

    “阿姨,你可一点也看不出四十多岁,从身体到思想都年轻得很。”嗨,妈妈已经睡着了,我这个马屁拍得也够猥琐的。我说:“怪不得稻洺说是罗阿姨主动提出离婚的呢。”

    和女人聊天,最容易的方式就是夸发型,夸服装,我夸罗阿姨的指甲漂亮。那是真漂亮,我原以为美甲的人都是二十多岁女孩才如此,这位四十多岁大妈,一手漂亮超酷的美甲,黑色的指甲,一团白色抽象线条,每片指甲都是幅充满创意的画。“阿姨,你的指甲真的太酷了。”前妻伸出手,得意地翻来覆去,“这个指甲师,非常有艺术天赋。你喜欢,我可以推荐给你。”她拿出一张贵宾卡。

    我用前妻的指甲油涂了下指甲,看看自己的手,想着妈妈那双粗糙的手,继父难道没注意妈妈的手是如此不堪吗?

    我乐了,把妈妈的大睡袍一扯,亮出妈妈的细腰和丰乳:“妈妈,瞧瞧你这模特身材,不穿得性感点,真是太浪费了。瞧瞧人家,年纪那么大了,还穿真丝睡袍。妈妈你要是穿点稍微露的内衣,哎呀,不要说是迷住爸爸,当网红都没问题。”

阅读复式家庭去度假最新章节 请关注 八月小说网(www.8yue.org)

推荐阅读:《诸界末日在线》《诡秘之主》《凡人修仙之仙界篇》《飞剑问道》《蛊真人》《还看今朝》《涅槃2008》《重生DNF之全职哥布林

本文网址://www.8yue.org/yue/344/344120/697132.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8yue.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