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4章 动乱时代的生存者(四)

    “主公,请您相信我,三年间我已经打探了不下十次,确定张老头已经不在关里了。” WWw.8Yue.ORG

    “不在关里,那他能去哪?”

    “大闹宫里......嗯,听你这么一说好像是有这么一回事。但万一不是你说的这样呢,你可知下场?”

    “父亲,不知您找我何事?”作为贺金先的长子,贺公子姓贺名公子,虽然今年才12岁,但他自小聪慧过人,为人大方稳重,年纪轻轻已是感知系二阶能力者,向来为贺金先所喜爱,也是整个潭山古寺范围内为数不多能够在正式场合可以与贺金先平等对话的人。

    “儿啊,一年前我就让你负责对外收服周边小势力,不知道如今可有进展?”

    待贺公子退下,大殿里只剩下贺金先一个人,他轻抚着额头上的伤疤,“伤疤是男人的荣誉勋章?他妈的放屁,不过是败者安慰自己的借口罢了。”

    “跟老子讲道理,跟我谈情怀?哼,压根就不会管理!不讲究物质利益,对上层领导可以,对广大的人民群众不行。短时间可以,长时间不行。”

    “铁铃古关和潭山古寺的历史已经证明了这点!”

    “只是可惜,缺了你这个见证人......”贺金先也说不清自己是愤恨还是耻辱,但到头来是自己赢了不是吗?摇摇头,贺金先转身离去,远远还传来他的自语,“但不管哪个时代,观众席上永远不会缺人的不是吗?”

    “转眼竟然五年过去了......”

    贺金先记得很清楚,那是新历33年,刚刚进升感知系三阶能力者的他志得意满,放开手脚大搞改革,在枫桥古镇东北边范围内率先挑起战斗,费尽心机将周边近10个聚居地强行聚拢到潭山古寺,这才组成了整个枫桥古镇下属第一大村落。

    贺金先也成为了村落里当之无愧的主宰者和当家人,除了枫桥古镇那位四阶巅峰的镇守,贺金先不把任何人放在心上。甚至在他内心里,四阶又怎么样,只要给他时间,还不是手到擒来,到时候这枫桥镇守的位子谁来坐还说不准呢!

    在旧时代出身底层工人家庭出生的贺金先,对资本家的独裁和压迫感受分外深刻,也分外厌恶。但是当他借着新时代的浪潮翻身作主时,他马上就将曾经厌恶的做派学了个十成十。

    聚拢各个聚居地只是第一步,随后就是大肆宣扬新时代生存太恶劣了,环境太残酷了,人与生物之间的竞争太激烈了,只有汇集大家的力量,团结一心集合在强大的能力者之下才能得到安全,得到守护,得到合适的生存环境云云。

    贺金先要求全村的人,每个人都要从内心里去尊崇最强大的那个人,将自己全部的一切奉献给他。这样一来,强者才能更强,聚居地才能更强,与荒野生物竞争起来才能有优势,才能在新时代扎稳脚跟。

    贺金先在他有名的演讲中讲到:

    “旧历2166年,终结整个旧时代的战争开始了。数年之内,旧时代一切伟大的成就灰飞烟灭,昆仑神国被拉下神坛,中央天国断了国祚,牧野王国一蹶不振,蓬莱岛国孤悬海外,极乐佛国哀鸿遍野,我们的世界满目疮痍。

    旧历2176年,新历元年,我想大家还记得,旧时代的核战争最后一颗核弹在穹顶天宫绽放,过去的5年里,还有近3万颗核弹在我们的世界里绽放,弱小的人们只能躲在角落里瑟瑟发抖。

    新历33年,我有幸成为潭山古寺的掌舵人,成为了这个大家庭的家长,我一再强调,我所有的行为,一切的出发点是为了整个潭山古寺的和平,为了我们所有人的生存,为了我们打有意识起就根植于心底的梦想。

    新时代以来,荒野上遍地都是好战分子,它们不是为了追求胜利,而是为了生存才大开杀戒,这种杀戮现在还在荒野生物的内部,我们还能依托旧时代愚蠢的人类遗留下来的武器侥幸存活,但我们更希望有未来。

    战斗者用实力无法取回的胜利果实,更不能寄希望于政客谈判带回来。何况我们根本没有与荒野生物、与敌人、与竞争者谈判的筹码——我们太弱小!

    旧时代的毁灭是因为没有绝对的最强者,核战争的爆发再次成为明证!我成为了潭山古寺这个大家庭的掌舵人,更希望成为最强大最有力的掌舵人!面对荒野生物,面对敌人,面对竞争者,唯有强者方能生存!

    我就是那个强者!

    我可以向大家保证:我对我们的未来处之泰然,对我自己更是极具信心。我们潭山古寺不论在力量,战争,经济,特别是风气上都比任何聚居地要好。

    我们潭山人,不论何时都不惧怕任何挑战!我将永远位于卫土杀敌的最前方!

    反之,如果我们不够强大,没有强者,那么敌人杀死了我们,还要用刀剑指着我们的尸体说,看哪,这就是废物!

    我将成为最强者!我将与你们同在!”

    总之,贺金先用洗脑的方式将自己塑造成了新时代潭山古寺周边最伟大的能力者,广大人民的守护神,安居乐业生活的创造者,试图将整个聚居地的资源都用到他自己身上,加快他的成长速度,这种方法倒也不是不可取。

    但是当他试图将他的思想带到铁铃古关时,遭到了阻碍。

    贺金先遇到了张震中。

    新历33年11月8日,晴。是夜,薄雾浓云,贺金先踏着轻快的步子前往铁铃古关,希望效仿旧时代圣贤风采,趁着夜色独会关里群英,以三寸不烂之舌,戏说古今时势英雄,达到不战而屈人之兵的效果。

    奈何天不遂人愿,贺金先还没有赶到铁铃古关,就在茅屋前遇到了张震中。

    没有原因的开头,先是在辩论中,张震中以“一头猛虎与一窝暴狼孰胜?一枝独秀与百花争春孰美?独尊儒术与百家争鸣孰优?”三问将贺金先问倒。

    随后贺金先恼羞成怒,妄图以三阶速度专精和三阶格斗专精制服张震中。却见张震中一挥手感知系四阶进攻能力“混乱感知”发动,贺金先连人都找不到,在原地对着地面狂轰滥炸,最后张震中一记飞刀,擦着贺金先的额头过去,留下长达5寸的伤口。事毕,张震中还刺激了贺金先一下:“念在同为人族,并无大恶,且是首次,施以薄惩,引以为戒。若有下次,定斩不饶。”

    贺金先这次出征虽然没有大张旗鼓,但受尽耻辱,铩羽而归,俊秀的脸上加了一道伤疤,对外虽说是深入荒原深处,与四阶荒野生物激战半天后不敌造成的,顺便给治下百姓来了一波荒野生物威胁论,但只有他自己知道这次失败是多么的难以忍受,为此,贺金先5年没去过铁铃古关。

    回到潭山古寺的贺金先宛如换了一个人,励精图治,尽心尽力做好份内之事,表面上还降低了对聚居地人民的剥削力度,暗地里却是发了狠,埋下了很多的棋子,特别是对铁铃古关重点关注,誓要一雪前耻。

    只是没成想,像张震中那么强大的能力者,竟然也会失踪。

    从5年前开始,陆陆续续传回消息,先是铁铃古关的人压根就不知道张震中这个人存在,绝大多数人只知道铁铃古关东边山上生活着一个专养孤儿的张老头,平时也基本不去关里走动,一个人围着一个院子,隔三差五进山狩猎,获得的收获回来就养活领养的7个孤儿,在众人眼里,张老头或者有点能力,但要说是多么厉害的能力者,恐怕就没人会相信了。

    这都不要紧了,贺金先埋在铁铃古关的暗子5年前就开始反馈张震中失踪的信息。一开始,贺金先对这个消息没有放在心上,只以为张震中是隔一段时间就去山上打猎,然后将收获分给自己领养的孤儿,周而复始,无欲无求,这次说不定又是上山去了也未必。

    但是5年前那次出走后,张震中再也没有回来过。他领养的孤儿,走的早的有,走的晚的也有,总之两年前,那几间草屋里最后一个孤儿离开后,就再也没有了主人。

    铁铃古关只不过失去了一个可有可无的人,但对于贺金先来说,简直失去了套在头上的枷锁和誓将超越的目标。

    “既然张老头也不在了,那这座破落的古关,也没了存在的必要了吧。”贺金先想着,言语之间却有淡淡的遗憾。

    贺金先转身走进书房,从中找出了一副醉酒后留下的书帖:

    “茅尖迎风展,灰月当空悬。酒逢千杯冷,对影余三人。”落款则是,“杯中月月下人人之情,新历叁肆年,金先。”

    对手何尝不是知己,人生怎能总是生人?

    赛场最怕没有对手,故事不能全是主角。

    谁说不是呢?

    “有父亲威信在,周边各个小型的聚居地莫敢不从,纷纷表示愿意归附王师,成为您的属下。”贺公子微微拱手,继续说道,“就是西北方向10余公里外的铁铃古关,按您要求暂时不便动用武力,所以那帮糟老头子一个个脾气大得很,不愿意归附。小儿这一年来倒也去关里逛过几次,不过就是一个破落地方,不知道父亲有何深意。”

    “没什么深意。”贺金先笑着说道,“不过是以前在那还有个故人,念着几分情谊,希望能不动武就最好不动武。如今看来,我念着情谊,倒是对方不念情谊。这样,你寻个由头跟对方做上一场,顺便立一立我潭山古寺的威风,能不能做到?”

    “请父亲放心,孩儿定会做到!”

    “好!你做事我放心,为父只有一个要求:许胜不许败!”

    “明白!”

    贺金先本人倒是对此不置可否,他天生肤色白皙而五官周正,清秀中带着一丝俊朗,一头细密黑发,双眉浓且锋利,双眼时不时闪烁精光,从天庭到左眼角的一道伤痕不但没有损害他的气质,反而是常年保持在脸上的微笑会让所有见到他的人都感到他的真诚与坦荡,加上二十四五岁这个在旧时代正是最具蓬勃精神的年纪,分外让人如沐春风。

    但此时的贺金先却一脸阴霾,在房间里踱着小步,看都不看底下跪着的下属,过了片刻,贺金先突然停了下来,“确定打探清楚了吗?你想好再说,要是回答不好,你知道什么下场。”

    若不是那一天到来,大概整个故事的走向又将是另外的场景吧。

    若非牢牢记得幼时幸福快乐太短,谁会想今时来日方长?

    “等一会,你这会去请公子来一下,我有事安排与他。”

    “明白。”

    ......

    “小的愿为先驱,为您效犬马之劳!”

    “好好好,你放心,我对忠心于我的人,向来不会亏待,你的家人也都会在这里生存的很好。我贺某人言出必行,办完这个差事,我定然放你和你的家人前往枫桥古镇。”

    “说。”

    “五年前,小的听说有一个人闹到上面去了,把整个宫里几乎闹了个底朝天,后来还是宫主出手,才将闹事的制服。据消息里面的描述,闹事的有点像您说的张老头。”这名属下抬头看了一眼贺金先,才发现这个人竟然就是据说已经离开铁铃古关,去往枫桥古镇的陈俊!

    “谢谢主公!”陈俊伏身一拜,准备退场离开。

    但那一天迟早要来的。

    新历38年,春。潭山古寺,新时代以来一直都是枫桥古镇下属第一大村落,登记在册的子民达到了1400余人,距离突破镇级也许就在这几年,它与位于枫桥古镇西北角的铁铃古关不同,潭山古寺前后逶迤近十公里,稳居枫桥古镇各下属聚居地第一高手之位的贺金先,被好事者称为“格斗系四阶以下第一”,如果在枫桥古镇要找下一个晋升四阶的强者,绝大多数人都会第一时间想到贺金先。

    “具体去哪关里的人都不知道,但是小的有个消息,不知道当讲不当讲?”

阅读换了人间最新章节 请关注 八月小说网(www.8yue.org)

推荐阅读:《大唐最强小哥哥》《大唐之老子是李建成》《女二是个男人[快穿]》《大唐之第一神捕》《[综]我,似鸽,废柴首领》《我家小爸爸你惹不起》《盗墓之我是汪家人》《我的皮肤强到爆!

本文网址://www.8yue.org/yue/367/367780/744453.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8yue.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