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的真相

    不认识的人,但是是很显眼的存在。如果曾在校内出现过的话一定会有影响,所以是学校外面的人吗…为了昨天的袭击事件来的吗。

    校外的人来雄英高中干嘛,与昨天的袭击事件有关吗,还是为体育祭的事情而来。那为什么去2-A班。

    川本按照男生手指的方向走去,果然在上了两层楼之后,看到墙面贴有A-D班左边,E-F班右边的指向标。

    川本脑子里想着乱七八糟的事情,表情还是一本正经,并且随着思维的逐渐发散,本来就没剩多少的属于他本人的风流气质,完全被世界法则压制盖过,他的气场变的更凛冽了。

    仿佛行走在战场,流弹划过战壕上空。

    上一次发生这种事情是什么时候——从来没有!因为一方通行他压根不来上课啊!!!

    所以今天一方通行终于出现在教室是因为这家伙吗?!他知道这家伙来找他所以才来上课的吗?!

    “哦,哦是吗…一方同学,你…有人找你。”布雷森特·麦克干巴巴的说,他今天也rap不起来了。他有点震惊,有什么事情非要来学校说…反正一方通行他都不来上课,你直接去家里找他嘛。

    难道说,这位是一方通行的监护人?一方通行平时不上课他不知道,今天一方来学校就是来给他装装样子???

    2-A班全员眼神复杂,一半人猜测一方通行不会搭理外面的男人,一半人猜测不仅不会理会,而且教室这面墙和门外的男人都不会第二次再出现了。这时候,趴在桌子上的一方通行打了个哈欠,居然老老实实地走出了教室。

    一方通行,学园都市传说中的NO.1,如云如雾如□□,与其相关的一切信息都像是都市传说一样的存在,难辨真假。虽然在欧尔麦特的推荐下成功入学雄英高中,目前就读于二年级英雄科A班。但是,从入学以来,从来没有出现在教室过。只有在考试的时候会出现在考场,然后理所当然的成为第一。

    然而今天,并不是考试的日子,而一方通行居然来上课了,虽然是第一节结束后才来的,而且说是上课也只是趴在课桌上睡觉……但这也够让人震惊的了!

    那可是那个传说中的一方通行啊!

    居然来上课!并且!脸上带着淤青,手里还多了一个拐杖!

    到底发生了什么真的非常让人在意啊。

    实际上,大家对一方通行的站位一直很迷……嗯,关于这个问题,有两波人每天在学园都市的论坛里吵来吵去。

    一波人认为,从一方通行留下的各种残暴的传闻可以看出,这家伙是绝对的恶党,是黑暗世界的绝对帝王,善良这种成分硬加在他身上他会过敏的。

    另一波人认为,一方通行既然加入了雄英高中,并且就读于英雄科,最重要的是,是欧尔麦特给了一方通行入学推荐。非常有可能,一方通行也——欧厨化了!一个欧厨怎么可能是坏人!

    这两拨人还有时候互相会被对方说服,然后加入对方…成员居然是相互流动的。

    而一方通行本人,并没有对此作出任何回应。

    这样无法忽视的超级引人注目的存在,今天被疑似监护人的存在叫出了教室。

    “好迟啊,你干什么去了。”一方通行眉眼间都是不耐烦,川本有预感,他如果拿不出合适的理由,下一秒就会被一方通行从六楼轰出去。在玻璃与墙面的碎渣中,身体不受控制的飞速下降,最后砰摔在地上。

    这个画面只是想想就感觉骨头痛。

    如果千绪在就好了,使用她的个性,选择galgame模式,起码能知道现在有什么选项啊!

    川本舔了一下嘴唇,选择跟随自己的直觉,说实话。

    “我去探望了一下朋友,你应该也听说过的,在USJ事件中受伤的相泽消太。”川本的语调很轻柔,“是一年级A班的班主任。” WWw.8Yue.ORG

    一方通行嘴角翘起,露出一个狰狞的微笑:“很敢嘛废物东西,让我在教室等你,你去探望朋友?”

    虽然直觉告诉我应该这样选,但是果然选错了啊!

    要飞出去了,我准备好了。

    虽然川本的表情依然沉着,眼角有一滴为自己而流的泪。

    “所以,怎么样。”

    “哎?”川本愣了一下。

    “都说了,朋友、怎么样?”

    “唔啊,哦,健气满满,就是不太想见我。”

    川本特意看了一下一方通行的表情,还是那种略带不耐烦的样子。

    两人的对话陷入短暂的沉默。这段沉默完全没有让川本觉得尴尬,他万分感谢上帝留给他思考的时间,川本觉得自己的大脑从来没有这样飞速运转过,但是越思考他就越是陷入一种难言的恐慌越深。

    虽然表面看起来还是很云淡风轻……

    唉,一方通行问我这个干什么…

    我是要死了吗,临终关怀?

    川本在参与绝对能力者进化计划时,接触过一方通行好多次。

    可能是川本深知自己的弱小,因此谨言慎行,非常尊重一方通行的意见,这取悦到了一方通行,他是少数几个没有在实验过程中触怒一方通行的存在。并且因此,川本后来成为了来自英雄协会的工作人员们中唯一可以接触一方通行的存在。

    正是因此,川本知道一方通行的性格才不是这样子啊。

    一方通行是个绝对恶党!即使不知道什么原因结识了欧尔麦特,并且被欧尔麦特认为还有救送进了雄英高中二年级级部,可能经过欧尔麦特的开导吧,一方通行终于稍稍有点人类的感觉了但是!

    但是!

    但是!

    终于像个人类了不带代表这家伙变成好人了!

    从川本手里消失的每一个御坂妹妹的尸体告诉他,一方通行还是那个恶党啊!

    所以今天这种对话很奇怪吧…是决定今天动手杀了我吗。

    不不…思考一下,是什么让一方君发生了改变,今天有什么不同的地方。

    川本微微侧头,打量了一番一方通行——今天的一方通行受伤了,受伤程度在报告里有写,不过受伤原因并没有提及。是这方面的原因,导致一方通行很不对劲吗……脑子,被打坏了吗……

    “一方君,你身上的伤是怎么来的?”

    一方通行凌厉的目光如刀甩过来。

    “蚂蚁想知道如何让大象受伤吗——”一方通行脸上是嘲弄,这句话被他恶意的拖长了音,他扭头瞪着川本,“知道了又会怎么样。”

    川本立刻移开视线,目视前方。从一方通行的手里活命的第一条准则,就是尽量避免与一方通行对视,他万一从你的眼睛里读出什么误会来,你是不会有解释的机会的。

    川本知道一方通行身上的伤势具体情况,胳膊哪里有擦伤,大脑受到何种程度的损伤,医生配了什么药,连可能存在的后遗症都在档案里写的清清楚楚。但是一方通行身上伤口的原因却是被一笔带过。

    【绝对能力者计划失败,一方通行受伤。由于脑部前头叶受到伤害,一方通行失去了独立的演算能力和语言能力,无法再使用能力。后续治疗转交医疗部处理。改:医疗部无法独立完成,先交由医疗部与技术部合作负责。】

    这就是文件里记录的。川本真想给记录科的工作人员一拳。

    川本现在虽然知道一方通行失去独立的演算能力和语言能力,很难使出如以往威力的个性,但记录科的人员并没有写明后续治疗到底治疗好了吗,或者资料到什么程度,再或者技术部有没有给一方通行什么辅助道具……川本不想惹怒一方通行,亲身实验一方通行目前的个性威力。

    但川本不在意这点,他只需要一方通行的个性等级尽可能的靠近六级,既然如此…那就干脆给一方通行一剂痊愈B型APTX4869注射剂。

    当然,不能白给。先不说价格,白白送给一方通行,绝对会惹的一方通行怀疑。

    “蚂蚁没想那么多,只想问一下大象,要不要试一下,B型APTX4869注射剂痊愈。”川本从公文包里掏了掏,拿出B型APTX4869注射剂痊愈,“射后拥有一个小时的四级个性·痊愈,能够治疗七十二小时以内的伤害。”

    其实川本有点肉痛,他额外准备了三支B型,都是为了在必要时刻保命用的。而今天一支用在消太身上,一支出售,那他自己就仅剩一支了。

    最近,找机会再见一次琴酒吧。

    “可能有帮助…要不要试试。”川本看了眼一方通行手里的拐杖。

    “这不属于绝对能力者进化计划·续范围吧。”一方通行在了解绝对能力者进化计划·续的时候,看过A型和B型APTX4869注射剂的相关资料。

    绝对能力者进化计划·续的具体内容很简单。川本为一方通行提供A型APTX4869注射剂,研究室记录相关后续反应,然后给川本反馈,改变下一次剂量。当然,学园都市是出钱购买APTX4869注射剂的,不然只凭借川本的财力,这个合作是没有第三期第四期的未来发展了。

    “确实不属于,不过一方君要买的话,我会对外保密。”川本竖起食指,做了一个安静的动作,别有意味的强调:“包括学园都市的人哦。”

    “你要做什么。”一方通行眼睛都没抬一下,看都没看川本,就好像脑子有伤急于治疗的不是他一样。

    “希望一方君能健康平安。”

    一方通行明显被这句话搞的愣了一下。

    “然后把存在X唤醒。”

    “啧。”

    “相信我,我希望你平安可比学园都市的人真心多了。”川本让自己尽量显得真诚,只是在避免与一方通行眼神接触的情况下,这并不容易办到。

    一方通行又啧了一声。

    “因为存在X吗。”一方通行若有所思,情绪倒也没多大变化。既没有因此变的不爽,也没有多几分开心。

    川本与一方通行走到走廊尽头,一方通行从口袋里拿出钥匙。这里有一间空教室,学园都市批准了备用钥匙,为两人提供了注射的隐蔽空间。虽然有很多别的更合适的地点,但因为川本的坚持,还是选择了这里。

    一方通行率先走了进去,做到教室中间的座位上。

    “B型APTX4869注射剂痊愈我用过,效果很好。”川本还在推销注射剂,“如果注射的话,你身上的伤就会恢复吧,拐杖也可以不用了。”

    “不过不需要是一回事情,用不用是另一回事情。”川本这句话讲的意味深长,算是提醒一方通行,小心点学园都市里的人。

    川本私自认为,一方通行的受伤,学园都市需要负百分之九十的责任。虽然川本并没有立场指责学园都市,但身为需要被保护的一方通行却因为强大的实力而未得到任何保护,甚至因此受伤导致绝对能力者进化计划不仅没实现,还倒退五十步……川本对学园都市的行为极其不满。

    特别是今天川本与灵隆新幻交流后得知,一方通行受伤到如此程度是学院都市也没有想到的,而且医疗部没有能力治疗一方通行的脑部损伤,只能依赖技术部提供的电子设备。川本很不满。

    一方通行对于川本来说,是唯一能够唤醒齐木楠雄的希望了。

    齐木楠雄又是川本活下去的唯一希望。

    在学园都市与一方通行两者间做选择,川本绝对会选择一方通行。

    “要做吗。”川本随口问。

    “不准用这样的词,没节操的臭虫。”一方通行嘴上嫌弃川本,却伸手勾起自己的衣服,露出纤细苍白的腰线。

    没节操的臭虫是一方通行给川本取的外号,平时他就这么叫川本,从来没喊过川本的名字。这个外号的由来,自然是参考川本那宛如三流青春小说的丰富情史,还有川本本人毫无反省的心。

    川本半跪在地上,拆开B型APTX4869注射剂并摘下类似笔帽一样的密封装置,露出针头。望着一方通行有些过分苍白的肌肤,扎了下去。

    一方通行能感受到自己身体的变化,那些痛楚飞快的远离自己,疲倦也一扫而空。真是好用到不可思议。

    “一千万,谢谢惠顾。”川本打开公文包,再选出这次原本预定的A型APTX4869注射剂,准备继续注射。

    “嗯?”川本皱眉,似乎少了一支B型APTX4869注射剂。是在公文包的深处没有看到吗。

    川本并没有太在意,拆开A型APTX4869注射剂,把针头扎进一方通行的皮肤里,随着液体一点点推进一方通行的血液内,他的思绪也在飞速翻转。

    川本不喜欢与一方通行相处。一方通行过于强大,川本面对他,任何反抗都如同笑话,川本缺失可以掌控对方的方法,他没有办法像引诱僵尸男一样引诱一方通行。

    可偏偏现在一方通行对于川本来说,是捧在手里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的大爷。

    川本惧怕如此强大的一方通行,可他目前的任务居然是帮助一方通行变得更强大。

    “没节操的臭虫。”一方通行这时候突然开口了,川本的手抖了一下,险些把针断在里面。

    “存在X是你的朋友吗。”

    为什么这么问。

    今天的一方通行有些奇怪,居然主动问起这样的问题,完全不像平时的他啊。

    “算是吧,他不醒过来,我会很困扰的。”

    “朋友啊。”一方通行重复一遍川本的话,随后又安静下来。

    一方通行在想上条当麻的事。

    前天,他被上条当麻一击友情破颜拳打得当场失去意识。作为一名仅凭五级个性·矢量操作可以横扫半个地球的超能力者,学园都市传说中的NO.1,一方通行,他从来挨过揍。可能也正因如初,一方通行从来没有没有锻炼肉体的意识,才会被拥有零级个性·幻想杀手的上条当麻消除个性后,措手不及,并被一拳KO。

    但是一方通行却从这份失败中感受到了难言的情绪。

    上条当麻,这个下三滥的存在,因为那顿嘴炮和一击友情破颜拳,他的存在意义突然变的比以前要特殊一点点。

    介于大部分人在一方通行眼里只是蝼蚁,这份稍稍的特殊立刻就让上条当麻变成了最特殊的存在。当然,蝼蚁排行榜中最后之作排除在外,她才不是什么蝼蚁,那是本大爷的跟班。

    一方通行开始考虑,自己为何会在意上条当麻。目前他得到的最有可能的推算是,自己可能是有点把上条当麻当朋友了。

    一方通行看起来是个口是心非的家伙,其实他意外的能够正视自己的内心。

    川本天生比别人发达的情感探测仪闻到了不同的气息,今天的一方通行多次提到“朋友”两个字,又若有所思的样子。难道这家伙活了这么多年,终于决定成为人类了?要交朋友了?或者遇到了想要成为朋友的家伙了?

    明显,一定是发生了什么,让一方通行内心有所动摇触动,甚至发生了改变。

    卧槽,到底是哪位大哥干的,我敬你是条真汉子。

    “今天我去探望的相泽消太……那家伙是我青梅竹马的好朋友。那家伙真的过分的不得了,明明已经醒了,却假装昏迷,就是不想见我。”川本语气与平常无异,说这句话的时候多了几分试探的意思。

    一方通行没有反应,闭着眼任凭川本那棉签摁住腰上的针孔,哪怕一滴血也没流。两人都在找借口让这段对话继续下去,一方通行罕见地没张口命令川本闭嘴。这就是想继续听下去的意思。

    “所以,一会儿我就去问个清楚,趁他上课的时候抓他个正着,我要当面问他。”

    一方通行皱眉,重新睁开了眼睛。

    川本已经低头开始收拾自己的公文包了,看都没看一方通行,依旧坚持他不与一方通行对视三秒以上的原则,自顾自的言语道:“不去问一下怎么知道,消太那家伙是不是原谅我了。”

    <li style="font-size: 12px; color: #009900;"><hr size="1" />作者有话要说:  朋友们,魔禁和我英的时间线被我改了。

    现在的设定是:

    8.30一方通行与上条当麻打架,挨了一记友情破颜拳。

    8.31一方通行被枪击。

    8.31雄英高中白天遭到敌联盟袭击,相泽消太受伤。晚上《Hero TV》开播,川本取代雄英成为新的头条。

    9.1川本拜访学员都市雄英高中,分别与相泽消太一方通行见面。

    9.2雄英高中即将开体育祭。

    我知道…时间线一塌糊涂,可我能怎么办,我也很绝望。求各位观众姥爷对此多多包容。

    本文时间线不能细究,以现在的事件发展和时间来对比一下:

    按照《魔禁》来讲,昨天8.31没开学,今天9.1开学日,没毛病。可《我英》那边却是8.31没开学,敌联盟袭击雄英高中(???为了啥),然后9.2就开体育祭……不可思议,无法解释。所以不能这么搞。啊,都怪魔禁,日子标得太清楚了!逼死综漫同人啊!

    只能无视时间,只看事件:

    前天一方通行挨了一击友情破颜拳;

    昨天敌联盟袭击雄英高中,相泽消太受伤,同时《Hero TV》中帅哥假面与僵尸男大打出手。当天夜里,绝对能力者进化计划以一方通行受伤宣告失败;

    今天,川本探望相泽消太与一方通行。

    明天雄英高中准备开体育祭。

    完美。

    ==========

    恭喜我科目二一次通过,真的没想到没想到,我技术菜到驾校老师天天担心我,没想到考试一次就过了。

    ==========

    感谢读者秃脑壳的兔子灌溉营养液*10

    感谢读者孟期颐灌溉营养液*10

    真是爱死你们了!

    正是因此,当川本敲开2-A班教室门时,表示自己有事情想找一方通行后,正在上课的布雷森特·麦克并未发表任何意见。

    “打扰了,我想找一方通行同学。”川本说这话的时候,与伏卧在桌子上的一方通行的视线对上。川本率先移开。

    布雷森特·麦克没有回答,看起来是默认了。

    不,只是单纯的陷入震惊了而已。

    什么!居然有人找一方通行?!!

    川本在拦下紫色头发的男生之后吓了一跳……雄英的学业这么沉重的吗,这孩子几天没睡了,黑眼圈这么重,眼皮都抬不起来。

    被拦下的心操人使抬头看了下这位比自己高太多的男人。

    错失问路机会的川本只好自己在教学楼里摸索,勉勉强强,按照原路从保健室回到教学楼。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糟了,忘记问怎么去2-A班了!”川本扭头想寻找榴莲头的身影,却已经看不到了。

    雄英高中不会有风纪委员吗,就不管一下学生乱染乱烫的风气吗。

    我高中的时候管得还是挺严的。

    啊,我高中的时候…川本似乎想到了什么糟糕的回忆,神情变得难看起来,他咬了一下嘴唇,把情绪压制下去,继续爬楼梯。

    谢谢香芋头同学。川本在心里默默感谢紫色头发的男生。

    说起来,雄英高中的学生发型都很有个性啊。

    “上两层楼,左拐,直走就到了。上楼梯之后,楼梯口的地方有指向标。”心操人使指了一下楼梯的方向,“从那边上楼就行了。”

    “哦,真的非常感谢。”

    鸳鸯锅,榴莲头,原谅头,这些可能是跟基因或者个性有关系吧,都还算是常见的发色,但是那个紫色头发……是染的吧。

    川本四处张望,因为正处上课时间的缘故,走廊里没有学生,川本走了好一阵子才遇到另一个空闲的雄英高中生。

    “不好意思,同学。”川本拦下紫色头发的男生,“请问二年级A班怎么走?”

    心里划过这样的念头,心操人使稍稍留意。

阅读[综]知道原著在这个世界没有用最新章节 请关注 八月小说网(www.8yue.org)

推荐阅读:《睡了病态大佬后我跑了[穿书]》《千金归来(穿书)》《一见你就笑》《老子是隐藏主角》《以朝朝,以暮暮》《一宠成婚(娱乐圈GL)》《她是贵族学院的女配》《穿成玩弄男主的前任[穿书]

本文网址://www.8yue.org/yue/356/356590/722079.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8yue.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