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不下去的第四天

    “不敢确定,但是天下叫‘萧雪澜’的又有几人呢?” WWw.8Yue.ORG

    年轻一代的修士中,谁会没有听过萧雪澜之名?

    “今日竟然见到活的了!”

    萧雪澜直勾勾注视着孟疏尘的身影,毫不掩饰的目光,热切而浓烈,孟疏尘骤然撞进了那双形状姣好的桃花眼中,眉心不禁轻轻一跳。

    发现孟疏尘也在看自己,萧雪澜感受到了来自主角的眷顾,今天能被主角发现,明日,焉知他不会和主角并肩一起做这个修真界的霸主?!

    “他一定不是萧雪澜!不是说,萧雪澜从来不笑的吗?!”

    孟疏尘被突然展颜的萧雪澜瞧得一怔,宽大衣袖掩着的手指不自觉地蜷缩了一下,下颔轻抬转了回去,没有回应。

    他脊背挺直如劲松,眸光端视前方,背影极其矜持自傲,仿佛将周遭的一切嘈杂都隔绝了开来,只是眉心微蹙。

    萧雪澜在心底里感慨了一句,不愧是无cp小说的男主,连背影都这样高冷淡漠,拒人于千里之外。

    萧雪澜收回了视线,恰好授课的长老也进了修习室,长老一身金翻墨浪道袍,白发苍髯,一副仙风道骨之派。

    萧雪澜心道不妙,竟然是机枢宗的长老过来授课,但愿别盯上自己。

    长老目光矍铄,面容严峻,先是环视了一圈底下坐着的弟子,接着鼻子里“哼”了一声,威严道:“静室喧哗,成何体统。诸位是来我寒岳修行的,须知修行之路艰苦,若是静不下心来,道果难成,修行数十载,都是无用的,还不如今日就下山去罢。”

    众弟子低头齐声道:“弟子惶恐。”

    长老抚须道:“今日是由本座给诸位讲解寒岳门规,但在讲门规之前,本座要先问上两问,第一问,何为寒岳四宗?”

    长老们除正常的授课之外,当然也会在授课期间挑选几个入眼的弟子直接收归门下,所以他讲课之前先提问,这是一个给众人表现的机会。

    对机枢宗不感兴趣的弟子低头不言,而想拜入机枢宗的弟子不了解长老脾性,怕答得不好,反而弄巧成拙,也不敢做这先发言之人。

    长老看着底下鸦雀无声,失望之情流露脸上,微微摇了摇头。

    萧雪澜坐在下面幸灾乐祸,万万没想到,从开始进来便一直情绪紧张的钟怀璧,居然这时候主动站起来发言了。

    钟怀璧向长老行了弟子礼,然后才侃侃道:“寒岳剑派千余年前由九曜圣君所创,一派四宗,首峰玄霄宗,门下皆为剑修,修剑气,以气入剑,追求‘人剑合一’境界;五百多年前,玄虚宗衡虚长老悟得凌云剑法,在左次峰上立凌云宗,门下弟子虽也为剑修,却修剑意,修行大成,万物皆可为其手中之剑;右次峰有琴宗,门下出琴修,天道至公,忘情至公,虽称‘有琴’,但门下皆修习太上忘情道法以求贴合天道;末峰机枢宗,门下弟子为器修,善钻研制造法器符咒,机枢宗制造的法器,精妙绝伦,享誉整个修真界,往往一面世就会遭到各路修士的哄抢,可谓一物难求。”

    钟怀璧答的有条有理,长老侧耳不住点头,又听他在最后夸了一通机枢宗,严肃的脸上露出一丝笑意,赞许道:“答得不错,你是哪个世家的子弟?”

    钟怀璧作揖道:“羡仙城燕子楼,弟子钟怀璧。”

    听到“燕子楼”三个字,长老露出的那点笑意倏地僵在了脸上,咳了一下道:“原来是钟家,甚好,甚好。”

    这话明显言不由衷,底下有知道原由的弟子抿嘴偷笑,长老胡须抖了抖,戒尺一拍:“肃静。”

    长老摆了摆手示意钟怀璧坐下,接着又问:“第二问,诸位为何要来我寒岳修习?这一问,从第一个人开始,你们轮流阐述缘由。”

    萧雪澜上辈子考过研,分数达到了一所一流高校的录取线,但最后复试却被刷了下来,当时面试官问了两个与专业无关的问题,和今日这长老问的一模一样。

    你知道我们学校的创办历史吗?你为什么要报考我们学校?

    第一个问题是看你对学校的历史底蕴了不了解,是不是真爱;第二个问题,角度就刁钻了,如果答得不好,不能打动考官,那么恭喜你,明年再来。

    萧雪澜上辈子就是输在了这第二个问题上,他记得自己说了一通长篇大论,表达了对这所高校的慕名向往,又吹了一通这所高校的实力,最后考官跟他说了一句话:同学,做人要真诚。

    现在,他听着这些弟子们对寒岳剑派从各方面夸了一遍的答案,突然明白了那位考官的话,也想说上一句:师弟们,做人要真诚。

    长老听着底下的答案,面无表情,果然,这些答案中没有一个回答得称他的心。

    终于轮到了孟疏尘作答,萧雪澜一下来了劲,情不自禁坐正了身体,想听听本书男主的答案会不会有所不同。

    只听孟疏尘淡声道:“天下同归而殊途,一致而百虑,大道三千,我自取其一而行。寒岳创派始,唯有玄霄一宗,后历千年衍其余三宗,所证之道迥然,却有容百川之量。君子和而不同,我辈修行,当以此为训,故而上寒岳求学,以证吾道。”

    长老听得双眼发亮,追问道:“何为‘吾道’?”

    孟疏尘道:“道法自然,吾道即本心。”

    长老抚须赞叹道:“善哉,妙哉!”

    好一个“吾道即本心”,不愧是男主啊,看看人家这思想觉悟多高,萧雪澜都忍不住要为他所答击掌。

    孟疏尘的回答显然说到了长老的心坎里,他像在一堆废铁中挖出了一块金子,看孟疏尘的眼神满是欣赏之意,恨不能立即收他为亲传弟子,又问道:“你又是哪个世家的子弟?”

    孟疏尘作揖答:“兰陵孟氏,孟疏尘。”

    长老听完,脸上表情立即变得又尴尬又无奈,底下弟子更是窃笑出声。

    长老在心里仰天长叹,本座今日出门没看黄历,难得碰上两个顺眼的弟子,为何偏偏一个姓钟,一个又姓孟啊!

    <li style="font-size: 12px; color: #009900;"><hr size="1" />作者有话要说:  萧师兄:性感剑修,在线放电。

    孟师弟:糟糕,好像是心动的感觉。

    另外预告一下,攻君是琴修,受君是剑修。

    只不过被孟疏尘看了一眼,萧雪澜已经自行脑补出不久的将来,和他把酒言欢之后义结金兰,然后患难与共,携手共创光明道途,一起飞升证道的剧情了。

    主角的身旁,就是人生的巅峰!兄弟的情谊啊比天还高比地还辽阔!

    这样,他就能脱离炮灰的命运了吧?!

    想到这里,萧雪澜唇角上扬,友好地冲孟疏尘点头微微一笑,清冷的神情不复,明媚如春日暖阳,破冰融雪。

    “天哪!你看见了吗?我刚刚是看见萧师兄他笑了?”有自来熟的弟子已经直接喊起了师兄,一副捧心状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我也不认识,这几日从未见过此人。不过你说他穿的是剑修的衣服,我倒是想起来有一事,我今日好像在修习弟子名单上看见了‘萧雪澜’的名字。”

    “萧雪澜?你是说他是萧雪澜?!”

    授课的长老还未到,底下坐着的弟子们等的时间长了,难免有些坐不住,交头接耳互相攀谈起来,或得意洋洋介绍自己是来自哪个世家的嫡系宗亲,或半真半假道一声久仰久仰,不过一会儿时间,已经“师兄师弟”互相叫开了。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孟疏尘早就习惯了旁人对他的注视,垂眸默默跟着孟家的其他子弟们落座。

    孟疏尘自然听到了这些或褒或贬的话,他并不在乎这些议论关乎何人,只是本能感觉到有一道灼热的视线始终粘在他背后,让他无法忽视。

    孟疏尘微微侧头,眼带探究,朝视线来源望去,正落入坐在窗边的萧雪澜的眼中。

    萧雪澜在这个世界里漫无目的做了十年任务,不知主角是谁,不知主线剧情是何,更不知自己将来命运怎样,今天终于被他见到主角本人了,他看孟疏尘的眼神,仿佛是冰原上饿了十几日,终于搜寻到猎物的饿狼一般,泛着贪婪幽光。

    当然也有不服气的讥讽之语,“怎么,给你看到活的又怎么样?你跟他回凌云宗?”

    “凌云宗竟然没落至此了吗?一个大弟子和我们这些新入门的弟子一同修习?可见萧雪澜,盛名之下,其实难副。”

    “真的会是萧雪澜吗?‘皎皎孤月出西山,一剑霜寒萧雪澜’那个萧雪澜?!”

    “一定是的!你看他相貌堂堂,仪表不凡,天下有几个人能有这样的风姿?更遑论同名同姓!”

    孟家几人都正襟危坐在自己的座位上,守着名门雅士的做派,非礼勿言。

    话题聊着聊着,又有人对坐在窗边的萧雪澜有了兴趣,毕竟他们一群蓝衣弟子之间就他穿着一身白,教人不好奇都不行。

    “师兄,你可知道坐在那边的人是谁?怎么穿着一身寒岳剑修的衣服?不是说得等正式拜入四宗之后,才能穿各宗的校服吗?”

    这几句猜测之言,如一石激起千层浪,其中不乏一些早就仰慕萧雪澜的人,更是激动不已。

阅读我只想在修真界活下去(穿书)最新章节 请关注 八月小说网(www.8yue.org)

推荐阅读:《我有阳卷生死簿》《快穿法则:黑化男神,狠狠撩》《大唐之老子是李建成》《火影:秽土转生中醒来》《带着粮库回六零》《大明之公子无双》《(西幻)用歌声征服光明神》《艰苦朴素老农民

本文网址://www.8yue.org/yue/356/356739/722370.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8yue.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