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无祸怎是少年人生

    不知是哭了多久,纪颌从悲伤中醒来,一点点地扶墙下了楼,下了阁楼,发现天早已黑了,门口那里黑洞洞的。围观的人早散了,竟是没有一个人去报警,也许是惧怕天海帮的权势,又或许是人心的冷淡,纪颌强迫自己不去想这些有的没的,毕竟自己够伤心的了,纪颌一个人在客厅坐下,倚在钢琴边上。抬抬手,看着指针一点一点转动,再看看门那边,期盼着那个男人的归来。但注定是失望的,就像《边城》里的那个女孩永远等不到自己的夫君。自己又不是多愁善感的女子,想这些做什么?纪颌咧开嘴,颇为凄惨的一笑。用手掌撑地,向后靠靠,突然,肩背划了个空,钢琴被推出一点点距离。纪颌汗毛一竖,“蹭”得一下站起,然后看着钢琴。自己这架钢琴是哥哥还在时买的,为了方便运输,底下是有轮子的,但是搬到客厅之后,哥哥亲自将它卡位好了的,不应该啊。后来自己就没有动过钢琴了,李律行倒是没事的时候弹过,只不过是纯粹的瞎弹而已,是他干的这无聊的事情?纪颌站起身来,打算把钢琴拉回来,但是一脚踏过去之后,察觉到了不对劲,两块瓷砖之间有点细微的高度差,外人是察觉不到的,但是纪颌在这栋房子里活了十大几年了,这点小细节还是察觉的出来的。纪颌俯下身子,用手指关节处轻轻地敲了几下,然后将耳朵贴在瓷砖上,继续一下一下地敲着,越听越是将疑惑写在脸上,地板之下竟然是中空的,纪颌用手抓住地板边缘,使劲地扳着,但是地板纹丝不动。忙活了大半夜,纪颌就是没有看出一点门道,该试过的都试过了,什么用榔头敲啊,用力往下摁啊,摸索旁边的机关什么的,一点头绪也没有,最后纪颌实在是累的不行,直接坐在钢琴上面,呆呆地望着那个地板,思考下面到底是哥哥埋得钱没告诉自己,还是李律行混黑的赃物之类的。

    也许是钢琴键太硬了还是怎么的,纪颌从琴键上下来了,看着一下子抬起来还伴着音乐的琴键,纪颌心中烦闷不堪,正要挥手砸过去,但手僵在半空,有一个琴键没有恢复,还卡在那里,纪颌似乎想到什么,将那个下沉了一半的琴键往下用力一摁。“滋滋”地板发出一阵电流的杂音。呦呵,还是个电动门。纪颌从地上翻找出一个小小的玩具手电,照向神秘的地下室,纪颌还是蛮胆小的,横着身子,一点点地踩在木质隔板上,往楼下走去,到底了,是一个金属的小门,纪颌将大半身子蜷缩在门后,只露个脑袋探出门边,然后一点一点的拉开门把手,“吱吱吱”的响声充斥着纪颌的耳朵,拉到四分之一处时,纪颌感觉好像是门上拴了一根线,再一拉“啪”的一声,开关一响,纪颌顿时将头缩在门后,大约六秒钟之后见没什么反应,才小心翼翼地探出脑袋,发现门后密室里掉悬在天花板上的一盏昏黄的灯亮了起来。这时纪颌才从门后站起,进入屋子。

    远远地望向自家的院子,发现一片黑压压的人群遮住了视线,纪颌揣着一股不安的情绪慢慢地向家的方向靠近。“让一让,让一让。”纪颌好不容易挤出人群,但他看到了让自己一辈子难忘的画面:那是一个支离破碎的家,不,早已没有了家,只是一片废墟,满院的碎玻璃,旁边的花圃中泥土和花草被人刻意翻坏了,门被砸了,屋子里更是一片狼藉,满地的碎木块。电视被砸成了一个扁扁的丑陋的铁盒子,沙发和床铺上混乱不堪,影影约约的还有点尿骚味,纪颌看到自己藏了那么久的小零花钱散落在地,他没去管。看到母亲留下的首饰盒子被人翻烂,也没有管,只是脚步有点踉跄地向楼上走去,颤巍巍地伸出手,推开阁楼的门,里面出现了他预料到的最惨的情景。几个牌位被砸倒在地下,父母哥哥的“遗像”被人用刀子割烂掉了,墙上还贴了句话“李律行走了,你要是再不将你那死鬼哥哥的存款交出来的话,别怪我们不客气!” WWw.8Yue.ORG

    纪颌现在根本没想那么多,自己慢慢地将几个牌位扶好,然后跌坐在地上。环顾四周,他不用想都知道是那帮混混干的好事,最后将几个混混留下的字反反复复看了几遍。是啊,那个男人算是几天没回来了,不会真走了吧。忽然他就哭了,是一种悲伤涌上心头,更胜现在无依无靠孤独的自己。

    少年自是朝气蓬勃,却殊不知少年温柔的笑抚平了岁月的棱角……

    第二天一早,反常的是李律行昨晚并没有回家,自然桌子上没有他留下的早饭钱,纪颌不知为什么内心充满了失落,原来他还是蛮想那个男人的。纪颌无奈地抽开自己的柜子,里面有不少自己攒的十块,二十块的,全是父母还在的时候要的零用钱,纪颌拿出了一点票子,塞在口袋里。最后上了阁楼,看了一眼牌位,然后将家门锁好,反身走出院子,上学去了…...街上的还是那个少年踽踽独行,人行道上斑驳的树影黏在他的身上,他时而就像影子一样在黑暗之中融化,又在光的拥抱中孤独。又是“哒哒哒”的脚步声靠近,不过这一次没有擦身而过,身影在他身边停住了,他配合地一转头,微微一笑。那道倩影也对他微微一笑。

    不知是为什么,许是被前面那个认真记笔记的女生给予了动力,纪颌在今天的历史课上用心听了,让他深有感触的不是历史老师在课上对希特勒的放肆嘲讽,而是被那个日耳曼人的那种眼神的坚定打动了。是的,那种野心,那种疯狂的眼神,加上那句“你想当一辈子懦夫,还是被万人拥护。哪怕你是一个魔鬼,需要的,不仅仅是勇气,还有那种来自心底的呐喊,只为惊醒少数人!”陌生又熟悉,像李律行在栏杆边的眼神,像哥哥走时自己眼中的他。

    又到夕阳西下时,纪颌是一个多愁善感的人,此刻,看着那硕大的太阳又要跌落地平线,没来由的想到柳永的诗句:伫倚危楼风细细,望极春愁,黯黯生天际。草色烟光残照里,无言谁会凭阑意。真是迷茫啊,太迷茫了,不知世上有多少迷茫的伤心人在心中呐喊。纪颌扫视教室,发现并没有那道倩影的样子,不由的伤心起来了。“听说她和闺蜜李晓彬去她家玩了。”像是猫一样炸毛了,被揭穿小心思的纪颌猛地回头,是朱容稼那消瘦的身影倚在墙角“你在说什么呢?”“没什么,就是每次经过你们班的时候,都看到你贼眉鼠眼地看着前面的女生,是个人都猜到你的小心思了。正所谓圣人云’君子怀德,小人怀土。君子怀刑,小人怀惠。’”纪颌文科是不好,但这并不代表他从朱容稼脸上看不出那深深的嘲讽。纪颌得到消息之后,也没理朱容稼了,向校门走去,准备回家了。

阅读挣扎的我们最新章节 请关注 八月小说网(www.8yue.org)

推荐阅读:《穿越之黎锦的农家日常》《六零年代恶毒女配》《传说中的主神大人[快穿]》《穿成嫁入豪门的炮灰受》《穿成反派后妈怎么办》《我非你不可》《黑莲花有点甜[重生]》《皇帝义妹不好当

本文网址://www.8yue.org/yue/367/367768/744429.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8yue.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