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接风宴

    宾仪话落,苏轻匀不徐不缓地踏入,白衣翩若惊鸿,没有得体的笑颜,只有微微上掀的唇角,整张脸便生动化了。

    清风徐来只撩起苏了轻匀脸侧(注:是斜左刘海,自己脑补)的散发,白衣纤尘不染与莲花蓝的花纹结合毫无违和感。

    “参见陛下!” WWw.8Yue.ORG

    在座每人酒杯一空,一旁的侍女便这次把酒杯盈满。

    苏轻匀拿起酒杯面对皇帝开口:“苏某小小人物回京,陛下却为苏某举办这接风宴,真是折煞苏某了。”

    “哈哈哈哈,苏公子爽快。”

    大殿其乐融融,酒过三巡,舞娘上场。

    奏乐声响起,舞娘足尖一点施施然翩翩起舞,衣袂翩飞,眸光流转,,一动一跳间的轻盈衬得舞娘似即将飞走的蝴蝶,将柔美一词诠释得淋漓尽致。

    一舞毕,皇帝龙心大悦,大手一挥:“赏!”

    “谢陛下。”舞娘服身退下。

    苏轻匀在一旁静静的饮酒,这酒虽然醇香,但后劲却大,苏轻匀不大喜欢,只轻啄几杯便停酒。

    “听闻苏公子经商四海,不知可有什么奇遇。”

    横空而来的一句话,使得在这宴席上很是突兀。

    苏轻匀转头寻声望去,是坐在他右上方的煜王,隔着几个人,苏轻匀还是能感觉到煜王眸中迸发出的犀利。

    逆着光,苏轻匀看不清煜王脸上是何钟神情。

    这句话到底有几分兴趣盎然和戏谑苏轻匀不晓得,但这顶高帽给盖得,苏轻匀不得不接下。

    苏轻匀眸光微闪,正好不用自己准备词措。

    作揖回言:“煜王说笑了,奇遇到是没有,不过,苏某却有拾得一些奇物。”

    “哦?”尾音稍稍上扬。

    苏轻匀拍拍手,侯在外面的丫鬟一个接着一个端着手中的物品进入。

    等丫鬟全部站定,苏轻匀才起身走向丫鬟,开始揭开那些被一锦方帕遮住的神秘物品的庐山真面目。

    随着丝帕被掀开,神秘物品暴露在人们眼前。

    “这是游仙枕。其色如玛瑙,温温如玉。技术较为朴素,外表看不出什么,但假如枕上它睡上一觉,就会梦到十洲、三岛、四海、五湖等等这些美仑美奂的仙界。”

    接着掀开第二样。

    “这是辟寒犀。其色黄如金。用金盘置于殿中,温温然有暖气袭人,能够御寒。”

    第三样。“这是夜明枕。是以一种奇特的玉石制成,一到晚上,会放出奇特的光芒,放在堂中,光照一室,不必点蜡烛。”

    第四样。“这是浮光裘。用紫海水(一种染颜)染的地儿,用五彩丝线蹙成龙凤,各一千三百个,再缀上九色真珠构成。向阳一照,光荣闪烁,看的人都感到耀眼夺目。遽然间下起暴雨,穿上的浮光裘却似滴水未沾。

    第五样。“这是夜明犀。形状有点像通天犀,夜间能够发光,能照一百步远,听说即运用十层布蒙上,也不能蒙住它的光耀,到了夜晚光如白天,都不必点烛举火。?”

    第六样。“这是软玉鞭。软玉鞭用一种罕见的玉石做成,玉质好斑纹美,亮得能够当镜子运用,蓝田玉也没这种资料好。软玉鞭能伸能曲,材质却又坚硬无比,刀斧不伤。松开时有一尺长,用力拉直即是一丈长。把它捻成鞭梢,表里通莹象琴弦,即便兼并十个人的力气,也拉不断它。用它做琴弦,奏出的声响极美,鬼神听了都发愁;用它做弩弦,那么箭就能射出去一千步远;用它做弓弦,那么箭就能够射出去五百步远。”

    第七样。“这是玉辟邪。为两枚能散发香味的玉辟邪,各高一尺五寸。玉辟邪做工巧夺天工,并且能宣布一种奇特的香气,数百步以外就能够闻到。即便锁在铁匣子石柜子傍边,也不能掩盖它的香气。有的人不小心用衣服搽抹了玉辟邪,香味经年不退,即便把衣服放水里冲洗屡次,也洗不掉。”

    听完苏轻匀的解说,座上的人都为之惊叹。

    只有煜王眼中晦涩不明却也不言语,半晌,启声轻笑。

    苏轻匀摆摆手,原本不动的丫鬟开始绕着大殿端着木板在每人面前转一圈,让人人都能得以一饱眼福。

    此举更让皇帝龙心大悦:“好好好,好物,赏赐金万两,白银五千两,白玉一对。”

    说完开始有宫女拿着呈上来。

    “谢陛下赏赐。”

    那七样奇物,自然就落入了皇帝的手中,皇宫的宫女上来拿过苏轻匀丫鬟手中的奇物,丫鬟们手中空闲后就去接宫女手中的赏赐,两路人一齐退下。

    “为感谢各位来赴苏某的接风宴,苏某不才,自制了几壶香醇,请在座的各位品鉴。”

    拍了拍手,又一波丫鬟进入殿内,手中各端着不同的酒壶。

    苏轻匀眼神会意,三个拿着同一种酒的丫鬟各自向主位,左席,右座的人走去,轮流给每人倒一杯。

    酒壶润白透明,花纹精美,可以看见里面的明黄色液体。

    一圈过后,又是三个另外一种酒的丫鬟上前重复先前的动作。

    酒壶碧玉呈亮,花纹错综复杂。

    第三圈。酒壶为青花瓷的纹色。

    第四圈。酒壶为镶金陶瓷酒具。

    第五圈。酒壶为龙泉青瓷酒具。

    待所有人喝过一遍后苏轻匀才开口:“这第一种酒叫花雕黄酒,第二种叫竹叶青,第三种酒叫荷花酒,第四种叫西凤酒,第五种叫竹筒酒。”

    待品过一回,众人皆是满囗称赞。

    “这些酒醇而不烈,香而不浓,正好。苏公子真是多才多艺。”

    一个人开口夸道。

    后面的人便纷纷附和:“是啊,是啊。”

    苏轻匀笑而不言。

    “是不错。”把着酒杯默默品酒的煜王难得开口,没有点明是在夸什么,就不知是在夸酒还是夸人。

    放下酒杯,皇帝赞赏的看了眼苏轻匀:“没想到苏公子在不仅经商方面颇有成就,在酒这一方面也有造诣。”

    “陛下谬赞,苏某只是得闲之时研究一番罢了,算不上什么。”

    “哦?看来苏公子的研究颇有一番建树。”白皙的指腹缓缓沿着酒杯抚摸了一周。

    “煜王抬举苏某了。”

    “呵。”煜王发出一声微喝便不再言语。

    “苏公子今夜如此着装,不知从何由此感发?”一位大臣疑惑询问。

    “敢问这位大臣,有何不妥?”苏轻匀反问道。

    “老夫并无斥责,这是对苏公子的着装略微惊奇罢了。”

    这些大臣大多思想迂腐,也不像使臣一般模样整日与他族交往,所以见到自己的这身打扮,不免有些好奇。

    “哦,原来如此,俗话说:入乡随俗。苏某这些年四处奔波,漂泊不定,各种奇装异服苏某也有试着接受。今日到是让众位见笑了。”

    “说到服装,苏某这里有几件衣服和一些女儿家的饰品打算送给在座的女眷,作为见面礼。”

    一提到衣服,在场的女眷开始按捺不住激动在一旁讨论起来了。

    苏轻匀拍了拍手,又有一波丫鬟端着东西上来。

    这次没有锦帕覆着,所有人都看得清清楚楚。

    广云袖,流云衫,广袖流仙裙。胭脂水粉,手镯,发饰,手饰。

    在夜明珠的照映下美轮美奂,一时所有人看呆了。

    煜王气定神闲的抿了抿手中的香茗,不置可否。

    。。。

    宫廷的酒是不错,只是后劲大了些。

    苏轻匀感觉宫庭的宴会很是枯燥无味,酒劲上来了,头有些昏昏沉沉,苏轻匀打算出去走走,吹点风,好让大脑保持清醒。

    一个人步伐凌乱的走着,不知过了多久。到了一处苏轻匀陌生的地方,虽然身处异乡,望着那一轮圆月却感到莫名的心安。

    就着旁边一颗树靠坐下来,入夏的夜晚有些凉,但风却是暖的,暖风徐徐吹来,让苏轻匀稍微清醒的脑袋反倒有些晕了。苏轻匀双手垫在脑后,微眯双眼。就这么静静的呆着。

    每日都以这种形式来会人,每当一人独处时,无边的寂寥袭卷了整个脑子。

    心中一阵苦笑,她还没有强大到可以自由选择的地步,所以只能受制于人。

    “这位公子?”不大不小的声音从远处传来,感觉到陌生气息的靠近,苏轻匀睁开了双眼,犀利的锋芒一扫,把试图叫醒他的宫女吓得不轻,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苏轻匀见是个没有什么杀伤力的宫女,眼中的犀利便尽数消散,瞬间恢复了常态,仿佛刚刚宫女看到的都是眼花造成的一个幻像。

    他的轮廓有些模糊,那润白如玉般修长的五指形成好看的弧形,让人忍不住想要去触碰。宫女这么想着,手也开始不由自主的向那只手伸去,却到了中途硬生生的停了下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收了回去,似是意识到了什么,赶忙自己从地上起来。

    不等苏轻匀出声,秋瑾已经自动认错:“”奴婢该死,惊扰了公子。”

    见苏轻匀面无表情,宫女心中惴惴不安。

    苏轻匀也不出声,默无声色的将手收回,第一次伸手帮忙遭冷遇了呢。

    苏轻匀定定地看了眼宫女,眸中晦涩不明。良久:“你叫什么名字?”

    宫女明显愣了愣,后才反应过来:“”奴婢叫秋瑾。”

    “你走吧”苏轻匀出声道,后转身离开了。

    待秋瑾反应过来时,苏轻匀已走远了,扫过苏轻匀刚刚在的地方,忽然发现有个东西在发着幽暗的光,走近拿起,是一枚玉佩。

    想归还给苏轻匀已经是不可能了,只能揣进口袋里等着下一次与苏轻匀的相遇,这样好归还苏轻匀的玉佩。

    但秋瑾没有想到的是下次见面会是那样的场景,当然,这是后话。

    苏轻匀没走多远,便感觉心里有点不安的因子在发酵。果不其然,危险的气息迅速靠近,很快,很近,苏轻匀想躲已经来不及,一只手从后面伸出,来到苏轻匀面前一把勾住苏轻匀的脖颈,强而有力。

    后腰处的冰凉触感,苏轻匀便知道那是一把刀,苏轻匀刚刚握拳打算还击的手悄无声息的收了回去,定定的,不挣扎也不慌乱,一副任由他的样子。

    “别乱动哦。”全然一副轻佻的模样,带着几分随意的意味,但却掩饰不住那如雷的心跳声和炽热的呼吸。

    知道男人明明慌乱的样子却要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过的苏轻匀心中感到好笑。

    “噗嗤。”苏轻匀笑了出来。

    “你笑什么。”男人问道。

    “我笑你傻。”苏轻匀笑道。

    “我傻?那么,是哪里傻呢,小囚犯。”

    忽然远处传来了侍卫的喊声:来人呐,抓刺客。”

    苏轻匀明显感觉到男人的身躯那一瞬间的僵硬。

    苏轻匀并未在意身后男人的称呼,敛去了笑脸,淡淡说:“你遭人逮捕,遇见我却不躲闪,反而主动过来劫持我。这样之后我便知道了你的身份,而你却因为我要被人抓住,而且我就是最直接的证人,你不觉得你很傻么,就算你过来是为了杀人灭口,也只不过是给你自己身上多添一个罪名罢了。”

    一个接着一个字从苏轻匀口中说出来,却是那么讽刺。

    苏轻匀的直白并没有引来男人的恼怒。

    男人嗤笑一声,手中的力度并没有因为苏轻匀的一番话语而减少。

    “哦,那不傻的你有什么办法呢?”听不出男人的语气是好还是不好。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呢?”苏轻匀缓缓道。

    通过一番谈话,知道苏轻匀想说的是什么,男人也不再绕圈。

    “说吧,你有什么条件。”

    “这样吧,我们做个交易,怎么样?”

    “说来听听。”

    。。。

    少顷,侍卫们已经走近。

    “站住,尔者何人?”侍卫头头见是两个生面孔,停下脚步问道。

    苏轻匀转身,脸上顺带上了和蔼的笑脸:“我等乃是今日回京的玉面公子苏轻匀的侍从,方才如厕,不晓得返回的路,可否劳烦这位小哥行个方便带个路?”

    看着一脸笑意盈盈的苏轻匀,侍卫也不多加怀疑,直接放人:“原来是苏公子的侍从,不过,我等还需去缉拿刺客,就不能行个方便了,还望体谅。”

    “无碍,我们就结伴而行,想必应该不会回不去。”苏轻匀应道。

    “你们也不必着急,现在宴席刚刚开始到中途,等会会有宫女经过,到时再让她们带路回去也不迟。”侍卫头头后面补充了句。

    “如此,便好,那我们两个就不打扰诸位办事了。”苏轻匀作揖告退。

    两波人和谐的擦肩而过,只可惜,平静保持没多久。

    “叮当。”清脆的响声打破了和平的气氛,止住了两波人行动的步伐。

    男人看了一眼在自己脚底旁边闪着反光的凶器,心中苦笑。

    抬头一看,果不其然,苏轻匀的脸色黑了大半。

    同样听到声音的侍卫迅速转过身,眼神一个犀利的就扫到了地上的匕首。

    “你就没有什么想要解释的么。”带着几分咬牙切齿,苏轻匀盯着眼前的罪魁祸首冷冷的说。

    听罢,男人一改之前的一脸菜色,灿烂一笑:“我不是故意的。”

    更让苏轻匀觉得这个男人不是一般的欠揍。

    “他们两个才是刺客,上啊,给我抓住他们。”侍卫头头指挥着侍卫朝着苏轻匀两人冲来。

    拔刀的声音接二连三的由远及近传来,在这空旷的地带越发显得清晰。

    动了动脖子,苏轻匀看了眼眉眼间明媚笑容的罪魁祸首:“也罢,就当是一次活动吧。”

    对男人喊了声:“蹲下!”

    随即迅速转身,手臂顺势扬起一挥,几十片叶子从衣袖飞出,如利刃一般向侍卫急速冲去,只在空中留下一片残影。

    不过一刹那,几十个侍卫皆被一叶封喉,毫无声息。

    空气似乎停滞不前,直到侍卫手中的剑接连不断的落地,接着,一个个身躯倒了下去,同时昭告了这些人从此长眠不起。

    男人先苏轻匀一步转身,在听到苏轻匀的那句蹲下时也顺势蹲下,还算可以。

    男人目睹着苏轻匀杀人的全过程,在苏轻匀收回手势后,默默起身,一言不发。

    “怎么,在就被吓到了?”苏轻匀调侃。

    男人看着苏轻匀。

    还是默不作声。

    “这下好了,我也杀人了。”

    男人忽然笑了:“也?”

    “不然呢?”苏轻匀低头扣着手指。

    “你怎么知道我杀没杀人,如果我没有成功呢?或者我是小偷被人误认为是刺客呢?比较这年头宫里人矫情,管他是不是认识的人,只要和遇上的事凑在一起了就都喊刺客。”

    苏轻匀听了他的一番好笑的言论并没有表示,只是好整以暇的环胸:“少给我贫嘴,你身上的血腥味已经暴露了你杀人的事实。”苏轻匀冷哼一声。

    “既然我们都杀了人,那我俩以后就是一条道上的人了。”男人笑的像只偷了腥的猫。

    苏轻匀说:“我可是一介平民,对你这样的人我可是唯恐避之不及,又怎么会与你同道?”

    “哦?会武功的‘平民’么。”男人挑眉。

    “。。。”

    看着苏轻匀被噎到,男人心中顿爽。

    一只手覆上了他的嘴唇,柔软,清香。男人猝不及防被苏轻匀强塞了一颗药丸。

    男人大惊:“你给我吃了什么?!”

    苏轻匀拍了拍手,似乎很满意男人的反应:“无碍,就一癫狂药罢了。”

    “你!。。。”

    男人语塞,不再与苏轻匀斗嘴,双膝一弯,就地打坐运功。打算借此把药丸强行逼出来。

    “别白费力气了,我这药丸入口即化,你运功只会加快药效发作的期限罢了,没用的。”苏轻匀悠悠的说。

    男人听到这句话,差点老血一喷:“你为什么不早点说?!”

    “因为我并不想说。”苏轻匀欠扁的说道。

    “那你刚才为什么说了?”男人咬牙切齿。

    “大兄弟,你想死就早说嘛,何必绕这么大的圈子。”

    男人气急,明明他不是这个意思。

    但却不知如何反驳,真是。。让人无可奈何。

    最后男人也放弃逼药丸出来的能念头,直接从地上起来:“你当真是苏家的侍从?”

    “如假包换。”苏轻匀脸不红心不跳。

    “可莫欺我年少诓了我。”男人信了。

    “自然。”

    苏轻匀回应后,男人满意的转身离开。

    年少无知?这是错把屎当成了饭吃糊住了自己的心吧。

    还年少无知,怕是你自己都不相信你自己说的吧,大兄弟,说这话的时候你的良心不会痛吗?

    苏轻匀在心底默默地吐槽。

    在腹诽着,前面的男人忽然一个大喷嚏,脚步都踉跄了下。

    刚刚好拉回了苏轻匀飘远的思绪。

    男人的反应让身为罪魁祸首的苏轻匀心里百般滋味:真好,好到灵验在我面前。脸上神色不明。

    男人疑惑回头一看,两到视线相撞,苏轻匀有些尴尬,不过三秒,苏轻匀果断选择了扭头转身离开现场。

    再这样下去她真的会尴尬死的好么,郁闷哦。

    苏轻匀边走边想着。

    奇怪,怎么忽然打了个打喷嚏。还有,刚刚那个苏家侍卫的表情怎么那么怪异。男人揉了揉鼻子。

    两个人心思各异。

    苏轻匀左转右拐已经不知道是第几次了,仍然还没有回到宴席。

    又一个分叉路口,苏轻匀内心天人大战了一会才郑重的选择了左边的道路。

    然而。。。

    半个时辰后,“天呐,难道我真的要一直呆在这回不去了么?”苏轻匀抓狂。

    另一边,男人回到房间后细细想了想自己和苏轻匀的利益。

    如果苏家侍卫事出后出尔反尔,指证自己就是杀人凶手。

    不过,就算自己说了,也是孤家寡人一个,可苏家侍卫却不一定了。

    即使他指证了自己,但是因为着苏家如今蒸蒸日上的势头,难免有人看不顺眼。

    苏家侍卫的指证就会是他们用来打压的一个好机会。

    指证反而变成了祸害,在案发当天没有指证,过了些时日才出来说明,保不准有包庇罪犯的嫌疑。

    不过,下场如何,就看他怎么选择了。

    男人心里想得很过瘾,但是他却忘了一件事情,那就是他和苏轻匀的交易。他忘了答应过苏轻匀的某个条件,这会让他在回来后悔不已。

    清冷的声音如穿堂风过境,柔和的传遍殿堂。

    “苏轻匀你早已盛名在外,众人皆知,为你举办的宴席你自然有这资格享受。”

    “陛下臣只是个生意人,不必如此大操大办。”

    “苏公子言重了,这是寡人的一番心意,还望苏公子接纳。”

    “陛下如此,那苏某便不客气了。”

    宾仪的这声高呼,把不少一心只看煜王的少女吸引了过来,先前在聚焦煜王身上的注意转移到了苏轻匀身上。

    那传说中玉手千商的玉面公子苏轻匀!谁人不好奇?

    果不其然,引起了众多闺房少女的惊呼,直至煜王入座,还没消停。

    因着煜王这个美男子比苏轻匀先行一步,所以先进入了宴席。

    一旁的侍女已把酒杯灌满。

    语落,举杯。

    “谢陛下。”不再起身,拿起酒杯,迎面大堂上的皇帝,一同饮酒。

    大殿上前来赴宴的人纷纷起身服礼。

    “众卿免礼。”

    竟让在座两侧的人看呆了,整个大殿一时静谧。苏轻匀余光在瞄到右座边的空位,便走去落定。

    苏轻匀落座没多久,皇上皇后,贵妃开始进殿,入席。

    待人坐下后,皇上才发话:“今日乃是寡人为招待苏轻匀苏公子回京举办的宴席,众卿不必拘礼,畅所欲言,把酒言欢,共享欢兴。”

    虽然煜王生性冷淡,但那些花蝴蝶还是忍不住一颗心扑在他身上。

    “苏轻匀苏公子到。”宾仪高声喊到,其中还夹杂着隐隐的激动。

    金丝镶边,墨玉腰带,通盈碧绿的玉佩系在腰间,随着步履翻飞。头束玉冠,一节双色白玉珠冰丝流苏穗子绑在发丝右侧,更显俊逸,宛如谪仙。

阅读女扮男装之龙凤镯最新章节 请关注 八月小说网(www.8yue.org)

推荐阅读:《重生之卫七》《穿成逃跑小知青》《大秦长公子》《公费恋爱[娱乐圈]》《特种兵之超神陪练》《我修补的剧情又崩了》《开局宠物好感度全满》《六零年代选专业

本文网址://www.8yue.org/yue/356/356487/721864.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8yue.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