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许深·下

    许霖脑仁一震,不会是因为陆骁当年陈子禾才不待见郭芷汀吧?

    当然她也就想想而已。

    许霖回北京也有三年了,从来没听过这两个人的消息,更别说见过这两人。

    许霖问:“然后呢?” WWw.8Yue.ORG

    “你知道他有一个什么样的宣言吗?”

    陈子禾忽然掩面趴在桌子上,“你说我是不是报应啊?我当年视感情为玩物,现在好了,连我的婚姻都是一场交易。”

    许霖拍拍她,“子禾,你和徐临当年不是好好的吗?难道就因为你爸逼你结婚……”

    陈子禾还趴着,没起来,“不是,不是,这一切都是我害的,所以老头逼我嫁给一个比我大七岁的男人。”

    “那是怎么回事?”

    陈子禾道:“我对不起徐临,因为……和他在一起的时候,我爱着的是陆骁。”

    许霖一震,果然如此。

    “可是陆骁喜欢郭芷汀,他表白被我撞见,我……很气,我就和徐临分手,后来……徐临为了追我,被车撞死了。”

    许霖心痛,心道:又是车祸。当年,他们班最可爱的男生夏昱,就是由于车祸。到现在,已经去世十一年了。

    想到当年的同班同学,许霖也不由得难过,更为陈子禾难过。

    “这一切,可不都是因为我玩弄感情而遭到的报应么?”

    陈子禾一时之间不知该如何安慰。

    陈子禾的手机响了,许霖本以为她哭了,抬起头后发现神色如常。

    “喂,郭芷汀,不要告诉我你来不了了,你那破公司又出什么事了?”

    “突然来了个重要客户,子禾,我明晚和顾司晨一起请你吃饭啊,你今天和许霖逛吧,sorry啊,拜拜。”

    陈子禾没来及说拜拜郭芷汀已经挂了电话,陈子他叹道:“都是大忙人啊,你说我不找点事做,该有多无聊。”

    许霖问:“你想做什么?”

    陈子禾思考了一下,“其实我没什么爱好。”

    许霖差点喷出来,转念一想也觉得她有点可怜。

    陈子禾道:“我最爱的陆骁去美国了,我最对不起的徐临死了五年了。谢宁泽又是那个样子,唉,如果说我还有什么理想的话,就是我想当老师。”

    许霖更加惊愕,陈大小姐的梦想居然是当一名老师。

    陈子禾嫣然一笑,她其实是一个挺有主见的人,这样的贵妇生活再过下去,她就是一个废物。

    “那你有什么小计划吗?比如去当个小学老师还是初中老师?不过你应该首先考教师资格证的。”

    陈子禾笑笑,她的打算暂时不说,免得吓到许霖,“今晚陪我去酒吧,我最后一次买醉。”

    听了前半句许霖立马想拒绝,但是后半句……唉,姑且让她再醉一次。最后一次。

    夜幕降临,陈子禾带许霖去了一个比较靠谱的酒吧。

    靠谱是指这个酒吧是当年陆骁救过她的酒吧,后来被唐可嘉收购,地段好,装修豪华,再加上唐曜的名气,景色娱乐公司旗下的酒吧。

    她陈子禾去了就是大小姐,没人敢惹她。

    顾司晨的妹妹,自然也是唐曜庇护的人。

    陈子禾果然醉了,不过她没有闹腾,安安静静的睡着,酒吧经理帮二人开了一个包间,将陈子禾安顿好。

    许霖看她睡的熟,便想今晚就在这休息,反正唐曜的酒吧,挺安全的。

    这时陈子禾的手机响了,许霖一看来电显示:老男人。

    这……不会是谢宁泽吧?

    许霖想着,接起。

    “喂。”

    清冷的男音,应该就是谢宁泽不错。

    “陈子禾你又去哪了?”

    许霖开口道:“你是谢宁泽先生吗?”

    对方一警惕,“是我,你是?”

    “我是许霖,子禾的好朋友,她现在喝醉了,在橘子酒吧。”

    “麻烦你照顾一下她,我马上赶过来。”

    半个小时后,许霖看到英俊高大的男人急匆匆赶来。

    “许小姐你好,谢谢你照顾,我带她回去吧,顺便也把你送回家。”

    谢宁泽横抱起陈子禾,许霖跟在后面。

    许霖坐进后面照顾陈子禾,谢宁泽开车。

    问了许霖的地址后,谢宁泽发动车。

    “许小姐,我能不能问一下,她为什么喝酒?是心情不好?”

    许霖道:“子禾不管心情好不好都喜欢喝酒,不过她向我保证这是她最后一次买醉,谢先生你放心吧,子禾是个言而有信的人,这次,你也不要怪她,她心情是有点不好。”

    谢宁泽道:“嗯,谢谢。我比她大七岁,总是有代沟,也麻烦你经常开导开导她。”

    许霖道:“子禾说她想找个工作,谢先生你同意吧?”

    谢宁泽思索了一下,“她只要不惹事,想干什么都行。”

    许霖噗嗤一声笑出来,“子禾老说你严肃,其实谢先生也挺宠她。”

    谢宁泽也有了点笑意,“陈子禾脾气太大,太不让人省心。”

    送了许霖后,谢宁泽回到家,抱着陈子禾进门,她睡得很沉。

    抱到卧室的床上将她放下,陈子禾却抓着他不放手,身子半眯着眼。

    谢宁泽干脆蹬了鞋,侧躺在她旁边,将她外衣扒了,又怕她不舒服,连内衣也全部脱了,这过程中他自己也脱光了,套上睡衣。

    他侧躺着凝视陈子禾睡颜,她忽然睁开眼吓他一跳。

    “谢宁泽?”

    谢宁泽点头,“你喝多了。”

    陈子禾眨眨眼,忽然一把抱住他脖子,拉下他吻起来。

    老婆投怀送抱他肯定不拒绝,甚至……求之不得。

    陈子禾脑子里也不知道想什么,一边吻一边问:“谢宁泽你是不是爱我?”

    谢宁泽僵硬了一下,点头,“我是爱你。”

    陈子禾对于答案很满意,更加迎合谢宁泽的动作。

    谢宁泽一下子也燥热起来。

    有一种说法是最后的晚餐,也有一种说法叫断头饭。

    意思就是太过美好华丽,反而不真实,往往是噩梦的来临。

    谢宁泽和陈子禾上床从来是一种享受,二者都是情场高手,对于这方面也甚是精通,所以,他们对对方也都很满意,起码在床上很满意。

    而这一晚,显然是浓情蜜意,最满意的时刻。

    第二天发生的事让所有的人都始料未及。

    陈子禾群发了一条短信后,消失不见。

    她当然不是搞失踪,而是去山区支教。

    许霖收到短信十分错愕,顾司晨和郭芷汀也傻了眼。

    只有谢宁泽的表情,则是阴沉。

    昨晚的柔情,让他觉得她放下已死的徐临打算好好做他的妻子,没想到居然是一场逃离。

    陈子禾她爸气的胃痛,打电话给谢宁泽。

    “喂,爸,你别担心,我现在就去找她。”

    许霖给陈子禾打电话,无人接听。

    下午再打的时候,已经不在服务区了。

    正当她打完电话往回走的时候,看到方辞迎面走过来,他浅浅一笑,“下班后一起吃个饭吧。”

    许霖点头。

    即便职场之中有那么多勾心斗角,然而许霖的性格注定她不是被视为对手的那种。

    何况公司里男多女少,诸人对她颇为照顾。

    方辞开的是十几万的车,许霖知道都是他自己挣得。想着想着觉得初恋情人虽然比不上顾司晨那种高富帅,但是,是现在典型的经济适用男。

    “你什么时候回的北京?”

    方辞道:“这边是分公司,我是临时调过来的,也就四个月吧。”

    许霖笑道:“过来这边怎么也不联系我,好歹尽一下地主之谊。”

    方辞道:“打过你的手机,停机。”

    许霖道:“我的微信和QQ都没换啊。”

    时光飞渡,转眼便是一年之后。

    夏季放暑假,在西部支教的陈子禾抽空回来在父母膝下孝敬。

    谢宁泽在楼下等,陈子禾接到短信便下楼了。

    谢宁泽道:“我们去找个吃饭的地方。”

    陈子禾点头。

    点菜之后服务员离开。

    “我有事和你说。”

    谢宁泽问:“什么事?”

    “我们把离婚手续办了吧。”

    谢宁泽脸色一变,“你是不打算回来了?”

    陈子禾点头,“如果说去之前我还是抱着散心玩票的心情,去了之后才发现我已经无法离开。”

    “那你父母呢?”

    “我已经把他们托付给我表哥了,还有顾司晨,何况我寒暑假还是可以回来的。”

    谢宁泽倒了杯茶,却喝不下去,“陈子禾,做回你原来趾高气扬的大小姐,不好吗?”

    陈子禾失笑,“我小学开始谈恋爱,那些年男朋友的数量和唐曜女友的数量媲美,我玩弄过太多人的感情,后来一直挥霍无度,现在幡然悔悟,难道不好?”

    “既然幡然悔悟,那么你对我不打算负责了?”

    陈子禾诧异,“宁泽,离婚了依然可以是朋友,你比我大,应该可以原谅我这些年的任性吧?”

    谢宁泽道:“一年前你走之前,问我爱不爱你,我说我爱你。”

    陈子禾低头,“你是谢家独子,我……不瞒你说,我已无法怀孕。”

    谢宁泽道:“那又如何?”

    陈子禾笑了笑,“你不是这样,也别这样,我不配。”

    后来:

    谢宁泽与陈子禾离婚,谢宁泽架不住父母压力另娶。

    陈子禾余生贡献于西部教育事业,二十三年后,检查出胃癌晚期,被送入医院,了此余生。时年陈子禾看起来老态龙钟,看着有六十多岁。

    陈子禾父母一直由顾司晨与钟其朔(陈子禾表哥)照料。

    陈子禾逝世那一年,被评为“感动中国十大人物”之一。

    谢宁泽看到新闻才知道,五十八岁高龄的他,痛哭流涕,向其妻子道:“我爱她青春漂亮活力张扬,也爱她后来的赤子之心与善良,我这一辈子只爱她,可她,只爱陆骁。”

    陆骁一直坐镇丁辰科技美国分部,当年陈子禾支援西部,他也应许霖回来过一次,劝说陈子禾未果,以个人名义捐款五百万;后与顾司晨、谢宁泽融资,成立“禾苗基金会”,请一名职业经理人来打理。

    方辞与许霖在一年后的一天重新恋爱,半年之后步入婚姻殿堂。一生平安喜乐,平淡幸福。

    许霖再次摇头。

    陈子禾道:“他说他一辈子都不会工作,他这一生只做自己感兴趣的事。包括他妻子,也是如此。”

    许霖道:“那么这个人倒真是随性而活。”

    陈子禾道:“我很羡慕他,他有真正的自由,可我最大的不自由来自于婚姻,但是这事我没办法,谢宁泽不会和我离婚,我爸也对谢宁泽满意的很,也不会同意我离婚。”

    许霖看着她暗淡的神色,哪里还是当年风流倜傥的陈子禾,心里面也酸酸的。

    只是还有一则传闻,陈子禾和陆骁。

    陆骁这个人吧,许霖是接触不到的,高中时期学校最大的混混,和郭芷汀传过绯闻,后来与陈子禾也有不清不楚的关系。

    他们俩高二的时候在一起,一直到大四,整整六年。

    许霖记得高中的时候陈子禾并不待见郭芷汀,她一度以为陈子禾暗恋青梅竹马的顾司晨,所以才不待见这位校花,但是陈子禾一直换男友比换衣服都勤快,也没有苦大仇深的表现,后来的徐临……对,是徐临,和她许霖同音的徐临。

    陈子禾一笑,抓起桌子上的一本杂志,或许不能说是杂志,也是一本画册,还能说是一本游记。她翻开扉页,是作者简介,问:“知道这个人吗?”

    许霖一直是安静的性子,不太关注这类户外运动或者摄影师什么的,于是摇摇头。

    陈子禾咬着吸管,“这个人叫钟戈彧,和我们同龄。他目前帝都大学读心理学,博士。”

    谁知道当年又发生了什么。

    陈子禾喝着果汁发着呆,“霖霖,我也想出去找工作。”

    明明陈子禾和谢宁泽半毛钱关系都没有,为什么陈子禾会大学一毕业就嫁给那个长她七岁的男人?

    徐临呢?陆骁呢?

    “什、什么?”大小姐又来哪一出?她家的钱够她下辈子挥霍,她干嘛受那份罪?谢宁泽虽然风流,但对于陈子禾的开销从来没有吝啬过。

    让所有人大跌眼镜的一场恋爱。

    许霖大学的时候在天津,只有放假才回家,并不清楚陈子禾和徐临之间发生过什么,陈子禾也从来不提,她怕问道禁忌的东西,也没问过。

    那么后来呢?

阅读纯然最新章节 请关注 八月小说网(www.8yue.org)

推荐阅读:《我缺德多年(年代)》《气运之子的炮灰师兄(穿书)》《原来我是富二代》《抗战之红警基地》《特种兵之无限杀戮》《[综武侠]巫祖之云》《肖总嘴很甜》《亲爱的男神

本文网址://www.8yue.org/yue/367/367772/744500.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8yue.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