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想活

    “……” WWw.8Yue.ORG

    终于,电话那一端有人接起了电话。

    “明天是我妈忌日,你能不能陪我去看看她?”蓝建明的声音里透着感伤和期待。

    “婉婉,我一向说话算话的。”

    “好。”似乎被他的话打动,婉婉答应了。

    谢艺昕犹豫了一下,稍稍抖了抖被子,迟钝地发出两声惊叫。

    “反应这么慢,该不会是睡着了吧?看来是我对你太好了。”蓝建明哈哈大笑,又喝了几口酒,就捡起几个酒瓶子,也不管是空的还是满的,接连丢了几个过去。而后,在被子后压抑的哭声中,志得意满地喝了一瓶又一瓶。

    时间一分一秒地走过。

    谢艺昕慢慢收了哭声。

    她等了很久,一室寂静。除了电视里的声响,只剩下某人打呼噜磨牙的声音。

    谢艺昕小心翼翼,动作细微得几乎不可察觉。

    她用了近五分钟,才从被子后露出了一双眼睛。

    蓝建明躺在床上,估计已经睡着了,一只手和一条腿,从床沿垂了下来。

    地面上,是一地酒瓶,一滩滩飘着酒气的液体,还有大大小小的玻璃碎片。

    谢艺昕摸了摸怀中的针筒,借着电视的光芒,确认针筒外观基本完好,又把它组装好,借着一片酒瓶底遗留的酒水,试了试针筒的功能。

    很好,还能正常使用!

    谢艺昕动作轻巧地稍稍整理了玻璃渣子,将笼子里和触手可及的大块碎片都收拾到了墙角。

    像那一天去翻垃圾时一样,她将赤裸的双足伸出了笼子,咬紧牙关,怯手怯脚地背着笼子,向着床挪去。锋锐的玻璃碎屑,将她的脚底扎得血迹斑斑,她沉默着,稳稳地,一步一步地靠近了那只从床上垂落的手。

    近了,近了,就是这样!

    眼看着对方的手已经近在咫尺,她将笼子下的垫子整了整,悄然将笼子的一条边放了下来,而后单手从身上掏出了针筒,脱盖,用嘴拉开活塞……

    恰在此刻,床上的那只手微微动了一下。

    不能让他收手!

    谢艺昕心一跳,急忙合身扑上去拽住了他的手,同时已经握在手中的针筒已经眼疾手快地插了下去!

    忽如其来的碰触和疼痛,让对方的手颤抖了一下。只是也许醉酒的程度不轻,也许是她终于幸运了一回,这残暴的男人并没有醒来。

    谢艺昕用额头轻轻顶住针筒的活塞柄,冷汗涔涔地将一管子空气推了进去。而后,轻轻抽出针筒,复原,又是一下!

    再一下!

    接连挨了几针,或许是手上的疼痛,又或是注入的空气开始发挥作用。

    蓝建明开始剧烈地挣扎起来,他的力气极大,第一下就险些挣脱了她的手。

    谢艺昕憋着一股气,硬生生抓着他的手,给他打完了这一筒空气针。

    “啪”

    蓝建明挣脱了手上的重物,第一时间打开了灯。

    谢艺昕含着眼泪,勉力适应着突如其来的亮光,丝毫不敢松懈地看着他的一举一动。

    蓝建明坐在床头,靠着墙壁,一手捂着胸口,另一手从衣服口袋中掏出手机,颤颤巍巍地开始拨号。

    他怒冲冲地踹了一脚笼子。可是方才的挣扎已经用掉了他最后的力气,这一脚,笼子晃了晃,只移动了少许,没能像他希望的那样把它踹翻掉。

    “你、做了……什么?”他忍着剧痛,吃力地问道。

    “……”谢艺昕没有回答,她死死地瞪着他,看着他脸上带着不正常的红晕。

    电话响着无人应答。而他的疼痛越演越烈。

    “……你想……活?”蓝建明挤出一个笑。

    “呵……呵呵……做梦……”他没想过得到答案,朝着她晃了晃手机,在她目眦尽裂中,将它丢入了靠墙一侧的缝隙。而后,又从身上取出了一把铜制钥匙……

    这一定是笼子的钥匙!谢艺昕的直觉这么告诉她!

    她伸手抱住了他的小腿,吃力地把他往外拖,然而,无济于事。

    那小小的钥匙,在空中划出一道金色的线条,叮叮当当地落入了那缝隙。

    “那么明天中午,我在公墓门口等你,我们不见不散。”

    回应这句话的,是电话挂断的声响。

    “明天之后,你就永远属于我了,婉婉……”蓝建明在“嘟……嘟……”的尾音中,自顾自地笑说。

    他正高兴着,就又吹了一瓶酒。也许是想找人分享心中的喜悦,他朝着笼子砸了两瓶酒。

    伴随着“乓”、“乓”的响声,两瓶啤酒不出意外地在笼子上摔成了碎片。酒瓶残尸伴着微黄的液体和白色的泡沫流在了被子上。

    他的心情极好,打开电视,歪在床上,几瓶啤酒下肚,就拿出手机给人打起了电话。

    电话响了许久,没有人接。而他,却笑容满面,一遍又一遍地重拨。

    蓝建明殴打了谢艺昕一顿后,上楼搬了一箱子酒。

    12月31日,凌晨。

    “我妈生前最疼你了。”

    “陪我去看看她吧,我保证这是最后一次。”

    “这次之后,我会当作从没认识过你,保证不去你家找你,保证不打听你的消息,保证不给你打电话。”

    “……”对面的女人没有回答。

    谢艺昕思考着,乘他打电话的时候求救,有多大成功率?不,如果能拿到电话,倒是有可能报警成功,但是电话在他手中,只怕她刚发出声音,通话就会被挂断了。到时候反而会激怒这家伙,如果给她多一些限制,可就提前GG了。

    “有事?”轻微、略显沙哑的女声从那端传来,带着明显的不耐烦。

    谢艺昕竖起了耳朵,接收到了这细微的声音。原来,蓝建明口中要让她陪葬的“婉婉”还活着吗?

    谢艺昕想摸一摸针筒,看看它有没被刚才的乱棍打坏,但一想到蓝建明还清醒着,她就没敢动作。忍!一定要忍住!

    总算有了这点时间,让谢艺昕从崩溃状态脱离了出来。她从被子后露出脸来,深深呼吸了几口清净的空气,就听见门把手转动的声音,急忙又重新把自己藏了起来,放缓了呼吸,努力缩减存在感,以免再被劈头盖脑一顿打。

    蓝建明没有理会装死的谢艺昕。

    “婉婉,你终于肯理我了。”蓝建明的声音中带着满满的喜悦。

阅读劝你善良:男主必须死最新章节 请关注 八月小说网(www.8yue.org)

推荐阅读:《星际雌虫穿成乡村哥儿》《男主他又黑化了[穿书]》《白刃上蔷薇》《空间物资穿越之麻利军嫂》《重生后被美食淹没》《难消帝王恩》《穿成影帝的隐婚前妻[穿书]》《吻海迷情:腹黑总裁枕边爱

本文网址://www.8yue.org/yue/367/367833/744574.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8yue.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