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竹林几十贤

    “李兄,怎么样?”夏庄渡平静的问我。

    “什么怎么样?”我假装没有听懂。

    要是贺鬼才真愿意帮忙,或者真看上了这位夏庄渡的诗词,稍微动用一下他的江湖势力,至少在齊朝混个什么“归园田居诗人第一人”,没有多大问题。

    夏庄渡有些尴尬,连忙给我又倒了一杯茶水,全然没了之前的文雅之气,笑嘻嘻的说道:“不瞒你说,确实是她,上个月的一个夜晚…” WWw.8Yue.ORG

    “额,我正在床上读你送给我那本《庄子》,突然我的门被一位女子一脚踢开,额,就是这里。”

    什么乱七八糟的,这里面的神话人物我都听过,就是不知道和这个世界有什么关系,我下意识的也没有在意了,搞了这么半天,好像并没有什么具体的意义。

    这个女子我找了许多年了,她第一次出现,是在我16岁的一个噩梦里面,后来她就经常出现了,但是无一例外的,每次她出现,都一定会发生很坏的事情,我搞不清楚她存在的含义所在,所以一直想找到她搞清楚情况。

    但屡屡与她错过,没有正面与之相对的哪怕一次机会。

    我准备撤之前,转过身,看了看夏庄渡,叹了口气,最终还是招了他过来:

    “之前送你一本书,这次再送你一句话吧。”

    我指着他手上的书。

    “隐士是不可能有作品流传在这个世界上的。”

    说罢带我去看他损坏的竹门,虽然已经用藤条简单的修缮了一番,但确实能看到被大力撞击的痕迹。

    “我之所以知道她是女子是因为,额,她后来说了几句话,说是要带给你的。”

    “我们竹林这几十贤都知道你在找她,但我留不住她呀,她一进来就用一个十字弓对着我的脑门,我是隐士,死了都没有人发现啊。”

    这夏庄渡许是一个人呆太久,气质端起时还好,一旦原形毕露时话特别多,有好几次他都讲得我直接苏醒,我想起这个,立马打断道:“捡重要的讲,她让你跟我带什么话?”

    夏庄渡露出回忆神色:“说是什么蚩尤去找了她,要刺杀你,说你好像得罪了女娲还是神农什么的,只有伏羲能救你。”

    我们互施一礼之后,一齐坐在一巨大木头制成的一桌子旁边,盘腿枕着竹席,就这样坐着,茶水倾倒叮咚之音,晕开这周遭竹林瘴气,远远看去,两人对坐,好不仙风道骨。

    我并未说话,等他先开口。

    今天我就是专门来拜访一位退隐多年的雅士。

    在梦的西南边疆,是一座竹林,我常来这儿,这儿给我一种中国古典的感觉,潮湿幽静的林子深处,有古琴,有烈酒,有侠客隐士。

    说罢,夏庄渡越来越尽兴,拉着我要喝酒。

    我不为所动,有些不耐的站了起来,提出我今天过来真正的正事:“你昨天托梦跟我说的消息呢?”

    “她在哪里出现的?”我把放在我面前的茶杯往前推了一推,直接问道。

    虽然显然贺鬼才没诚心帮忙,但夏庄渡还是明显激动了一下:“无妨,鬼才兄虽然不通诗词,但乐理高深,我也只是问问而已,顺便交个朋友。”

    “吾辈隐士,只求逍遥人间,以才德会友,五湖四海皆是我的双眼。”

    “贺鬼才说他愿意下次去齊朝的时候,带着你那几首诗去乡学院碰碰运气。”我不置可否的说道。

    贺鬼才在时间轴上有来回移动的能力,甚至半只脚踏入了五维空间,有干涉时间的潜力。我说的齊朝就是贺鬼才干涉过的一平行梦中王朝,并且在那里的几个主要的大县和国都,开设了很多民间学堂。

    “我左眼与鲲傲游于无边魂海,右眼与鹏扶摇而上九霄云外,区区几个酸臭文字,不谈也罢。”

    夏庄渡,竹林人士,爱好琴棋,在我少年时期就出现了,此人为官十年,最高做到了益州祭酒,随后突然辞官,归园田居,回到这片竹林,诗画风流,好不潇洒,一时传为美谈。

    我见到夏庄渡的时候,他正在烧水泡茶,这是我早年教他的茶道,他发现这世界竟有如此讲究之喝水方法,立刻就学了去,并养成了每日泡茶三壶的习惯。

    “他们看了我写的诗,觉得…怎么样?”淡定而专注于茶道的缓慢动作,和他低姿态以及着急询问的语气十分矛盾,如此反常竟使得梦境都有些不稳。

阅读睡镜子最新章节 请关注 八月小说网(www.8yue.org)

推荐阅读:《我是个贼,挖坟的!》《揣着霸总孩子去种田》《草莓糖几分甜》《村里有个空间男[重生]》《都市之这个警察通阴阳》《有只海豚想撩我》《穿书女配的玛丽苏人生》《旧时堂燕

本文网址://www.8yue.org/yue/356/356855/722602.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8yue.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