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 我是谁

    于是,鲍思集无奈只能带着猿猴来到了牛头山。

    “房子,拆了?”徐添想要确认一下。

    回到家中,棚子果然是倒塌了,徐添忽然间有一种无家可归的感觉。

    我是谁,我为什么而活着?

    苏米死了,公孙明月死了,纪念差点也死了。

    徐添觉得,生活,不应该是这样的!

    “我为什么而活?以后的日子,我要做些什么?我生命的意义到底是什么?” WWw.8Yue.ORG

    徐添觉得这些问题对他而言非常非常的重要,如果还是像无头苍蝇一般随波逐流。今天听雪需要,自己过去帮忙。明天老许需要,自己过去帮忙。后天邱优优需要,自己过去帮忙……

    这样的日子,没有自我,没有任何意义。

    帮忙,最多也就是给他人带来了附加值。

    “我徐添要做的,是引领!是让我身边的人因我而自荣,因我而解惑,因我而爱自己爱他人,因我而所见生命的真谛!”

    就是如此!

    正是因为没有做到,自己枉受公孙明月一声‘老师’,还令其因这一声‘老师’而死!

    就是如此!

    正是因为没有做到,自己枉受纪念一声‘公子’,让她日夜为自己奔波,可曾让她为自己的身世有过半点精进?

    就是如此!

    自己活着糊涂,活着愚蠢,活着傻逼!

    才让跟着自己的人,活着糊涂,活着愚蠢!

    “明月,我对不起你!”

    “纪念,我对不起你!”

    纪念于自己的无悔信任甚至不惜性命信任的恩情,徐添觉得还有机会弥补!

    而明月呢?人死不能复生!

    徐添思绪混乱,各种遐思,想要找到源头!

    房子倒塌了,还能再建。因为它的地基在,这边是它的本质它的方向和它存在的意义。地基不倒,其上才有屋舍,屋舍之内才有家!

    而自己呢?地基都没有,便想搭着棚子就是家,于乱世之中风雨飘摇,误己误人!

    徐添,走了!

    独自一人带着公孙明月的尸体走了。他依旧没有想起来自己生命的意义,自己的地基是什么?自己为什么而活?自己日后要做什么?

    但是,徐添觉得自己已经在路上,他要送公孙明月回家!

    牛头山古山门的事件远远没有结束。

    八大家族的其他几位家主全部去往了牛头山,这一次,他们并不是去打打杀杀,而是商谈。希望有机会可以进入古山门研究学习。

    这些家主自知想要和第四境界的慕容隆打,够呛!而且慕容隆还有一座护山阵法!于是,只能看似和和气气的商讨。

    最终,这几大家族的家主达成协议,成为同盟会。

    慕容隆自然而然的成为了同盟会盟主。而这几大家族加入同盟会之后,可以推选一位年轻的修行者进入山门修行。

    这些老家伙一个个非常精明,都想把这个名额落在自己身上。但是慕容隆岂能不知他们的想法?若是让这些老头进入山门修行,冒出来两三个第四境界强者,自己的这盟主之位还能坐得稳?这个山门还守得住?

    而且,作为同盟会,一旦慕容家有难,诸位家主必须携带族中至宝前来支援!

    由此,慕容隆也不会惧怕黑牛兽族有更为强大的存在来抢山!

    如此,古山门的事件这才暂时看似平息了下来!

    “喂,徐添吗,我是听雪。”

    “听雪,怎么了?”

    “你……怎么不告而别了?”

    “有一些很重要的问题,我没有想明白,我想走出去想想。”

    “徐添,你……来我山里修行吧。这里元气浓郁,修行效果极佳,胜过炼化元石百倍不止。而且,吸收浓郁元气修行,修为更加精纯。你对我们慕容家有恩,你来了便是贵客。我爷爷定然会非常看重你的。而且,山门里面还有诸多未打开的秘密,等你来了,我爷爷会带着我还有你一同摸索,这样对于修行的增进更加妙处无穷,日后即便天地元气复苏了,我们也是上游的强者,抢占了先机。随……”

    “听雪,谢谢你的好意。”

    徐添打断了听雪,知道她现在很想很想在修行上面帮助自己,他继续开口:“听雪,我其实在想一个问题,我是谁?”

    “你是徐添啊。”

    “徐添只是一个名字罢了,我是谁,为什么而活着?活着的意义是什么?我要做什么?”

    慕容听雪沉默了许久之后,才道:“徐添,是不是我哪里做的不好,或者我慕容家哪里做的不好,你才离开了?”

    “不是,听雪,你别多想。等我明悟了我要的答案,我便会回来找你。”

    徐添知道听雪不明白自己表达的意思,同样的话说给纪念听,纪念也不会明白。这些事情,只能自己明白。

    能解决自身问题的,只能是自己!

    关于修行的名额,徐添让给了鲍思集。想来问题不大,慕容听雪定然会给鲍思集不错的待遇。

    徐添停了下来,看到身边的环卫工人正在扫落叶。

    每一个人都应该有他活着的意义才是。就像这位环卫工人,她为了活着,出来扫落叶,活着,家人团聚便是她的意义吧!

    于自己而言,活着,是太过简单的事情,并不是自己的意义所在。

    于鲍思集而言,他喜欢创业于是有了自己的公司,他喜欢撩骚于是有一堆风花雪月的故事。他喜欢修行,便进入了慕容家。这便是他生活的意义吧,是独立于他自身的。

    修行,徐添觉得是自然而然的事情,就像吃饭睡觉。并不是活着的意义所在。

    如果说鲍思集修行,是为了可以像异人一样拉风,杀鱼怪,成为民众的英雄,享受民众的膜拜。那么自己呢?修行为何?

    不是为了他人,这会丢失自己!于自己而言,为何修行?为了强大?为何强大?为了强大之后解开身世?身世对自己而言重要吗?

    徐添觉得活到现在,身世如何,也就那么一回事而已,早已经习惯了孤儿这个身份!

    “公子,你不在我身边已经6天7个小时35分钟。本来说好不会打扰你所谓的找答案,但是我实在忍不住了。我只想告诉你,我想你了。”

    徐添看着纪念发给自己的威信,露出来笑意,这是一种很简单却是很纯真很美的思念和幸福。

    如果自己随波逐流,如果纪念一直跟着自己颠沛流离,便不会有此刻人生不一样的体会。而此时此刻,自己还没有找到活着的意义,却是悄然不同。

    也许,不明白,就一个人上路就是正确的开始。

    想到这里,徐添给纪念回复:“纪念,你来人世间千年。经历了多少朝代变化,但是你依然懵懂无知。因为你一直只做一件事情——找我。”

    “在一个时代或者朝代找不到我,当即深眠,让自己活的足够久,可以下一次觉醒。”

    “如果,找到我就是你生命的意义。你已经完成了它!”

    “接下来,就算你不明白自己的身世。请你走出去,去看看外面的世界,去接触一下山水人情,去树立你独有的判断和思想。”

    “如果,你一直跟着我,我怕你会没有了自我。”

    “等你有了你,我有了我,我们再次相遇,便是另外一种美好!”

    纪念反反复复读着这段话,沉默不语,居然笑着掉下来了眼泪而不自知。

    “纪念,你哭什么,是不是徐添这个坏蛋欺负你不回来了?”鲍思集问。

    纪念起身,收起了手机,猛吸一口气,然后伸手笑道:“鲍思集,借我钱。”

    “你要钱干嘛?”鲍思集不解。

    “我要去旅游,看看我们大中华的山山水水风土人情。”

    “我曹,你们一个个是不是疯了?你们这是玩哪样啊?现在网络流行玩这个啦?疯疯癫癫自由行?”

    如果说慕容听雪遇到危难,是因为古山门的开启。而苏米,公孙明月则是因为自己而死。

    回想自己一路走来,到底为了什么?要做什么?

    毕业以后,因为等待听雪,便一直呆在老家。后来得知听雪在深川市便来了深川市。随后,知道听雪有难,便一边修行一边替她排忧解难。

    这一切,徐添不曾半点后悔过。

    但是经历过生死,别人也为他经历国生死后。

    猿猴的事情,其实也简单。

    忽有一日,猿猴睁开了眼睛,便要寻找纪念。鲍思集懒得理会,谁知道这个猴子了不得,三两下就把房子给拆了,力气大的吓人,还能变大变小。

    “徐添,你的右手怎么了?”

    第六十六章我是谁

    徐添的心里有些难受,甚至替公孙明月不值。自己和她哪里来的交情,值得她为自己而死吗?

    在徐添心里,答案是不值得!

    在徐添的内心深处,忽然涌起来一个问题——我是谁?

    徐添开口:“纪念,我想一个人静静。”

    “恩。”纪念带着猴子还有鲍思集离开。

    回到山上,徐添得知了公孙明月因为救自己而死的事实。那一瞬间,徐添觉得脑袋顿时嗡嗡作响,黑压压一片,整个人险些站立不稳。

    徐添并没有在牛头山逗留,甚至都没有和慕容听雪告别便离开了牛头山。

    倒塌的房屋前便只有徐添和公孙明月。

    鲍思集看着徐添居然断臂,大惊失色。徐添断臂,鲍思集却是觉得心里忽然间痛了一下。

    “没事,还是说说猴子的事情。”徐添开口。

    “拆了。”鲍思集露出不好意思的笑意。

阅读地球要拆迁了最新章节 请关注 八月小说网(www.8yue.org)

推荐阅读:《我的师父是一眉道人》《反派变成白月光[快穿]》《穿成豪门老男人的前夫》《因为没钱而女装[综]》《精灵时代:数据大师》《炮灰也想活(穿书)》《反派霸总他穿书了》《傅先生今天也很善良

本文网址://www.8yue.org/yue/367/367607/744169.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8yue.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