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意大利强租三门湾

    自从太后回宫,这宫里的种种规矩又一下子繁琐了起来。皇帝什么时候吃饭,什么时候睡觉,一顿饭吃几个菜,每个菜吃几筷子全部有人盯着,稍有不注意身后的老公公就扯着破锣一样的嗓门儿,咳得惊天动地,动辄就是“祖宗规矩”、“不成体统”。

    旁的载湉都可以忍,唯有这房事忍不了。宫里的规矩是被翻牌子的妃子要先到养心殿一侧的庑房里沐浴净身,然后光着身子被裹在棉被里,让太监背进宫去。

    载湉对此恨得牙痒痒,穿个衣裳也要上来挨挨蹭蹭半天,才一步三回头地走了,走到院子里还回头喊:“等朕回来用晚膳!” WWw.8Yue.ORG

    “什么?这洋鬼子要我们割让浙江的军港,不割就要打仗了!”

    “哎哟喂,咸丰爷在位的时候,英法联军进京,死了多少人啊!”

    与此同时,意大利请租三门湾的国书也递交到了总理衙门。负责的总理大臣庆亲王奕劻忙去请示储秀宫的意思。结果太后昨夜不甚着了风寒,看到国书后,病上加忧,忽然怒急攻心,不能理事。

    一众官员们请示说,那皇上已经亲政了,您不能理事,是不是让皇上拿主意啊。老太后病中无力,哼哼着不能说话。

    大家伙儿顿时挠头,这是放权啊,还是不放权啊?要是我这回听了皇上的,会不会被打成帝党事后清算啊?得,我还是啥都别做,站在干岸上看着你们母子折腾吧。

    载湉知道,气得在养心殿砸了一桌子东西:“她就是故意给朕难堪!”

    自从1840年中英鸦片战争之后,清廷在跟洋人谈领土的时候,从来没有占过便宜。光绪的便宜老爹咸丰皇帝被英法联军逼得像丧家之犬一样,带着如今的太后匆匆逃离北京,这才是二十几年前的事呢!

    这回意大利来势汹汹,势在必得,还拉上了法国人助威。大有不给租,就要组建意法联军,重现当日英法联军火烧圆明园旧事之感。

    雪上雪上加霜的是,这个时候又冒出个浙江进步学会,搅乱了京城的一锅水。当权者一个处理不好,必然威信大堕。

    慈禧平日里握着权利不放手,这个时候倒装病把光绪推到前台,还模棱两可地暗示官员们不许帮他,无疑是想借力打击小皇帝,报前日圆明园盗金案之仇了!

    国难当头,洋人欺负到头上来了,储秀宫还一门心思地想着内斗。载湉心寒之余,越发坚定了不能让意大利人得逞的心思。

    这日,若桐本来正在永和宫跟瑾嫔商量生意上的事。她们的洋行已经整修完毕、货存入库,万事俱备只待开业。由于男女大妨的时代观念所限,整个商行还是被分为两层,楼上接待女宾,楼下接待男宾。

    男宾区倒还好说,可女宾区却死活找不到合适的销售人员。这个时代的女人,但凡有点素养的都在相夫教子,愿意抛头露面的又多半是戏子娼/妓一流,根本不具备改行做销售的基本条件。

    若桐和瑾嫔商量了半日,也没什么好的办法,只能先招几个老实本分的妇人凑活用。正说着,高万枝忽然连滚带爬地进来:“小主,前朝出大大大大事了!总理衙门那边传来消息,意大利国的红毛鬼子,要皇上把咱们的什么港口租借给他们。如果不租,就要起兵攻打我们!”

    若桐脸色一变,脱口而出:“意大利强租三门湾?”

    “对对对!就是这个三门湾!”

    不租就要起兵攻打!瑾嫔的脸瞬间变得煞白,下意识地看向妹妹,却被她脸上跃跃欲试的神情吓住了。

    “姐。这是我们的机会!“

    “机会?你疯了吧?“

    若桐站起来绕着桌子团团转,眼神发亮:“没错,对国家,对皇上,对我们都是个绝好的机会!”

    “我们中国在洋人面前败了太多次,必须要赢一回才能让老百姓看到过好日子的希望。”

    “对皇上来说,一山难容二虎,储秀宫既占据了长辈的名份,又在朝堂上摸爬滚打了一辈子,亲信党羽无数。皇上既不好明着跟她争权,也争不过她。但是洋人可不讲这些什么孝不孝的,他们眼里只有利益。办成了这件事,皇上必定威信大涨。”

    瑾嫔听得心里砰砰直跳:“那又关我们什么事呢?”

    若桐苦笑:“一旦矛盾激化,太后一时半会不能拿皇上怎样,但是婆婆拿捏儿媳妇却是天经地义的。到那时我们岂不是成了人家案板上的肉?”

    若桐说着脸色紧绷,又回想起不愉快的往事来。前世甲午战争之前,帝党主战,后党主和。矛盾激化的结果就是她们被慈禧随便寻个过错,从妃位降为贵人,更是在众目睽睽之下被扒了衣裳用竹竿责打。

    生平之耻,莫过于此!

    瑾嫔瞬间脸色惨白,她虽然不知前事,但却知晓满族的规矩里,媳妇娶进门就是伺候婆母的,烹茶做饭、点烟洗脚、端屎盆子尿盆子样样都得做。“千年的媳妇熬成婆”,寻常人家的婆母使唤、责打、管教媳妇,都是天经地义的事,更何况这交织着权利斗争的皇室婆媳?

    若桐冷笑道:“不想被她搓磨,就一定要找一个太后也惹不起的靠山;或者解决一个太后也解决不了的对手,让她有求于我们。现在朝廷里,上到储秀宫、下到总理衙门,人人都怕跟洋人打交道。我便要反其道而行之,做这头一个跟洋人交朋友还不吃亏的人。”

    “什么?你想亲自去跟洋人谈判?”

    “所以啊,这告示上写了,大家伙儿要团结起来,要求官府抵抗到底,不能再逃跑了!”

    “说得容易,咱们哪里管得了官府啊?皇帝惜命,腿长得比谁都长,如何拦得住?”

    “要不?咱们也赶紧跑吧?”

    “家当都在这里,往哪儿跑?”

    ……

    想到这里,若桐心情更加愉快,三两下替他摆弄好了那扣子,低声说:“那《世界通史》我又翻了两章,待会悄悄拿给小梳子。您可要晚上偷偷地看。”

    载湉暗哼一声,咬牙切齿。

    您求情?火上浇油还差不多,可免了吧。

    “蒋氏上下嘴皮子一碰,太后就这么信了?”载湉站在穿衣镜前,不自在地摆弄常服上的西洋纽扣,“朕还想着,如果太后追究彤史的事,该怎么给你求情呢。”

    一夜之间,一张张抬头为“浙江进步学会“的手抄报,贴满了北京城的大街小巷。白纸黑字,斗大的标题触目惊心:《震惊!意大利公使进京,意图强租三门湾》

    京城里识字的掌柜的、戏老板还是不少,百姓闹哄哄地挤在每一张手抄报上,听人逐字逐句的念诵,很快就哗然一片。

    三门湾位于浙江省东部三门县沿海,南北长约40公里,东西宽约60公里,海陆方圆约2400平方公里。优越的港湾条件和丰富的资源,使得这里成为海上交通要道。

    芷蓝上来伺候她更衣,轻声笑道:“倒像您养了个儿子似的。”

    若桐呵地一笑:“那是因为你没有见过一种叫做哈士奇的动物。”

    敬事房的人做了大半年的橡皮图章,哭诉无门,好容易挨到太后回来,仿佛看到了亲人一般。

    若桐对于像头待宰的猪一样被人赤条条地背着在宫里跑敬谢不敏。她又十分怀疑,前世她和光绪一直没有孩子,未尝没有两人少年成亲、身边没有长辈指点约束、一味贪欢纵欲伤了身子的缘故,干脆趁此机会把渐渐对□□食髓知味的小皇帝撇开,让他改吃几日素养养身子。

    宫里两人依依惜别,丝毫不知京城里正发生一件与他们息息相关的大事。

    若桐在心里暗笑。前世慈禧屡次三番为难她,起先他们都以为,这是为了给皇后撑腰。这位为了给她求情,差点把储秀宫的地板都跪出坑来了。可是越是这样,太后就越生气。

    后来,她才隐隐约约认识到,或许太后气的就是皇帝这份体贴爱护——她没有从咸丰那儿得到的东西,你凭什么唾手可得?

    慈禧不在的时候这条规矩形同虚设,主要是因为小皇帝不配合,按他的话说就是“一共就特么三个牌子,翻个头啊,朕还不如抬抬脚就往翊坤宫去了”。

阅读珍妃强国攻略(重生)最新章节 请关注 八月小说网(www.8yue.org)

推荐阅读:《钟妃今天又在祸国》《佛系锦鲤穿书日常》《玄学养宠日常》《海贼之最强复制》《我的淘宝通异界》《和影帝闪婚后》《少年歌行》《我在洪荒看似被迫掰弯

本文网址://www.8yue.org/yue/356/356582/722062.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8yue.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