孪生姐妹

    姜漱玉挑了挑眉,慢条斯理:“你们的难题,很好解决的,不是吗?我代她进宫。” WWw.8Yue.ORG

    “这怎么行?”郑握瑜脱口而出,“我怎么能让你代我送死?”她摇了摇头:“皇宫不是好地方。皇帝他,他也不是好人。郑家已经亏欠了你,我不能再自私地让你牺牲。”

    轻轻叹一口气,姜漱玉心想,如果说一开始,她提议代郑握瑜进宫只是未加考虑一时冲动,那么此刻她倒更坚定了一些。她看过书,过去这么多年了,想起拆她cp的狗皇帝,还觉得讨厌。不过反正她是将死之人,做些善事,成全一对爱侣也不错。而且,她还真想会一会书里的那个狗皇帝,想看看那个“有着美丽皮囊的魔鬼”究竟是个什么情况。

    而一直沉默的郑怀瑾眸中却有亮光闪过,轻轻扯了扯郑握瑜,低声道:“阿瑜!”

    姜漱玉笑了:“说来也巧,我小名叫阿玉,可能是天意吧。”

    转身之际,郑怀瑾深深看了姜漱玉一眼,须臾间又收回了视线。

    两人目光相撞,姜漱玉先笑了,她大致也能猜出来,显然她的说辞,单纯善良的女主信了,男主却没信多少。不过也无所谓,他因为自己的私心,并不会揭穿她。——他可是最不想女主进宫的人啊。

    外面被郑怀瑾迷晕的下人还在沉睡,房中只剩下姜漱玉一人。她估摸了一下时间,知道也没几个小时来睡觉了,干脆静坐调息。要说习武之人就是逆天的存在。内息在体内运行一个周天后,她便觉得精神十足。

    天还未亮,那些中了迷药的下人就醒了,众人心中均暗自担忧。大人命他们看着小姐,怎么就睡着了?匆忙回房间一看,却见五小姐虽然打扮古怪,却仍静静坐着,皆暗暗放心。但是不知道是不是他们的错觉,五小姐看着和平时似乎不大一样。

    ——当然,这并不是众人关注的重点。今天是五小姐进宫的日子,郑家上下高度紧张,不能出一丁点差错。

    姜漱玉也不想出错,干脆就努力扮演心灰意冷不愿进宫但是迫于无奈只能认命的五小姐,沐浴更衣梳头装扮,异常配合。

    盛装之后,她打量了一下镜中的自己,嗯,不错,倒也担得起“淡妆浓抹总相宜”。

    也就是在这一天,她见到了眼眶微红的郑太傅。

    这个人是她生理意义上的父亲。虽然在此之前,她曾对自己说,不要在意,不要在意,可她还是按捺不住好奇去打量他。

    他站在那里,脊背挺直如松。他看上去年近五十,生的端方儒雅,两鬓微有白霜。虽然上了年纪,但也不难猜测出年轻时必然是个风度翩翩的美男子。

    她想,也难怪林洛会甘愿放弃自由自在的江湖生活,将自己束缚在郑家后宅那一方小小的天地中。可惜的是,他到现在还不知道儿子不是自己亲儿子,眼前的女儿也不是自己养在身边的女儿。

    “到宫里小心为上,不要任性。”郑太傅良久只说了这么一句话。

    姜漱玉担心给他听出音色差别,只低低地应了一声:“记下了。”

    结合自己久远的记忆,以及昨夜郑握瑜的介绍,姜漱玉也大致清楚当下的状况。

    小皇帝名叫赵臻,跟她同年。先帝驾崩时,他才五岁,在方太后和寿王的支持下继位。他当时年幼,寿王赵毅做了摄政王,代为执政。蛰伏十年,他在去年冬天扳倒摄政王,夺回了政权。今年又陆陆续续清理摄政王旧部,在朝中进行了大清洗。

    立郑家小姐为皇后是方太后的意思,遭到了小皇帝的强烈反对。母子俩互不相让,最终各退一步,先接进宫封为淑妃,至于后位,先空悬着。

    当然,姜漱玉倒不担心小皇帝对她行不轨之事。一来凭她的武艺,能强迫得了她的人还不多。二来,她坚定地认为小皇帝是有些难言之隐的。书中提过,小皇帝因为曾亲眼目睹方太后与摄政王之间的私情,对男女之事毫无兴趣。

    这也是郑握瑜进宫之后还能保持清白之躯的最主要原因。

    今日郑家小姐进宫,宫中用了半副銮驾来迎接。

    姜漱玉摸了摸手腕上的承影,从容上了銮驾。她有些庆幸地想,还好这个世界的规矩和她上辈子看的宫斗小说不一样。后妃进宫都不能带贴身侍婢,不然她这个冒牌的就太容易露馅了。

    她被领去向太后行礼时,心中颇觉讶然:方太后也太年轻了吧!儿子都十六岁了,怎么她本人看上去才只二十出头的模样?

    习武之人驻颜有术,看上去年轻并不奇怪,可是听方太后的呼吸,根本不像是有武艺在身。看来只能说是宫中女人善于保养了。

    不过太后可真好看。

    姜漱玉不由地想,希望自己三十多岁也能这么年轻。哦,不对,她只能活到十六岁。

    这真是一件悲伤的事情。

    <li style="font-size: 12px; color: #009900;"><hr size="1" />作者有话要说:  阿玉:说出来你可能不相信,我对狗皇帝一见钟情(狗头)

    郑握瑜一颗心怦怦直跳,她看看郑怀瑾,又看看和自己长相甚是相似的姜漱玉。过了好一会儿,她才咬了咬唇,下定决心:“那,那既然如此,就多谢你了。”

    她做梦也不敢相信,困扰许久的难题,就这么解决了,皆大欢喜。

    她迅速稳了心神,和姜漱玉讲起府里以及宫中的一些事情,又忍不住打听姜漱玉这些年的生活状况。

    “阿瑜,我们必须早点离开这儿,不能让人发现这里有两个五小姐。”郑怀瑾担心迟则生变,匆忙提醒。

    郑握瑜回过神来,将心一横,跟着郑怀瑾离去。

    这感觉好生奇妙,仿佛是照镜子一般,可对面却是与自己血脉相连的亲人。她七岁那年,无意间听到了母亲的话,知道自己有一个孪生姐妹,却没想过有一天这个人会出现在自己面前。她想,可能是血缘的神秘力量,一见到孪生姐姐,她就莫名感到亲近。

    郑怀瑾面无表情,眼中满是讶然。

    姜漱玉卸下脸上所有的伪装,冲俱是一脸惊讶之色的男女主微微一笑,轻声道:“这,就是我的证据。”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郑握瑜的闺房内,烛光摇曳。

    “可是……”郑握瑜迟疑了,这对她而言,无疑是巨大的诱惑,可又那么让人不敢相信。她忍不住再次提醒:“皇帝不好,一点都不好。”

    “我知道啊。”姜漱玉咳嗽一声,“那话怎么说呢?甲之蜜糖,乙之砒.霜。你觉得不好,可偏偏我就觉得好呢。”她叹一口气,深情款款地道:“唉,你不知道,其实我对皇帝陛下一见钟情,此情不渝。我做梦都想和他在一起。他是我见过的,最美丽的人。”

    “这……”郑握瑜怔住了,一时不知该如何回答。

    “我只问你一句,你想进宫吗?”

    郑握瑜愣了愣,继而苦笑着摇头:“太后懿旨已下,我不想,又有什么办法?”

    郑握瑜低声道:“十多年来,我在府中锦衣玉食,现在需要我承担责任了,我却躲开,让姐姐顶上去?如果那皇宫是好地方也就罢了,可惜后宫复杂,且皇帝非善类。那绝不是一个好去处。我不能这么自私。”

    姜漱玉一怔,唇畔浮起了笑意。这个妹妹的回答在意料之外,也在情理之中。女主没有崩人设,这确实是她能说出来的话。

    “我想。”姜漱玉长眉轻挑,下巴微扬,“要不,你把这机会让给我?反正咱们长的一样。外人也分辨不出来。你既能和情郎双宿双栖,也不必担心皇帝找郑家麻烦,岂不正好?”

    烛光下,两张脸仿佛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但仔细看的话,又有细微的不同。姜漱玉因为常年习武,同样的眉眼却自带英气。而郑握瑜养在深闺,楚楚动人,我见犹怜。

    郑握瑜怔怔的:“真,真像……”

    她无法忽视心中的愧疚。早在七岁那年,她就知道哥哥不是她的亲哥哥,她有一个和她同一天出生的姐姐。但是一则她害怕,二则在那时的她心里,她远在天边的姐姐又哪里比得上和她从小一起长大的哥哥?所以她死守着这个秘密,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在后来的岁月中,她很少想起她的孪生姐姐,有时想起,也都强迫自己迅速忘掉。

阅读我马上就要死了最新章节 请关注 八月小说网(www.8yue.org)

推荐阅读:《入夜,润物细无声【重生H】》《渣了大佬之后我怀了他的崽》《六零年代恶毒女配》《海贼之黑龙炼狱》《[快穿]妹妹大人惹不起》《少年歌行》《神奇宝贝之每日抽奖》《我和反派第一好[快穿]

本文网址://www.8yue.org/yue/356/356369/721629.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8yue.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