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雪夜官道讲武

    初九气喘吁吁的跑到荀文若身前,如倒豆一般说了一通,一点不给荀文若插话的机会,荀文若脸上带着微笑看着初九,等初九说完,躬身行礼道:“多谢丹丘师弟,师弟有心了。” WWw.8Yue.ORG

    初九一听荀文若称呼自己为师弟心中顿时觉得新鲜忙还礼道:“先生多礼了。”

    初九道:“没关系,这条官路我打小走到大,闭着眼睛也能回家。”边说着边借着灯笼里的微光打量起荀文若来。

    初九瞪着渴望的大眼睛紧跟在荀文若身侧朝前行走,摇了摇头道:“我也不知道,就听爷爷说他们这些当兵的战阵厮杀的人,和那些神仙般的人物比,就是萤火虫和月亮的区别。”

    荀文若呵呵笑道:“说对呢也不对,你有没有想过,为什么读书人也可以修炼啊。起初读书人身体羸弱,甚至不如一名庄稼汉子。”

    荀文若也开始迷惑道:“这我就不太懂了,天地吸取气运一说还是在本古籍上看到的,反而如今修炼就没那么困难了,因为天地间一直激荡着浓厚的气运,每个修士只要掌握了法门,都能汲取,但也不太容易,需要种种外力配合的,甚至要牺牲别人的性命。”说完双眼间露出一股苦涩。

    初九闻听赶紧又问道:“那您算是修道神仙了,大先生是不是呢。我让他教我这些本领,他会不会教我呢?”

    荀文若心道:“好一片赤子之心。”张口说道:“这你可就要问大先生去了。”

    初九心中合计着怎么去问大先生才不会挨手板,未见荀文若的神色,刚要抬起头继续追问之时,突然看见荀文若面色如金箔。

    却说荀文若刚刚讲完天地气运那句话,被勾起回忆回想荀氏六龙自刎嫁接气运到自己身上时,耳边响起炸雷,大先生的威严中正的嗓音回荡在荀文若耳边:“多嘴。”

    两字震得荀文若气海翻腾神性激荡,身后文山颤动。差点道消人灭。

    大先生带怒意出声之时,荀文若便知坏了大事。虽不知因何触怒,但知一定与眼前少年有关,忙收纳气海神性文运。敛色到:“丹丘师弟,莫要再送了,前方路我一人走便是,天色渐深,你还是赶快回去吧,不然你爷爷家中寻不见你必会心急。”

    初九听的荀文若讲修道气运一说,正沉迷期间,但听荀文若此话,赶紧掐算了时间,也怕真如荀文若所说,秦老头家中寻不见自己。方才意犹未尽道:“那我便折返回去了。荀师兄千万保重。”

    荀文若欣然点了点头。微笑着目送初九原路折返,

    等到初九身形消失在官道上,荀文若身边三丈外淡金色光芒涌动,须臾间大先生身影显现出来。荀文若匆忙俯首下跪恭敬道:“见过大先生。”

    大先生手指荀文若跪倒在地的身形道:“若非秦丹丘提及我名,我还不知此间之事。不知心不妄念,身不妄动,口不妄言,再负山游历十年。”说罢荀文若双肩一塌,面色痛苦至极。大先生收回手臂负于身后,身影缓缓变淡消失无踪。

    荀文若知晓自己犯了错,却不知自己犯了多大的错,居然惹得温文尔雅的儒道执牛耳者大先生恼怒非常。惶恐间大先生离去,荀文若吃力站起身,伫立良久也未想出由头。最后无奈摇了摇头转身继续沿官道蹒跚前行。

    麻烦各位帮忙推广下本书。打字辛苦没人看更痛苦。谢谢

    初九一脸迷惑的盯着荀文若,摇了摇头表示不懂。

    荀文若说道:“因为寻常武夫,和你爷爷跟你讲的神仙将军,差的就是一个东西,叫做气运。”荀文若抿了抿嘴唇又说道:“什么叫气运呢,本来天地间是没有的,后来百家各祖师传道,各家有各家的修炼法门,儒家有儒家的,道家有道家的,兵家有兵家的。每家都有,有的相似有的不同。按照这些法门修炼,人自身就会产生气运。当人死亡气运会散在天地之间,而天地之间会慢慢吸收掉。”

    初九听完满脸惊恐道:“难道不是天地把这些修道的人当做韭菜么,养大了就割掉么。”

    荀文若摇头苦笑道:“哪里有那么多阴鸠论述,恰恰相反,修炼出的这股气运反而能延年益寿,甚至长生不老,让人学会种种神通。”

    初九听完化惊恐为喜悦道:“那现在呢。”

    初九心思懵懂之间,正犹豫是不是走岔了路,错过了荀文若时,却见前方人影闪烁。定睛一看似乎是荀文若在蹒跚前行。急忙大喊:“荀先生等等,荀先生等等。”喊话之间朝着那背影快步跑去。

    前方模糊身影听身后有人呼喊。站定身子,缓缓转过身来。初九提着灯笼跑近一瞧,正是傍晚拜别的荀文若,心中大喜道:“荀先生,可算找到您了。方才我去到大先生家时,没见到您,询问大先生,大先生说有事交代给您让您先走了。我这不想着雪夜难行,您又孤身一人。就沿着官道追您,给您送个蓑衣灯笼。这天气感觉起来不算太冷,但是不披蓑衣走夜路,雪花飘到身上待不了多久就被身上的热气化开,到时渗进衣服中,和身上的汗水混在一起,极容易受风寒。再说这行夜路,也得打个灯笼照亮些。”

    初九吃饭时心中百转千回,一会想着:“当时就该应了赵姨娘,留在她家吃饭,要不是顾忌着荀文若寻不见大先生家,应该也就留下了。怎么说赵姨娘做的饭可比自己和秦老头做出来的吃起来香多了。”一会又想着:“精明十几载的自己,怎么今天就着了老狐狸的道。”再心思回转又想到:“今天遇见的荀文若,大先生说是故人之子,怎么来过之后匆匆见了一面就让他离开,这大雪封山的,看起来那位荀先生腿脚有不方便。会不会出什么意外。”

    初九离开大先生院子,算了算时间,虽然天色早已漆黑不见光亮。但想着时辰尚早。回到家中,推开院门走到灶前随手做了些吃食,就着灶上的坐着的热水,胡乱的吞咽下去。

    初九啊了一声又说:“荀师兄您都不算,那您给我讲讲到底咋算是修炼呗。”

    荀文若仰头看看天色刚要说话,眼睛尖尖的初九赶紧说:“我继续送师兄段路嘿嘿,早回去也是睡觉。”

    荀文若无奈的叹了口气开始缓步前行,边走边说到:“其实呢根本没有什么神仙,都是人给自己封的,江湖里的人练武,军营里的人也练武,为什么他们只是能强身健体,而修炼的人就能御剑千里,凭空而起,你知道么?”

    这一看不要紧,细看之下,荀文若在这大雪之中行走这么久,身上却依旧洁净无尘未被大雪打湿,细看之下雪花落在荀文若身上几寸处便消失无踪,片雪不沾身。虽然穿的不少但是这种寒冬雪天,平常人如果穿的和他这般,走这么久的路,早就冻僵栽在雪珂之中了。也不见荀文若眉宇间丝毫疲惫之色。初九心中暗想:“既然大先生与他见过面了,也就不会是妖精变得,难道是爷爷讲过武道神仙?”

    心念所致口中疑问道:“荀师兄,您不会是武道修炼之人吧。我爷爷说过,当年他在军中看那些神仙将军战阵厮杀,百十斤重的大刀马槊,常人挥舞个十几下就连嘘带喘了,可那些神仙修炼之人,不光不受影响,刀刃枪尖还会有气息吞吐。喷薄出几十丈远杀敌无形间。”

    初九心中寻思这称呼新鲜,嘿嘿傻乐道:“好的师兄。”

    荀文若又问:“丹丘师弟把灯笼送我,回去的路怎么办。”

    荀文若听完不知是不是因为初九的描述,哈哈大笑:“嗯,按师弟所说,我姑且算是师弟你口中所说的神仙中人吧。不过也不算是,我其实和你一样,就是个读书人。神仙可算不上。”

    胡思乱想着总算把晚饭吃完,应付了事。唉声叹气之间不知为何,心思又飘到那位荀文若先生身上。转念一掐算时间,估摸着自荀文若离开时,到现在也没过去多久。再看雪中夜路难走,荀文若腿脚多有不便,可能离村子不算太远。说罢抄起院中晾晒的蓑衣,点起灯笼,踢开院门沿着官道寻去。

    沿着官道直直走了小半个时辰,大雪下的又急,刚刚踩下的脚印马上又被新雪覆盖,视野内瞧不出有人经过的痕迹,村子虽然偏僻,倒是离着州城洛阳不远。洛阳又是大周陪都四周皆有重兵巡骏,倒也不用去担心官道上有猛兽。就算有猛兽藏于山间,也早被杀气凛然的军卒杀破胆了,个个瑟瑟躲在深山中不该出现。

    荀文若面上微笑不变,接过初九递过来的蓑衣披在肩上,手提着灯笼道:“师弟客气了,我痴长不了你几岁,师弟唤我师兄便可。”

阅读普天记最新章节 请关注 八月小说网(www.8yue.org)

推荐阅读:《影后她结过十次婚》《恋恋你每分每秒》《村里有个空间男[重生]》《八零小心肝》《医刀在手(种田)》《权臣寡嫂(穿书)》《每天都想和大佬离婚[穿书]》《恋爱反面教材[快穿]

本文网址://www.8yue.org/yue/356/356770/722437.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8yue.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