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

    封佳钰吻住我的嘴唇,舌头滑进来纠缠着,他头发上没有擦干净的水珠顺着发丝缓缓低下落在我的脸上。

    我哼唧两声,封佳钰小声说道:“已经两根了哦。”

    后面的事我记不太清了,因为基本处于半昏厥状态了,只有封佳钰扶住我的腰一点点挤进去的时候我真的是痛的哀嚎出来,你们一定无法想象那种蚀骨钻心的疼,括约肌被强行打开的抗议,简直要死掉了,没有快感,只在封佳钰顶到深处的时候才有那么一点点的麻木后心理上的痛快。

    封佳钰站在一边看着我,眼神里满是愧疚。

    我也无暇再管他,拿着药膏挤出来涂在自己的后面,疼的我一边干呕着一边捶墙:“妈的,妈的!” WWw.8Yue.ORG

    我拍拍他的肩膀:“没事儿,男子汉大丈夫能屈能伸,这点疼算得了什么!”

    封佳钰没说话,只是抱着我。

    临走的时候宾馆打扫卫生的服务员上来看到床单上那点点红色又看到我被封佳钰扶着一瘸一拐地往外走的时候顿时明白了什么,她露出像猫一样狡黠的笑容,最后竟然笑出了声……

    我们打车回了学校,我只好装作不小心伤了腿以此来掩饰自己后面的疼痛

    一回到宿舍郑鸣看我这副德行就咋咋呼呼地迎了上来:

    “呦,你小子行啊。”他捣了封佳钰的胸口一拳:“这么快就把我家小澈澈搞上手啦?”

    “去你的!”我推了他一把:“你那张嘴还能不能说人话了。”

    郑鸣猥琐一笑然后趿上那双不知道被胶带粘过多少次的拖鞋吸了吸鼻涕往外走去还美名曰“剩下的时间交给你们了”。

    我坐在椅子上,其实是坐不实落的,后面传来的钻心的疼痛。

    “你这儿有消炎药么?吃点药吧。”封佳钰皱着眉头看着我,一双手想扶住我但犹豫了一阵最终没有碰我。

    我摇摇头:“我去床上躺会儿就行了,你回去吧。”

    封佳钰看了我一会儿,我一直低着头不好意思去看他的脸,半晌,他回了宿舍,再回来的时候手上拿了一个软坐垫。

    “垫上吧。”

    我粗鲁地扯过坐垫垫在椅子上,疼得我龇牙咧嘴的。

    门口传来男生的大笑声,接着,宿舍的门被人打开了。

    陈源麟抱着篮球站在门口,往里望了望,我正一只手扶着腰一只手撑着椅子,不知道我当时的表情是怎样的,我只知道陈源麟的脸色很难看。

    他张了张嘴想要说什么,最终没说出口,径直走向洗手间。

    “那我先回去了,你再睡会儿吧。”封佳钰俯身在我耳边轻轻说道。

    我点点头,看着他离去的背影,释然地松了一口气。

    此时此刻的心情我真的没法描述,又有激动但又很后悔,世界上要是真的有后悔药就好了。

    陈源麟洗过澡从卫生间里走出来,我还是坐在椅子上一动不动。

    他不说话,我却觉得气氛莫名地尴尬,或许是真的很尴尬。

    我思忖了半天,终于出声问道:“陈源麟,你搬回来了,那你的猫狗怎么办。”

    陈源麟抬起头看我一眼:“狗卖了,猫过两天等我们室内训练课结束了就从猫舍接回来。”

    他这个狠心的家伙竟然真的把稻哥给卖了。

    “你……”陈源麟突然叫我。

    我心里一慌,没敢回头,假装没听见。

    “许澈。”他又叫了我一声,我只好应了声。

    “团委组织了一个活动,就是去山区支教,说是能加操行分,你去不。”陈源麟在我背后问道。

    “谁都可以去么?”

    “嗯,谁都可以。”

    “去多长时间。”

    “半个月。”

    听他们这么一说,我着实有些动心,因为将来拿奖学金都会直接和你的成绩操行挂钩,上四年大学,不能真的一点收获都没有不是。

    “听起来好像挺有趣的。”

    陈源麟点点头:“不过我们那时候正好有比赛,去不了。”

    “那我去我去!”我忙激动地挥手叫道,不小心扯到了后面,疼得我呲牙咧嘴。

    “你怎么了。”看我这副德行,陈源麟忍不住好奇地问。

    “没,没什么。”

    陈源麟回来后让整个宿舍热闹了起来,尤其是每晚封佳钰都会过来串宿舍,四个人一起打游戏或者是聊聊班上哪个妹子胸大哪个妹子颜好,当然,这种事只有郑鸣一个人在说,我们大多数都会保持缄默,偶尔会插上一两句嘴瞬间转移话题。

    我和郑鸣说过很多次不要告诉封佳钰我要出去支教。

    可是郑鸣这个叛徒转身就跟封佳钰说了。

    “我说你能不能不要再掺和我和封佳钰的事儿了。”

    “我这不是关心你们嘛。”

    “不用不用,你管好自己就行了。”我摆摆手。

    临走前一天,我收拾好东西想去看看封佳钰收拾得怎么样了,推门进去发现他们宿舍一个人也没有,封佳钰的箱子就摊在地上,里面只有几件衣服。

    我坐在封佳钰的凳子上等他回来,想起来上次从他这里拿走的那本《鸣鸟不飞》似乎还没有还他,不过拿过去我也没有看过,起身刚想回去给他拿书,突然就看见他的箱子里露出了一角的……

    避孕套。

    我只觉得瞬间大脑血液倒涌,直冲脑门。

    为什么出去支教他还要带着种东西,他到底想怎么样。

    我弯腰准备拿出来给他扔掉,手还没碰到那盒避孕套,阳台上卫生间的门就被打开了。

    ……

    封佳钰愣愣地看着我,我弯腰弯了一半连忙直起身,装作什么也没发生一样同他打招呼:“东西收拾好了么,明天早上八点集合别忘了。”

    封佳钰走过来,瞥了自己的行李箱一眼,然后突然笑了。

    笑屁啊他,这人真不要脸。

    他双手扶着我的肩膀将我按在凳子上,笑眯眯的双眼像弯弯的月牙。

    我刚想挣扎,还没等我开口说话,封佳钰就已经用力吻了下来,我想起来刚刚进来的时候只是虚着门,要是一会儿进来人看见就什么都完了。

    我忙推开他,擦擦嘴:“早点睡吧,明天还得早起。”

    “明天见。”封佳钰笑笑。

    这次去山区支教的共有八人,五女三男,封佳钰一出现在大巴旁边的时候,那几个女生就开始凑到一起窃窃私语。

    除了我和封佳钰,还有一个戴着眼镜文质彬彬颇有学者风范的男生。

    “你好,我叫李沫年。”那个男生友好地对我伸出手。

    我也伸出手相对这个第一印象还不错的男生表示友好,却被封佳钰用力拽了一下。

    我一个踉跄差点撞在后面的女生身上。

    “你干嘛。”我不满地叫道,司机大叔帮我们把行李箱塞进大巴下边,我也懒得再理封佳钰,率先上了车。

    上车后,封佳钰跟在后面上了车,然后坐到我的旁边。

    “你生气了?”封佳钰小心翼翼地问我。

    他的这副样子让我一瞬间被愧疚感冲昏了头脑。

    我第一次见封佳钰的时候,他还是个乖张,任性,一切以自我为中心的人,现在才不过短短半年时间,他就会像这样小心地询问我是不是生气了。

    他这个样子,我真的一点脾气都没有了,还能说什么。

    我摇摇头:“没有,不生气了。”

    封佳钰笑笑,掏出手机塞上耳机,然后把另一只耳机塞到我的耳朵里。

    是天空之城。

    大巴进入山路之后走的十分颠簸,我望着窗外连绵的山脉,不禁心情大好。

    “封大少爷,你去过山村么?”

    封佳钰皱皱眉头:“不要那么叫我。”

    我嘿嘿一笑,把手揣进他的兜里,捏着封佳钰的“纤纤玉手”,他反过手来握住我的手,脸上却是万年不变的面无表情。

    他倚在靠背上,从侧面看,他的眼睫毛又长又卷,鼻梁很挺,下巴尖尖的,突然很为那些女生感到可惜,这么好的男生却是个同性恋。

    “没有。”他思考了好一阵儿才很肯定地回答我。

    “那你去了肯定呆不了一天就想走,不过要是你现在后悔了还可以让司机停车你顺着这山路走回去。”

    封佳钰不想接我的话茬,似乎觉得我的冷笑话很无聊。

    就这样没一会儿,我就在这颠簸中沉沉睡去。

    果不其然,含着金汤匙出生的封佳钰在去到山区的第一天晚上就发了高烧。

    这可担心坏了山区小学的校长,一个憨厚淳朴的老头,他不停地搓着干裂的手在破烂的床边走来走去。

    山区条件有限,而且早晚两头特别冷,我和封佳钰还有那个叫李沫年的男生睡的是通铺,封佳钰睡中间,我睡墙边,到了晚上,就看他突然起来,我以为是他起夜,放心不下他就跟着出去,看见他躬身站在外面手扶着一颗树不停地呕吐。

    我忙跑过去问他怎么了,他把我往一边推,意思是让我先回去。

    这里长年缺水,喝得都是地下井水,一股子盐碱味。

    封佳钰回去之后就发了高烧,脸色煞白,我不知道该怎么办,钻到他的被窝里抱住他,想用自己的体温帮他暖暖身子,但似乎没有什么用,没办法,我只好找来了校长。

    山里唯一的一家诊所要走两个小时的山路才能到,李沫年带了退烧药,封佳钰喝了一口水马上就吐了出来,然后不停地咳嗽。

    我在一边看得心疼,却又什么忙也帮不上。

    朴实的校长站在旁边直怪自己这里条件不好。

    好不容易逼着封佳钰吃下药,只期望着明天醒来他能好一点儿。

    第一晚我几乎没有睡着,我和封佳钰睡了一个被窝,他浑身发烫,呼吸都有些急促,我抓着他的手隔一会儿就问他感觉怎么样了,到了后半夜,封佳钰才终于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

    那一晚我都没有睡着,封佳钰躺在我旁边轻轻搂着我,时不时摸摸我的额头看有没有发烧,折腾了一晚上,直到东方泛起鱼肚白封佳钰才安慰着我小声睡着。

    虽然后面阵阵绞痛,但是最终我还是敌不过睡意,睡得出奇的安稳,没有做梦,偶尔迷迷糊糊醒来的时候能感受到封佳钰在旁边攥一下我的手。

    一直到第二天中午十二点多,我才睁开了眼,看见封佳钰已经穿好衣服坐在旁边一动不动地看着我。

    我羞涩地擦了擦嘴角的口水,坐起来,扶着快要散架的腰身:“你什么时候醒的。”

    封佳钰走过来不顾我的反对强行抱住我:“对不起,真的,我不知道你会这么痛。”

    当他的手指进去的那一刻,我几乎要吐出来,那种近乎掏胃的呕吐感让我瞬间有些眩晕。

    “疼……”我哆哆嗦嗦地说出一个字。

    我羞耻的不敢睁眼,这种体位这种姿势也太se情了一点吧。

    封佳钰将我抱起来,让我坐在他的腿上,他扶着我的腰,将我一条腿架在他的肩上。

    “没……没事……你高兴就行……”我哆嗦着说。

    封佳钰将我抱到浴室替我好好清理了后面之后,我痛的连腿都合不上了,就一直那样跪在浴缸里双手撑墙,嘴唇都快要被我咬破了。

    封佳钰下楼拿了药过来帮我涂,我推开他,疼的倒吸冷气:“我自己来。”

    床单几乎要被我抓破,封佳钰皱着眉头退出来,将我小心翼翼地放在床上,细密地吻着我的嘴唇。

    “疼……”除了这个字其他的我什么也说不出来。

    封佳钰低头亲吻着我胸前的两点,发出令人羞耻的“啾啾”声。

    我捂住嘴巴努力不让自己发出声音,封佳钰却将我的手拿下来:“不要忍着,想叫就叫出来吧。”

    封佳钰愧疚地抱住我的上身:“对不起,都是我不好,不该强求你的。”

    他用手指帮我扩张着,一边小声安慰着:“第一次会很痛的,也没有润滑油,就有沐浴乳代替了,一会儿要好好清洗干净哦。”

    我的心脏加大马力地跳动着,我点点头双手抱住他的脖子。

    “不要再说了!”我羞愧的低声道。

阅读唯男情长最新章节 请关注 八月小说网(www.8yue.org)

推荐阅读:《穿成隐形富豪的前妻》《穿成反派的锦鲤王妃》《养儿不容易[穿书]》《二哥的作死日记》《重生洪荒:血海冥河》《我嫁入了顶级豪门[重生]》《女尊男要考科举》《我老爹是楚霸王

本文网址://www.8yue.org/yue/367/367807/744526.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8yue.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