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夜曲

    取下助听器,元霄躺在床上。不一会儿,白问霖出来了,从另一侧上了床。他留了一盏灯,元霄怕黑,他知道。

    元霄还是感觉不太对,往边缘挪了挪。前两天他就提过了,说自己睡沙发去,白问霖不许,看着元霄的目光显露出几分低落:“我想睁开眼就能看见你,好不好?”

    但是……喜欢钻他被窝,喜欢抱着他、依赖他的那个孩子,不是白问霖,准确来说,不是他这个人格,而是另一个人格。至于白问霖……他是个独立的孩子,从来不会主动要抱,他温柔又礼貌,聪明绝顶,谁都喜欢这样的孩子。

    他收到的邀请实在太多,可他公开演出的名额非常少,虽说世界上不止他一个优秀的钢琴家,可他的确能称得上是现今最好的、最年轻的,同时更是最受欢迎的——他拥有一张好莱坞巨星的脸。

    他演出非常少的原因,是因为商业化的演出太多,反而会干预弹奏的纯净。这个道理很多钢琴家都懂得,可他们和白问霖不同的一点是,他们大多签了唱片公司、经纪公司,公司会为他们安排各种演出,这是根本没办法推拒的。不过,和不同的管弦乐团、不同的指挥家合作交锋,也是一种很好的训练方式,但不宜多。

    白问霖走过来:“我不喜欢特朗普。” WWw.8Yue.ORG

    元霄:“……”

    他身材高大,站在元霄面前完全是俯视的姿势:“总统先生显然也不太能够欣赏我。”白宫邀请他,不过是惯例罢了,去年特朗普听他弹巴赫的时候打了个哈欠,他就记上了。

    元霄接了杯热水,震惊地抬头道:“你这就不去了?”

    他下意识地喝水,白问霖已经来不及阻止:“小心,烫!”

    元霄登时被烫得低头就把水吐回了杯子里,立刻转头冲向卫生间用凉水冲。

    “我看看起泡没有,疼吗?”

    “有点火辣辣的……”

    白问霖捏住他的下巴:“舌头伸出来。”

    元霄有点尴尬:“没事没事,我吃点维b。”

    “那是治溃疡的。”他认真地说,“伸出来我看看。”

    元霄只好把舌头伸出来一小截,脸有点红,含糊不清地说:“那你回绝白宫,特朗普会不会在推特上骂你……”

    “可能会吧,唔……”他微微俯首,专注地瞧了瞧,目光很深,“还好没有起泡,下次喝水不要那么急,你不是第一次被烫到舌头了,笨蛋。”

    元霄:“……”

    白问霖练了会儿琴,让他过来:“我们四手连弹。”

    元霄简直诚惶诚恐:“可是我的耳朵……”

    “元霄,过来。”

    元霄不得已坐在他旁边。琴凳不是很长,两个男人得挤着坐。白问霖说:“你只是一只耳朵暂时听不见了,不代表永远都会这样,你会好起来的。”

    元霄点点头:“弹什么?”

    白问霖绅士地道:“你来开头。”

    这里的琴谱他都不太熟。而元霄娴熟到可以背谱弹奏的,十根手指都能数的完。思虑片刻,他把手放了上来。

    元霄童年是在草原度过的。他刚到汉族来读书,有些格格不入,同学说他野蛮,在学校打架后,老师叫来家长,认为他有多动症。

    为了让他安静一些,这才送他去学钢琴。

    那时候他八岁,老师很严格,居然老古板地学习克莱门蒂的那一套,往学生的手背上放硬币,不允许他弹琴的时候把硬币弄掉,弄掉就要重来。因为喜欢,他练习刻苦,后来更是考上了一所不错的音乐院校,足以证明他还是有一定的天赋的。而且在少年白问霖身边耳目濡染了那么多年,总该有些长进。

    他刚落下第一个音,白问霖立刻识别出,迅速跟上来。

    舒伯特的《小夜曲》。

    这是元霄最最熟悉的一首,当年他在琴行看见外面趴着个棕发碧眼的漂亮小孩,就是弹的这首。白问霖喜欢改节奏,但为了迁就元霄,他很乐意完全跟着他的调子来。

    可是,元霄似乎因为听力受损的问题,完全失去了那种灵巧感,他也意识到了问题,弹了几个乐句就停了下来:“我好像……我不行的。”

    听力损伤的问题不是最大的,最大的问题是、这影响了他的心理,他打心眼里觉得自己不行了,不可能像以前那样弹奏,因为非常在意,所以越发觉得自己的音乐很刺耳。

    “元霄,是你教会我温柔。”白问霖把手放过去,放在他的手背上,“我这样带着你弹好么?像以前那样,你不用怕,你弹右手,我弹左手。”他握着元霄的右手,不由分说地弹出一个个音,“我们就这样弹,你来踩踏板好吗。”

    元霄完全不知拒绝,心底压着苦涩,只能跟随着白问霖。

    温柔的钢琴声弥漫过窗户,像流水那般,悠扬地漫过时代广场。

    这种弹琴的方式,虽说没有自己的半分功劳,却让元霄非常高兴,而且白问霖显然也是乐在其中。这一天,时光仿佛回溯到了多年前的一个下午,那时元霄已经失明,白问霖在音乐上的造诣早就到了他得仰望的地步。

    元霄坐在琴前,以一个非常教科书式的姿态。可他根本看不见,他心灰意冷,不敢碰琴,因为一碰就是乱糟糟的音。白问霖很温柔耐心,他会从背后拥住他,两只手放在他的手背上,告诉他哪个音在那里,就这么弹奏下去。他的手指,在白问霖的操控下,发出不可思议的美妙声音。

    很长一段时间,元霄都是这样度过的,尽管失明,可他的进步却比看得见的时候要大得多。

    他看不见,却听得见,完全调动听觉感官去触键,他的触键发声显然朝着白问霖的方向在靠近,音感也大大提高了,可现在……

    他不由自主摸了摸自己的耳朵。

    晚上,元霄摘了助听器,钻进被窝。侧卧在枕:“问霖,我明天就要回国了。”

    他怕黑,所以房间从来不会完全地关灯,失明的那一年里,他的幽闭症达到了顶峰,晚上不敢一个人睡觉,否则就怕。

    朦胧的灯光下,他看见白问霖同样面对着自己的脸庞,面容渐冷,浓长的睫毛微微垂着,有好久都没说话,只是看着自己而已。

    元霄心里莫名地有点怕,声音轻轻地说:“我遇到了飞机失事,我爸妈挺担心我的,而且下个月我还要去上学。”

    良久,白问霖低沉的嗓音道:“你能不能有一次,可以留在我身边?”

    “你已经长大了呀,你这么成功,什么都有了,你知不知道多少人崇拜你?”白问霖根本不需要他的。

    “你也崇拜我,可是你不愿意为我留下。”他垂下眼。

    元霄和他的脑回路似乎不在同一个频道上:“你如果想我,可以打电话的,我放假就能来看你的演出了,没准我还可以让你为我预留一张前排的座位。”他笑。

    “这不一样!”他的手忽然出来,抓住元霄的手腕,眉眼间似乎藏着很深的痛苦,他语气变得强势,“元霄,我是听你的话,才会成为钢琴家的。”

    元霄眼睛睁得大大的:“你哪里听我的话了,我让你以后不要碰雪茄,你还不是碰了?”

    白问霖:“……”

    《时代周刊》上介绍过,男神阿尔伯特·罗伊斯的灵感来源于甜甜圈和热巧克力。同时,也说他抽大量的雪茄,这个“大量”,一定非常多。元霄当时感觉自己活不久了,反复叮咛:“以后不能碰雪茄,烟,还有那些乱七八糟的、不干净的东西。”

    当时白问霖还答应得好好的。

    “够了。”他揭过这个话题,目光很沉,“你不愿意为我留下,那他呢?”

    元霄慢了半拍,才意识到他嘴里那个“他”,指的是另一个人格——阿尔伯特。

    “……你……你们俩不都一样吗?”

    “我们不一样。”他烦躁地说,手指把元霄的手腕箍得很紧,语气变得危险起来,“如果你更喜欢他,那我就叫那个狂犬病出来。”

    元霄:“……”他心头一跳。不可否认,他的确是很想阿尔的,可现在这个情况……他反射弧再长,也该意识到这两个人格根本不和,不然白问霖怎么会管阿尔叫狂犬病……

    “问霖,别这么说,那是你的另一个人格,从本质上讲,他就是你,我没有更偏爱谁,你重要、狂……阿尔也很重要。”他语无伦次地道。

    白问霖盯着他,似乎对他从不说谎,哪怕善意的欺骗也很难的性格很无奈。

    元霄低着头,又说:“你真能叫他出来啊?”

    “不能。”半晌,他把元霄松开了,“晚安。”

    <li style="font-size: 12px; color: #009900;"><hr size="1" />作者有话要说:  发三十个前排红包~开学快乐鸭!

    元霄听他讲话简直像做梦一样。

    白问霖发现了他,暂停了跑步机:“回聊。”

    他挂了电话:“怎么不多睡一会儿?”

    “醒了就起来了。”他可能是因为要回国了,有些不舍,很珍惜和白问霖相处的时光。

    他感觉自己还没睡醒:“你刚刚是不是……拒绝了白宫?还是我听错了?”

    元霄出去前,看见他脱了泳裤,修长结实的腿迈进了淋浴间,他背肌练得相当完美,不输运动员的倒三角身材。

    他没有多看,转身出去了,但心中难免感叹上帝的不公,他把所有最出色的一切都赐给了白问霖,这是个完美无缺的男人。

    元霄瞬间无地自容,心说不叫我哥哥了我认了,毕竟现在这状况他也不好意思这么要求,白问霖比他高比他壮还比他年龄大,但小王子是什么称呼……

    <li style="line-height: 25.2px">

    “不是手的问题,没有受伤。”

    “维也纳新年音乐会的暂时不用回绝。”

    他背心被汗水打湿,勾勒出肌肉的轮廓:“伦敦那边的也推了……我知道他们前年就约了,推到明年去吧。”

    清晨,元霄起床,戴上助听器,听见白问霖在跑步机上讲电话。

    “回绝白宫,我下个月不会去。”

    好在床够大,互相也不会碰到。

    说起来,他们也不是没有同床共枕过。白问霖十四岁那年,失去了最后的亲人。元霄就把他带回了家。

    他戴着蓝牙耳机,微微喘着气:“不行,今年我都不会公开演出。”

    他迅速站起来,一边跨出浴缸,一边穿上浴袍道:“我差不多了,你还要继续吗?”

    白问霖说不了,跟着站起来:“我去冲一下。”

    这话瞬间感动了元霄,心中那点别扭和坚持瞬间喂了狗。死这么多年了,白问霖居然还记着他的好,可见自己没有白疼他!

阅读第三乐章最新章节 请关注 八月小说网(www.8yue.org)

推荐阅读:《拯救悔意人生[快穿]》《我不是恶毒女配》《快穿之风华老太》《有只海豚想撩我》《撩了男主他哥[穿书]》《和影帝闪婚后》《向往的生活之全能老爸》《爱妃真·佛系

本文网址://www.8yue.org/yue/367/367847/744587.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wap.8yue.org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