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文焕

    走向老人的两个士兵,悄悄从袖口里抽出了一截绳子;靠向自己这边的士兵,也把手扶到了腰刀上,可就在他哭声响起的刹那,士兵停住了脚步,目光有些慌乱地望向他,已经转过身去的冯兴更是豁然回头,低声咆哮。

    “闭嘴!让那个孩子闭嘴!!”

    山雨方歇,连串残余雨露从林叶上滚落,坠在半空,却被突然横冲而出的五爪撞成碎沫,校尉原本离跪着的妇人还有四五步,然而只是眨眼之间便已经冲到近前,犹如猛虎下山,将爪牙探向了襁褓。

    众人走近,冯兴不露痕迹地对着身边士兵使了眼色,随后微微行礼。

    “大人,您怎也会在此?” WWw.8Yue.ORG

    “你……你胡说!”妇人又惊又怒,一时竟气得说不出话来。

    那壮年将领却是打量了柳心兰三人一眼,尤其在襁褓和挣扎想要行动却腿不能行的老人身上停了停,然后摆了摆手:“冯校尉,不必再说了,若流匪真是需要妇孺残老做探子,这仗也不用再打了。”

    “大人,流匪狡诈……”

    冯四还欲辩驳,那男子却已抬手止住,然后朝向柳心兰:“你既是大田乡民,又缘何身负老小在此深山中?”

    柳心兰张了张嘴,似要回答,却又突然止住,抱紧孩子瘪了瘪嘴:“我不说,不然你们又要抢我孩子!”

    怀中陆麓顿时哭笑不得,这傻妞还不知道,人家那哪里是抢孩子,根本就是杀人灭口好吗!

    方才冯兴抓向他的一刻,他真的觉得自己快死了,若不是那及时飞来的佩刀,陆麓估计自己此时已经是团血肉模糊的肉球,他对这个世界莫名其妙便会变成荧光棒的冷兵器多少已经有了心理抗性,让他关注的,是飞刀出现后突然收敛变得老老实实的冯兴,于是壮年男子现身后,他便再次安安静静,暗中观察起众人。

    只见那男子被柳心兰一噎,也不恼怒,只是摇头笑了笑,看见旁边地上丢着几张纸,便走过去捡起,正是柳心兰先前交予冯兴的户籍文书,只是混乱中不知被谁丢在了地上,如今被男子捡起。

    他翻看了几眼,突然轻轻“咦”了一声,转向柳心兰。

    “这文书上名为陆镶之人,与你什么关系?”

    柳心兰本不想理他,但听到他如此问,顿了一顿,终究还是答道:“正是亡夫。”

    “那老人和孩子是……”

    “夫君遗子与母亲。”

    “竟是忠良遗属,既然如此,那便好办。”

    那男子正色拱了拱手:“我乃清溪县尉杜文焕,接到消息,正要赶往大田乡,你们既是从大田乡而来,而且似乎一路带伤翻山越岭,未走官道,想来恐是大田乡有变,若是如此,还望夫人据实相告,杜某感激不尽。”

    这下轮到柳心兰发怔了,俨然没有想到眼前这所谓清溪县尉会这么说,见他言辞恳切,妇人犹豫了一下,终究还是把大田乡发生的一切细细说了一遍。

    这边说完,在场诸人神色顿时变得凝重,几名士兵和随在杜文焕身边的持弓男子显然有些意外,面面相觑,杜文焕更是深深沉下脸来。

    见到如此,冯兴犹豫了一下,小心道:“大人,这事恐怕还需派人细加探查,才可定夺。”

    杜文焕却摇了摇头,对跟随身边的年轻校尉道:“罗颉,你传令下去,战兵立即拔营,带上七日口粮,疾驰大田乡!”

    “不可!”冯兴连忙阻止。“大人,军机大事,不可听信一面之词,何况还是个来路不明的女人,咱们还需徐徐查实……”

    “够了!冯校尉,一路上你都在推三阻四,不是粮草未济就是山雨阻路,我倒想问你,你是在故意拖延吗!?”

    “没有没有……”

    “既然没有,那还不去整顿部署!”

    “这……”冯兴脸色难看,终究还是跺了跺脚,恨恨剐了柳心兰一眼后,愤然离去。

    随后杜文焕又向身边吩咐了几句,让士兵传令而去,然后这才回过身来,拔起地上佩刀,对柳心兰又拱了拱手。

    “多谢夫人消息,杜某贻误战机还不自知,害苦大田乡百姓,万分羞愧,我看老夫人与您都有伤在身,你们可以随我回军营,军中有吃食,也有医官照料,当然,并不强求,只是让杜某赎些罪过……”

    柳心兰之前被冯兴抓住肩膀,先前紧张并未顾及,如今放松下来才发现肩膀早已是鲜血淋漓,疼痛钻心,听到杜文焕如此说,又看了看发烧靠坐于地的老人,终于还是选择相信看起来作风颇为正派的县尉,点了点头。

    随后三人便在士兵扶携下进了被山势遮掩的军营,此时军中已然忙碌起来,三人被带到一处帐篷,自有热汤毯子送上,不久之后杜文焕又来了一次,简单吩咐了几句。

    “医官随后便到……军中没有女衣,只能送些毯子凑合,还望夫人不要怪罪……夫人要去青石驿,我们启程后,回程的辎重队会捎上你们……几日前才得到的军报,没想还是晚了一步,只希望还赶得及为大田乡百姓报仇。”

    说完这些,杜文焕便走了。陆麓其实很想告诉他,你们人好像没人家多,而且对方还配有马,可惜嚼了半天舌头,陆麓也没想出怎么把意思表达清楚。

    军队不久开拔,站在帐篷前目送的一刻,恢宏的场面让陆麓顿时为之一惊,纠结在喉咙里的提醒生生被两个“卧槽”挤了回去。

    远远看去,只见随着端坐马上披甲持矛的杜文焕一声令下,一道巨大光幕豁然在部队上空腾起,光幕之中隐有流光游离,士兵仿佛沐浴着光海,人人绽光前行,进退之间疾如脱兔,百千人马片刻便消失山道尽头。

    什么情况?一群火影部队?

    陆麓突然觉得战马什么的,都不重要了。

    而随后,果然如杜文焕所说,营地里留下负责辎重的队伍陆续撤往相反方向,辎重有快有慢,有了杜文焕的吩咐,陆麓三人自然受到多方照拂,坐着最快一支队伍的马车,沿着官道在山势中各种绕行奔驰,三天后,终于到了传说中的青石驿。

    而这时候,前方的战况也传了回来。

    杜文焕率领的县兵。

    惨!败!!!

    “即将拔营,例行巡视。”

    为首那壮年男子答了一句,随机目光微微一扫,沉声道:“冯校尉,这里又是何故?”

    冯兴不露声色:“发现几人行迹诡异,恐是流匪耳目,正要送去军营。”

    “你胡说!我们是大田乡民,户籍文书都给你了,哪里是什么流匪耳目。”柳心兰跌坐在地上,浑身吓得微微发抖,稍稍回过神,听到冯兴如此说,连忙大声道。

    冯兴厉色一凝,“哼”了一声:“荒山野岭,几个普通妇孺在此,不是行迹诡异是什么?至于户籍文书,谁知你们是不是冒名顶替!”

    几乎就是下意识的,陆麓大声啼哭起来,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做,更不知道此时自己这么做还有什么意义,或许是面临莫名绝境的不甘,或许紧紧出于生命本能的挣扎,可无论是什么,他依然看不到半分希望,全副武装的士兵,杀意尽露的将领,这样的形势下,陆麓无法想象还能有什么办法逃出困局。

    但令他没想到的是,自己啼哭响彻山林的一瞬间,所有人都紧张地望了过来。

    眼前的一切反转得太快,快到连他都怀疑是不是自己看错,然而对方做完动作后别过身前最后那阴鸷的眼神,却仿佛刀子一般实实在在地刻在了他眸底。

    陆麓整个人呆住了。

    望着那佩刀,冯兴脸色登时变得铁青,恨恨瞪了坠在地上的柳心兰一眼,继而深深吸气,转向林中。

    只见不远树影后,几道人影出现,为首一人,脸庞消瘦,颔下短须,虽也披着一身铠甲,却更像个书生,一边走着,一边还在微微转动右腕,腰上刀鞘已经空了。

    在他身边,一名小将提弓搭箭,身上甲胄和冯兴如出一辙,其后又有几名亲兵相随戒备。

    柳心兰曲身躬背,把襁褓压在怀中,却被一把抓住肩头,提飞而起,手怀大开,冯兴左手再探,眼看就要触及襁褓。

    然而就在这时,一轮明晃晃的月轮,却豁然自林中乍起,呼啸而来,所对准的,竟是冯兴与柳心兰之间。

    “谁让他哭的?谁让他哭的!你们还愣着干嘛,给我上啊!”

    冯兴朝着士兵咆哮,最后一句话音落下,竟率先冲了过来,五指成爪,猛地扑向地上妇人。

    冯兴脸色一变,连忙咬牙撤手,只听“嗡”地一声,月轮险之又险至二人中间掠过,“锵”地一下插入地里,竟是一柄闪着白光的佩刀,只是在空中转得太快,虚影如月盘一般。

    一切都是真的!

    对方,是真的是想杀人的!

    柳心兰愕然拥着襁褓,吓得身体卷成一团:“孩子无知,只是哭而已啊!”

阅读泱泱干城最新章节 请关注 八月小说网(www.8yue.org)

推荐阅读:《钟妃今天又在祸国》《反派那个渣女(穿书)》《大唐一字并肩王》《小可怜拯救手册[快穿]》《藏好她的狐狸尾巴[娱乐圈]》《渣夫先帝他重生了(穿书)》《女配又娇又软(穿书)》《金主难为

本文网址://www.8yue.org/yue/356/356667/722228.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8yue.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