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周煊吓得差点大叫出声。

    车子一个急速转弯,他整个人栽进赫檀怀里,西装的一颗扣子咯着脸颊,清冷的淡香从鼻尖钻入,如同诡谲灵巧的风,钻入人的思想最深处,让人同时感到安心和难耐。

    似是察觉到周煊的目光,他又把手上的袖子扯了扯,盖住了手上那块疤。

    你们这帮大人到底为了伤害彼此做了些什么幼稚的事啊?

    这时候,赫檀才开口了,他没有看向周煊,只是心不在焉地回答他之前的问题:“你姐会觉得我把你拐走了,这会让她疯了的。” WWw.8Yue.ORG

    说完,对着前头的司机说道:“给那老巫婆的总部打电话,就说我把她弟拐走了!我看她不活活急死,谁让他们公司上个月恶意拉低价格踩我们的新品!”

    周煊吓了一跳,看着赫檀那副凶巴巴的样子,瑟缩在角落里小声提醒:“他在开车哎,开车打电话不是很好吧……”

    然而,并没有人理他。

    上演百里逃杀的司机一边开车擦边过红灯,一边打电话给对面公司示威,果然是战争培训出来的一把好手。

    周煊头疼地想,他们两个人可真是……

    赫檀管周怡叫老巫婆,周怡管赫檀叫死变态。

    周煊一开始还以为赫檀对她做了什么不该做的事情,后来才发现,他们只是变着花地骂对方而已。

    两个人沉默地坐了好长时间。

    车子已经转了一个弯又一个弯,甩掉了后面咬的很紧的几辆车,早不知道开到什么地方去了。

    周煊坐在赫檀旁边,外面的喧嚣仿佛都离他而去了,只剩下狭小空间里离得几近的两个人,那种焦躁和难耐又回来了,虽然满心充斥着想要尖叫出声的情绪,他还是想一直呆在赫檀身边,一瞬间甚至希望这辆车永远开下去,一直开到时间的尽头。

    即便他们只是互相并肩坐着,谁也不说话。

    周煊忽然向一边挪了挪,坐的里赫檀近了点。

    见赫檀没有反应,他又挪了挪,挤着赫檀坐,肩膀靠在他的肩膀上。

    ……好吧,这就很怪了。

    不解释点什么的话实在是太尴尬了。

    周煊说:“那啥,我……”

    然而他还没怎么说话,赫檀忽然伸手一指,说道:“前面停车。”

    车子一下子就停了。

    周煊茫然地跟着赫檀下了车,转头一看这一片实在是很荒凉,心里忽然一紧,不会吧,赫檀准备把他扔在这儿扬长而去然后报复他姐?

    赫檀问他:“身上带钱了没有?”

    周煊下意识道:“带了……”

    赫檀说:“这是公交站,坐到头就是你们家附近,然后打个车自己回家。”

    周煊急着说:“可是我——”

    他话还没说完,赫檀已经转头坐进了车里,砰的一声关上了门。

    周煊看见车窗上映出他自己失落的脸,一瞬间觉得自己有点可悲。

    车子开动,在他面前扬长而去。

    周煊沮丧的站着看着车子转了个弯消失在眼前,难过而又失落地站着。

    轰轰烈烈闹了这么一通,到头来什么也没有,赫檀都不愿意和他说话。

    心里仿佛被人掏空了一样。

    周煊有一瞬间恨透了赫檀,他这个人怎么变成这样,又自大又招人讨厌,他以前可不是这样的,以前爱笑又温柔,现在怪不得他公司里的员工都管他喊暴君,他都不听人好好讲话。

    周煊站在原地生了一会儿闷气,心想自己跑这么远来找他,还不是为了提醒他明天的事情。

    赫檀家里的亲人合谋算计着要逼他的婚,他的死敌又带了一家老少去看他的笑话,他的员工怕他,在背地里叫他暴君。

    这么多人里只有周煊,冒着被背叛亲姐惹怒全家的危险来找他,好心要警告他,他不听就算了,还把自己扔在公交站,还这么远。

    这可把养尊处优的小少爷气坏了。

    他没好气地踹了几下地面出气,踹飞了几块石子。

    周边倒是一片死寂,连石子儿落地的声音都格外清楚。

    周煊还想再出气,谁知道周边什么也没有,出气都没地方出。

    正巧,这时候公交来了,周煊一分钟也不想在这个地方多呆,赶紧跳上车,谁知道伸手一摸兜,想找钱包,忽然发现自己兜里就一块钱。

    ……出来的匆忙也没带多少现金,当时急着打车就花完了。

    司机的手还放在方向盘上,脸色不善的看着他。

    周煊:“……我能到站补票吗……”

    司机铁青着一张脸:“起步一块八,到头八块。”

    周煊在身上摸了半天,就找到一张五角的。

    哦对,他手机还被赫檀没收了,现在还没还给他。

    全车人都一言不发看着他。

    周煊把一块钱塞进兜里,丧气地闷头下了车。

    他站在路边而,眼睁睁看着公交车开走了,消失在了视线尽头。

    周煊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只能难过地找了块避风的地儿,蹲了下来,把脸埋进胳膊里。

    过了会儿,耳边传来脚步声,他也没抬头。

    那个人在他旁边站定了,他也懒得理。

    赫檀无奈地声音从头顶传了过来:“你这小屁孩,我问你带没带钱,你要说实话啊!”

    周煊惊喜地抬头,发现赫檀没好气地站在他面前,两手插在兜里,一副明明不想要理他却偏偏拿他无可奈何的样子,正低头看小孩儿似的看着他。

    周煊一下子就高兴地叫起来:“你没走啊!”

    赫檀没好气地拎着他帽子把他扯起来,拎小鸡一样扯着他的帽子往前走,顺道往车子的地方一推,问道:“晚上吃饭了吗?”

    周煊其实出门前早吃饱了。

    但是他捂着肚子说:“没吃。”

    语气里带着十足的可怜。

    赫檀扶着头,叹了口气,道:“上车吧,先带你去吃饭。”

    周煊正要开车门,谁知道门刚打开,赫檀忽然一推门给他关上了,压在门边儿警告道:“只这一次,以后别来找我了。”

    眼看周煊有点丧气的样子,赫檀给他开了车门,让他好好地坐进去。

    周煊看着赫檀坐在他身边,一副很烦他的样子,小声问他:“你没走啊?”

    赫檀不吭声,闷头坐在一边,索性转头去看风景。

    周煊又说:“你走了你怎么知道我没带够钱的啊?”

    赫檀更加不吭声了。

    周煊心想你一个大公司的创始人,好好一位总裁,难不成刚才把车开走了,又停在路边暗中观察的吧。

    周煊又说:“不然你怎么知道我缺钱,而不是单纯不想坐车……”

    他话还没说完,赫檀直接伸手把他嘴给堵上了,没好气地说道:“再废话,现在就把你扔在市郊,别指望我回来接你。”

    周煊这下老实了,心想你明明就是很担心我,但是你不承认。

    那头的赫檀也不知道在想什么,忽然转过头来说道:“以防你对我有错误认知,我要事先说清楚,我没有担心你,我只是不想引战,明白了吗?”

    周煊被他捂着嘴也没法说话,只能立刻点头。

    赫檀这才满意,松开了捂着他的手,顺手把手机丢给他,道:

    “给你姐打个电话报平安吧,别说你跟我在一起。”

    周煊明白过来自己干了点燃火线的蠢事,连忙掏出手机来说道:“对不起对不起,我现在就打电话澄清一下——”

    谁知道他话还没说完,赫檀忽然近身过来,劈手就把他手机抢走了。

    周煊手里空空,茫然看着赫檀,不知道他要干啥。

    赫檀冷笑:“解释什么解释,这简直太好了不是吗!”

    说着,在他面前冷笑着晃了一下他的手机:“没收了。”

    他还没来得及问出口,车子忽然猛地开动,司机一脚油门踩到底,火箭一般就窜了出去。

    公司外的公里路上,正好一辆大型货车开了过来,横冲直撞的私人轿车险些撞上大货车,几乎是贴着侧壁擦了过去。

    然后他还没反应过来,面前的赫檀一伸手揪住了他的领子,当场把他甩进车里,然后自己也挤进车,对着司机大喊一声:“走!”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那一瞬间,周煊觉得仿佛有人紧追在他身后拿着个大喇叭对着他喊:火灾警报!火灾警报!注意这不是演习,不是演习!

    前头的司机回过头来看了他一眼,确定他是真的不知道怎么回事儿以后,才说道:“说出来你可能不信。”

    然后,他一字一句地说道:“这意味着战争。”

    周煊:“……啥?”

    周煊还没来得及和他说上话,一回头,发现赫檀车子后头好几辆车正紧咬在后面,追得很紧。

    周煊差点当场崩溃,大叫一声:“这是怎么回事儿啊!”

    然而他还没来得及在赫檀怀里焐热乎,赫檀忽然一伸手,再次扯住他的卫衣帽子,一甩手把他丢到车子另一头去了。

    周煊好不容易扶着车门做好,一抬头,看见那头的赫檀避开他的目光,脸转向窗外,快速整了整被他压皱的衣服。

    赫檀没搭理他。

    周煊:???

    等一下,到底发生了什么?

    一丝埋藏极深的痒从心底升起。

阅读沉迷渣男人设无法自拔最新章节 请关注 八月小说网(www.8yue.org)

推荐阅读:《我师兄是林正英》《妃我娇蛮》《突然和反派HE了(快穿)》《我继承千亿的儿子不可能只是个沙雕》《快穿法则:黑化男神,狠狠撩》《沉迷种田的军舰》《当女配在男子高校[穿书]》《影后怀孕以后

本文网址://www.8yue.org/yue/356/356377/721645.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8yue.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