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六、人不眠夜未央

    “老白,我说话你听见没听见啊,我说让你晚上别回去了,我一个人害怕!”李艺桐咬着牙,气呼呼地说道。

    “我在这儿不合适吧?”李鱼有些迟疑,“会影响你睡觉的。”

    李鱼翻身站起来,走过去一看究竟,过了一会儿,他悄悄地回来了,脸色有些发红。那个桌子上不光有啤酒饮料,方便面火腿肠,还有安全套和催情药。

    李艺桐听完之后,嘴里冷不丁蹦出一句脏话。李鱼赶紧放下酒杯说她:“哎,你干嘛,大姑娘家家的,说这样的话!下不为例啊!” WWw.8Yue.ORG

    李艺桐乖巧地点了点头,温柔地说:“老白,你还真是可怜!”

    “你?”李鱼瞅了她一眼,然后假装不屑地转过了头。

    “我怎么了,你要不要验验货,原装的啊?”李艺桐边说边用手轻抚着自己的胳膊,一个诱惑的眼神向李鱼这边飘来。

    “好了好了,熟归熟,我毕竟是个大男人,可经不起你这样露骨的调戏!”李鱼端起酒罐大喝一口,笑着将视线转向了窗户那边。夜真的深了,酒喝起来不错,他自己心里想。

    “谁说我调戏你了,我是认真的!”李艺桐伸手将李鱼的脸扳了回来,有些严肃地问:“咱们算什么关系?”

    “同桌,好朋友,还有………亲戚?”李鱼试探着说道。

    “咱俩无非就姓了同一个李字,你太爷爷和我爷爷都互不认识,咱们算哪门子亲戚?”李艺桐冲李鱼翻了个白眼,接着说道:“小时候跟你攀亲戚是说着好玩儿,感觉有意思,你不会是当真了吧?”

    李鱼笑了笑,没有回答。他可不是当真了嘛,当年在班里选她和柳飞飞的时候,李鱼内心里受了好一番煎熬,很有一种大义灭亲的感觉,那种感觉使他当时的内心十分痛苦。

    “老白,我在江州的一年里想了很多,其实有几个男生追过我来着,我统统不喜欢!”李艺桐的头微微低着,李鱼看不清她的表情:“我老爱不由自主地拿那些人和你比,比的越多,就越发现他们根本没你好!你高一那会儿天天陪着我,给我讲故事,唱歌,有时候还在操场给我弹吉他。等我转去了文科班,你还是会抽空带我玩,陪我聊天。你知道的可真多,不管我有什么烦心事,只要和你说说,好像心情都会变得好起来。我向你耍小脾气,你从来也不生气,尽想着拿些好玩的东西逗我开心。”

    “你那么聪明,我就没见过有哪个人解数学题比你解的快。我比起你笨的多了,可是你压根就不嫌我麻烦,我问你的每一道题你都会认认真讲给我听,我就算听不明白你也不生气。”

    “那个时候我不懂,以为天底下所有的人都应该对我好。那些男生们都会理所当然地喜欢我,直到现在我才明白,再也没有像你那样对我的人了。”

    “去年的时候,筒子跟我说你在大学里找了女朋友。刚听到这个消息那会儿,我的心里慌极了,想要对你发脾气,却又想不出有什么理由。我让你考虑雨瑶,其实也是瞎说呢,就是想试探试探你。我才不想让她把你抢走呢,我经常在她面前说你的坏话!”李艺桐说到这里,嘴角轻扬,“咯咯”地笑了起来。

    李鱼舔了舔嘴唇,刚要说话,却被对面伸来的一根细细的手指轻轻堵在了嘴边。

    李艺桐白皙的俏脸正对着他,轻轻地摇了摇,她扬着头将手里的啤酒一口气喝光,然后说到:“八月份的时候我就看出你不正常了,你平时那么会贫的一个人,整天苦着个脸,问你什么话也不讲。你说你要去燕京玩些日子,后来你没去,我打电话问了霍东,基本上猜个差不多。”

    “老白,人不能老和自己较劲,你又没做错什么,何必一直折磨自己呢?”李艺桐说完了,她的双手抱着膝,大睁着双眼看着李鱼。

    这?这太让人惊讶了,李鱼挠着头皮,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停顿了好一会儿,他使劲儿舔舔嘴,然后才慢慢说道:“艺桐,我真的没那么严重,你不用觉得我多么可怜,故意说些好听的话来逗我高兴。真的,我没事儿!”

    “你是不是白痴啊,我说了那么多,你觉得我像是在开玩笑吗?我是专门来的冰城,你真的看不出来为什么吗?”李艺桐挺直了身子,看得出她的脸上有些怒气。

    “嗨,怎么可能呢,咱们都认识这么多年了,呵呵,你真会开玩笑!”李鱼一边说笑一边喝干了手中的酒,他握着空易拉罐的手指尖细不可察地抖着。

    李艺桐一个翻身,双膝着地,用两手捏住了李鱼的两只耳朵。她的脸贴的很近,只有大约,十公分的距离吧,李鱼能清晰地感觉到她微翘的鼻孔里呼出的气息。

    “老白,你给我严肃点,别想装聋作哑,我还不知道你这点鬼把戏!我很认真,很认真地告诉你,我要做你的女朋友!我认识你已经四五年了,我是什么样的人你应该清楚,什么话是真心话什么话是开玩笑的,你也一定清楚!”李艺桐说的每一个字都清晰无比,李鱼像个机器人一样,不住地点着头。

    “你听清楚了吧?”李艺桐的鼻尖快顶住李鱼的鼻尖了。

    “嗯,听清楚了…”李鱼小声答道。

    “那你现在给句痛快话,喜不喜欢我?”李艺桐的声音里带着致命的诱惑,李鱼的眼睛有些模糊了,他感觉自己内心的小魔鬼快要破壳而出。

    “艺桐,你,…等等,让我想想…”李鱼有些艰难地挣脱了李艺桐的双手,他整个人像弹簧一样,从铺着名贵毯子的地上一跃而起。

    “你是不是以为我喝醉了?我才没有呢,我的酒量大着呢,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李艺桐也从地上站了起来,她身上穿着的吊带领口很低,胸前白花花一片,晃的李鱼一阵晕眩。

    “不是,我知道你的酒量比我还大,可是,我觉得,不管我现在轻易地跟你说什么,都是不对的。”李鱼好不容易稳住了心神,他开始在脑海里缓慢地组织语言。

    “你知道吗,如果这世界上有什么宝物,像高高在上的公主一样不可触碰,那么我心目中的你,就是这般。我欣赏你美丽的外表,也能懂得你内心的善良。我喜欢和你一起玩,享受听你聊那些八卦,甚至和你一起静静地走一走也很好,但是我唯独没有幻想过自己可以喜欢你。”

    “最初的时候是不懂,后来变成了不敢,再后来我干脆告诉自己不能,慢慢的,远远守护着你,已经成为了我的日常习惯。我习惯了像个娘家人那样为你思考,习惯了单纯只是为你送上祝福,希望你遇到一个真正爱你的人,能收获属于自己的幸福。我也曾悄悄地在心里为你挑选过很多人,挑来挑去却一个放心的没有,可是就算那样,我也从来没敢想过自己!”

    “艺桐,作为男人,也许我刚刚只要点点头,我就能轻而易举地得到你。可是,我不能那么做,你是我在这个世上最不能伤害的人!”李鱼的声音很低沉,他现在明明白白地认识自己了,他是个死犟种,死脑筋,死傻缺,死偏执狂!

    “傻瓜,你既然不放心把我交给别人,为什么不能是你自己?”李艺桐的眼眶里涌出了泪花。

    “曾经我害怕自己多想,害怕那样会玷污了我们纯洁的友谊,我一直很知足的,守着那些过往的小美好我就够了!”李鱼的眼睛里也起了雾,他也在拼命地压抑着自己的情绪:“后来,我把心交给别人了,我把那些发自肺腑的誓言,把那些永生不变的承诺,都说给了别人听。我不知道,我所付出的感情走到这一步算不算悲剧,可是在没有彻底了结之前,我不能说谎话来骗你!”

    “你还是爱着她吗?”李艺桐的泪水顺着脸颊慢慢滑下。

    李鱼没有回答,他想上前帮着眼前的女孩擦擦眼泪,内心挣扎了一番,身子终究还是没动弹。

    “那如果她背叛了你呢?你还会缠着她吗?”李艺桐使劲吸了一下鼻子问道。

    李鱼摇了摇头,扬起眉毛反问道:“我有那么贱吗?”

    “切…”李艺桐正抹着眼泪,突然又笑出了声:“这才像你嘛!”

    李鱼心虚地点了点头。

    “老白,你们正式分手之后,咱俩就能光明正大地好了吧?我告诉你啊,大美女在前,你可别不识好歹!”李艺桐恢复了几分往日的神采。

    “这?我怎么回答你啊?”李鱼为难地摇摇头。

    “我给你时间好好想想,想好了再回答我。回答的好呢,就躺在这里,不回答呢,就赶你去阳台!”李艺桐说话的中间慢慢躺在了床上,她先是用手指了指自己身边的枕头,接着又指了指窗户旁边的大阳台。

    说完这些话之后,李艺桐突然伸手“啪”地一声关掉了房间里面的灯,屋子里瞬间一片漆黑。李鱼无奈地摇了摇头,缓步走到了阳台上。

    落地窗户的视野很好,李鱼现在所在的楼层是二十七搂,极目远眺,车流稀少的宽阔马路,在黑暗中仿佛一条条不断向天边延伸的金色长龙。

    耳边不时传来李艺桐假模假样的咳嗽声,李鱼咧开嘴笑了笑,下一时刻他好像下定了决定,转过身一掀窗帘,快步向女孩的床边走过去…

    “我有什么可怜的,说来说去啊,我根本不知道那边发生了什么事,这事才真正让人憋屈!”李鱼僵着脖子,他不喜欢被别人可怜,这也是他之前一直憋着不向他人说起的原因。

    “我知道,我知道…”李艺桐安慰般地摸了摸李鱼的脸,李鱼正沉浸在自怜自苦的情绪当中,丝毫没有觉察。

    “所以我就说嘛,找对象找那些外地人,一点都不靠谱。说玩失踪就玩失踪,你想找见个人都没办法找!”李艺桐冷哼一声,大声说道。

    李鱼没有回答他,只是在旁边喝着闷酒。

    “老白,你别难过,干脆就当是你自己甩了她,我李大美女来做你女朋友!”李艺桐呵呵笑着,歪着头看着李鱼。

    “啊?”正专注看着电视的李鱼被吓了一大跳,他这才发现李艺桐已经坐在了自己的左手边。她身上只穿了一件珠光白色带着蕾丝的吊带睡裙,身上的曲线若隐若现。大概是刚敷完面膜的原因吧,微黄的射灯底下,她的那张小脸异样的白,长而黑的睫毛上挂着一些小水珠。李鱼的目光向下看去,她的两只手里还各拿着一罐啤酒。

    李鱼不安地往后靠了靠:“你,这么晚了喝什么酒啊,不早了,我得回去了。”他抬手看了看表,指针已经指到了晚上十点四十,再不回去就真的进不去寝室了。

    他把电视台换到了科教频道,赵老师正用深沉的语调讲述着一个末路狮王的故事。在所有的纪录片当中,李鱼最喜欢和狮子有关的,很快他就沉浸在故事之中了。

    李鱼走到电视机正前方两米的地方,地毯很干净,他没搬凳子,就直接坐在了地上,这样不会堵到后面床上的李艺桐看电视节目时的视线。换了一圈电视台,也没有个能看的节目,李鱼回头说道:“找了半天没找见个能看的人,我看动物了啊!”

    李鱼听了这话,苦笑着摇摇头,这还真是李艺桐一贯的风格。反正已经跟老赵他们吐露过一回了,李鱼也无所谓,他缓缓地喝着啤酒,把自己的悲惨经历重新讲述了一遍。

    李鱼认为,祥林嫂能把她的故事一遍遍讲给别人听,而且是那么悲伤地讲给人听,一定是因为她自己痛到了极点,最起码比李鱼要更痛。因为当李鱼这一次再向李艺桐讲起他这些日子以来艰辛曲折的心路历程的时候,他感觉自己似乎好多了,像是一个旁观者在讲述别人的故事。

    尽管还是万分的憋屈难过,尽管还有许许多多的疑问和不解,但是他已经没有当初那种心丧若死的感觉了。原来人真的,能比自己想象的坚强很多。

    天呐,李鱼的内心在流血,都怪自己没见识,原来这些东西宾馆里都有。自己当初要不是傻乎乎地去买避孕套浪费了不少时间,估计早就和江潇雅找到宾馆那啥了,说不定就逃过老赵打来的电话了。

    李鱼回到原来的位置,席地而坐,扭头故作大方地说道:“是啊,没想到这个宾馆里卖的东西还真的挺全。”说完他尴尬地笑笑,和李艺桐手中的啤酒碰了碰。

    “你哪来的啤酒啊?”李鱼接过一罐之后,好奇地问道。

    “那儿,啥都有!”李艺桐嘴角一笑,指了指窗户那边的桌子。

    “老白,和我说说你们的事情吧,我想知道。”李艺桐语气深沉地说道,不过下一句她就换回了原来的风格:“你也知道我这人八卦,你不跟我说清楚,我实在是实在是睡不着觉。”

    不知道过了多久,李艺桐已经敷完了面膜。她悄悄换了一身清凉的睡衣,光着脚走到李鱼的身侧也靠着床边坐了下来。

    “老白,今天晚上别走了好吗?我一个人在夜里很害怕!”李艺桐的声音不大。

    “没事儿,你就陪着我唠唠嗑吧!”李艺桐说着,随手打开了两罐啤酒。

阅读逆流的鱼儿最新章节 请关注 八月小说网(www.8yue.org)

推荐阅读:《夫君你可不能死!》《我死对头终于破产了》《我男友超会飙车》《LOL之运气好就是无敌》《我有一个宝物聊天群》《我在霸总文里搞玄学》《二哥的作死日记》《七零军嫂的渔味生活

本文网址://www.8yue.org/yue/367/367545/744015.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8yue.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