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良宵梦醒时

    柳因出生良好,祖辈曾是翰林院士,父亲当着知县,兄长进士及第,虽不是大富大贵,却也算得书香门第,大家闺秀,从小便是精心教养,待得将要议亲的年纪,家里更是将县里所有排得上号的年轻公子都打探了个遍,就怕女儿嫁委屈。

    与家中的殷切期盼不同,那时的她,对婚姻嫁娶还是迷茫的,那每一个人,在她眼里都像是看不清面目的路人,但是碍于家人的态度,她不好直言,只得配合着。十多年的闺门教育,教得最多的就是温婉顺从。

    不知不觉,将近亥时许,屋外的嘈杂声已淡去了,只有凝神细听时才能听到类似于窃窃私语的声音,风卷幕帘的声音,沙沙,沙沙…时起时落,像是一首失传的乐曲,诉说着沧海桑田的远去,宁静而悠远。

    她才惊觉今夜已经过,劫后余生般地松口气,更大的疑虑却接踵而至——一整晚了,无人回房,也无人通报。

    “眠儿。”柳因轻声唤道,眠儿是她的贴身丫头,也是随她嫁进倪家的两人之一,办事贴心稳重,是她平素最信任的人。

    就在柳因转身去关窗的瞬间,门猛地被推开了,门口闪进一个红衣的人影,柳因一惊,手上松了力道,未来得及合上的窗复又敞开,风猛地灌进来……

    声落却迟迟不见回应,连脚步走动的声音也无。

    柳因一边继续唤着眠儿,一边走出去,因着新娘的装束,她走得很慢,每走一步,便有一阵珠翠相击的声响,叮呤不绝,若有回声。

    来到外间,烛火摇曳,两个丫头却不见踪影。

    夜风带来一阵凉意,柳因这才发现窗还开着。

    “嘭!” WWw.8Yue.ORG

    茶水重温至冷,冷了又温,染月细细听她将一切娓娓道来,或零碎或颠倒错乱的浮生碎片,她的家世,她的执着,她的心头朱砂……

    这是一个很长的故事,长到贯穿了一个女子最美好的年华。但也足够短暂,刹那的芳华过后,便戛然而止。

    来人一袭半新的绸衣,浅淡的水蓝镌着朵朵木槿,淡胭色长裙,此刻初春寒气已褪,她却仍拢着毛领披风,花钿,朱蔻,玉搔头,都掩不了苍白的气色。到了楼下,也不进门,垂眸立于门边,微微瑟缩着,仿佛随时会倒下。

    这厢顾颜到了柳家庄,拂云楼里,却又来了一位特别的访客。

    只待那脚步声响起……

    她等着,木然的,认命般地等着。

    然而,这一夜,这脚步声始终没响起。喜房内,里间只有柳因一个人,两个丫头守在外间。静默几乎让时间凝固。直到丑时的更声响起。

    柳因的心底却忐忑,她很不安,甚至是焦虑。她在焦虑着如何面对即将到来的新郎官,对于这个即将要与她相伴一生的人,此刻她委实无法生出期待。

    仿佛只待着他的到来,她那中规中矩,安于一室的一生便就此尘埃落定,再没有更改和回旋的余地。

    纳彩,纳征,……这场婚事这样一步步的走了下来。等到大婚那日,已是半年之后,那日,整个离城万人空巷,都在观望着这场盛大的婚礼。

    柳因端坐在喜房中,红烛摇曳,鲜花,脂粉,果酒的香味不绝如缕,一堵墙仿佛分割了两个世界,外面喧闹嘈杂,屋内却静得只有自己的心跳声。在这种极致的静默里,柳因开始数起了自己头上的珠坠,一条,两条,三条,数完了就数上头的珠子……

    是的,只待那人到来。

    染月领她进门时,她的身躯仍在微微颤抖,轻纱覆面,抬头的一瞬,只看到一双光亮全无的眼,一张本该光亮鲜活的的面孔,只剩了空壳。

    待进了门,染月备好塌,烹上茶,她才在茶水的回温中,缓缓开口:“我曾以为,我足够幸运。……”

    婚期定在了九月,她的如意郎君是倪家员外的公子,倪家二郎。

阅读风夕夜雪最新章节 请关注 八月小说网(www.8yue.org)

推荐阅读:《大唐从战神皇孙到天可汗》《三国之超级农场主》《逃婚之后》《我在三国融合万物基因》《回到七零末年当奶爸》《末世女重生在六零》《吃干抹净才是好》《虫族之雄少雌多

本文网址://www.8yue.org/yue/356/356467/721832.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8yue.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