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变化

    “我爷爷失踪了,昨天一晚未归。”拿出爷爷身份证明的陆惕对巡逻者展示着哽咽的说道:“你们知不知道他在哪儿?” WWw.8Yue.ORG

    面对陆惕的求问,站在外面的巡逻者却如铁柱般站在那里,没有一人回答他的问题。

    眼泪早已侵染陆惕胸前的衣襟。“爷爷求你了,你快回来。”无尽的哀叹,却没有引来任何的回音。稀稀拉拉的路人已是自顾不暇,匆忙的行走在清冷的街区上。

    “放心,上面交代的任务我们一定保质保量的完成。”随着一个声音的响起,一个身影谦恭的出现在了打开闸门的稍后一方,前面走着穿着灰黑大衣的几个人在那人的恭送下显得地位非同寻常。

    陆惕看见那个短头越胖的中年人,一声“组长”差点喊出了口,但看见那一行穿着灰黑衣服的人还没离开,陆惕又强行将话吞回了肚里。

    “可我爷爷昨天一夜未归,我几乎找边了能找的地方,却怎么也没看见爷爷的身影?”听闻此话的陆惕迫不及待的发问。

    听到陆惕的发问,组长略微停顿了一下然后又继续说道:“关于最近的局势,我想你或多或少也应该有所感受了,从富人区的政教之争已经绵延到了贫民区。

    说到这里,组长有有所忌讳的故意压低了声音,然后说道:“其实这都不是主要的,因为政教之间的矛盾由来已久不是什么新鲜事,历史上还发生过多起冲突事件。其中还有不少比这次发生的严重得多。”

    说到这里,组长犹豫了一下又继续说道:“其实据我所打探到的消息,最近或者说是已往,城中部分老人的失踪以及某些人的无端被捕,还有政教之争和劳工派遣这几件事彼此相关是连成一体的事件。”

    “这些都与城外的一个或某些神秘事件有关。这些事件都与创世经有着紧密的联系。”组长稍作停顿又继续说道:“但具体是什么从这政教体制创建开始的这几百年来,除了被派遣出城的劳工,对于我们贫民区的百姓来讲没有一人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

    “而昨天,你爷爷来我们这的时候,正在维修我给指派的机器,刚开始还好,可后来却出现了晕厥。虽然你爷爷坚持自己没事,但我还是派人把他送往了邻街的医区。”

    “但后来,办完事回来的人给我讲,你爷爷刚被送往医区就被叫转院,他们还听说在转院的途中又被巡逻部的人接起走了,无奈我只好另请他人并把你爷爷的工具箱送了回来。当然从这事的结果来看,我想应该是医区和巡逻部的人事先已经勾结好了的,并且以往和现在被抓捕的人都是永久失踪的状态...”

    从供水部出来的陆惕在临行前被组长告知为了安全起见他以后不要来供水部,也不要再和他见面。

    “从此再也听不到爷爷的声音,从此再也没有人为陆惕做饭,再也得不到爷爷的关怀”想到这一切,一行行热泪从陆惕眼眶流了出来。

    冷风映着黄昏的光色吹拂陆惕的脸颊,热泪在冷风的吹拂下一冷一热,显得格外的凄美。

    但陆惕心中明白没有了依靠,他要变得更加坚强,好好活下去是对爷爷最好的报答。他相信总有一天他会走出高墙去拨开外面世界的云雾...

    就在陆惕焦急而无助的时候。组长守在闸门后向陆惕点头示意并未离开。看见这一切的陆惕悬着的心才放了下来。

    待穿着灰黑上衣的那一行人消失在视线范围之后。组长向守门的军人打了声招呼然后又向在外苦等的陆惕招了招手。

    在行走的路上,陆惕和组长经过了一根又一根管道,在组长眼神的示意下。陆惕默契的配合,两人一路无话。

    场地内的工人还是一如既往的忙活着。终于,在穿过了一条走廊的拐角处。组长拉着陆惕走进了一间屋室。

    “这是我的办公室,你随便坐。”关门的组长向窗外望了望,然后又坐回凳子上对陆惕说道:“我知道你为什么会来找我,其实不瞒你说,昨天发生信徒事变的晌午那阵,因为供水分部出了点事,是我派人把你爷爷喊到这来的。”

    来到了贫民区中央街道城政厅分部旁边的巡逻分部门前。一排排的巡逻者把守在大门前的两边。

    慢慢向大门走进。陆惕还是被巡逻者制止在了离他们还有十米开外的地方。

    打开屋门,外面的街道似乎发生了不小的变化。以往人数可观的行人匆忙的场景在今天却没有出现,只有三三两两的行人小心谨慎的在街上走着。

    晨明,屋外的一丝光线微弱的透进屋内。泪眼惺忪的陆惕一脸疲惫的从床上下来。经过昨晚一夜的煎熬,陆惕还是没有等到爷爷的归来。

    飞奔出门,陆惕根据路标和以前的记忆穿过一条又一条的街区。走到嵌有水滴符文的高门前,“供水重镇,闲人勿进”的标语还是依晰可见。只是与以前不同的是,有数个持枪的军人守在电闸门的两边。

    这也解答了为什么在来的路上,外面的以往由巡逻者搭建的岗哨不见巡逻者的身影。因为一是任务的需要被派往了其他地方。二是有军人的把守,巡逻者的存在显得多余。

    陆惕进不去门,正当陆惕焦急的在外面围圈打转的时候。电闸门却缓缓的向上升开了。

    终于再也走不动的陆惕坐在了中转站的椅凳上。双手捋着额头,陆惕极力的去回想,自己是否遗漏了某些地方,遗漏了可能找到爷爷的地方。哪怕找到的可能性非常的渺小。突然陆惕好像想到了什么,起身向某个方向走去。

    回到家中陆惕将昨天的冷饭冷菜微微加热后勉强吃了几口。就起身向爷爷所在的屋室走去。

    来到相邻街区的医区门前。门前的巡逻者还是如昨天一样把守着大门。陆惕犹豫的靠近还是一样遭到了严厉的呵斥,。同样的疑问提出,还是一样得到了铁柱般的回应。

    走过了一个又一个的街区,陆惕到达了他所能到达的一个又一个的医区。但看到的都是一样的景像得到的都是一样的结果。

    “印有水滴符文的通行证怎么不在了?”陆惕边翻找爷爷平时放东西的地方边感叹到。然后随之而来的就是一股莫名的惊喜和期待涌上了心头。

    “爷爷你到底在哪?”行走在如傍晚般寒冷的街上,陆惕犹如失去灵魂的行尸走肉。今天的他依然没有听到那熟悉沙哑的声音。没有等到老人给他煮的可口饭菜。

    疲惫的身心,行走在空旷的街道。陆惕并没有像以往一样背上那个应该背上的挎包。

    冷风吹着陆惕的衣袖浸透他的心脾。街道两边虽时不时能看见鼓起勇气开门的铺店。但生意却甚是冷清。

阅读寒之颤最新章节 请关注 八月小说网(www.8yue.org)

推荐阅读:《七十年代厨神女知青》《玄幻之我在未来捡属性》《老子的味道竟如此甜美》《大秦:赢氏遗孤》《都市之这个警察通阴阳》《和前夫在恋爱综艺里狭路相逢》《旧时堂燕》《洪荒之劫运道主

本文网址://www.8yue.org/yue/356/356425/721751.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8yue.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