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闹鬼

    徐阳带着出马仙,开车就回到了自己那栋别墅。汽车还没开到自家的门口,出马仙就喊:“停,停,这是你家?”说着就指着徐阳的房子问。徐阳点了点头,那出马仙看他给了肯定的答复,马上苦着脸说:“对不起了许老板,这事,我们仙家不让管,你还是另请高明吧。不过我可以忠告你,如果你不想让你的儿子儿媳变成植物人,最好是在一个月内,记住,是三十天!找到他俩的这条阳魂,否则。。。唉!”说完,出马仙也没要他招魂的钱,推开车门就走了。徐阳被出马仙先是搞的很迷糊,为什么就不管了?后来听他说自己儿子儿媳可能变成植物人,徐阳彻底的害怕了。他也知道,这些事都着落在了这所房子上。他不敢再在这里住了。打电话叫人又开来一辆商务车,把家里的四个老人都接上,暂时搬家吧。

    就在徐阳进屋去接老人的时候,他看到,四位老人不知道被谁整齐的摆在客厅的中央,看看几位老人的情况,还好,他们只是睡着了,睡的很香。可他们怎么会睡在客厅的地上?还那么整齐的躺在那里?徐阳上前叫醒四位老人,四位醒了之后,都疑惑的问,他们在房间睡的好好得,怎么跑到大厅来了?徐阳一听,坏了,这肯定是那晚的那个东西干的!看来这个家是必须要搬了。他顾不上许多,让四位老人马上穿上衣服到门口的车里等着,自己去拿些文件就出来。

    车又开了几分钟,我们一行四人就到了徐阳的那栋别墅门口,下车围着别墅转悠了一圈,没发现什么特别的地方。打开天眼,看到的景象很是诡异,就见这房子里面阴气冲天,可在房子的外面,却隐隐的有一层金,虽然金光很薄弱,但是还是能看出来,这金光完全把阴气压制在了房子之中。怪不得,那天徐阳出来屋子,里面那个鬼影就没追出来。又围着屋子仔细的找了一遍,终于在一块瓦片下的墙上我发现了什么,原来是这个!

    两人刚躺在床上的时候,那个声音就停了。就在两人迷迷糊糊将要睡着的时候,突然就听到有人在唱:“一见,公主盗令箭,不由得本宫喜心间,站立宫门叫小番。”不得不说,这句唱腔婉转动听,高腔清澈嘹亮,就连许少业这个外行都能听出这一段的精彩。两个人被这声音惊得困意全无,他们可以肯定,这个声音不是从外面传进来的,也不是什么邻居家人唱的,这声音,就是从他家的大厅飘进来的!许少业的妻子哆嗦成了一团,缩在他的怀里,许少业安慰的拍了拍妻子的后背,打开床头的台灯,从床头柜里拿出一把卡簧刀,弹出刀刃向着房门走去。他把手搭在门锁上面,手心的汗挂满了门锁的把手,稳了稳心神,他轻轻的拧动把手把房门慢慢的开了一条缝隙向外观察这。大厅中什么都没有,就连刚刚唱戏的声音都消失的无影无踪。许少业松了口气,大开房门,小心的走了出来。站在房门口观察了一下大厅,还是什么都没有,他伸手想去按亮大厅的吊灯,就在他手刚刚触碰到开关的时候,突然那个消失的声音又响了起来:“包龙图打坐在开封府,尊一声驸马爷细听端的。 曾记得端午日朝贺天子, 我与你在朝房曾把话提, 说起了招赘事你神色不定, 我料你在原郡定有前妻。 到如今他母子前来寻你, 为什么不相认反把她欺? 我劝你认香莲是正理, 祸到了临头悔不及。 驸马不必巧言讲, 现有凭据在公堂, 人来看过了香莲状, 驸马爷近前看端详: 上写着秦香莲她三十二岁,状告当朝驸马郎, 欺君王,藐皇上, 悔婚男儿招东床, 杀妻灭子良心丧, 逼死韩琪在庙堂。 将状纸押至在了爷的大堂上, 咬定了牙关你为哪桩?”这一段听得真切,就是在大厅中响起的。许少业哆哆嗦嗦的缩回手握紧了手里的卡簧刀,向着大厅看去,这一看吓的他三魂散了两魂,七魄丢了六条。就见大厅中央,一个人影穿着戏台上的戏服,脸上画着一张大花脸,在哪里甩着袖子来回的走,哦不,是飘着,大厅中任何的家具装饰都不能阻挡它的路线,当那个身影看到许少业的时候,收了水袖,怒目向着许少业哼了一声,随后一脸狰狞的冲着许少业“哇呀呀呀呀”的一通大叫口里喊了一声:“驸马爷!”向着许少业飘了过来,这一下,吓的许少业当即就晕了过去。许少业的妻子也听到了刚才的声音,只是自己老公堵在门口,她看不到外面的情况,当许少业晕倒之后,她看到一个黑乎乎的身影,脸上画着油彩向她飘来,吓的尖叫一声跟着也晕了过去。睡在许少业隔壁的徐阳,听到自己儿子和儿媳的尖叫,马上出门查看。他只看到一条影子一闪,进了儿子的卧室消失不见了,自己儿子和儿媳都晕倒在地。他马上跑过去,想叫醒自己的儿子儿媳,可任他用尽把法也没能把儿子儿媳叫醒。他暗道一声坏了,马上就打120把两人送到了医院。在医院救治三天,也不见儿子儿媳苏醒。最后联想到那晚自己出门看到的那个黑影,他觉得,这时非一些旁门手段不能解决了。

    当下就托关系找到了一位出马仙,让他帮着自己救醒自己的儿子儿媳。出马仙到了医院,看了一下两人的状况对徐阳说:“您儿子儿媳,都是受到惊吓,吓走了魂。不过没关系,叫叫魂他们就能醒了。”当下就告诉徐阳去买来了黄纸六刀,儿子媳妇每人三刀。黄棉布每人三尺三,再要一瓶黄桃罐头。徐阳马上让人置办齐了出马仙需要的东西。当天夜里九点之后,出马仙来到了病房,告诉徐阳,拿三刀纸,在儿子媳妇身上左转三圈右转三圈,没转一圈都要喊一声,他们的名字,转完之后到门外,找个十字路口将纸烧掉。然后拿出黄布,在火堆上抖一抖,站在十字路口举着黄布大喊他们的名字三声,然后裹住黄布就回来。徐阳和自己媳妇照着出马仙说的做完,刚回到病房,出马仙就让他们打开了黄布,随后出马仙闭上眼睛,嘴巴微微的颤动着,过了一会儿,出马仙睁开眼说:“好了,您儿子儿媳的魂魄回来了,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他们都少了一跳阳魂。这条魂回不来,他们就一天不能清醒。如果拖得时间长了,我怕就算找到了这条魂,他们也醒不过来了。”顿了顿,出马仙接着说:“你知道他们是在什么地方出的事嘛?”徐阳马上说:“知道,知道,就在我家。仙家是不是要跟我去看看?”出马仙点了点头:“嗯,是的,我们去你家看看,你儿子儿媳的魂如果不在你家,那就是被人拒住了,如果真是这样,事情就棘手了。” WWw.8Yue.ORG

    徐阳也算是鹤城一个较有实力的人了,资产虽然不及赵百万,但也算是一个千万的富翁了。住惯现代话的高楼大厦,早就觉得腻味了。一次,跟着赵百万来江边考察,看到了这么一片别墅区,当时他就上了心。多方打听之后,还真让他买到了一处别墅。而且价格低到了离谱。当时他也是被兴奋冲昏了头脑,根本也没去想,这样的股东建筑,每年还能拿到政府的津贴,为什么这家人要以一个极低的价格出售。他只当是他们急着用钱,也不疑有他。高高兴兴的把房子改成了自己的名字,并且装修了一下就搬了进去。

    徐阳家住在江边附近,那里有一片前苏联盖的小别墅区,现在那里的房子都贵的离谱,能在那里居住的人,不是原住民,那就是鹤城有钱的人。这里靠近江边,绿化做的也非常到位,在这个污染很严重的小镇,也就差不多只有它算是一片纯净的所在。而且这片别墅区,被当做了文化遗产而被保护了起来,每年政府都会给住户一笔房屋的维修费用,来保证这种被当作了城市历史文化的象征。其实这个小镇,从开始建城到现在,还不到百年的时间,曾经这里只是一个小小的村落,后来苏联人来了,在这里建了几个工厂,这里菜初步有了些许活力。再后来,日本鬼子来了,这里成了一片地狱,731在这里驻扎过,关东军在这里烧杀过。直到新中国成立,国家才在这里建造了新中国第一个重型机械厂。当初开始组建机械厂的时候,国家从全国各地征调了一大批人来这里援建,可以说,现在的红岸,没有几个真正的原住民,往上导三辈,差不多都是外来人。就这样,当初苏联人留下的别墅,就像筒子楼一样,分发给了外来人居住。知道后来土地制度改革,这些别墅才又回复了它本来的功用。

    后来经过多方打听,找来几位出马仙来帮助自己,可这几位只要一看到那个房子就摇头说仙家不让管,最后竟然没有一人愿意帮他。直到一次跟赵百万说起家中发生的事情,赵百万向他推荐了我。

    听他说完了事情的大概,我也觉得很疑惑,按说,出马仙的能力我还是知道的。任何一位能够出马顶香,都不是善茬子,能让他们从心里惧怕的东西,除了龙气和真正的天神了。在根据徐阳所说的事情来看,这房子中,不肯能有龙气,更不可能有天神,那到底是什么东西,能让出马仙都畏惧呢?皱着眉头思索了一会,还是想不出到底是什么。既然想不出来,不如就去现场看看吧,兴许能发现点什么呢。

    开始住的头几个月,家里还是平平安安的,可谁知道,今年除夕刚过,家里就发生了让他不理解,更害怕的事情。

    大年初一的凌晨,徐阳一家子八口人,刚刚吃完守岁饺子,四位老人都年事已高,就都回到各自的房间睡觉,徐阳和夫人,岁数也过半百,让他们熬一夜也是承受不起,跟自己的儿子儿媳交代了一下也回房睡觉去了。这时候大厅里就剩下儿子儿媳看着春晚最后的节目。就在电视上唱起京剧的时候,两个人似乎听到有人在他们身后也跟着电视上的唱腔哼唱着。开始两个人以为是自己听错了,可到后来,电视上的京剧已经结束了,他俩耳边还是能听到有人在唱这京剧。许少业,徐阳的儿子,站起身走到大厅外那个观景的阳台里向外张望,想看看是谁在外面唱京剧。可寻找了半天,许少业也没看到有人在外面,而且这大除夕的,吃完了饺子,谁不在家打个麻将或者睡觉啊,谁有那个闲心在到外面去唱京剧呢。也许是邻居家的谁吧,不管了,唱一会,也就停了。许少业推开阳台门返回的屋子,可奇怪的是,他在阳台听到的声音,怎么没有屋子里的声音清晰?听这声音的大小和清晰程度,好像唱京剧之人就在这栋房子中一样。许少业上楼来到爷爷奶奶的房门前,屋子里一片寂静,两位老人想是睡着了。扭过头看了一眼姥姥姥爷的房间,他知道,他姥爷不喜欢京剧,从来不会听,怎么可能哼唱呢?他就下楼,到了自己父母房间门口,还是很安静,找了这么久也没找到声音的来源,许少业的妻子看他老公在屋子里乱晃寻找声音的来源,找半天也没找到什么,就对他说:“行了,一定是哪家邻居家有人在唱京剧,别找了,过一会儿就能睡吧。”许少业听自己老婆这么说,也就不在寻找,两人作在客厅的沙发上看了会点事,一阵困意袭来,洗漱了一番就上床睡觉了。

    就在徐阳取出文件走到大厅的时候,他看到一个穿着蟒袍玉带的人挂着客厅的天花板上,在那有板有眼的走着京剧舞台才会出现的四方步。徐阳看到这一幕,吓的不敢出声,就那么看着那个身影,脚下小心的向着房门挪去,就在他刚刚到达门口的时候,天花板上面的人影终于发现了他。那人影大叫一声:“则子,哪里走!”随后就向他扑了过来,徐阳妈呀一声开门就往外跑。跑出房门多时,也不见那个鬼影追出来。徐阳常熟了一口气,这时他叫来的车也到了,安排老人分别坐上车,开着车飞一样的逃离了那里。

阅读红岸诡事最新章节 请关注 八月小说网(www.8yue.org)

推荐阅读:《完美人生[重生]》《红楼之宝姐姐不干了》《我的皇夫是太监》《穿成了豪门太太》《反派她声娇体软[快穿]》《我家那小子之共享男友》《每次睁眼都在修罗场[快穿]》《一不小心嫁入豪门[娱乐圈]

本文网址://www.8yue.org/yue/367/367759/744432.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8yue.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