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梦醒七霞谷

    准确的说,是一个人,一个“活死人”。

    一个浑身上下布满了让人触目惊心的疤痕、赤裸着上半身的男子正横浮在半空之中,慢慢的转动,让众弟子不论在任何角度都可以观察到这个男子的体态全貌。

    “人体有正经十二脉,分别是手足阴经各三、阳经各三,肉身中的气血运行于正经十二脉中,方显生态。” WWw.8Yue.ORG

    “你说的没错。气海是修行者的根基,开拓气海的机会只有一次,那便是从凡境进入筑基期的时候。或因天赋高低、或功法差异,所开拓出的气海大小也就因人而异,以后再也无法变更。”严珏答道。

    “那我们这些已经筑基却又没有打好基础的,以后岂不是再也没机会变强了?”

    “这世界本就是不公平的,灵山高宗、修行世家里的孩子们一出生便经受灵力洗髓,修炼最高深的功法、服用最昂贵的丹药,若是和他们相比,我们岂不是要钻到地缝里?须知,你们能走上修行之路,已是万里挑一,是上天对你们的眷顾,切不可自怨自艾,让道心蒙尘。”

    “严珏长老天资卓然,已然是心动期大圆满的境界,只差一步就可以迈入金丹期的门槛,哪里知道我们这些小弟子的苦楚......”

    不知哪里传来的一声抱怨,严珏听了也不恼火,轻轻地反问了一句:“那你们可知,我的气海中通有几窍奇穴吗?”

    “能摸到金丹期的门槛,起码也得通有五十窍吧?”一个弟子猜到。

    严珏笑着摇了摇头。

    “给你们点提示。”说着,严珏伸出了三根手指。

    “三十窍?”

    严珏又摇了摇头。

    “那是......十三窍?”

    严珏还是摇头。

    “天呐......严长老不会是通了一百零三窍奇穴吧!”

    “噗!”

    听的弟子们越说越离谱,严珏一时没憋住,笑出了声来。

    “你们干脆猜我奇穴全通得了,真是敢猜。我要是通了一百零三窍我还能在这三流小门派,给你们这群外门弟子讲课?”

    严珏做起了身来,整理了一下褶皱的衣服,说出了一句让在做所有人哗然的话。

    “我气海奇穴,只通三窍!”

    “什么?严珏长老居然气海中只通三窍奇穴?我都通了六窍!”

    “只通三窍也可以进入金丹期吗?那我是不是也有机会,我也是三窍......”

    严珏一伸手,示意众人停止讨论。

    “所以我说,修炼一途,天赋固然重要,不过却更重在修、炼二字,我们修的是对乾坤大道的感悟、炼的是天地日月的精华。我们虽然不能左右气海对灵气的容量,却可以左右气海中灵气的质量。我气海虽小,但我气海中的灵力却无比精纯。天资好的人,气海广阔,将天地灵力提炼一次纳入气海就可以保证灵力雄厚、取之不竭;而我自知天资不济,于是就精炼百遍、千遍。天道酬勤,吐纳炼气本就是件枯燥无味的事情,越是天赋平平,就越要耐得住寂寞。”

    “想当年,我还是一个外门弟子的时候......”

    ……

    闻道堂上有问有答,来回之间,天色便已经黑了。

    课散了,弟子们纷纷行礼告别了严珏,成群结队的往宿舍走。

    “没想到严长老当年也是个外门弟子,真是给外门弟子争气。”

    “是啊,勤能补拙,看来以后的闲散日子里我们得更加努力修炼才是。”

    回丹房的一路上,听着弟子们三言两语的讨论,严珏的心情也是大好。

    “师弟今天的气色可真不是一般的好,看来出去走动走动总还是好的,你成天闷在屋子里研究那个死小子,我都怕你憋出病来。”

    说话的是丹房的坐堂长老白灼。

    “一时来了感慨,与那些外门弟子多说了几句题外话,回来晚了,搅扰师兄了。”严珏一边和白灼闲聊,一边将那“活死人”安置在了一间静室之中。

    “师弟,不是我说你。这小子你带回来都三年了,也试了许多的灵药丹方,都快给他喂成了药罐子了,也没见他有什么起色。你本是个苦修之士,眼看着就要结丹了,偏偏在这个节骨眼上,因为这个小子坏了修炼的专心,功亏一篑。你跟他本就非亲非故,这又是何苦呢。”

    “怎么能是没有起色呢。将他带回的时候他浑身伤口溃烂、经脉尽断,就连双腿都是折了的,三年来,我替他续筋接骨、温养脉络,他如今的身体已经与正常人无异。甚至破而后立,还机缘巧合的打通了奇经八脉。”

    “打通奇经八脉有什么用,就算你给他打通了了一百零八窍奇穴,他不还是昏迷不醒?师弟你要拎清轻重,修行者当以自身修为为重啊。”

    “师兄难道要我把他随便丢了去,让他自生自灭?医者仁心,我身为丹师,见死不救,是断然做不到的。师弟今日乏了,就先告退了。”

    “罢了,我也不想与你多做争执了,你去吧。”白灼自知劝不动严珏,也只好恨铁不成钢的摆了摆手。

    看着严珏离去的背影,白灼不禁苦笑了一声,暗自呢喃了一句:“师父,师弟这性子,与你还真是相像啊……”

    独自回到了静室。

    严珏将一枚丹丸塞进了“活死人”的口中,伸出双指,点在那人咽下三寸只处,一股温顺的灵力顺着严珏的手指进入到了那人的体内,将丹丸融做丝丝缕缕的精华,慢慢的浸润在了血肉之中。

    药力散开以后,严珏盯着那人看了许久,却也没见有什么动静,才有些失望的走到静室的一角,盘坐而下,进入了修炼的状态。

    然而严珏没发现的是,就在他刚刚闭上双眼之后,那个“活死人”的手指,竟微微的抽动了一下。

    “我这是在哪,我死了吗……”

    “小莺,义父,你们在哪……”

    此时的墨染只觉得自己的四周一片混沌。他想看一看,却睁不开眼;他想要喊叫,却张不开口。他就一直漫无目的的游荡在这片虚无之中,没有时间和空间的概念,不知自己身在何处,也不知日子究竟过了多久。周遭袭来的尽是刺骨的冰冷,让他想要蜷缩成一团,瑟瑟发抖。

    忽然,一丝暖流透过无尽的寒意直击墨染的灵魂,墨染拼了命的将这股暖流护在怀中。慢慢的,这股暖流与墨染融为一体,游遍了他身体的每一个角落。墨染近乎贪婪的享受着这来之不易的温暖,就像是冰天雪地中饥肠辘辘的乞丐正在享用着一碗热粥。

    墨染再次感觉到了自己的心跳,自己的呼吸,自己的双手,自己的双腿……

    等等!我记得,我的双腿应该是断了的!

    墨染睁开眼睛,猛地坐起了身子。

    还没染反应过来,无数的画面,一张张、一幅幅的涌进了他的脑海之中。

    小莺的恋恋不舍。

    墨守忠的凛然大义。

    凶猛的苍狼。

    诡诈的蛇鹰。

    他合眼之前,整个漠城的惨状。

    还有,那个穿着黑袍的神秘修行者……

    “额……”

    墨染一只手扶着额头,剧烈的疼痛不禁让他哼出了声。

    “你醒了?”

    房间的一隅,蓦的睁开了一对明亮的眸子。严珏欣喜若狂的声音将墨染从无尽的回忆中,拽回了现实。

    “你是?我这又是......”墨染看了看盯着自己的严珏,又看了看自己虽然满是伤疤却又健壮如虎的身子,一时间还有些摸不着头脑;尤其是看到自己的双腿时,还难以置信的从床上跳到了地上,连做了好几个蹲起,才勉强说服自己,这并不是在做梦,而这里看上去也并不太像是阴曹地府。

    “怎么样,昏迷了三年再醒过来,是不是有种恍若隔世的感觉。”

    “什么!我竟昏迷了三年!”墨染震惊的眼珠子快要从眼眶里掉下来,说话都起了结巴,“那、那、那漠、漠城......?”

    “别说是漠城了,就连宁国,都已经在华夏大陆上除了名了。”一想起当年漠城的惨状,严珏也是摇头叹息。

    “不......不可能吧......”墨染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连着向后退了两三步,脚下一滑,趔趄着摔倒在了地上。

    “漠城被屠城的第二天,宗里派我去打探消息,毕竟修仙者屠戮一城凡人这种事已经足以轰动整个修行界了。我到达漠城的时候就只剩下你一个活口了,我是一名丹师,做不到见死不救,索性一直就将你带在身边,随时医治。”

    “多谢前辈救命之恩,此恩重若蒙山,墨染无以为报。日后前辈但凡有能用得到晚辈的地方,晚辈定当赴汤蹈火,在所不辞。”墨染对着严珏行了一记大礼,掷地有声的立了誓言。

    “我哪有能用得到你的地方,我只是尽医者本分罢了,你也不必太记挂在心上。”严珏摆了摆手,又继续说起了如今的现状。

    “起初大家都以为事情到了漠城,也就算是完了,可是后来却发现,事情并没有想得这么简单。”

    “那个栖居在蒙山山林里的部落自称猊族,其中的修行者众多,粗略估计一下,估计可以和华夏大陆上的二流宗派相媲美了。”

    “漠城事件半年以后,猊族修行者自立宗门,自称成宗。成宗派出宗内高手,突然向宁国的靠山宗派发难,一夜之间,就将那个宗门碾为废墟。宁国没了靠山,自然没法和修行者抗衡,没过两个月,大半的江山就已经落到了猊族的手中。”

    “这样一来,华夏的各大修行宗门就坐不住了,纷纷派出宗内高手,想要围剿破坏了修行界规矩的成宗和猊族。可是等到了地方,各宗门齐齐的傻了眼。成宗在猊族的领地外围布上了极为牢靠的防御阵法,就连北越剑冢的化神宗师刘之栋亲自出马,也没能攻开那座大阵。各大宗门的人进不去,里边的人也不出来,日子久了也不能总在那地方死守着,这事就不了了之了。可怜宁国没了靠山,还被猊族夺了半壁江山,剩下的一半疆土,这两年也被周遭的邻国给蚕食殆尽了。”

    猊族!成宗!黑袍人!

    墨染狠狠的握紧了拳头,牙齿紧紧地咬合在了一起,发出吱吱的响声。

    “前辈,听您刚才所说,您应该是一名修行者。晚辈有一事,想斗胆请教前辈。”

    “你且先问。”

    “以凡人之力,可有办法能战胜修行者?”

    “自然是没有。”

    “那似晚辈这般的愚钝之人,可有机会走上修行之路?”

    看着一脸严肃的墨染,严珏眯着眼笑了起来。

    “小子,要说起修行这事,你还真应该要好好的谢谢我这个老头子,给了你一份机缘。”

    “若是没有好的功法打基础,岂不是永远都没有机会进阶更高的境界了?”

    “你们说的没错,你们天资一般,又没有好的功法打下基础,修炼一途对于你们来说,可以说是举步维艰,甚至你们中的许多人,可能穷其一生,也摸不到开光境界的门槛。”

    严珏打断了众弟子你一言我一语的抱怨。

    一时间,屋子静的出奇,只能听到众弟子压抑的喘息声。

    严珏的这一番话,无疑是一盆冷水,泼灭了许多人心中对于修行一途上火热的幻想。

    因为这个人正是今天论道课的主讲,七霞谷丹房执事长老——严珏。

    严珏的课程要比其他长老的课程生动些,因为他总是带着一具标本。

    此刻,七霞谷的闻道堂内坐满了外室弟子,正聚精会神的聆听着一个月只有一次的论道课。这些刚刚入门的弟子,无一不希望能够早日捅破隔在筑基境界和开光境界之间的那层窗户纸,成为一名真正意义上的修行者。

    余阳正暖,初夏的傍晚温婉静好。

    看着下边有的弟子恍然大悟,有的弟子仍然懵懵懂懂,严珏笑了笑,又继续讲了起来。

    “奇经八脉可以靠后天的锻炼所打通,不过一个人所能生出的奇穴数目却是死数,一旦确准,便是定了。”

    “严长老,您的意思是说,一个人打通了奇经八脉以后,应运而生的奇穴数目是不可更改的,那岂不就是说,一个修行者的气海的容量是永远不变的?”一个弟子举起手,略有不解的问到。

    “除了依生于骨肉之上的十二脉正经,人体内还有凭空而生的奇经八脉,分别是任、督、冲、带、阴跷、阳跷、阴维、阳维。此八脉,是人体与天地自然沟通的桥梁。八脉皆通者,会在虚空之中生出奇穴。”

    “奇穴共有一百零八处,分三十六天穴和七十二地穴,各主浩瀚星宿中的三十六天罡和七十二地煞。奇穴可以贮存天地灵力,供修行者取用。而我们修行中所谓的气海,便是一个修行者能够打通的所有奇穴的统称。”

    “这是我三年前驰援蒙山战场时,在那座边城救下的唯一的幸存者。奈何我医术有限,虽保住了他的性命,却救不回他的神魂,如今便成了这副半死不活的模样。今天我就以此人为示例,为诸位讲解一下我们修行者的根本——气海。”

    严珏看着那男子,就算是他这种玩世不恭的寡淡性子,也不禁流露出了一丝惋惜的神情。

    严珏用懒散的声音缓缓的讲着,时不时的用手指冲着那漂浮转动的“活死人”比划一下,那人身上所对应的经脉与穴位就会泛起微光,供下边听讲的弟子观看。

    讲法台的蒲团之上,侧躺着一个乖张放浪的老头。仪态不端不说,还时不时的把手伸到胸前,肆意的搔痒。

    不过,尽管台上之人蓬头垢面、不修边幅,在座的一干人等却还是表现出了极度的恭敬与顺从。

    这男子紧闭着双眼,一动不动,若不是看着他那平稳起伏的胸膛,还真会让人觉得这就是一具尸体。

阅读墨染西河最新章节 请关注 八月小说网(www.8yue.org)

推荐阅读:《小哥哥他妹控》《我真的是渣受[快穿]》《魔法书成精以后》《始于魔剑生死棋》《女配又娇又软(穿书)》《向往的生活之我有一座山》《被游戏里的厉鬼们求婚了》《我在修真界开补习班

本文网址://www.8yue.org/yue/356/356649/722190.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8yue.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