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8 章

    南言闭眼沉淀了沉淀心情,重新睁开了眼。

    她浑身的气质发生了极大的转变。

    她提着裙小心翼翼挪了挪膝盖,身体前倾,那薄纱外披遮挡不住什么,紧紧裹着身体的裹肚下高耸欲出。

    沈珺故视线骤然被挡。

    他的书被一双细白的手压住,南言的脸蛋儿近在咫尺,让他移不开视线。

    他们的关系不过是各取所需,沈珺故不会关注一个陌生人,这导致眼前的南言就像是一个全新的人,在他眼中有了属于她的存在。

    南言带着迎风柳的娇俏给他抛了个媚眼时,沈珺故差点以为眼前的女孩是真切的在勾引他。

    假的。

    都是假的。

    沈珺故松开书,好整以暇。

    “姑娘觉着,你何处好看?” WWw.8Yue.ORG

    沈珺故的台词很棒,他的声线几乎是为南言量身打造的诱惑,充满磁性的低音性感的一塌糊涂。

    南言咬着唇,依照剧情,她这个时候要脱衣。

    她外面只穿着薄薄一层外纱,脱了就只剩下一个裹肚了。

    有点羞耻。

    南言还没有练就一身无视外界沉浸角色的本领,她不敢。

    她手指攥着衣襟的系带,略一犹豫,身体往前一扑,跌倒在沈珺故的怀中。

    沈珺故猝不及防软玉温香抱满怀,鼻尖少女的气息令他呼吸一顿。

    软绵绵的女孩身体小心翼翼蜷缩了下,借着他条件反射抬起的手广袖遮挡,贝齿轻咬着红唇,似羞赧,又似勾引,指尖一颤,解开了衣襟的系带。

    薄薄的外纱褪到她手腕,露出大面积细白柔软的肌肤。

    南言借着沈珺故的身体遮挡,从镜头和背后只能看见她的背,还是被沈珺故袖子遮去一半的。

    这裹肚太省布料,上压胸线下露肚脐,胸前布料上绣着的一朵荷花都无法全部展现,窄窄的一道只截取了最盛开的花瓣。

    南言比花瓣还盛放。

    她侧身坐在沈珺故的大腿上,浑身有一瞬间的僵硬,只发现沈珺故比她还僵硬后,意外的放松了。

    听说沈珺故演戏多年洁身自好,和女演员之间总会保持着距离,这个古装戏中寥寥不多的被勾引的戏份算是他拍过的最外露的内容。

    沈珺故应该常年健身,南言臀下坐着的大腿紧绷,他单腿就把南言整个人的体重支撑了起来。

    南言与沈珺故的距离很近。

    她的呼吸几乎是喷在沈珺故的脖颈处。

    沈珺故喉结滚动,垂下的视线幽深与南言四目相对。

    南言眨眨眼,悄然移开了视线。

    “妾身的身体很好看,还请大人细细欣赏。”

    她咬着下唇声音娇柔,美眸流转间是狐狸似的邀约。

    沈珺故勾了勾唇角。

    他握着了南言的手腕。

    女孩的骨骼秀气,细细的一圈下正好握住的脉搏急速的在跳动。

    她并不是表面上的这么冷静。

    发现这个事实让沈珺故眼神深了深。

    “只这一点?”

    他大拇指摩挲着南言的手腕,低声:“继续。”

    南言嘴角一抽。

    继续什么继续!她身上就一个小裹肚了!

    剧本里就写了脱衣,坐腿这些互动,具体怎么安排,都看演员自己的理解和互相调度。

    南言虚了虚眼。

    “妾听柳将军说大人好玉,妾这一身肌肤不知与玉比起来如何?”

    她娇滴滴接着台词,手腕挣脱了沈珺故,只本该继续脱衣的手却伸向了沈珺故。

    沈珺故眼神一闪。

    他没有躲,那只手落在了他脖子衣襟左右交叠处缓缓下滑,最后落在了腰侧的系带处,轻轻一挑,解开了来。

    腰封固定着衣服,解开了系带衣服也散乱不了。南言索性又解开了沈珺故的腰封。

    哐当一声,坠着玉佩的腰封掉落在地,玉佩撞击木质地面的声音清脆响过趋于平静。

    沈珺故的目光跟着南言的手,眼睁睁看着自己穿戴整齐的衣服在短短时间内被她弄得零乱起来。

    两个人抱在一起的人彼此衣衫不整呼吸交错,互相感受着对方体温,就像亲密到糅合在一起的无法分离。

    南言抬着下巴,眸中满是得意。

    就算不脱她自己的衣服,她还能让剧情连转的下去。

    沈珺故眯着眼。

    他怀里抱着的是个小狐狸。

    男人的手落在了南言的后颈。

    南言浑身一颤。

    “是不是比玉更好,还要细细把玩才知。”

    沈珺故呼吸喷在南言的耳垂,充满荷尔蒙的暧昧彻底将南言包裹。

    南言忍不住缩了缩脖子。

    “好!不错不错!卡。”

    导演兴奋了,手中挥舞着剧本对着南言和沈珺故晃了晃。

    “一条过!沈老师还是沈老师,小南你也相当的不赖啊!这反应这气场,性感!”

    导演拍着身侧男三何止的肩:“快看是不是是不是!”

    一双狐狸眼的青年扫过沈珺故,目光落在他怀中穿着衣服的女孩后背,晃了晃神。

    “是不错,出乎意料。”

    南言松了一口气。

    一条过意味着不用再和沈珺故这么身体交织了!

    她眼睛一亮飞速穿好外纱衣,从沈珺故怀中爬起来。

    坐的位置太矮,长裙拖地,南言不留意一脚踩着了自己裙摆,刚半站起来就一头栽倒,重重的重新跌入了沈珺故的怀中。

    沈珺故闷哼了声。

    南言脑袋也一空。

    她的手好像不小心撑错地方了。

    对方结实的小腹在她掌下热度高到惊人,脉搏的跳动急促,不难想象男人的忍耐。

    南言慌手慌脚爬起来一脸尴尬:“对不住对不住,没站稳……”

    太糟糕了!

    南言差点就想捂着脸了。

    她不敢看沈珺故,道了歉把长裙捞起来抱怀里,赶紧溜到了导演身边。

    “新人?演得不错,我很喜欢你的处理方式。”

    比导演还快和南言说话的是男三何止。

    他对南言伸出了手。

    南言受宠若惊。

    何止,比起沈珺故自然少了神格,没有他那些沉甸甸的奖项。可何止十八岁出道至今演了不少脍炙人口的偶像剧男主,积累了大批的粉丝,人气很高。

    “何前辈您好,您过誉了。”

    南言伸手与何止握了握就松开了手,客客气气回夸:“您的演技很好,您演的作品我都有看过。”

    偶像剧是少女主力军,受众群众从中学生到白领,南言一个二十三岁的小姑娘自然也该是看过,所以南言从这方面夸,大家都当她真的看过。

    何止比刚刚多了一份笑意。

    “哦?那你看我的作品多还是看沈哥的作品多?”

    南言:“……”

    前面是何止后面是沈珺故,这个问题不好回答

    可能看出了南言的尴尬,导演解救了她。

    “行了,回头你们对手戏也不少,到时候聊。现在先来看看这个片段。”

    导演叫了南言在显示屏前,沈珺故也慢吞吞过来,与南言离了一段距离一起看。

    南言看得很认真。

    这是她第一次看自己。

    上一次她只是完成任务似的,演完就走绝不纠缠。这一次是她第一次面对自己的表演。

    镜头里的南言从提裙到坐下,每一个动作都带着迎风柳该有的魅惑。这个剧组打光技术非常的好,南言本身就够白了,在镜头里还要白上三分,充满了妖冶的气息。

    她的声音软,沈珺故的台词稳,她的动作飘,沈珺故的动作依旧稳,从她开始勾引沈珺故开始,你来我往进攻防守,高大的男人和纤弱的少女就勾勒出了一幅画。

    南言恍惚了一下。镜头里的不是南言和沈珺故,是慕容城与迎风柳。

    原来这就是演戏。

    靠演技让一个虚拟人物活过来,喜怒哀乐跃然眼前。

    “不错吧?你们俩厉害啊,第一次见面就能碰撞出火花来,这氛围当真妙!处理出来肯定是个好镜头!”导演骄傲地夸着。

    南言眨了眨眼。

    这种感觉真奇妙,和上一次心中被杂七杂八事情淹没后完成任务的感觉完全不同。

    看着显示屏里她和沈珺故的你来我往,南言有种感动。

    演戏的感觉真棒。

    沈珺故已经和导演在说着些专业性的话,何止也加入了进去。

    南言不懂,她接下来没有戏,和导演打了个招呼。

    “导,我先回去了。”

    犹豫了下,南言也客客气气给沈珺故和何止道别。

    “沈先生再见,何先生再见。”

    导演沉浸在工作中无暇分心,大手一挥批准了南言的离开。

    沈珺故看了她一眼,眼神沉甸甸的有些看不懂,只轻轻一撇就收回,鼻音似的嗯了一声。

    何止客客气气给南言摇了摇手:“回去好好休息,明天有我们的戏,期待你的表现哦。”

    南言换了衣服回到酒店,舒舒服服洗漱了一番穿着运动服盘腿坐在沙发上,怀里抱着一本粉色的手账。

    她翻开到贴着精美q萌少女的空白页,落笔记了些今日心得。

    演戏挺棒的,她好像想要认真热爱工作了。

    南言咬着笔头。

    这个剧组除了赵媛媛外应该都挺和谐的,希望明天的戏赵媛媛能长点记性别来搞事情了。南言落笔刷刷写下了大批防止赵媛媛找事的准备。

    她想演好这个角色。

    第二天,南言换好戏服做好妆造,坐在片场背着台词。

    今天她的戏份不多就两个镜头,一个是和男三何止的戏一个就是和素满香赵媛媛。

    和赵媛媛的对手戏全是暗藏机锋的台词,南言背的头昏脑涨,反复练习。

    现在拍的是主演沈珺故和男三何止的戏份,他们的镜头差不多了快到南言的时候,赵媛媛也还没有来。

    导演接了个电话。

    他好像很诧异,反复询问了情况,最后挂断电话满脸不开心。

    “小南去换衣服,准备你和何止的戏。”

    南言起身诧异:“下一场不是我和赵媛媛的戏么?调整了?”

    “这个啊,赵媛媛她来不了了。”

    导演也一脸无奈。

    “赵媛媛昨天半夜不知道搞什么鬼,吃得东西不对胃疼到差点昏厥,被助理送到医院才发现她居然急性阑尾炎了。现在人刚做了手术还在医院里躺着,没十天半月出不了院,所有素满香的镜头都拍不了了。”

    <li style="font-size: 12px; color: #009900;"><hr size="1"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依旧四千字,感谢支持~

    感谢投雷么么哒~

    笙扔了1个手榴弹 投掷时间:2019-01-09 10:30:36

    感谢营养液么么哒~

    读者“柳AC”,灌溉营养液2019-01-09 11:18:26

    读者“萝卜头”,灌溉营养液2019-01-09 08:45:38

    他想到了一句诗经。

    巧笑倩兮,美目盼兮。

    南言长得美么?沈珺故记不得了。

    他见到南言的时候,那个十八岁的少女满眼都是对上流社会的向往,与他签订结婚合作协议的时候,多有不甘又不得不配合的模样让她相貌扭曲。

    这个顶着他妻子身份的女孩,他好像从来没有认真看过。

    导演让人准备开机,笑呵呵道:“别有负担,就当做是试一试先磨合,先拍下来你们看看哪里需要调整的等下就知道了。”

    片场的工作人员在不挡光的情况下乌压压挤满了房间,就连下面有戏的男三何止化好妆过来也凑在导演面前看热闹。

    南言侧坐在案几的一边,双眼快把那一页剧本上的内容瞪出洞了。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还是这间内室,道具组的人已经迅速更换了拍摄的部分道具,把拍摄场地留了出来交给南言和沈珺故支配。

    他不言不语,好似身侧没有这个人。

    南言继续朝沈珺故靠近,她膝盖几乎碰着沈珺故的时候停了下来。

    “大人,书有我好看么,您怎么只看书不看我呢?”南言捏着沈珺故手中的书卷本想抽走,只他力气用的大,她一时拽不动,急中生智身体跟着侧倾,斜斜倚着案几,修长的手指抱着书籍摇了摇,细软的声音黏黏,却是撒娇得浑然天成。

    “妾在柳将军处匆匆见慕容大人一面,只觉仿佛上辈子与大人缘结三生,才让妾对大人念念不忘,大人的举手投足,至今都在妾心中盘旋。”

    南言笑语盈盈,面带羞粉,炙热的目光直勾勾投在沈珺故身上。

    可她自己不能是可悲的,必须要撑住了这股子气。

    南言跪坐在案几一侧,弯弯柳叶眉下一双眼满满仰慕,眨动间眸波流转,风情乍现。

    端坐在案几后的沈珺故垂眸落在手中书卷上,余光把南言的炙热全部都看在眼中。

    沈珺故背台词很快,他收起了剧本,静静等着南言。

    南言深吸一口气把剧本递给助理,活动了活动筋骨起身准备。

    迎风柳,一个为了探去他国情报的细作,为达目的出卖自己勾引男主的浮萍。这样的女子是可悲可叹又可怜的。

阅读这个男主我不要了最新章节 请关注 八月小说网(www.8yue.org)

推荐阅读:《穿成大佬的前白月光》《气运之子的炮灰师兄(穿书)》《我在港片世界捡宝箱》《似是风雪故人归》《从今天开始做神豪》《囚心99天,总裁的替罪新娘》《大小姐的贴身医生》《穿成万人唾弃的金丝雀

本文网址://www.8yue.org/yue/356/356574/722044.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8yue.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