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黎被说克人了!

    对府里这个三姑娘,她们心底说不同情那是假的,三姑娘性子好,人也大方,丫鬟们都很喜欢这样的主子,然而再喜欢也抵不过那些令人胆战心惊的传闻。

    谁不知道汝阳侯府的三姑娘克父克母,是个十足的灾星呢,她刚出生不过一年,母亲便没了,八岁那年父亲也去了,十岁时,外祖母也走了,现在又轮到了府里的大少爷……

    紫荆没再理她们,小声劝道:“姑娘,雨这么大,您先回屋避避吧,别大少爷还没醒,您先病倒了。” WWw.8Yue.ORG

    望着哥哥面无血色的侧脸,沈娟攥紧了拳头,她的贴身丫鬟在她耳旁小声道:“姑娘,三姑娘来了明轩堂,正在院子里跪着,说是请罪来了。”

    沈娟眉毛一挑,扭头便跑了出去。

    紫荆心底咯噔了一下,下意识朝自家姑娘看了一眼,阿黎紧抿着唇,尽管面容平静,身躯却略微有些颤抖。

    望着她空洞的神色,紫荆心疼不已,望向沈娟时,眼底也带了一些怒火,“四姑娘,大少爷出了这等事,奴婢知您难受,您再难受,也不该口不择言!我们夫人离开时,姑娘才不过一岁,老爷是战死沙场为国捐躯为亡,什么叫被克死的!您这样口出狂言,就不没有想过后果吗?”

    沈娟敢说就不怕,她分明就是个灾星!怎么就不许她说!一个丫鬟也敢质问她!谁给的胆子!?

    她冷冷笑了笑,眼底满是轻蔑,“后果?什么后果?难道又想找曦姐姐替她出气?!曦姐姐若是不想被克,就离她远点吧!不然最后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紫荆气的胸膛上下起伏。

    沈娟没有理她,伸手就去抓阿黎,阿黎是早产儿,七个月时便出生了,精心养了十多年,仍旧比同龄人瘦小的多。

    沈娟一把将她从地上扯了起来,看到阿黎那张纵使失魂落魄,也美得惊人的脸,她便勃然大怒,“你这是什么神情?搞的活似我怎么欺负了你!亲人都要被你克死了!还一副无辜的样子!真是让人恶心!你给我滚啊!滚出我们二房!但凡要点脸,就滚的远远的,以后不要迈进我们二房一步!”

    “放肆!”一声凌厉的声音从月亮门传了过来,她声音堪堪压过雨声,却因气势十足,让人心中莫名一凛。

    听出她的声音,沈娟不受控制打了个哆嗦,下意识看了过去,只见一个红衣女子,在丫鬟的簇拥下走了过来。

    她面容清冷,宛若山巅上不畏严寒的红梅,美的傲骨,正是阿黎的同胞姐姐,大房的嫡长女沈曦,如今嫁给了大皇子。

    她不仅才貌双全,手腕也很是强硬,大皇子对她几乎百依百顺,因着这个缘故,府里的众人都有些杵她。

    她年长阿黎七岁,比沈娟也足足大了七岁,不仅长得漂亮,才学也是一等一等的渊博,甚至比许多才子都要优秀,京城的众位贵女们,跟她一比,不是不够美,就是不够聪慧,被她压得死死的,沈娟打小就在她的阴影下长大,此刻见了她,气势顿时矮了一截儿。

    她讷讷喊了一声,“曦姐姐。”

    沈曦如今有孕在身,沈娟本以为雨这么大,她根本不会来,谁知道她竟然冒雨而来,沈娟咬着唇怯生生看了她一眼,对沈曦道:“大姐姐既然来了,就赶紧将三姐姐带回去吧!雨这么大,淋坏身体就不好了。”

    那句我们二房不欢迎她!在沈曦的目光下,终究还是咽到了肚子里。

    沈曦似笑非笑瞥了她一眼,清冷妍丽的脸上不辨喜怒,语气也无比的轻描淡写,“你还知道她是你三姐姐啊,我还以为你在扯什么阿猫阿狗。”

    沈娟心中虽憋屈,却没敢吭声。

    阿黎这才回过神,连忙拉住了沈曦的手,苍白的小脸上染上一抹焦急,再也顾不得那些克人的话,“姐姐,你怎么来了?”

    两只莹白的手交叠在了一起,一只修长漂亮,另一只却小小的,瘦小的那只湿哒哒的,怕冰到姐姐,她连忙松开了手,焦急地对姐姐身边的丫鬟道:“姐姐有孕在身,这么大的雨,你们怎么不劝着些?”

    丫鬟们都低下了脑袋,主子一向说一不二,做了决定哪容她们置喙,阿黎显然也想到这个,没再多说。

    沈娟并不敢得罪沈曦,一边示意丫鬟快去备热水,再找个干净衣物,一边对沈曦道:“大姐姐快进屋吧,外面雨大,万一淋到就不好了。”

    沈曦自幼跟着爹爹习武,尽管后来荒废了,耳力却比一般人要好,自然听到了沈娟的话,她勾了勾唇,明明是在笑,美艳的五官透着一股说不出的冷厉,“别急,我刚刚隐隐听到什么克人?四妹妹在说谁克人?”

    上一次见到她这么笑时,转眼就见她处死一个丫鬟,沈娟心中一跳,吓的腿都有些软,若非身后的丫鬟扶住了她,她一准儿跌了下去,她心中羞恼,恨自己被她的气势压了一头,又不敢跟她对着干,讷讷道:“大姐姐,是我糊涂了,我太担心哥哥的身体,怕哥哥万一醒不过来,才胡说八道的,你不要跟妹妹计较。”

    见她如此怂,沈曦眼底满是讥诮,然而那些话,却让她心底堵得厉害,唯恐妹妹当了真,她心底憋着火,眼神便有些可怕。

    院子里的人都被她吓得大气不敢出。

    阿黎也屏住了呼吸,唯恐姐姐动怒,她伸出白嫩的小手,悄悄拉了拉她的衣袖,察觉到她的小动作,沈曦朝她看了过去,阿黎吸了吸鼻子,乌黑的大眼里满是小心翼翼的祈求,眼神也可怜巴巴的。

    她有一双极其漂亮的眼睛,大眼眨呀眨,仿佛会说话。

    沈曦再大的怒火也消了下去,若非沈烈是因救阿黎出的事,就冲沈娟那些话,她绝对要好好教教她什么叫规矩。

    阿黎被她拉回大房后,还时不时向明轩堂张望一下,沈曦没好气地戳了一下她的脑袋,知道她是担心沈烈的身体,终究没说重话。

    紫荆麻利地去了内室,连忙给两人找了干净的衣服,换了衣服,喝了姜汤,见她一张小脸仍旧挂满了担忧,沈曦才道:“他吉人自有天相,定不会有事,你不要担心。”

    沈曦一听说此事,便往宫里去了消息,让大皇子将宫里最擅长内科的太医唤了过来,算着时间,也该到了。

    阿黎乖巧点头。

    一个时辰后,太医特意来了大房一趟,知道沈烈终于退了烧,阿黎才松口气,刚刚她一直担忧大哥的身体,也没能陪姐姐好好说话,这个时候,才放松下来,她小声道:“姐姐,天这么晚了,雨还下的这么大,你明日再走吧,我让紫荆去把你的房间收拾一下。”

    说完便连忙站了起来,唯恐姐姐拒绝。

    紫荆笑道:“早收拾好啦,姑娘放心吧。”

    阿黎甜甜一笑,“嗯嗯,紫荆最贴心了,那姐姐不许走了。”

    望着她脸上甜美的笑容,沈曦心底却沉甸甸的,她摸了一把她的小脑袋,将人拉到了跟前,“最近功课怎么样?女红可有落下?”

    阿黎一一答完,见她眼底满是担忧,才小声道:“姐姐不要担心我,我没事的。”

    纵使脸上挂着甜美的笑,然而微颤的指尖却昭示了主人的不安,沈曦一颗心沉了下来,恨不得时间倒退,亲自拔掉沈娟的舌头,让她胡说八道!

    阿黎的指尖颤了又颤。

    小时候,听说母亲是因为生她时亏了身体,才早早去了,阿黎便自责不已,今日一番话对她来说不可谓冲击不大,她从来不知道,原来不止府外的人认为她是个灾星,连四妹妹都这样想。

    她甚至也有些动摇了。

    如果没有她,是不是爹娘都不会去世!外祖母也会好好的!大哥同样如此,如果她不上街,是不是大哥就不会因救她,被马踢伤。

    这么一想,阿黎眼底便有了湿意,怕姐姐为她担心,她硬是将眼泪逼了回去。她低着小脑袋,秀气的小脸在烛火下明灭不定,尽管没有哭,周身却满是哀伤。

    沈曦瞧了她一眼,冷声道:“她那番鬼话你不会信了吧?父亲在战场上走的再壮烈不过,外祖母是阳寿已尽,就算没有你,她也不会多活两年,沈烈也不是贪生怕死之人,就算出事的不是你,他但凡遇到,同样不会见死不救。母亲去世时,你才一岁大,她离去时,正在替我缝制新衣,若非操劳过度,也不会走,就算真是人克的,也是我克的!你一个一岁的小不点,哪来的本事!”

    “姐姐!”阿黎气恼地抬起头,眼底隐隐有泪花闪烁,“姐姐不许胡说,娘亲才不是你克死的!”

    沈曦自然知道不是她克死的,她也不信有克人一说,她的妹妹再有福不过,每每都能逢凶化吉,这样的人,怎么可能克人?

    沈曦神情不变,“如果不是我克死的,那娘是怎么死的?”

    阿黎急急辩解道:“娘打小身体不好,生我时又亏了身体,才……”

    不等她说完,沈曦便打断了她的话,“你也知道娘是打小身体不好?!今日她说你克人,你就信,明日她说我克人,你是不是也要信?”

    阿黎摇头,伸手搂住了沈曦的腰,怕姐姐动怒,她亲昵的蹭了蹭,小声求道:“姐姐不要气,我知道错了。”

    小丫头声音闷闷的,略微带着一些哭腔,娘走的早,爹爹又时常不在家,她打小便是姐姐拉扯大的,对姐姐格外依赖,更何况她又有孕在身,阿黎唯恐她气出个好歹。

    沈曦又点了点她的脑袋,“不要我生气,以后就不要傻乎乎的什么都信,她一向爱针对你,嘴里怎么可能吐得出好话来?”

    阿黎乖乖点头,她最信姐姐,情绪已经平复了下来,见姐姐神情仍旧有些冷,阿黎扬起小脸,小声道:“姐姐,我真的知道错啦,你就原谅妹妹这一次好不好嘛。”

    她跟沈曦的长相都随了她们的母亲。

    陆氏当年便是京城第一美人,两姐妹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一个比一个美,只不过眉眼有细微的差别,同样是绝美的脸蛋,沈曦拥有一双凌厉的桃花眼,气质也冷艳无双,阿黎却是小鹿般清澈的大眼,甜美可人,声音也软糯不已。

    每次听她软软的喊姐姐,沈曦再大的火气都能她灭掉,她轻轻捏了一下妹妹软乎乎的小脸,半是威胁道:“再有下次,看姐姐怎样收拾你,再怎样撒娇都没用。”

    阿黎弯了弯唇,拉住沈曦的手晃了晃,“姐姐快去休息吧,天色不早了,宝宝该休息了。”

    为了照顾阿黎,沈曦一直待到十八岁才出嫁,出嫁三年,这已经是第二胎了,她是个有福气的,头一胎便是个小男娃,现在又怀了孕,宝宝才两个月,阿黎怕姐姐疲倦,就将她拉上了床。

    姐姐有孕在身,阿黎根本不敢跟她同床,陪姐姐又说了说话,她便回了自己的房间,虽然太医说大哥已经退烧了,她却仍旧放心不下,若非沈娟说了那一番话,她肯定又跑去了二房。

    这个时候却不敢去了。

    阿黎一夜无眠,足足抄写几十张经文,直到天快亮了,见她仍旧没有入睡的意思,沈曦才令人点了她的睡穴。

    一直到第二日中午,阿黎浓密的睫毛才颤了颤,她醒来时,陈嬷嬷跟紫荆一并守在她跟前。

    这时,沈烈也才刚刚醒过来,沈曦刚去了二房。

    阿黎抱着被子,迷糊了片刻,意识才回笼,发现自己躺在床上,她顿时急了,“我什么时候睡着了?大哥怎么样了?醒了没?”

    阿黎这才发现,陈嬷嬷跟紫荆的面色皆有些严肃,尤其是紫荆,一双眼睛红通通的,一瞧就哭过。

    她的性格最是要强,平时甚少流泪,见她红了眼睛,阿黎脸色白了一分,白嫩的小手下意识抓紧了被子,焦急道:“大哥他究竟怎么样了?身体又不好了么?”

    紫荆张了张唇,讷讷道:“少爷、他、他身体已无大碍,姑娘不必太过担忧。”

    她眼神闪烁,唇也紧紧抿了一下,阿黎心底不仅没被安慰到,反而愈发有种不好的预感,她拉住了陈嬷嬷的衣角,苍白的小脸上满是焦急,“嬷嬷你说,不许骗我,大哥究竟怎样了?”

    陈嬷嬷神情也有些微妙,一时间不知该如何措辞。

    大少爷醒来后,便咧着唇傻乎乎的笑,连二夫人都不认识了,俨然摔坏了脑袋。太医把完脉唯有摇头的份,谁都说不清他究竟什么时候恢复正常,二夫人已经哭晕了过去,整个二房都乱成了一锅粥。

    阿黎等不到她们回答,便着急地下了床,她脚上未着鞋袜,一双小脚又细又白,鞋子都顾不得穿,便跑了出去,陈嬷嬷哎呦了一声,跟紫荆连忙追了出去。

    “姑娘,这可使不得,您这个样子跑出去,被大姑娘知道了,不定要怎么训斥老奴!”

    <li style="font-size: 12px; color: #009900;"><hr size="1" />作者有话要说:  终于开新坑啦,超开心,明天有事,所以今天更了一个粗长,二合一哟,我们后天晚上睡前见,以后会坚持日更,前八天两分留言都有红包,感谢大家继续支持,爱你们,比心~

    平日里她跟阿黎就不对付,讨厌她总是一副乖巧懂事,懵懵懂懂的模样,也讨厌她小小年龄便已经出落的如此漂亮,更讨论她有个威风的姐姐,哪怕父母都被她克死了,也没人敢说她一句坏话!

    想到大夫的诊断,沈娟便恨不得撕吃了她,哥哥生死不明,她竟然还有脸来!真当她们二房没人?!

    雨下的大,沈娟飞身跑出来时,丫鬟连忙撑着伞跟了出来。

    沈娟气冲冲跑到了沈黎身旁,吼道:“你还来干什么?克死了自个父母不说,竟然克到了我们二房!真真是个灾星!还嫌克得不够狠吗?是不是非要我哥立马去死才甘心?!”

    阿黎眼睫毛颤了一下,抬起了头。

    大少爷仍旧没有醒来。

    瞥到阿黎瘦小的身影,丫鬟们凌乱的脚步都下意识停顿了一分。

    小姑娘背脊笔直,一身月牙凤尾罗裙正湿哒哒地黏在身上。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旁晚时分,乌云布满了整个天际,伴随着一声闷雷,一道闪电划过天边,照亮了院子里那个小小身影。

    当时,大少爷恰好路过,便出手救了她,他骑射还算可以,翻身上马后,眼瞅着已经要制住了烈马,谁料另一匹马儿也发了狂,两匹马冲撞在一起,将他甩了下来不说,还踩伤了他。

    他掉下来时,脑袋正好磕在妙仙阁门口那块巨石上,当场便晕厥了过去,他伤了肺腑,一直高烧不退,灌了药也无甚用,大夫都有些束手无策。

    明轩堂内,烛火通明,布局精巧的内室,正站着几位妇人和姑娘,离床榻最近的是汝阳侯府的四姑娘,沈娟,她是二房的嫡女,在府里排行老四,比阿黎小了半岁,床上躺的正是她的嫡亲哥哥,二房的嫡长子,沈烈。

    阿黎摇头,大堂哥是因为救她才被马踩伤的,他人都没醒,她怎么能离开?她不求二婶原谅她,只希望上天能保佑大哥平安无事。

    望着她倔强的背影,紫荆没有再劝。

    明明是那样丰神俊朗的一个人,跟谁亲近不好……偏偏沾上这灾星!丫鬟们心中有些胆寒,唯恐自己也被克到,下意识绕远了些,紫荆冷眼看着,本就威严的五官愈发显得冷厉。

    丫鬟们皆有些怕她,垂头溜走了。

    说来也是倒霉,平日里她们姑娘甚少出门,因着过几日是大姑娘的生辰,阿黎才想去玉芝坊挑一些首饰,给她做生辰礼,谁料刚选好礼物出来,一匹受惊的马儿却直直朝她们撞了过来。

    她不过十三四岁的模样,一张小脸犹带着一丝稚气,纵使发丝凌乱,却丝毫不掩她的清丽,然而微微颤抖的睫毛彰显着她的不安。

    雨越下越大,冷意几乎钻到了骨子里,望着自家姑娘单薄瘦小的身躯,紫荆心疼不已,她朝室内又望了一眼,明轩堂内,时不时有丫鬟端着温水,步履匆匆地从室内走出来。

    大夫都说了,若是挺不过今晚,只怕就得着手丧事了。

阅读太子宠妃日常最新章节 请关注 八月小说网(www.8yue.org)

推荐阅读:《他,逆风而来》《我的师父是一眉道人》《先婚后撩》《肖想本座的都得死》《走开!不要来攻略我!》《丧尸少女的神医守则》《饕餮与水蜜桃》《我妈是炮灰女配[穿书]

本文网址://www.8yue.org/yue/356/356557/722003.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8yue.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