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一章 沙姆巴拉(1)

    当我看清架子上的东西时,我的手一哆嗦,行军灯差点掉在地上。

    只见架子上密密麻麻摆放着大大小小的玻璃罐子,每个玻璃罐子里都充满着液体,液体里面浸泡着一种奇怪的东西,好像是某些怪异生物的标本,我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东西。

    看到这些东西,我突然想起我曾经在一本书上看到过的有关纳粹的一个传闻:

    我提着行军灯拎着工兵铲回到桌子旁,把行军灯和工兵铲放到桌子上,重新坐在刚才吃罐头的椅子上。我看了看对面的骷髅,心说这可能就是希姆莱的五人探险队其中的一个队员,不管他是谁,战争已经结束了,他也是那场战争的牺牲品,不知道因为什么他死在了这个地方,也不知道其他人去了哪里?他们有没有找到沙姆巴拉?或许这些已经成为了永久的谜团。

    我脑子里胡思乱想着,一阵困意涌了上来,觉得眼皮越来越沉,可能是因为地震发生后我一直都没有好好休息的缘故,我现在突然很想睡上一觉。

    看这个人进来,桌子对面的这个人马上站了起来,冲着进来的人说了几句话,应该是德语,我听不懂说的什么。然后进来的这个人也说了几句,不知道为什么,说着说着,桌子对面这个穿军装的德国人好像激动了起来,冲着进来的这个壮汉大喊大叫,进来的这个壮汉也没还嘴,转身又走了出去。

    桌子对面穿军装的德国人气呼呼的坐下,又在小本子上写着东西。

    过了一会儿,从外面又进来了两个人,这两个人其中一个看起来好像是一个印度人,年纪有四十岁上下,旁边跟着一个老头,这个老头穿着一件白大褂,鼻子上架着一副黑框眼镜,看样子也是一个德国人。

    这两个人进来以后似乎对桌子对面的德国军官很是尊敬,穿白大褂的老头对德国军官说了几句什么,德国军官点了点头,挥了一下手,然后又继续在小本子上写着东西。

    穿白大褂的老头带着印度人走到那排架子前面,把每个玻璃罐子都仔细看了一遍,然后冲着印度人说了几句话,印度人不住的点头。老头说完之后,带着印度人走到架子旁边的那个大柜子旁。

    桌子上的那盏灯电量已经快耗尽了,灯光越来越昏暗,行军灯的电量本就维持不了多长时间,也开始闪烁了起来,可是我实在困得没有力气去给它们手摇充电。就在我似睡非睡的时候,在昏暗闪烁的灯光下,我突然发现对面坐着的好像不再是一个骷髅,而是一个人!

    我激灵一下清醒了过来,仔细看了看,真的是一个人,而且是一个德国人!

    我想伸手抓住手摇发电机的摇把给桌子上的灯充电,可是身子却像是被什么东西坠住了一样,怎么也动弹不得。我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眼前的这个人。

    这个德国人却好像根本没有看见我一样,只见他从上衣兜里掏出一个小本子,又掏出一支钢笔,然后拿过桌子上的墨水瓶,把钢笔灌了些墨水,想了想,之后在小本子上写了一些东西,写着写着,他把笔放下了,起身走到那排架子的前面,仔细看了看架子上的那些玻璃罐子,似乎站在那里思考了一下,然后又坐回到桌子旁,从兜里摸出一盒香烟,从里面取出一支,把烟盒放回兜里,拿出打火机把烟点着,深深地吸了一口,慢慢吐了个烟圈,然后坐在那里微闭着双眼好像想什么心事。等一支烟抽完了以后,他把烟头扔在地上,似乎下定了决心,又在小本子上写起来。

    正在他写着的时候,从入口处进来一个人,只见这个人身材高大,看样子可能也是德国人,但这个人并没有穿纳粹的军装,他穿着一条浅棕色的裤子,上身只穿了一个紧身的背心,显出肌肉十分发达。

    我拿起地上的行军灯,用手快速摇动灯后面的摇把,灯里的蓄电池逐渐充上了电,行军灯亮了起来。

    我一手提着行军灯,一手拎着工兵铲走到石窟里面的那排架子的前面,我举起行军灯边照着亮边仔细看上面放着的东西。

    我又撬开另一个箱子,里面装的同样是满满一箱子弹。

    我拿过工兵铲,用铲头插进箱子缝里,上下撬动了几下,箱子盖撬开了。我掀开箱子盖,看到里面装的原来是满满一箱子弹,这箱子弹的个头比较大,看起来应该是步枪或者机枪的子弹。

    有传言说在希姆莱给希特勒的建议中还有一张标注了沙姆巴拉大概位置的地图。1938年纳粹分子第一次去西藏探险时就绘制了这张图,战后在德国共济会的某处所在地发现了拍摄有沙姆巴拉入口及世界轴心图像的胶片。根据官方说法,胶片在1945年秋天的科隆火灾中被烧毁,但知情人表明,沙姆巴拉就位于西藏的林芝地区。

    想到这儿,我又看了看眼前这些罐子里的怪东西,虽然不能确定这里就是传说中的沙姆巴拉,但这个地方一定和书中所说的纳粹寻找沙姆巴拉以及纳粹秘密研究的基因工程有关,也许这些怪物就是纳粹基因工程的一部分成果。

    看来值得庆幸的是纳粹的阴谋最终没有得逞,这些怪东西现在仅仅是被泡在了福尔马林里,沙姆巴拉也没有被纳粹找到,仅仅只存在于传说里,世界才有了现在的和平,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纳粹一直在秘密进行着各种惨无人道的人体实验,其中最臭名昭著的就是盖世太保头子希姆莱领导的“基因工程”。这项工程是为了保证雅利安所谓的“种族的优越性”并且设法培育出更适合战争的特殊人种。这是一个疯狂的惨绝人寰的计划,最初这项计划的实施是在奥斯维辛集中营和萨克森豪森集中营秘密进行的,但据说并没有取得实质性的进展。随着二战的进程对德国越来越不利,纳粹把这项秘密实验转移到了更隐秘的区域,此后就再也没有关于此项“基因工程”的任何消息了。其中一种说法是在二战结束前夕,希特勒眼看自己创建的第三帝国就要破灭,正为此忧心忡忡,就在这个时候,希姆莱拜见了希特勒,并递上了一份长达2000页的报告。报告中希姆莱向希特勒提出了一个不可思议的建议,即派遣一批经验丰富的探险队员和学者组成特工小组携带此前“基因工程”的研究成果前往西藏,去寻找沙姆巴拉洞穴。在希特勒与希姆莱单独会谈了六个小时之后,希特勒批准了这个建议。

    希姆莱是个外表斯文、内心极度变态的纳粹分子,这个唯心主义疯子坚信自己是日耳曼民族英雄的后裔,只要纯化血统,就可以恢复神力,创造出一个“神族不死军团”的奇迹来。这次向希特勒提出的寻找沙姆巴拉洞穴就是其中关于“地球轴心”的研究之一。所谓沙姆巴拉洞穴,就是根据神秘传说,在中国的西藏有一处名叫沙姆巴拉的洞穴,那里隐藏着蕴涵巨大能量的地球轴心,这个地方是控制全世界的中心,谁接触它,谁就能成为时间的主人,还将拥有神奇的力量,可以获得生物保护场,令人长生不老,也能实现“基因工程”中没有完成的人种优化和培育特殊人种的计划。

    只见罐子里的东西有点像婴儿,头很大,身子很小,蜷缩着,它的头上面只有一只眼睛,长在头的正中央,几乎占了头的三分之一,眼睛睁着,似乎在盯着罐子外面的我。它没有鼻子,眼睛下面有一条缝,可能是嘴,紧紧地闭着。它的小身子像婴儿一样蜷缩着,但是腿上和胳膊上却长着肉色的鳞片,它的手只有三个手指,脚有四个脚趾,确切的说叫做爪子更合适,因为上面有突起的像倒钩一样的指甲。

    不同大小的玻璃罐里泡着大大小小的这种东西,看起来让人毛骨悚然。

    作为一个彻头彻尾的邪教主义者,希姆莱对这个神话传说向往已久,值此第三帝国生死存亡之际,他当然期望能找到这个神秘的地方。他顽固地坚信,如果找到世界轴心就可以使时光倒流,让纳粹德国回到不可一世的1939年,改正战略中所犯的一切错误,重新发动战争并取得胜利。希姆莱甚至计划在找到传说中的世界轴心后,利用“基因工程”组建一支不可战胜的“不死军团”。就这样,在绝对保密的前提下,纳粹5人探险小组于1943年1月从柏林出发,踏上了前往西藏的亡命之旅。探险队由奥地利纳粹分子、职业探险家海因里希和希姆莱的心腹奥夫施奈德任领队。在出发五个月之后,探险小组5个成员在英属殖民地印度被捕入狱,但据说后来他们乘乱逃脱之后最终到达了西藏。他们的下落如何至今仍然是个谜。

    这些子弹对于我来说没有什么用处,但是却让我感到很奇怪,二战时期,德国的主要战场在欧洲和非洲,为什么在西藏的这个地方会出现纳粹的盖世太保和这些弹药?

    “西藏……纳粹……西藏……纳粹……”我脑海里反复念着这两个词,似乎在我的印象里曾经在一些书上看到过他们之间确实有着某种联系,但到底有什么联系却一时想不起来了。

    “这他妈的是什么东西?”我心里想着,稳了稳心神,重新把行军灯靠近那些玻璃罐,仔细看里面的东西。

阅读诡墓寻魂最新章节 请关注 八月小说网(www.8yue.org)

推荐阅读:《他,逆风而来》《我成了月球元首》《全宇宙的Omega都想和我结婚怎么破》《抗战从小兵张嘎开始》《我能上身西游人物》《少帅又在闹离婚[星际]》《倾念其琛》《我有一座海洋馆

本文网址://www.8yue.org/yue/356/356640/722309.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8yue.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