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5草蛇灰线

    所以当初你去招惹苏叶修不单单是为了谢绰,也是为了今日这一局。

    师父,你是早已经洞悉天数,顺应自然,还是了达到今日这般的局面而不惜代价呢?

    严于昼的眸子里燃起一丝火光,亮如晨星。“我的殿下,如果真的是强人所难,您又怎么会这般冷静的站在区区面前呢。” WWw.8Yue.ORG

    “殿下,你渴望这个天下。”

    李愔听了严于昼的话后默默的问自己,我渴望这个天下吗?

    被这句话激起一身冷汗的严于昼莫名的脑子一卡壳。

    “严公子,希望你得偿所愿。”

    在他呆愣的片刻里李愔拍了拍他的肩膀,缓步越过了他,清冷矜贵如同国之重器的声音含着一点笑意的说道:“天色不早,请回吧。”

    所以,这是答应了还是拒绝了呢?

    严于昼犹疑不定之时听到李愔的声音在此轻飘飘的落下。

    “改日请早。”

    看来是答应了。

    严于昼站起身看着身负利刃的少年消失在烟光藤蔓处不由得浅笑了一下,这个江南看来是要热闹起来了。

    唯一的遗憾是没有见到当日鬼市里大杀四方的那个丫头,那个人似乎是和李愔一起从清都山上下来的,看来应该会是个硬角。

    难道是李愔的护卫?

    可是身为的护卫怎么会不守着主人?

    难道是李愔御下无方?

    严于昼的脑海里浮现出李愔那双深不见底的眸子,倒也不像是个心慈手软之辈。

    那人到底是去了哪里呢?

    这个问题也是李愔一直盘桓在心中的疑问,虽然谢泠焉也不是没有离开过他的视线,但是没有那一次像现在这样让他心怀不安。

    清都山上她隔三岔五消失几个月的时候他尚且能自在应对,可到了江南她不过是离开他区区三日他便觉得心急如焚、无法忍受。

    为什么?

    或许就是因为这里是江南。

    这是人间繁华地,充斥着人间的是是非非、七情六欲,它们像是让人厌恶却又容易沾染上的蛛丝,一个不小心就被束缚了颤动的翅膀,从此不得自由,只有沉沦。

    而谢泠焉又是一个长期远离红尘之人,她是不擅长应对这些的。

    “谢泠焉,你跑到哪里去了?”

    李愔坐在屏风外收敛了掌中不断运行的灵力,中指有一下没一下的敲着桌面试图平复起伏的心绪。他心里比谁都清楚这时候着急是没有用的,既然谢泠焉隐匿了自己的行踪那么在某种程度上也就说明她是安全的,安全到可以无视任何人的窥探。

    可是一想到自己也在被她无视的范围里他就心意难平,难为他还一直以为谢泠焉这些年对自己是有几分信任的。

    “师父,你这样我可是会生气的。”

    毕竟和谢泠焉一道不见的还有一个人。

    那个被她从鬼市里捡回来的护卫到底是什么人?

    李愔的眸子微微的眯了一下,想起不久前谢泠焉看向那个人的眼神,她心中是有所定数的,只是还需要证据罢了。

    李愔不自居的冷笑了一下,师父呀,你要是再这样我可能真的会生气的。我生气了自然也不能拿你怎么样,但是并不意味着不敢拿旁的人怎么样。譬如那个被你从鬼市里救回来的护卫。

    遥远的刯阗古道里寸步不离谢泠焉的“八公子”忍不住鼻尖一痒深深的打了一个喷嚏,他在谢泠焉刀子一样的冷眼下无奈的耸了耸肩,说道:“不关我事,一定是你家那个性情温顺的徒弟在诅咒我。”

    谢泠焉给了他一个白眼。“他才不会做这么无聊的事情。”

    “是吗?”八公子表示很怀疑,他虽然不了解那个人,但是他能看得出来那个人看向谢泠焉的目光意味着什么,唯一看不懂的大约只有眼前这个笨蛋了。

    八公子弯腰从杂草丛生的窄道上揪断一朵开的正灿烂的小花,目光却看向头顶为参天密林所遮挡的天空,这里是真正的所谓不见天日的地方了。

    空气里到处都弥散着难闻的味道,那是枯草衰败,野兽尸骨腐烂,或许还有其他被埋葬的气味混合在一起让人忍不住想吐的味道。

    鬼知道他当初什么怎么在这个鬼地方生存下来的,毕竟这地方除了野兽之外就只剩下比野兽还要可怕的存在了。

    “要找回我的记忆一定要来这种地方?江南不是更便捷吗?”八公子吞下那朵小花,忍受着舌尖酸涩的味道看向谢泠焉。

    谢泠焉靠着一棵参天大树的树干,双手环抱着羲和短剑百无聊赖的说道:“因为我更想知道这里发生过什么。”

    对于这位失去了记忆也失去了俊俏容颜的八公子谢泠焉目前知道的已经远比他自己知道的要多的多了,而她更感兴趣的是谁抹去了他的记忆,又为什么要把他丢在刯阗古道。

    “你来过这个鬼地方?”八公子目光坚定的看向谢泠焉,毕竟这个外表看起来的丫头是一个可以只身闯荡鬼市的角色。

    “没有。”谢泠焉默默的摇了摇头,她没有来过,可是很久之前谢绰来过,不单是谢绰还有另外一个她不怎么愿意想来的人也来过,那应该是他们两个人生平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一起远行。

    锦绣河山、无边风景,你们什么地方不好去玩,偏偏来到这种鬼地方,难怪最后的结果那么悲惨。谢泠焉摩挲着掌中的羲和短剑嘴角泛起一抹清冷的笑意。

    八公子看着那抹笑一愣,还来不及反应远便传来让人倍觉熟悉的波动,隐隐有种不详的预感。他紧紧的咬了咬牙,低声说道:“刯阗古道开启了。”

    出乎他意料的是一旁原来一直提不起劲的谢泠焉此刻却是一副两眼冒光、极其兴奋的模样,仿佛瞬间被触动了什么,整个人都活了过来。

    八公子不自觉地吞了口口水,这他妈真的是没有来过刯阗古道的人吗?这样一副迫不及待想去狩猎的表情是怎么回事?

    八公子也算是在刯阗古道里见过各色硬茬的人了,但是像谢泠焉这样未踏进刯阗古道就这般兴奋的他还是第一次见。

    “那个……谢姑娘,刯阗古道不是什么好玩的人间仙境,注意安全。”

    良久之后他回答自己,是的,我渴望这个天下。

    那怕现在他一无所有,但是对于掌控这个天下的欲望却始终深埋心底,哪怕它从未见光,但是他渴望这个天下的同时,他更想要的是这个天下之外的东西,与权势地位无关,那是这世间最简单,最微渺,也最不可求的东西。

    他悠然的笑了笑,目光清冷而淡定的看向严于昼,冷声说道:“我若是渴望这个天下,那你严公子就是渴望操纵这个天下。”

    严于昼:“……”

    这应该说对,还是说不对呢。

    “原来如此。”

    李愔微眯着眼睛笑了一下,江南的风雨缠绵多情将这方小小院落中的花草滋润的格外繁茂娇艳,某些枝桠藤蔓肆无忌惮的生长着早已经不知道蔓延到了何处,仿佛阵阵的草蛇灰线伏脉千里。

    李愔的眸子不由得一沉。“朱氏外有温无虞、内有苏叶修,只要有这两个人在,不要说二十年,就是两百年也不在话下。”

    朱氏的国运只有区区二十年?

    毕竟你身上流着李掣奚的血,而我相信他那样一个决绝的疯子留下的子孙会是一个无欲无求的圣人。

    所以,当我知道你在清都山的那一刻,我就知道朱氏的未来会是什么样的了。

    然而当我见到你的时候,我看到了徐州严氏的未来,也看到了我的未来。

    这出戏你早就已经粉墨登场了,并且乐在其中,否则当初你根本不会选择从清都山上下来,那个地方虽然荒凉却也是天下最安全的地方,毕竟这世上没有第二个李掣奚那样修为逆天、威加四海之人,仅凭一人之力就洞穿清都山结界,动用举国之力不惜扫平清都山,哪怕最后一无所有。

    然而你比谁都清楚清都山虽然安全但也荒凉,那地方什么也没有,没有亲人也没有仇人,没有理想也没有苦难,没有权势也没有欲望。

    严于昼看着李愔嘴角清冷的笑意浅声问道,苏叶修和李愔之间有什么纠葛他是不感兴趣的,但是李愔如今的反应倒像是今日种种不过印证了些什么的样子。

    李愔负手按住后腰出的望舒短剑冷冷一笑,说道:“我想或许这就是天意,你也好,苏叶修也好,那位宁王殿下也好,原本都是不该出现在我生命里的人如今又因着天意而出现了,看来我不想掺和这出戏都不行。你说这天意是不是有点强人所难?”

    而你想要的太多,哪怕你并没有意识到。

    严于昼勾唇一笑,不紧不慢的娓娓道来。“殿下说的是,温无虞和苏叶修确实是当世少有的高人,然而温无虞自朱氏立国之后再未踏足红尘,无相派更是山门紧闭、不理世事,至于苏叶修……他门下弟子零落,如今又身负重伤,只怕背负不起这万里河山、百年社稷。”

    当然至于苏叶修是怎么受伤的,又如何会重伤这其中的缘故他二人那是心照不宣了,只是严于昼无论如何不会说自己当时也在清都山上打埋伏,打算伺机而动。

    “殿下想到了什么?”

阅读我的师父很奇葩最新章节 请关注 八月小说网(www.8yue.org)

推荐阅读:《气运之子的炮灰师兄(穿书)》《快穿之风华老太》《雁南飞》《反派变成白月光[快穿]》《和影帝闪婚后》《耳朵给你摸一下》《玄幻之无上运朝》《丹药成精之后

本文网址://www.8yue.org/yue/367/367812/744577.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8yue.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