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章 洛城分店

    “算个啥本事?现在最稀松平常的就数大学生了,可以说遍地都是,比老黄牛身上的虱子都多。”林冰冰洗碗的时候,总是微微皱着眉头,好像很用力气一样。这一次,她的眉头却舒展开了。

    一个大学生过来买饭,李承露忙给他盛好了饭菜,递出去。回过头来给她说话,已经见不到林冰冰了。再隔着玻璃幕布往吃饭的大厅里看,林冰冰的身影像一只快乐的小鸟,一边收集着吃完饭的碗筷,一边蹦蹦跳跳地来到一个桌子边,在那里停了下来。他仔细一看,那里坐着种天津和一个他不认识的人。

    “承露!承露!”甘棠温柔地看着她,说道:“你在想什么呢?”她来这个窗口买饭,也是为了尝尝李承露新磨的豆腐,主要还是为了他。人都站在窗口了,他却视而不见,一双眼睛茫然地看着餐厅。

    “还可以吧,算是试营业,每天的产品有限,主要是摸索着把手艺精进一些。”种天津看到林冰冰的手在种天津的肩膀上拍了拍,开始准备回来了。

    “承露,你这手艺,应该把规模搞起来。要不让我一个人享受这么好的产品,有些浪费了。”老板刚在后面厨房做了一碗豆腐汤端出来。李承露赶忙过来接住,小心翼翼地递给了甘棠。甘棠朝他会心一笑,端着豆腐汤向种天津的方向走去。

    此时的李承露没有来买黄豆,他上次买的五十斤还没有用完。他正穿了自己最体面的一身衣服,坐在菜市场管理人员的办公室里,身旁放着一盒包装精美的普洱茶,一脸恭敬地看着对面的女人笑道:“姐,你倒是说句话呀!” WWw.8Yue.ORG

    “说啥?我知道你的豆腐坊有正规手续,也符合进入菜市场的条件,只是菜市场现在没有摊位,我也没有办法呀!”她把两只手摊开,鼻梁上的眼镜仿佛也在说——我也没办法呀。李承露已经是第二次来了,他的豆腐坊要开张,而城市里不允许蹬着三轮车叫卖,唯一的出路是菜市场。但这个菜市场现在没有摊位了,而别的菜市场离这里又比较远。

    “这样吧,你再等等。等我们有了空闲的位置,一定先给你留着。”女人白净的额头,已经起了丝丝的皱纹。上一次李承露风风火火地来找她,她根本不怎么搭理他。这一次,李承露拿了礼品来,洛城人有句老话:抬手不打笑脸人。况且人家带了礼物,张口闭口地叫“姐”,让她中年女人的心中找到了不小的亲近感和些许的安慰,有了一种年轻好些岁的感觉。

    “那好吧,以后还要给姐添麻烦!”李承露的心中有失落,可不能表现出来。面前的女人虽然不算什么当官儿的,可她可以左右这么大一个菜市场,可以决定谁的摊位放在哪儿。即使你掏得起租金,只要她不高兴,也是白搭。

    他一脸讨好地笑着倒退出了她的办公室。门内的电话“叮铃铃”响起来,李承露多了个心眼儿,也是出于对未知事物的好奇。他站在门外,并没有走开。

    “喂——是李队长呀!”屋内女人的腔调和刚才有了很大的不同,热烈中透着一股谄媚,“你想我了?我不信,我一个中年女人,怎么比得了那些小狐狸精?”她的声调中似乎还有一种不服气,一种醋味儿,但归结起来,是一种赤裸裸的勾引。

    不知道那边说了什么,女人“咯咯”地笑了起来,一只手在桌子上“蹦蹦蹦”地敲出一组有规律的声响。过了一会儿,女人笑着说道:“你们这些臭男人呀,没有一个好东西!”声音嗲得就和那些港台的女明星一样,“好了好了,人家都知道啦。是是是!一切听您李队长安排,好好好!”

    听到她站起来移动椅子的声音,李承露赶忙轻轻地离开了。但是他还不甘心,只是在附近转转看看。办公室门外的一片区域主要是卖青菜的,一辆大车装了黄橙橙的土豆,正在卸车。一个中年男人正和一个年轻女人谈价钱。“老板,这可是正宗的本地土豆,你看看这皮,你看看这心儿,黄皮黄心儿。沙甜脆面!”

    年轻女人皱着眉头,撇着嘴说道:“我以为成了金子哩,不还是土豆嘛!最近市场上的土豆多,都说是本地的,其实都是大棚菜,差不了多远!”

    “哎——”一个声音从李承露的身后传来,他知道那是谁的声音。年轻女人一脸的兴奋,抛下和他讲价钱的中年男人,迎着李承露身后的女人,甜甜地叫了一句:“姨!”

    “不是叫你的,你忙你的。”李承露已经侧过身子,听到他刚才叫姐,现在被人叫姨的女人说道。

    年轻女人悻悻地转过身去。

    李承露快步走过来,站在女人的面前,笑着问道:“姐,你叫我!”

    女人堵在门口,个子应该和李承露差不多高,但她站在台阶上,李承露站在台阶下,两个人的差距好像有一个脑袋的距离。女人似乎很享受这种居高临下的感觉。她笑着说道:“算你运气好,刚才一个领导打来电话说,他三姨家二姑爷的表舅,总之是个亲戚吧。年纪大了,他的那个摊位以后不用保留了,就归你了。”女人絮絮叨叨地给李承露说了一通,又给他指明了摊位的具体位置。

    李承露的豆腐坊算是在洛城开张营业了,这次他不用蹬着三轮车走村窜巷,人也有了一种稳稳的归属感。

    老板又去后面厨房忙去了。林冰冰抱着一大摞的碗筷和餐盘走进来,把怀中的东西放进一个大大的洗碗盆中,人坐下来的时候。李承露看见了她脸上的笑容。

    “天津在那边吃饭呢?”李承露问道。

    林冰冰迷迷糊糊地抬起头,显然她正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没有听清楚李承露的话。她说道:“外面的碗都收完了。”

    李承露点了点头,等她低下头后,他强憋住一脸的笑意,没有笑出声音来。

    莫愁自从和李承露发生了那事儿之后,心里第一次有了强烈的思念。一刻见不到他,她的心中就空落落的,像是缺少了心肝肺一样。早上早早地起床,匆忙地收拾一下,她来到菜市场里卖黄豆的几个摊位旁转悠。实在无聊的时候,她也到一个卖豆腐的摊位前看看。出于好奇,她买了一块豆腐,提在手中,好像牵住了李承露的手,心里有种暖暖的感觉。捏出一块豆腐,她突然有了担心,这个卖豆腐的会不会抢了李承露的生意?她马上又笑自己操心太多,洛城有七百多万人口,只李承露一个磨豆腐的,岂不把他累坏?等到把手中捏住的一小块豆腐塞进嘴里,她完全放心了。她虽然没有吃过李承露磨的豆腐,但她确信李承露的水平要远高于此。从他眉宇间的勃勃英气,从他如火般的两颗眼睛,还有他压在她身上那股子狂野中,她完全有理由认为,李承露是一个追求上进、志向远大的青年。而现在菜市场卖豆腐的青年纯粹是混日子,根本没法儿和李承露相提并论。

    “我说你能把一粒粒的黄豆,做成新鲜美味的豆腐,真是个人才!”林冰冰重复了自己的话,又带有些解释。

    李承露笑了笑,说道:“那不算什么,你们能考上大学,才是真本事哩!”

    男人最大的悲哀,就是心里同时装下了两个女人!李承露在总结每一次的战斗后,都把问题归结到自己身上,这是他得出的自己最满意的答案。

    李承露陷入了苦恼之中。一边是自己青梅竹马的甘棠,人长得漂亮,洛城大学的大学生,和多年来对自己的爱情;一边是莫愁,一个调皮可爱胆大心细的姑娘,尽管不知道她具体是干什么的,但是她把身体交给了他,而且也把他的魂儿勾走了。在冷静下来的时候,他觉得自己对不起甘棠,莫愁的倩影又不时出来打岔。双方以李承露的脑袋为战场,时不时来一场你死我活的战斗,往往到了最后,双方都损失惨重,可没有分出输赢。至于李承露的大脑,因为做了战场的缘故,自然备受折磨,痛楚不堪。

    “是我把你绕迷了吧?说实话,他俩挺般配的。”甘棠说道。

    是呀,他俩一看都是穷人,都是大学生,年龄还相仿。不过,种天津外表有校草的模样,而林冰冰就很普通了。

    “承露,豆腐坊最近运行得不错嘛!”甘棠说道。

    发觉甘棠叫自己,李承露忙点头道:“你看那边!”他把手指指向林冰冰和种天津。

    “嘻嘻!你为天津高兴,还是为冰冰高兴!”甘棠莫名其妙地问道。

    种天津心里想着甘棠,李承露早有察觉。后来来了林冰冰,他和林冰冰走得近了些。现在看他们两个人的眉眼,李承露可以断定,他俩应该也像他和莫愁一样,发生了不可告人的事情。

    他自嘲似的点了点头,在心里感叹道:男人呀!算是个什么东西呢?转念一想,不对呀,这种事情再怎么说,都是两个人的事情,女人即使有时候被动(当然莫愁是主动的,他的意思是林冰冰),也有一种藏在心底的主动。终究是男人和女人的事情。他心中的感慨马上变成了——人呀,算是个什么东西呢?

    李承露不知道她什么意思,眨着眼睛看了看她,说道:“你说我该为谁高兴?我都挺高兴的呀。”

    “承露哥,你真是个人才!”林冰冰的脸上挂着羡慕的笑容,话说得诚诚恳恳,让人心里舒服。李承露觉得她好,却不是因为她话说得好,人谦虚,而是因为她打断了他纷乱的思绪,把他从一个不可知的很快就要溺亡的世界里,拯救了出来。

    “你说什么,冰冰?”李承露有些歉疚,他没有听清楚她说了什么,也没法回答她。

    种天津显得有几分扭捏,林冰冰却大大方方,怀里抱着收来的碗筷,满脸堆笑地和他说着什么,同桌的男学生脸上挂着揶揄的笑容。

阅读北邙山下最新章节 请关注 八月小说网(www.8yue.org)

推荐阅读:《穿成男主的炮灰前任[穿书]》《NBA之暴走后卫》《谁敢崩坏[快穿]》《无限影视之小号狂魔》《被毁灭神爱上的男人》《颤抖吧,魔王哥》《假结婚,真恋爱》《总裁爹地惹不起

本文网址://www.8yue.org/yue/367/367646/744231.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8yue.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